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项家大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项家大少: 分节阅读_9

    叶三爷一激,项远立时就炸了,“是你嫌我惹的事太大了你兜不住了!”
    “你做什么我就兜不住了?”
    “我把宁云泽给撞了。”
    “宁云泽?”叶三爷眉头微蹙,“宁家那个病秧子?”
    “啊。”项远不自在地嗯了声。
    “宁云泽不是在国外吗?你没事撞他干什么?”
    “他回来了啊!”项远愤愤道,“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回来,他可是宁家的老幺,难道他要回国还有人拦得住?你也知道咱们家和他们家从来就不对付,他给我下战帖我能不应战吗?”
    项远气呼呼地说着,叶三爷听到他说“咱们家”时心中一暖,嘴角控制不住地扬了起来。
    “你笑什么笑?”项远完全没发现自己的口误,他用力掐着叶三爷的胳膊,怒道:“他约我去西山飙车,我本来不想去的,结果他嘲笑我是胆小鬼,我一个大活人难道还比不过他一个病秧子?我一气之下就去了。”
    “然后?”叶三爷挑起了眉毛。
    “然后就出事了,”项远想到那一幕也是不堪回首,“那天下着小雨,本来路就滑,他还死命地跟我飙,我就不明白他一个病秧子怎么就那么狠,快到终点的时候我跑到他前头了,他不服输,还一劲儿地撞我,我气不过,就狠狠地甩了下车尾……”项远说到这里有些心虚,声音也变小了些,“我那一下甩的太厉害,把他的车甩到山下去了。”
    “他……死了?”除非出人命,否则叶三爷还真想不到有什么事他兜不住。
    “没有!”项远像被踩了尾巴的猫,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嗯?”
    “反正当时没死。”
    看着他家小孩心虚的模样,叶三爷知道宁家那病秧子后果肯定不太妙,结合他之前的说法,三爷的推断道:“因为你撞了宁云泽,我兜不住了,所以就跟你分手了?”
    “哪里是分手,你是不要我了,直接让人把我绑到m国去的!”项远想到那时候的绝望,眼圈刷一下红了,“你一句话都不跟我说,宁云泽刚送进医院你就让我滚,那时候他还没死呢!”
    叶三爷看着小孩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啪嗒啪嗒滚落下来,泪珠落在他手上,却顷刻间就刺穿了他的心脏,叶三爷闭了闭眼,将心爱的小孩揽在了怀里,“东东,别哭,那只是个梦罢了。”
    “才不是梦!你这人就是个混蛋伪君子,你说爱我就爱我,说不爱我就不爱我,好的时候待我千般好,不好的时候将我弃若敝履,我最惨的时候连吃饭的钱都没有,我当时都恨死你了懂不懂?!”
    “懂,我懂。”小孩剧烈的挣扎起来,叶三爷不肯放手,牢牢地抱着他,不停地给他安慰,“东东对不起,是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我不原谅,我恨死你了!”项远呜呜地哭了起来。
    “好,不原谅,不原谅。”叶三爷就这么抱着他,轻声哄着,嘴唇不停地在他的发丝耳际亲吻。两个人就这样抱了很久,久到项远哭累了,终于肯让他带到沙发上歇一歇。
    “好点了吗?”叶三爷见他哭得直打嗝,暴烈的情绪好像已经发泄了出来,三爷心疼的不行,叫周管家送了水,又拧了热毛巾给他擦脸。
    项远喝了水,一边打嗝一边拿着纸巾擤鼻涕,三爷也不说话,就是静静地陪着他,好不容易等项远的情绪缓和了下来,叶三爷伸出手,想要将心爱的小孩抱坐到自己腿上。
    “你起开,脏死了你!”项远伸手就推,一脸嫌弃,叶三爷的胸前湿了一大片,全是项远痛哭时抹上的眼泪和鼻涕,简直不堪入目。
    被始作俑者嫌弃了,三爷一点脾气都没有,他解开扣子,随手就把衬衫扔到了一旁,脱了衣服,三爷结实的上半身就露了出来,他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典型,项远的视线从他结实的胸肌上扫过,脸色噌一下红了。
    “不要脸!”不屑地撇开头。
    三爷被小孩逗笑了,趁着小孩不注意,他一把将人拖到了自己腿上,“只这样就不要脸啦?更不要脸的要不要?”
