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项家大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项家大少: 分节阅读_10

    腰际被一条结实的手臂紧紧地锁着,身后贴着一个温热的身体,项远还没来得及感受一下这久违的亲昵,就察觉到有个熟悉的东西在顶着他的屁股。
    对三爷来说,两个人也就是有两个来月没有那啥了,他当然很想,但是对项远来说,这特么都过去两年了,一大早就被这样猥琐的对待,是个人都受不了啊!他黑着脸往前挪了挪,可是刚刚拉开距离,身后那人就紧跟着贴了上来。
    再挪,再贴,再挪,再贴……身后的热度越来越高,项远刷一下掀开了被子,刚刚重生回来就不能让人冷静一下吗?一大早的就发情这是闹哪样啊!项远气哼哼地抬腿就踹,结果他忘记自己已经贴到了床边,用力过猛,扑通一声就栽了下去。
    “哎哟!”脸先着地了。
    “东东?”三爷倏地睁开眼,人还有些不清醒。
    “叶君年,你个花心骗子大色魔!”项远脸栽到地上,两条腿还顽强的挂在床上,那画面……叶三爷抹了把脸,把涌到嘴边的笑意咽了下去,他跳下床,先把小孩从地上抱了起来,“东东,你一大早的干嘛呢?”
    “你个涩情狂!”因为被叶三爷教得好,所以项东东的骂人词汇骂来骂去也就那么几样,但是骤然听到被骂“大色魔”“涩情狂”什么的,三爷还是有些呆滞,怎么一夜醒来,他在东东眼里的形象又升级了?
    “我又怎么了?”他一向洁身自好,除了在自家东东身上耍耍流氓外,在外的形象不要太好呢。
    因为东东不在身边,他都已经变身禁欲系的代言人了,难道他做的还不够好?如果完全禁欲了,那东东的性福怎么办?夫妻嘛,不仅要在精神上和谐,身体上也要有足够的交流对不对?
    叶三爷将项远抱在怀里,刚要豁哄,结果小孩像炸了毛的猫一样蹦了起来,“你干什么你?”
    “我怎么了?”叶三爷一脸不解。
    “你你你……不要脸!”项远指着他鼓起来的裆部,恨不得冲上去重重地踩一脚。
    叶三爷低头一看,噗嗤乐了,“这不是男人早起的正常反应吗?”说着,他冲项远暧昧地夹了夹眼睛,一本正经地说道,“它想你了。”
    项远脸色腾一下就红了,论口才,十个他加起来也不是这老流氓的对手,在原地手足无措地站了一会儿,项远转身进了浴室,砰一声甩上了门。
    整个房间都要被他甩的晃动起来,叶君年知道项远现在心结未解,也不敢过分的逗他,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地水声,他笑了笑,找出换洗衣物到楼下去洗了个战斗澡。
    项远在浴室里泡了很久,直到心情平复下来,才撅着嘴巴慢慢吞吞地下了楼。
    “过来吃早餐。”叶三爷坐在餐桌前笑着朝他招了招手。
    项远看了他一眼,找了个离他最远的地方坐了下来,叶三爷觉得闹别扭的项远好可爱,总让人忍不住想逗他,他忍着笑,拉开椅子走到项远身边坐了下来。
    “你干嘛非得挨着我?”项远瞪他,这人真讨厌,以前怎么没看出还有爱黏人的牛皮糖潜质?
    “有吗?”叶三爷挑眉,“我就是觉得这样方便。”
    “方便什么?”
    “方便照顾你吃饭啊。”说着,很自然地夹起一个小笼包喂到了项远嘴边,“啊……”“啊什么啊,你当我是小孩子啊!”项远嫌弃地撇开脸。
    “没有啊,我就是想让你尝尝味道。”叶三爷的筷子很坚决地举着,“在m国那么久,没有想念过这种正宗的京城味儿?”
    项远的头都快撇酸了,可是三爷就是不肯放过他,气急之下,一口就把小笼包给吞了进去,看他腮帮子鼓得也像包子,三爷不仅笑了出来,还拿起手机要给他拍照。
    “泥干森么泥!”项远一边努力地嚼,一边怒瞪。
    他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三爷忍不住多拍了几张。
    “快删掉!”终于咽下了嘴里的包子,项远上前就抢,“拍得挺好的,不给删。”东东的照片可是出差时最好的慰藉,三爷才不肯让他删掉。
    “叶君年你个大变态!”
