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鬼王宠悍妻:九皇叔,轻一点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鬼王宠悍妻:九皇叔,轻一点: 第79章 奇葩的云家人2

    “这事不关……”。云梦卉试图再次为云梦斐解释一下。
    “好啦!小妹,你就让大哥先把衣服换了先吧!”云梦熙一边说,一边伸手拉住想要说点什么的小妹。
    “嗯!小妹你先吃,不用等大哥,大哥去去就来。”云梦泽赞同的点了点头,转身去就换衣服了。
    “是啊,小妹,来,这里还有小米粥,四哥给你再装一碗。”云梦天也赶紧站起来,一伸手就将自己二哥面前放的空碗给顺了过来,连忙为自己的小妹再次添上一碗小米粥。
    看着转身离开的大哥,再看看围着自己的二哥,三哥,四哥,云梦卉闭嘴了,她二哥刚刚还说好的去看五哥的,可是这坐着连动都没动一下。
    云梦卉也清楚自己几个哥哥的意思,做法也很阴显,就表达了一个意思,那就是,大家都想看五哥的笑话。
    云梦卉想到这里,也只能在心里头默默的点几根蜡烛,表示同情:“五哥,你还自己多加保重吧!看这情况,就连小妹我也是无能为力了呀。想帮也帮不了了。”
    “嗷,我的祖宗,我错了,……嗷,嗷……”
    …………
    云梦斐自顾自的还在哀嚎中,这时的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哀嚎声已经响遍了整个将军府。
    伴随着这鬼哭狼嚎声,似乎整个将军府的下人,都在偷偷地笑着。
    而花厅里的几兄妹,继续坐着正儿八经的在吃着早善。
    而另一边的云梦斐正悲催的被自己的老爹往死里虐着。
    额(⊙o⊙)…!好像用词不当不,应该说是正操练着。
    “小五啊,你的体质怎么这么差,才一晚上,你就求饶了?太没出息了,我云震天的儿子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这么没用的草包?!”云震天眯缝着眼睛,摇着脑袋,看着自己眼前的儿子,砸了砸嘴巴继续嫌弃的说着:“这衣服褴褛,头发还乱糟糟,双眼还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的,鞋子破破烂烂不打紧,还少了一只鞋子呢!这形象还能看不?”
    “爹,我……”云梦斐本想再说几句求饶的话,可随着自己父亲接下来从嘴巴里吐出来的那些话,别说求饶了,就差一点被气的一口老血给喷出来。
    听听,听听他爹说的这些是人话不?
    说自己体质差,他忍忍也就算了,可是说自己是个草包,云梦斐觉得,这个坚决不能忍。好歹他的武功和医术在这几年里精进了不少。于是,云五少爷想发火来着,只是握了握自己那无力的拳头,得,还是忍着吧!不然他老爹再继续虐自己个三天三夜,自己还有命活吗?
    现在的自己就连跳起来大声的反驳,为自己辩解几句,或者来个扭头就走的潇洒姿势都做不到,如此简单的动作都无能为力,其余的还是算了,反正也没人知道他现在这幅模样,忍忍就过去了。
    只是自己抱怨几句应该不是问题(O_O)?
    于是乎,云五少爷开始述说着自己这一夜的血泪史。
    “父亲,你把我扔血色铁骑那里了,血色铁骑里面的人,哪里会管我是什么人,要知道我才被丢下来的时候,我还没缓过劲儿来,兜头就被人挥了两个黑眼圈,紧接着又被那些糙汉子事先结好的阵给困住了,我可是为了破那个九字连环阵,全身的内力几乎都耗干了,九死一生才破阵出来。我这一出来还没来的及喘气呢!就又被爹你给扔到了千年寒冰湖里,楞是把我冻了半个时辰,眼看快冻断气了,才又被爹你给拎了出来,可一出来,转个身的功夫,就又被爹你给扔到了火炎洞里。还好是你儿子命大,换作旁人早就被爹你给玩死了。”
    云震天听着自己儿子的哭诉无动于衷,还冷哼一声才说,“我不是给你吃了保命的药丸了,又死不了,再说了,你这不还在喘气吗?别说的好像你爹我虐待你一样。”
    听听,有没有人来为自己评评理,他父亲大人这话说的多无所谓,自己真的是他爹的亲儿子?真的是亲生的吧?
    要知道,这一冷一热的折磨了他大半宿。本以为苦难已经结束了。但是他老爹愣是不心疼他这被虐的已经怀疑人生的儿子,大清早的楞是拿棍子揍了他两个时辰,自己的内力还没恢复,加上行动也迟缓了很多,他老爹打的每一棍,几乎不落空,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这不现在还在一边揍自己一边还不忘骂自己!︶︿︶
    话说,这样子被虐了整个一晚上加一个早上,铁做的人都会被自己老爹给整疯癫吧?更何况自己又不是铁做的,自己可是正儿八经肉做的呢!
    “爹,我问你一个事儿。”说着,云五少爷边观察着自己的老爹,一边想着,怎么委婉的把‘我是不是你亲生的’这话给问出来出来。是直接问呢?还是……,偷偷瞄了一眼自己老爹,得,还是委婉一点说好了,不然又免不了再次被丢去千年寒冰湖或者火炎洞的下场。
    云大将军看着眼前这个扭扭捏捏的臭小子,把自己的脑袋往旁边一扭,得,不看,还是不要再看这货了,越看越觉得伤眼睛。
    云大将军不自觉的又摆起了每次虐儿子都会做的动作。
    “说吧!你想问什么事儿?”云大将军嗡声嗡气的说着这话,嫌弃的表情,在这一刻表达的淋漓尽致。
    云梦斐看着自己老爹这嫌弃的语气外加嫌弃的表情,还不忘摆着一个非常嫌弃自己的动作,云五少爷心中的火气蹭的一下子又冒了起来,楞是一个没忍住,吼了一句,“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云五少爷这冲动的模样,典型的就是伤疤还没好就开始忘了疼的货。
    云大将军不仅动作不变,就连脸上的神情也没有一丁点变化,就淡淡的“哦”了一声,抬腿就往花厅方向走去。
    他好像听到小卉儿的声音了,现在是该吃早善的时候了,摸了摸自己有点饿的肚子,云大将军二话不说就抛弃了自己的五子。
    末了还说了一句:“儿子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好像听到小卉儿在叫爹爹吃早点,我的小卉儿,爹爹这就来了。”
    云五少爷目瞪口呆的看着远去的父亲,他爹这已经不是嫌弃自己了,而是无视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