    “滚滚滚!”被男人光裸的手臂紧紧地抱着,项远的头顶都要冒烟了。
    “好好好,”男人好声好气地哄着,不时用鼻尖亲昵地拱拱他的脸,“都是我没用,让我们东东受委屈了。”
    一句话,勾得项远的眼圈又红了。
    “乖,不哭啊!”男人心疼坏了,他拱了拱项远的额头,轻轻地吮去了项远眼角的泪珠,柔声安慰道,“我向你发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你的。”虽然他现在还推断不出东东到底遭遇了什么,但是结合孟舒凡的梦境来看,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一定是遇到了没有办法护东东周全的事。
    可是到底什么事情这么严重?只一个宁云泽,应该还不到东东赔命的地步,男人将心爱的小孩护在怀里,思绪开始飞转。
    “东东,梦里我是什么时候赶你走的?”
    “就是害宁云泽撞车之后啊!”
    “不对,我是问你具体的时间。”
    “什么?”项远显然没有转过弯来,“我怎么知道是哪一天?”本来那天就够惨了,难道还要刻意纪念一下吗?
    “那我换一种方式,”三爷摸了摸他的头,安抚道:“你还记得出事前咱们家或者是京城里发生过什么大事吗?”如果事情严重到连他都兜不住,那肯定不止一个撞车案这么简单,应该还有别的隐情。
    “唔,那时候好像……”项远本来不想理三爷的,但是看他表情这么认真,只好努力回想道,“好像是叶大哥要上位了,京里的气氛有些紧张,我听说宁家给叶大哥使了好几次绊子,但是都没有成功。”
    叶大哥就是叶三爷的大哥叶康年,项远虽然年纪小,但是也随着三爷叫大哥的。
    “后来宁云泽就来找你挑衅了?”
    “嗯,我本来不想理他的。”项远再迟钝也是叶君年养大的,叶家和宁家从来就不对路,他才不会傻得去给叶君年惹这种麻烦。
    但是当时他在纨绔圈子里的名声太大,宁云泽找上门来下战书,他要是不接着不就是认了怂?更何况当时宁家和叶家斗得厉害,虽然大面上的事他帮不上忙,但是也不能弱了叶家的名头不是?
    项远心一横,气势汹汹的就去了,然后……项远鼻头一酸,眼泪啪嗒啪嗒又落了下来。那个晚上发生的事项远想都不愿意想,因为太痛苦、太难受了,每次一想到那个傻逼的自己,就恨不得再重新来过,他就是跪地认输,也不会跟宁云泽去飙车。
    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哪怕他已经重生,那些痛苦的记忆也是抹不去的。
    “东东,乖,是我没护住你,不是你的错。”
    “就是我的错,要是我不那么心高气傲就好了,要是我没跟姓宁的飙车你也不会抛弃我。”
    “不会的,不会的,”三爷摇了摇头,沉声道:“我永远永远都不会抛弃东东的。”
    “你这个大骗子!”项远照着三爷的胸膛就是一通狠砸,拳头砸到肌肉,发出砰砰的闷响,三爷默默地忍着,直到项远砸累了,才不顾身上的疼,紧紧地将小孩拥进了怀里。
    “东东,乖啊,有什么不顺心地发泄出来就好了,”三爷温柔地在他耳边低语,“要是不解气,就再打我几拳。”
    “皮粗肉厚的,谁稀罕!”
