首页

玄幻魔法

我真是修炼天才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真是修炼天才: 213 能听到心声的器灵

    “呐,先声明,我有老婆了,而且还是一头白龙。”
    “不可能,白龙一族的女人可凶了,能看上你?你不知道以前有个武帝的三太子,只是出言调戏了一个白龙女,就被扒皮拆骨?筋都被抽了出来做腰带。”
    “……”
    我怎么可能没听说过?
    我他娘的在“幽冥绝地”的时候,早就从破界虫王那里听过了。
    心中正吐槽呢。
    却听那院子中的绿衣姑娘眼睛一亮:“呀,你还见过破界虫王?”
    卧槽……
    这一回,秦某人是真的惊了。
    这闺女能听到爷的心声?!
    绿衣姑娘笑而不语。
    秦某人一看她这副模样,心中暗忖:难道是猜的?通过我的各种小动作,然后猜到了?
    “天心即人心,我当然能听到人的心声啊,你是人族。”
    不可能!
    秦某人顿时要试她一试,顿时脑海中闪现出各种曾经的记忆,各种让人怀念的画面,各种笑容甜美,又从甜美转向痛苦的小姐姐。
    京香茱莉亚!
    三上悠亚!
    小泽玛莉亚!
    “你、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绿衣姑娘顿时一脸娇羞,连忙捂着脸,后退了两步,但又觉得不好,又继续上前两步,手刚扶住栏杆,就触电也似地收了回去。
    “咦?”
    秦昊发现了这个状况之后,顿时愣住了,“禁制?”
    脑海中闪现了各种念头,各种推算,索性都不去想了,秦昊直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可是器灵?”
    “我、我……我要是器灵,你能救我出去吗?”
    “别!别别别!千万别!我怕了,我真的怕了……”
    扶额捂脸的秦某人突然有点憋屈,他这一路过来,不,他自从离开天通州之后,不是要救人,就是在救人的路上,最不济,那也是要自救。
    他上辈子到底作了什么孽,莫非是各种灭世的大魔头转世,所以这辈子过来赎罪的?
    还他娘的是穿越赎罪?!
    爷的前世,肯定是一颗一亿当量的氢弹……
    要不然没这么衰。
    在“龙炎岛”就是在岩浆畅游嘛,也遇到了喊救命的。
    秦某人的思维非常跳跃,搞得绿衣姑娘整个人有点懵:“你、你想慢一点,我、我跟不上。”
    “什、什么叫做一亿当量,什么叫做氢弹?”
    “别问。”
    “那……那你能救我出去吗?”
    “我寻思你堂堂灵器器灵,就不能自己有点出息?”
    “我只是器灵,不是生灵啊。”
    “百花岛的人这么折腾,就没说给你点福利?她们不是一直想把你弄出去吗?”
    “百花岛的人的确是想救我出去,可她们办法不对啊。”
    “怎么不对?我看她们不是把生灵魂魄,都加在你本体之上了吗?”
    “圣道如海,有人重肉身,有人重神魂,各有选择。于人而言,肉身重,神魂轻;于我而言,神魂如山……”
    听了绿衣姑娘的一番解释,秦某人差点笑出猪叫声。
    就百花岛这群大傻叉,这么多年的忙碌,等于说就是给墓碑器灵增肥?
    想想也是,往生之人的名字,可不就是写在墓碑上的吗?
    写得越多,墓碑自然就需要更大。
    于是越来越多的名字,导致了越来越大的墓碑。
    可能在百花岛看来,这操作绝对是正确无比。
    你看,茫茫大海之上,原本的一座小岛,在我们百花岛的精心算计之下,终于变成了一座大岛。
    怎么看都是在“茁壮成长”,这不是正确道路,什么是正确道路?
    反正原本墓碑器灵,可能还有机会脱离桎梏的,因为百花岛的一番猛如虎操作,直接断了希望。
    漫长的岁月中,也幸亏是器灵,换成别的生灵,那得憋疯!
    没看妹子老婆龙玉珈,多么的丧心病狂,逮着他这么个野男人就上了。
    这得多饥渴,这得多么不容易?
    龙玉珈不就是这样?
    漫长的岁月中,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能够绕开规则的家伙,刚刚好还是男人,那还等什么?
