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第二十九章:第二轮看图作诗,(5000字大章求各种)

    当总分数确定后,整个会场一片哗然,安之若素也成为了众人讨论的热议话题。
    “这个安之若素还是有点实力的,不过相比于乐动人生而言,还是略有不如。”
    “也不枉我买这一张门票了,能看到这两个巅峰对战,倒也算可以了。”
    “可不是么,电视台打了那么长时间的广告,总归还算没让人特别失望。”
    “现在我已经隐隐有点期待了,两人PK这才刚开始第一局,乐动人生险胜了。接下来两局不知道会怎么样。”
    “我也有点期待,看来这个安之若素也是个实力派选手啊!”
    会场上的人在议论纷纷。
    而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则拿出了手机,一边对着电视拍照一边发到企鹅群、微微群里,然后惊呼道:“安之若素有料!乐动人生真牛逼!不过第一局PK安之若素惨败了,期待他们接下来的比赛。”
    会场中央,满脸络腮胡的诗人郭素锦再次对着舞台拍了照,然后发了个微博:
    “以一个专业诗人的角度来评价,《静夜思》确实非常不错了,各方面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太过简单太过粗俗白话了,给人一种仿佛谁都能写的感觉,但事实上这首诗难度还是很高的。”
    “不吹不黑,其实要我来评价的话,我也会给这首诗100分以上。”
    “看得出来,节目组在筹划这次诗词的世纪大战上也是很用心的,找的枪手写的这首诗属于很高水平了,这次找的‘托’也非常用力。”
    “不过精彩往往都在前边,接下来还有两场比拼我大胆推测,安之若素会死的很惨很惨!”
    ……
    当三位导师评分结束后,舞台的灯光全部亮起。
    戚芳抬起手臂做了下压姿势,那原本嘈杂的会场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戚芳转头看向安之若素,美丽大气的脸上浮出几分愧色于不好意思:“安之若素,你是一个出色的诗人。刚才我可能说了些不太好的话,那只是因为我个人的水平未能达到,在这里向您道歉了。”
    说完,这位美丽的金牌主持人对着安之若素微微欠身,态度十足。
    李安没有说话,甚至没有其它任何的动作,连点头都没有,仿佛刚才的所有事都和他无关。
    戚芳在安之若素身上吃贬不止一次了,所以她也没有太过在意,微微一笑后便切开了话题。
    “我们的第一轮PK比赛已经落下帷幕,乐动人生的《竹石》以120分的成绩获得第一;安之若素的《静夜思》以116分的成绩微微落后;而范德礼先生则以八十八分勇得第三。”
    “但是!这只是开始。”
    “我们的比赛共三轮,第一轮的胜负无关紧要,后边两轮是否能够保持优秀亦或者逆流而上,那才是真正的精彩。”
    “第一轮是由六位选手各自念诵自己做出的最好的原创诗词;而第二轮,则开始进行随机作诗选项。”
    “我们的系统共统计了一百六十个不同场景,由六位选手分别进行翻牌选择,选到哪个场景便以哪个场景为题作诗。”
    “让我们稍作休息,马上开始第二轮。”
    会场参赛和工作人员进入休息状态。
    而电视则进入了插播广告界面。
    ……
    舞台上,山羊胡的范德礼表情有点难看。
    他一张老脸上挂满了羞愧之色:“本想着败给乐动人生的《竹石》也就算了,没想到安之若素的《静夜思》也是这么好这么妙。”
    “原本以为再不济也能拿个第二,没想到现在只能屈居于第三了。”
    “我这半辈子好不容易爱惜的羽毛,这一场诗词大会全给折了!”
    范德礼心中暗暗想着,如果不是在舞台上,他恐怕早就悲伤的要喝两口小酒了。
    黄楚等三位参赛选手则满脸无奈。
    他们悲催的发现,他们就是过来做灯泡的,做陪衬做绿叶的。以他们的诗词水准,面对乐动人生和安之若素两人,根本连提鞋都不配!
    至于同样蒙面的乐动人生,那对复杂而紧张的瞳孔里,却是闪过了三分轻松之意:“这个安之若素实力真的强大到变态,不过还好,第一轮险胜!我应该是能拿冠军的。”
    舞台后方的节目组,一众员工和张婧雅的脸上,皆是闪过几分悲怜之色。
    “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就和乐动人生打平了!”
    “其实我感觉安之若素的《静夜思》很好啊,朗朗上口。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多好的诗。”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没办法咱没人家导师话语权大呗。”
    张婧雅也觉得有些惋惜。
    其实《静夜思》和《竹石》确实有些难分高下,不过也无所谓了,因为接下来还有两轮PK,可乐动人生已经黔驴技穷,而安之若素才是刚刚开始。
    接下来,有好戏看了。
    ……
    约两分钟后,节目继续进行。
    舞台灯光全部熄灭,只留下戚芳身上的光柱,以及最中央发着光的巨大显示荧屏。
    “第二轮诗词PK比赛现在开始。”
    “屏幕上将出现一百六十张卡片,选手随意抽取其中一张,然后根据卡片上的内容进行作诗。”
    戚芳给观众和参赛人员讲解着PK规则。
    声落,荧屏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小卡片,就跟排列好的扑克牌一样。
    “接下来,将舞台交给选手黄楚。”
    一道黄色的光柱出现,落在了最左侧的黄楚身上。
    黄楚面向中央的大荧屏,然后伸出手指,随意指向了其中一张卡片。
    “第三排第八个卡片,我觉得和它有缘。”黄楚说道。
    “确定是第三排第八个吗?”
