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项家大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项家大少: 分节阅读_4

    。
    司机坐在原地回味了好一会儿,才开车离开。
    买了一束新鲜的百合,项远捧着花,拾步上山。
    出国几年,项远只回来过一次,他觉得自己挺不孝的,所以上山的步伐渐渐变得沉重起来。
    在项妈妈出事之前,项远觉得自己的家庭挺幸福的,没想到一场车祸之后却发现,原本幸福的家庭背后还隐藏着那样的不堪。
    他一步步走到项妈妈的墓碑前,看着照片上形容依旧的女子,擦干净墓碑,将手中的花束端端正正的摆放好,然后他跪在墓碑前,好半天都没有起身。
    “妈,对不起,这么久都没有来看你。”年幼的项远并不明白扫墓之于国人的意义,及至自己也失去了生命,才明白客死异乡无人祭奠是多么的悲凉。
    他就这样跪在墓碑前,沉痛地诉说着自己的歉意,诉说着他这些年的经历,也向母亲倾诉着自己的委屈。
    没有人比母亲更爱自己的孩子,也没有人比母亲更让孩子依恋,可是这些,他都过早的失去了。
    泪珠扑簌簌的落了下来,眼前的事物变得模糊不清,项远没有动,就这么跪着,一直跪到日正当空,整个人都恍惚了。
    “先生,先生?”这个时间扫墓的人很少,项远一上山,管理员就注意到了他,他之前就收到了消息,有个长相秀丽的青年人过来扫墓,如果对方表现正常,就在暗处注意着,如果青年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就要出面阻止一下。
    现在日头这么毒,应该要干预一下了吧?管理员走上前,轻轻拍了拍青年的肩膀。
    项远低着头,一动不动。
    “先生,现在太阳都老高了,您先跟我到阴凉处歇一下吧。”
    “谢谢你,我没事。”项远沙哑着嗓音说道。
    “还说没事,你听听你的嗓子都哑了。”管理员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叔,他见项远面色不好,急忙将人拉了起来,“人死不能复生,你就是跪死在这里,下面的人也不可能活过来,还不如多想想以后的路,好好活着,别让去世的亲人担心。”
    日头太毒辣了,大叔陪着项远坐了一会儿就流了一脑门的汗,项远不好意思再坐下去,向大叔道了谢,摇摇晃晃地下山去了。
    见他终于肯离开,大叔长舒了口气,待他走远了,急忙掏出对讲机,小声道:“已经下去了,赶紧让出租车过来。”
    项远下了山,正好看到一辆载客的出租车过来,等车上的人下了车,他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先生,您好,请问去哪里?”司机戴了副墨镜,淡声问道。
    项远愣了一会儿,他还真没想好自己的去处。
    “先生?”
    “哦,先回市区吧。”项远坐在后座,照例靠着椅背,默默地望着窗外。与前一个司机不同的是,这位司机显然不喜欢和乘客搭讪,他一路平稳的开着车,没有主动和项远说一句话。
    车子进了市区,总要指明一个方向,项远想了想,让司机把他送到了a大。
    a大是c国一流的学府,现在是暑假期间,但是校园里依然人来人往,非常热闹。项远下了车,看着眼前这座百年学府,终于有种重生了的踏实感。
    当年他也是这时候回来的,可是当时他只顾着围着叶君年撒欢了,哪里还有心思读书,也对,他从来就没有喜欢读书过,能进m国名校也是叶君年给他请了名师辅导的缘故,听说能回国了,他兴奋地抛下学业,匆匆办了个交换生的名额,包袱款款就跑了回来。
    那时候他沉浸在叶君年的宠溺中,觉得读不读书的都无所谓,在一群狐朋狗友的撺掇下,经常的逃课、飙车、打架,就连a大的毕业证,都是在叶君年的关照下拿到的。
    想到以前的荒唐,项远有种无地自容之感。
    既然回来了,就好好学习吧,交换生的期限只有半年,半年后,他就能脱离这一切,重新将生活导回正轨,只是对于一向学渣的项远来说,这半年还真是个不小的挑战。
    项远在a大校门前站立了很长时间,长到过往的行人都忍不住好奇地打量他,更有作风大胆的女生,拿出手机悄悄地为他拍起了照片。