    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啦!
    反正要是没有秦某人,估摸着龙玉珈到死,都遇不上第二次机会。
    世道艰难呐。
    人生难,龙生也难。
    现在好了,连灵生也挺难的。
    “你这么一说呢,我精神上是很同情你的,不过问题来了,没好处,我凭什么帮你啊。”
    “我、我可以给你用个几年……”
    “才用几年?啧,没意思。”
    秦昊摇了摇头,然后道,“灵器我又不是没有,不差你这一个。”
    说着,秦某人还挺自信,毕竟,他的的确确有灵器嘛,虽说没有器灵。
    红玉赤璋,怎么就不是灵器了呢?
    “啊?!你、你得到了赤璋?”
    “??????”
    差点忘了,这个器灵有点古怪,能听到人的心声。
    “我……我跟你百年……千年,千年怎么样?!”
    “千……年?!”
    秦某人一脸懵逼,他自己能不能活到千年还两说呢,这器灵就是在放空炮,就没点实在的。
    他像是差灵器的人吗?
    什么千年百年的,爷早晚自己炼制灵器!
    想起这个,秦某人突然观察了一下这个无尽黑暗中的院子。
    尽管具象了一个院子出来,但秦昊知道,院子是真有不是真。
    稍稍地打量了一下,围绕着院子走了一圈,秦昊便知道这里的规则是怎么回事了。
    这个器灵当年肯定还是很弱小,像个懵懂的孩童,所以灵器的主人,对她保护的很好。
    这里的每一道禁制,其实都暗合罡煞变化。
    当初的主人,给这里的最大规则就是一个,保护器灵,让器灵安安全全的。
    整个院子的院门被锁上了,那把具象出来的锁,也是禁制组成。
    秦昊突然有点敬佩这个灵器的最初主人了,对器灵,挺好的。
    并非是有意禁锢,毕竟,主人并不知道自己会死,会陨落。
    器灵在院子里面,看不到门口的字条。
    那字条上,只有一句话:宝宝乖,妈妈有事出去一下,你一个在家里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要放坏人进来啊。
    这句话原本的文字,肯定不是如此,但此刻是精神领域、心灵世界,文字肯定是投射出秦昊本身能理解的言语。
    文字主人的本意,就是如此,只是翻译成了秦某人能深刻领会的一句话。
    只可惜,文字的主人,应该就是灵器的主人,陨落了。
    她再也回不来,自然就无法亲自放院子里的孩子出来。
    原本灵器无主之后,可以重新择主。
    只可惜,百花岛的一番骚操作,把路给堵死了。
    漫长的岁月中,百花岛不断地给这个院子加固,一个个武者的灵魂,就是一座座山。
    将这个小小的院子,包得严严实实,围得无比厚重。
    “千年不行,难不成万年吗?”
    绿衣姑娘有点纠结,她等个一万年,倒也不是不行,可是万年下来,又起了变化怎么办?
    “都说了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秦某人隔着篱笆,手指一伸,顿时一根棒棒糖出现在了两根手指之间,夹住之后,塞到嘴里,秦某人一边舔一边问:“呐,说说看,你能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
    绿衣姑娘愣了一下,“我能干的事情可多了!”
    突然就理直气壮!
    “那你倒是说啊!”
    舔着棒棒糖,秦某人觉得这精神领域、心灵世界就是拽,随便想个东西出来,它真就出来了。
    说着,他又打了个响指,顿时出现了一辆三蹦子。
    跨上三蹦子,打火启动,突突突突开动,每往前开一段,都会形成一段水泥路。
    “看爷漂移!”
    三蹦子漂移!
    “看爷甩尾!”
    三蹦子甩尾!
    “我……我能学鸟叫!”
    “看爷……蛤?!”
    哐!
    砰!
    轰隆!
    哔哔啵啵……
    三蹦子不但炸了,还烧着了。
    灰头土脸的秦某人一辆懵逼,隔着篱笆喊道:“你能学鸟叫?”
    “我叫得可好听了!”
    “……”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