    项远抢了好几次都抢不过来,见叶君年让周管家把手机收走,更是恨得在他手臂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左脸上的红痕还没有消掉,胸膛上的淤青还没有褪去,现在手腕上又添了新伤,周管家不忍地扭过头去,实在无法理解这夫夫俩的情趣。
    “好疼啊。”叶三爷伸出舌尖,轻轻地在项远咬下的牙印上舔了舔。
    卧了个大槽,要不要脸,还要不要脸?!项远嘴角抽动,实在是斗不过这个脸皮奇厚无比的花心大萝卜,他决心化悲愤为食欲,要在精神上蔑视对手,要在食量上碾压对手,然后……他就吃多了。
    见小孩撑得瘫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叶三爷忍着笑,将人扶起来去散步消食。
    葛健听说三爷用完了早饭就过来请示今天的行程,结果刚一到客厅门口,就看到两个人姿势怪异的往花园里走去。
    “项少这是怎么了?”葛健偏头问道,如果不是早就知道项少是男的,只看三爷扶着他慢慢走的样子,他还以为项少怀孕了呢。
    “吃多了。”周管家言简意赅道。
    “啥?”葛护卫长掏了掏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
    “吃、多、了。”周管家一字一顿地解释了一遍,见葛健一脸懵逼,周管家继续补充道,“ch-i~chi,d-u-o~duo……”
    “停停停,别秀你那跟数学老师学的拼音了,我懂。”他只是没见过连吃个早饭都能撑到走不动道的,葛护卫长嫌弃地瞥了周管家一眼,转身追着三爷去了。
    叶宅的花园里清风徐徐,鸟鸣啾啾,叶三爷扶着项远在花园里慢慢地转圈。
    项远昨天发泄过后,情绪缓和了很多,虽然还是对叶三爷没好脸,但是总算不那么患得患失了。
    “东东,暑假你打算怎么过?”叶三爷不愿意去刺探项远的小秘密,找了个比较安全的话题。
    虽然在散步,但是项远却是被叶三爷环在怀里的,他有些不自在,扭了扭身体,却被三爷环得更紧了,项远在心里吐槽了几句叶三爷的霸道,才回道,“我想去打个工,再找个老师辅导一下功课。”
    大学里的功课他早就忘光光了,既然还打算拿回m国名校的毕业证,那么至少要从现在开始努力了,更何况暑假后他要去a大上课,无论如何,也不能太不像样不是?
    听了小孩的想法,叶三爷感到很新奇,看来东东真的变了不少,按他的正常反应,应该是先胡天胡地的玩几天,然后再考虑其他,现在倒好,竟然想上进了,叶三爷心里酸酸的,仿佛有一种小鸟要离巢飞走的失落感。
    不过自家小孩的决定,他一定是无条件支持的,叶三爷一边环着项远慢慢地走,一边说道:“老师的事不急,待会儿我让周兴去安排,打工嘛……”他顿了顿,眼里挑起一丝兴味,“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上班?”
    第12章 失落
    既然叶三爷提议了,项远也没有拒绝,第二天一早,两个人就乘车去了叶三爷位于荣华国际顶楼的办公室。
    虽然是占了荣华国际的楼层,但是三爷这一层与荣华国际并没有直接的业务往来,为了隐藏实力,叶家旗下的产业并没有整合成一个大集团,而是分散经营,叶家实际上有多少产业,恐怕只有三爷和有数的几个人知晓。
    为了不影响荣华国际的日常工作,三爷只是在集团里挂了个名,并不参与具体的事务,而这一层楼,则是三爷的私人办公室,这里驻扎着一个团队,专门协助三爷处理各种事务。
    车子驶入地下停车场,三爷的特助章勤为他们刷开了专用电梯门。
    “进来吧。”三爷毫不避讳地拉着项远的进了电梯。
    章勤跟在后面,按下顶楼的按钮,目不斜视地静待电梯上升。
    项远觉得有些别扭,他不自在地挣了挣,三爷没放开他,反而十指紧扣将他握得更紧了,项远瞄了始终面向电梯门的章勤一眼,又使劲甩了甩,两个人拉着手自顾自的玩耍,章勤看着门板上的倒影,嘴角直抽,他跟了三爷好几年了,还从来没见过三爷如此幼稚的模样。
    眼看着两人之间的粉红泡泡不断升腾,章勤暗暗给自己提了个醒,以后见了项少必须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伺候着,虽然以前就听说过三爷对项少宠得厉害,但是他没想过两人相处会是这般模样。
    叮咚一声,电梯很快到了顶楼,三爷俯身对项远笑了笑,轻轻松开手,率先迈步走了出去。
    项远偷偷在心里骂了句“伪君子”,也板着脸跟了上去。
    三爷所在的这层楼,根据叶氏主要控股的业务分成了几个板块,每个板块都有一名特助在负责,算下来,部门之间虽然集中在一起办公,但是独立性很强,都是直接向三爷负责的。
    三爷面容和煦,闲庭信步一般往里走,他走路的姿态很好看,步子不疾不徐,见到他的职员都不由自主地低下头来问好。
    “叶董好!”