    这么帅气质又这么好的男生,可真是不多见。
    项远不知道他已经成为了别人眼里的风景,他迈开脚步,怀着复杂的心情走进了a大的大门,而就在他迈进大门的一刹那,一个身材高挑,面容英俊的男生也同时抬起了脚。
    看着面前的大长腿,项远怔了一下,他停住脚步,抬眼往上看,却意外的看到了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熟悉,是因为此人与他那个渣爹有七分相像。
    陌生,则是因为这是一张十分年轻的面孔。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就是他那个已经几年没有见过的便宜“弟弟”项逍了,没想到重生之后,会在a大校园里见到他,哦,是了,以前在他飙车打架的时候,项逍可是学院里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呢。
    虽然身体上流淌着一半相同的血液,可是两个人从来就不是一路人,项远看不起项逍,项逍也同样看不起项远,两个人在a大唯一的交集,就是冷嘲热讽、唇枪舌剑,如果不是怕背上弑亲的罪名,两个人都恨不得下黑手弄死对方。
    而现在,项远只是在项逍脸上淡淡一瞥,就迈开脚步扬长而去。
    同样认出了项远的项逍,则站在原地,眼神清冷,手指紧紧攥成了拳头。旁边的同伴发现了他的异样,用下巴点点项远,好奇道:“你认识那个人?”
    项逍回神,淡声道:“不认识。”
    第5章 离开
    a大占地很广,还有个风景优美的内湖,项远沿着湖边,慢慢地散着步。
    青春靓丽的学生们与他擦肩而过,叽叽喳喳地说着他听不太懂的话,项远停住脚步,羡慕地看着她们活泼的身影,或许,无忧无虑的青春就应该是这样子吧?
    可惜,他的外表虽然年轻,但是内心却已经千疮百孔。
    沿着内湖走了一圈又一圈,跟随在他身后的护卫怕他发现痕迹,已经悄悄地换了人。
    项远并不知道他的身后一直有人跟随,沿着内湖走了几圈之后,他终于觉得累了,找了张长椅歇了歇脚,又买了一瓶水和面包慢慢地吃着。
    隐在暗处的护卫看着他一口一口的吃着学校小卖部里卖的打折面包,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葛护卫长给他们做培训时就说过,项少的舌头很刁,喝的水,吃的各种食物,都有专门的来处。
    甚至,他们身上还随身带着一个恒温的小箱子,里面放着几样项少惯吃的食物,虽然不让项少发现踪迹是他们执行任务时的基本原则,但是当项少有需要时,他们就要第一时间出现在他面前。
    可是现在这个优哉游哉地喝着廉价瓶装水、啃着干硬面包的人是谁?葛护卫长不是说这位项少超难伺候的吗?可是眼前这人明明就很平易近人、很接地气啊!感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的护卫默默地蹲在地上,一脸苦逼地摸了摸身上的小箱子。
    完全不知道有人在为了自己的反常行为发愁,项远休息够了,又沿着模糊的记忆,往曾经上过课的教学楼等地看了看,这才决定打道回府。
    看着他坐上出租车,护卫长长地舒了口气,招来等在外面的执勤车,无声地跟了上去。
    项远并不知道有人在跟踪自己,他犹豫来,犹豫去,最后还是决定回引凤巷。早上和叶三爷发脾气时倒是很硬气地说自己要搬出去,可是在外面转了一圈,他却发现除了引凤巷,自己实在是无处可去。
    钱包揣在荷包里,鼓鼓的,卡的难受。
    侧着身体将钱包拿了出来,手指触摸到的地方有些凹陷,移开手指,露出凹陷正中烙印着的火凤标记,这是他扔掉旧钱包后,三爷特地让某箱包大牌的首席设计师专门为他设计的新品,三爷说,他的东东值得这世上所有的独一无二。
    想到过去的甜蜜,项远的脸红了,打开钱包,里面除了厚厚的一叠现金,还有各种各样的vip卡,这里面很多卡都是跟叶三爷的主卡绑定的副卡,额度高到吓人。
    以前项远还能无所顾忌的刷刷刷,现在却有些不敢用了,吃人家的,喝人家的,住人家的,还矫情地大发脾气,如果不是叶三爷包容他,换做谁也容不得他这样放肆。
    项远越想越心虚,当车子在引凤巷前停下时,他足足停留了一刻钟才打开车门下了车。