    “确定。”
    “好的,第三排第八个,请揭牌!”戚芳说着,然后显示荧屏上被指着的那个卡片翻了个个并迅速放大,放大至了整个显示荧屏。
    卡片是一张图片。
    图片中,一只白鹭在天空翱翔,背景是青山绿水,下边是波光涟漪的水面,岸边还有随风摇摆的野草。
    “根据图片,请作诗!时限为两分钟。”
    黄楚看着荧屏中的图片,他眉头紧紧锁成了一团。
    这是看图即兴吟诗,难度可比随心而欲的吟诗大了太多太多,而且这还是有时间限制的。
    “白鹭飞……”黄楚刚念出来三个字,却又立马摇了摇头自我否认。
    他双手交叉在一起,右手握着左手手掌都捏的有点泛白了。
    巨大的显示荧屏右上角,有一个时钟正在滴滴答答的走着,就像一个催命鬼不断催促着黄楚。
    “一点青山落照边,水光云影两悠然。”
    “不知何处吹芦管,惊起沙头白鹭眠。”
    终于,在时间剩下最后十秒的时候,黄楚做出了这样的一首诗。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首诗意境和图片中所表述的其实不太一样,但没办法,看图作诗而且还在规定时间内,确实难度太高了。
    作诗结束,戚芳将话语权交给了三位导师。
    江庸、骆斌和苏羽琪三人,分别对这首诗做出了分析和评分,最终综合得分:六十三分。
    勉强及格,更别提进入优秀线之内了。
    接下来,宣昌和朱鹏两人也分别作诗,但水平也都是勉勉强强,一个达到了六十八分,一个只有六十五分。
    随后留着山羊胡的范德礼也翻牌了。
    牌面显示一副春光大好的情形,有湿漉漉的地面,有阴蒙蒙的天,有生长的细细绒草,也有花间飞来飞去的蝴蝶。
    范德礼不愧为诗词界的宗师人物,他看着画面心情大好,直接吟了一首词。
    《点绛唇·春色》
    “小雨初晴,画栏杆外香风软。柳阴斜转。步拂苍苔浅。”
    “细草如茵,欲染春光满。轻衫换。一双蝴蝶。花底飞来惯。”
    词是诗的一种别体,一种新的文学样式。
    词有词牌名,每首词都需要严格遵循词牌名的声律,多以抒发情感为主。
    不能说谁好谁坏,也不能说谁难谁易,但在声律讲究方面词却要比诗略困难,更华丽一些。
    现在范德礼作了一首词,倒是让会场气氛别具风采了几分,迎来了阵阵热烈的掌声。
    最终,范德礼的这首词达到了优秀水平线,平均分数达到了八十三分,为第二轮比赛掀起了一轮小高潮。
    “刚才我们欣赏了范德礼先生的一首《点绛唇》词,让我们充分领略到了古文化的多样性及优美性。”
    “那么接下来出场的选手,也是大家最为期待且瞩目的选手,蒙面诗人:乐动人生!”
    “诗词大会开幕式时,乐动人生的一首《锦瑟》让我们惊艳到头皮发麻;总决赛的第一轮,他的一首《竹石》再次让我们心生感慨。”
    “那么第二轮,我们的蒙面诗人乐动人生,是否能继续保持他的辉煌呢?”