    “你好。”
    “叶董早!”
    “早。”
    大宝贝跟着自己来上班,三爷的心情比平时更加好,他面上带了笑,向每一个低头的职员示意。
    项远跟在他身后,看着所有人都在向这个男人臣服,心里不由得有点小骄傲,重生以前他很少进男人的公司,就是来了也是进办公室说话,说完了就走,像今天这样近距离的观察他办公的样子,还真是第一次。
    “怎么不走了?”见项远脚步顿了下,三爷习惯性伸手来拉。
    项远摆了摆手,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他。
    “没事的,过来,我帮你做一下介绍。”三爷的眼神太坦荡,坦荡到被他拉住手项远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边是第一事业部,主要是管理能源投资的;第二事业部,主理通信传媒;第三事业部是房产和不动产等投资,第四事业部是……”
    三爷一一给项远做着介绍,项远听到最后直接懵圈了,他以前只知道三爷的事业做得很大,但是他没想到这男人的事业版图会如此宽广,这些东西别说管理了,光听都觉得头痛。
    “东东,这些项目有你感兴趣的吗?”三爷拉着项远往自己的办公室走,一边走一边问道。
    项远摇了摇头。
    “不着急,你慢慢选,我先把特助们叫过来让你见见,以后对什么有兴趣了,就找人带带你,好不好?”三爷是主抓大方向的,他的特助们才是各项命令的具体执行人,三爷也知道东东刚刚涉足这些,不能好高骛远,得先把基础打好才行。
    几名特助进了三爷的办公室,都齐齐冲项远露出了笑容,谁不知道这位就是三爷的那位,虽然名分没定,但是可真真是三爷的心尖子呢。
    三爷给项远做了介绍,项远礼貌的回了礼。
    几名特助心下暗暗纳罕,不是说这位项少脾气不太好吗?怎么看起来还是挺规矩的,听说这位项少要来叶氏上班,几名特助心里都跃跃欲试,都希望夫人能选中自己,只要伺候好了夫人,康庄大道就摆在自己面前了。
    “好了,都见过了,你们先出去吧。”三爷摆了摆手,让众人退下,又吩咐章勤给项远办理一张通行卡,要最高权限。
    “不行,”章勤刚刚应下,项远就投了反对票,“为什么?”三爷不解道。
    “我只要一张普通权限的卡就好。”虽然身份上是三爷的那位,但是项远今天只是跟过来看看,他还没想好要不要在这里上班呢,更何况他一个小菜鸟手里却拿着一张最高权限的卡,万一到时候出了事怎么办?
    重生一次,项远的心思也细腻了很多。
    “真不要?”看小孩的意思挺坚决,叶三爷觉得有些心疼,东东还是他的东东,却多多少少有了些变化。
    “不要。”
    “那好吧。”叶三爷也不勉强他,吩咐章勤去办一张普通卡就行。
    将项远安置在自己旁边,又让助理为他送上饮料和点心等物,叶三爷这才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宽大的办公桌上,一边是各色公文,另一边则是饮料和点心,项远瞪着叶三爷,心说你就是这样带我工作的?
    “第一天而已,不要紧张。”叶三爷看出项远还没有想好,也不勉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