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鬼王宠悍妻:九皇叔,轻一点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鬼王宠悍妻:九皇叔,轻一点: 第80章 奇葩的云家人3

    云梦斐想继续发火,只是身上疼痛感忽然急剧加重,也让想冒火的云五少爷的理智渐渐回笼,他这是怎么了,难道自己这是被虐上瘾了?
    拍了拍胸口,云梦斐的心中暗暗的吐了一口浊气。
    心道:‘被他爹无视,总比被他爹爱着好,他爹的爱可不是他能承受的起的。就这样好了,最好他爹能一直无视自己,顺便忘了他刚刚说的那句混账话,省得自己接着被虐。’想起昨晚的冰火两重天,云梦斐愣了又打了个哆嗦。
    他还是赶紧回房换衣服,顺便去找小妹吃早善,有小妹在老爹身边,他总觉得安全不少。
    “小卉儿,爹爹来了。”一个兴高采烈的声音非常突兀的响起在花厅外。
    云能熙和云梦若、还有云梦天三人听到自己老爹的声音,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得,老爹来了,他们几人是接着吃早善还是闪人好呢?
    “你们几个臭小子是没事干了吗?都坐在这里干什么?都不用进宫面圣了?”云震天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的儿子碍眼。
    几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想开口提醒自己的老爹,昨晚不知道是哪个连庆功宴都还没散,就找借口回家了,再说了,这当老子的都还没有进宫谢恩,他们几个怎么敢去。
    “爹爹,你来啦!来我们一起吃早善,爹爹来喝小米粥,吃了早善爹爹就跟哥哥们一起进宫面圣。”云梦卉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把哥哥给她装的小米粥,顺手递给了自己的爹爹喝,给嘴巴也不闲着,委婉的劝说着自己的父亲也应该进宫面圣,哪怕只是去做做样子,她父亲也要去。不然很容易就会让别人找到机会在东陵子卿那里抹黑他们云家。说他们云家包藏祸心或欲取而代之。
    这种事不是不会发生,只要敌人有足够的耐心,扳倒他们云家也只是迟早而已。况且,在上辈子这件事就发生过,就因为他爹没进宫谢恩,被国公府那些人,编排的不成样子。这一次,她一定要提早避免杜绝同样的事发生。
    不然,明知此事会发生,还不去阻止,不就枉费老天爷给自己重生的这一世吗?
    云震天伸手接过自己宝贝女递给自己的小米粥,也不作任何考虑,直接道:“嗯!爹爹吃了早善,喝了小卉儿给爹爹装的小米粥就进宫面圣去。”
    餐桌上的几人,你看我,我看你。
    得嘞!人家就是这么宠女儿,他们这做儿子的搞有什么意见吗?
    “对了,小卉儿,你娘亲怎么没有出来与你一起吃早善?”心情正好的云震天,想起了自己的结发妻子怎么不在女儿身边。
    昨晚一晚上,他都在忙着操练儿子,一晚上都没有回房,不知道他的妻子有没有生他的气。
    云梦卉的脑袋瓜可灵活了,毕竟重生的她,还带着上辈子的记忆,有些事她就算知道了,也不能说出来。
    “爹爹,娘亲这几年来,身体不大好,昏睡的时间比较长,一般这个时辰,娘亲还未醒来,得在辰时(7点--9点)娘亲才会醒来。”云梦卉说着这话时,俨然就像一个大人,那般冷静沉着。
    云震天听了女儿这话,确是心头一震。手里的碗筷也应声而掉,“哐啷”一碗小米粥撒在了桌子上。
    他的妻子,身体不好,并且在这几年来,都会时不时的昏睡。但是作为丈夫的他,却从来都不知道,如今就算人回来了,也不知道自己妻子正在昏睡。这些事情还要自己女儿说,他才知道。
    云梦熙几人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儿去。
    “卉儿,你是说娘亲她一直以来都会昏睡?”云梦天的心思比起其余几兄弟,都比较细腻。
    “嗯!五哥正在查,只是还没有线索。”云梦卉适时的提起自己的五哥,她希望五哥日后从商和从医能得到爹爹和四个哥哥的支持。
    “我先去看看你娘亲,晚点再进宫。”面对千军万马都面不改色的云大将军,在这一刻心绪却乱了。
    “爹爹”原本想拽住自己的父亲,却只来得及伸手,再抬眼时,只看到他的爹爹在门口转角处留下的衣角。
    云梦熙看着一脸惊愕的妹妹解释道:“小妹,父亲他只是心急母亲的身体,你别担心。只不过,母亲的身体为何会变的这么差?”
    云梦卉听到自己二哥的话,回过神来,忙道,“二哥,我不是惊愕爹爹的态度,而是羡慕爹爹武功,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娘亲原本有武功的底子,再加上福伯的精心调养,娘亲的身体比起刚开始时已经好太多了。”
    云梦卉也不是没有想过是不是云家里有内鬼,在她母亲刚生下自己时,给下了什么蛊,只是这么些日子了,自己还没有查到任何线索。
    至于为什么她会怀疑是下蛊,而不是下毒,就是因为她清楚的记得,在上辈子她临死前被折磨的那一段时间,她确定自己没有听错,那时云香宜的婢女竹香可能是因为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才把一些事告诉了自己。
    “大小姐,你可知道,你的母亲为何会在产下你之后,身体如此孱弱,就算把武功修炼的再精进,也无法摆脱那副孱弱的躯体。哈哈哈……那是因为她的身体里被人种下了蛊,至于是什么蛊,什么人在何时种下的,其实奴婢也不知。不过……”这时竹香用手指轻轻挑起云梦卉的下巴,迫使云梦卉抬头看着她。
    看着曾经风光无限的云家大小姐,还是后来四皇子的皇妃,如今却被自己肆无忌惮的踩在脚下,心中一阵畅然。“只不过,我听说,给你母亲下蛊的人,是你母亲最信任的人,至于是谁,你还是自己想吧,又或者去问你母亲,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了。哈哈哈……哈哈哈……。”
    “小妹?小妹?”云梦熙推了推陷入回忆中的云梦卉。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云梦天也开口问道。
    “没事,只是想起一些事,走神了。”云梦卉淡定的解释着。
    云梦卉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想起这事,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
    “对了,二哥,三哥,四哥,你说母亲的昏睡会不会跟蛊虫有关?”云梦卉说这话时,虽然话里带着疑问,但并不影响她话里的真假。
    “小妹,你是说蛊?”云梦泽的声音从花厅门口处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