    之前他坐在车里不动,司机本想催促几声,结果还没张嘴,就被车窗外人高马大的护卫死死地瞪住了。当他在车内不肯下去时,正在巷口执勤的护卫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引凤巷里谁不知道这位就是三爷家的小祖宗,这位闹气跑出去后,三爷的脸就没晴过,连带的,整条巷子都笼罩上了阴云,就等着这祖宗给拨云见日呢。
    接到护卫的通报,周管家的脸上也带出了笑意,他放下电话,对看似看书,其实书页一直没有翻动过的三爷说道:“项少下车了。”
    三爷手指微动,那张一直没有翻过去的书页终于翻了篇,候在客厅里大气都不敢喘的佣人们齐齐舒了口气,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项少再不回来,三爷散发出来的低气压能活活把人憋死。
    就在大家欢天喜地准备迎接归家的小祖宗时,一直坐在客厅里三爷却拿起书本,慢慢悠悠地回书房去了。
    “三爷?”周管家不解道。
    三爷摆了摆手,默默地关上了书房的门,那孩子气性不小,脸皮却薄,看到自己在客厅里等,恐怕会很不自在。
    为了照顾心爱的小孩的情绪,三爷选择了回避。
    项远一步三蹭地挪了回来。
    看着巷子那端仿佛走一步退三步的小祖宗,周管家觉得自己的脖子都抻长了,待那小祖宗走近了,周管家急忙上前拉住了他的袖子,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又跑出去。
    “项少您可算回来了,三爷都等您一天了。”
    项远脚步一顿,不肯往里走了。
    “项少?”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就这么不想见到三爷?周管家之前还觉得三爷避入书房的举动是多此一举,现在看来,这世上再没有谁比三爷更了解眼前这个骄气的小少爷了。
    只可惜,这次就连三爷也没摸清小祖宗为什么闹脾气,要不然,家里的气氛哪能紧张成这样?
    “您就放心吧,三爷没在家。”周管家面不改色的说着谎。
    嗯?项远高高地挑起了眉,刚才还说等了自己一天呢,这老头莫不是以为自己很傻?
    “您回来之前,三爷刚刚接了个电话出去了,要不然哪轮得到我在门口等?”周管家笑呵呵地揪着他的袖子,不由分说就往里拽,“要不然您进去看看,屋里除了我们几个下人,再没有别人了。”
    项远刚才在巷子口磨蹭了半天,并不是不想回来,而是觉得自己没脸回来,现在周管家给了他台阶下,也就半推半就的答应了。
    进了屋,屋内果然没人,周管家请他在沙发上坐了,又是端茶倒水,又是递毛巾给他擦脸,忙得不亦乐乎。
    刘嫂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小声地问是否可以开饭了,周管家就又过来询问项远的意思,还细心地告诉他今晚准备了哪些他喜欢吃的菜色。被人奉若上宾,项远却浑身不自在,明明三爷才是宅子的主人,却被他鹊巢鸠占,有家也不能回,项远低下头,再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恨错人了。
    与三爷相守的日子,三爷从来没有对不起他,反而是他,一再地惹事,一再地给三爷添麻烦,落到当时的那种境地,怪不得任何人,只能怪他自己。
    项远的心情跌落到谷底,经过几天的反思后,让他愈发不能面对自己的愚蠢。
    “项少?”周管家见他低着头不说话,急得绕着沙发团团转。这祖宗好不容易回来了,可不能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你们吃吧,不用管我了。”项远意兴阑珊地上了楼。
    周管家和刘嫂面面相觑,小少爷不肯吃饭,这可怎么办?
    书房里,听了周管家的汇报,男人拧起了眉头。
    “小张说他下午吃了一个面包喝了一瓶水,想来是不饿吧。”男人放下手中的电脑,淡声说道。
    “面包哪能当饭吃,再说项少以前吃的都是国际酒店甜点坊特意烤好送来的,学校小卖部里卖的那些哪能入口。”周管家心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