    傲娇的小孩哼了一声,终于安静了下来,想到东东那些不堪的遭遇,叶三爷眼中的柔情渐渐变成了伤痛,如果东东那个所谓的“梦”是真的,那就代表着他当时不是不想护着东东,而是他根本就不能护他。
    他早就预料到宁家和叶家会有一次生死之战,虽然不知道具体在什么时候,但是当宁云泽找上东东的时候,这场大战就已经拉开了序幕。
    宁云泽虽然是宁家的老幺,但是他从小身体就不好,一直在l国养病,在宁家根本就是弃子一般的存在,而东东,虽然已经被引凤巷承认了身份,但是到底两个人不能结婚,无形中,身份就有些够不上台面。
    三爷惯着他,纵着他,也是因为心里存着一分歉疚。
    这两个人于家族大业都没有什么帮助,但是当两个家族开战时,又会成为绝佳的切入点,所以当宁云泽向东东挑衅的时候,东东只是觉得烦躁,却并没有想到更深层次的原因。
    宁云泽根本就不是来飙车的,他来的目的只有一个,他要跟东东赌命。
    赌命,类似于棋局中的“兑子”,就是用一颗棋子去兑掉对方另一颗棋子,叶三爷无法预料,局势究竟危急到什么程度,才能让宁家不惜舍掉一个嫡系子弟的性命,也要将东东拖下水。
    东东死,叶家一定会乱,不说别的,他本人一定会乱了心神。
    宁云泽死,宁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而这,将会成为他们发动对叶家进攻的最好的借口。
    这件事,东东虽然有错,但是却并不能怪他,即便躲过这一次,马上还会有下一次,宁家的目标是整个叶家,只要东东还在,他就不可能躲过每次暗算,或许是意识到这一点,自己才会连夜将东东送走的。
    因为再待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东东就会死于非命。
    将东东送到m国,就是在变相的示弱,割断联系,就是他对东东最好的保护,三爷相信,无论何时,他都会希望他的东东能健健康康的活着。
    只是没想到他的东东还是受了这么多的委屈,想到孟舒凡梦中东东受了欺负都不能还手,叶三爷的心里像针扎一样疼,他摸着小孩的脸,哑声道:“东东,我是不是做错了?”
    第11章 改变
    三爷纠结的心情没有得到小孩的回应,或许是太累了,小孩竟然趴在他怀里睡着了,三爷哭笑不得,叫周管家拿来一条毯子,包着小孩就抱上了楼。
    客厅里一片狼藉,见两位主人上了楼,周管家急忙叫女佣们进来打扫,看着摔了满地的玻璃、碎瓷,周管家心疼得不得了,也不知道项少这一发疯到底摔了多少东西,保守估计他至少已经摔掉了一辆限量版跑车了。
    想到三爷为了迎接小主人的到来特意订购的那辆限量款,周管家无奈的叹了口气,反正三爷家底雄厚,只要小主人高兴,就是把房子拆了三爷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当然了,身为一个管家,对于主人们的事他自然不便置喙,唯一的希望,也不过是两个主人能和和美美的,这样他做起事来总是要轻松一些。想到今天小主人和三爷像爆发世界大战一样的争吵,周管家还是一阵后怕,这样的事一次就够了,再来一次他的心脏病都要犯了。
    楼下,佣人们还在忙碌着,楼上却像换了一个天地,软软的的大床上,项远正在闭着眼沉睡,叶三爷坐在床边,温柔地看着他,嘴角的笑容能将人溺毙。
    虽然不知道东东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叶三爷很高兴东东在受了那么多委屈后仍然选择留在自己身边,对于做梦这件事,叶三爷本人是不相信的,虽然有孟舒凡的前例,但是一个巧合是巧合,两个人同时做梦这种事怎么想都不靠谱。
    尤其是东东当时眼神闪烁,一脸心虚,就更加深了叶三爷的怀疑。不过东东不愿意说,叶三爷也不会勉强,虽然是自己养大的孩子,但是谁又没有一点自己的小秘密?他没有刨根问底的意思,只是希望两个人能彼此信任,一起携手走完今后的人生。
    项远这一觉睡得很沉,中间叶三爷叫过他一次,小孩迷迷瞪瞪的,被三爷硬喂了一碗粥就又栽回到床上。重生这件事带给他的冲击太大,几天来各种矛盾的心情不断折磨着他,再加上受了孟舒凡的刺激,各种情绪一下子爆发出来,身体和精神全都支撑不住了。
    “要不叫医生给项少看看?”周管家见他萎靡不振的样子,也有些担心。
    “没事,让他睡。”项远睡着的功夫,三爷也好好拾掇了一下自己,脏衣服自然是不用管的,但是脸颊上和胸口上的伤还是要稍微处理一下。
    周管家收好碗碟,瞄了一眼三爷贴着创可贴的脸,表情扭曲地下了楼。
    三爷也知道自己的脸很可笑,他拉着项远的手点了点自己的伤处,轻声道,“我的形象都被你糟践光了,现在高兴了吧?”
    小孩睡得沉沉的,哪里能听到他的话,三爷温柔地笑笑,将人拉到自己怀里,甜蜜的睡着了。
    当第一缕阳光穿透纱帘照进房间的时候,项远就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