    “让我们把舞台交给乐动人生,让他带我们再次领略诗词的魅力吧。”
    戚芳一阵慷慨激昂的发言后,淡黄色的光柱已经笼罩在了乐动人生的身上。
    现场观众朋友们迎来了一阵热烈的掌声,还有一些铁粉和小迷妹们更是高高举起手臂,嘴里喊着乐动人生这个笔名。
    灯光下,乐动人生黑色面罩上的眼睛有着微微的颤抖,他将目光投向了中央还余一百五十六张牌子的大荧屏。
    “请翻牌!”戚芳说道。
    “第二排第三个。”
    随着乐动人生话落,他指着的那张牌翻了过来,并迅速在荧屏中变大。
    荧屏中,一排杨柳竖于河岸边缘,周围空荡荡的不见人,微风吹动,杨柳微摆,柳絮像雪花一样飘飞在天空之上。
    乐动人生看着画面,黑色面罩下的他嘴角微微上扬。
    果然是这张柳絮图。
    感谢老爹走后门提前摸清了这些牌,更感谢老爹早早找来的名诗人写的关于柳絮的诗。
    现在派上用场了。
    尽管心中早已把《柳絮》这首诗背的滚瓜烂熟,但乐动人生依然闭上了眼睛,装出一副努力思考的模样。
    时间滴滴答答的流逝着。
    在剩余最后十秒的时候,乐动人生开口了。
    “春风袅娜满城头,万树千条绕御沟。”
    “飞絮漫天人不见,一年空作别离愁。”
    不算太好。
    和《竹石》及《锦瑟》比起来,甚至说差了至少两三个档次。
    但这就是即兴作诗,看着一张图片然后在一分钟内作诗,难度比自己精雕细琢的吟诗难了太多太多。
    诗落,会场上掌声涌动。
    尽管这首诗不如先前的两首,但也在预料之中;虽然差距很大,但也只是略有失望,并不影响大局。
    “我不太懂诗,但乐动人生的这首诗我个人感觉还是挺不错的。飞絮漫天人不见,突出了柳絮这个主题;而最后一句一年空作别离愁则是表达自己的情绪。”
    “当然了,我并不算专业。具体的还是交给三位导师评价吧。”
    戚芳一边夸赞,一边将舞台和焦点转移到了三位导师身上。
    导师纷纷对其作出了评价,从诗的画面上,表达上,情绪上等各方面作出了注解。
    “这首诗相较于《竹石》差了至少两个档次,虽然也有自己的情绪,但没有那种朗朗上口且撼动人心的感觉;相比于《锦瑟》更是差了三个档次……不过鉴于这是即兴作诗,所以能够做到这个水准已经算是不错了,我给予九十分的评分。”江庸先生先做出了评价。
    再之后,骆斌和苏羽琪也各自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最终评价的分数一个是八十六分一个是九十三分。
    平均下来,乐动人生的这首《柳絮》得分89.6分,四舍五入后暂且算是九十分。
    场上观众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们,有失望的也有还算预料之中的。
    “和《锦瑟》及《竹石》相比,差之甚远。不过也算情理之中,如果他真的再写出一首不差于《竹石》的诗,那这个乐动人生就真的变态了,真的该流传千古了。”
    “天才固然是天才,但哪一个不是需要经过长久沉淀的。听他的声音还那么的稚嫩年轻,未来他一定会再上一个台阶的。”
    每一个人都在评价着乐动人生。
    包括会场上看戏的诗人郭素锦,他也给舞台上的乐动人生拍了张照,发微博道:“乐动人生已经非常厉害了,这首《柳絮》只勉强达到了优秀的水准,是因为即兴创作的原因。”
    “但我判定,这个家伙未来必定是诗词界的一名超级宗师,比我,比范德礼都要强很多很多的宗师。”
    “至于安之若素?他是根本没有资格和乐动人生媲美的。”
    郭素锦下了判定和结论。
    在几位导师评分之后,戚芳开口了:“乐动人生的《柳絮》相比前两首差了很多,但人哪有十全十美的,这样的他才是更真实的诗人,让我们来为乐动人生鼓掌加油吧。”
    一众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整体而言,《柳絮》这首诗并没有拉低乐动人生的逼格,反而让众人感觉乐动人生更加亲民了些,毕竟人都是不可能十全十美的。
    掌声结束,戚芳看向了最后一位安之若素,她脸上挂着满怀期待的笑容:“接下来,轮到我们的九十六号蒙面选手安之若素出场了。”
    “他的上一首《静夜思》依然让我难忘,那么这次看图即兴吟诗,安之若素又是否能够保持水平呢?是比乐动人生强一些还是比之差一些呢?”
    “接下来,请灯光聚焦在九十六号安之若素身上。”
    话落,淡黄色的灯柱笼罩在了李安身上。
    灯光下看不到他黑色面罩下的表情,但那对眼睛依然平静的仿佛一潭死水,毫无涟漪。
    “做好准备了吗?九十六号安之若素。”
    李安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舞台中央的大荧屏屏幕一晃,出现了共一百五十五张卡片。
    李安随手指了一个,用略带沙哑的声音道:“就那个吧。”
    屏幕虽然很大,但卡片太多了,别的选手都详细到了第几排第几个,而安之若素却只是简单的说就那个。
    一时间,戚芳有点分辨不准,她又问道:“请问九十六号选手,你指的是第三排的第六个吗?”
    回答她的,依然是平平淡淡毫无情绪的几个字:“随便,都行。”
    戚芳有些无奈,但她已经在安之若素面前吃贬习惯了,所以她微微一笑对着观众道:“九十六号安之若素,选择了第三排的第六个,请翻牌。”
    话音落下,那张卡片翻转过来,然后迅速的变大占据了整个巨大荧屏。
    荧屏上。
    一辆马车停在一条小小的山路上,山路曲折而上,两边是红色的枫叶。远处,天边还有朦胧的白云和依稀可见的木屋人家。
    整个画面呈现出一股让人舒服的自然感觉。
    “请根据画面内容进行作诗,时间为六十秒,现在开始。”当戚芳开始两字落下后,画面右上角已经进入了倒计时状态。
    滴,滴,滴。
    但是,短短三秒后。
    九十六号安之若素开口了。
    ###
    五千字的大章!!!
    小海够厚道吧?嘿嘿!
    求推荐票票,求各种。
    嗯,更新多了,求票都有底气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