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项家大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项家大少: 分节阅读_15

    见我?”
    “哥,哥……”旁边方卓听见了,急忙提醒道,“是刚刚那个星探!”
    “哦,我明白了。”不待周管家解释,项远就点了点头,“这样吧,让他明天上午到引凤巷来吧。”说着,就挂了电话。
    “哥,你是这个。”方卓冲项远竖了竖大拇指。
    “怎么?”
    “嘿嘿,你别看我刚刚嚷的豪气,其实我还真惹不起那姓顾的。”方卓讪笑道,虽然他出去也能号称某少,但是他一个大学没毕业的毛孩子,哪里能杠得起顾逸舟那样事业有成的精英。
    更何况顾逸舟在娱乐圈一手遮天,在京城里也真算是个人物了,幸好他有项哥罩着,要不然刚刚那两句狠话放出去,姓顾的分分钟就能给他没脸。想到这里,方卓不禁庆幸自己识时务,找到一个好大哥罩着,狐狸也能制住老虎,爽!
    第18章 担忧
    顾逸舟的时间卡的很准,项远刚刚上完课,他就到了。
    因为叶三爷对顾逸舟比较欣赏,所以项远也没有摆架子,顾逸舟随着周管家进来的时候,他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顾总,你好。”他微微笑道。
    “项少,你好。”顾逸舟不卑不亢的与他握了握手。
    两个人寒暄了几句,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顾逸舟坐的是单人沙发,而项远则是坐在了长沙发的一侧,他身体闲适地靠着椅背,双腿自然交叠,整个人看起来很放松。
    顾逸舟这是第一次见到三爷的那位,虽然圈子里都知道叶家老三有个小情人养在m国,但是这个小情人基本没在京城圈子里露过面,所以大家也摸不清这件事的真假。
    直到他手下的经纪公司闯下了大祸他才知道,原来三爷的小情人早就回国了,而且竟然窝在一个咖啡店里做了服务生。
    顾逸舟来之前是看过项远的照片的,毕竟删照片删的再彻底,也防备不住有人将照片存到了私人的电脑里,当时他手下的经纪公司也考虑过派人跟这个网络小红人接触一下,只是没想到刚刚曝出这位小哥和朋友的暧昧关系,微博上关于这个小哥的照片和信息就全部消失了。
    这样的势力,即便星宇贵为娱乐圈第一把交椅,也做不到。
    能在娱乐圈里混的一般都很有眼色,意识到这个小哥可能很有背景,经纪公司就及时收了手,只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是内部人士心里有谱,挡不住外围的星探们掉链子,也不知道胖头黄是后来没看微博还是脑子进了水,他一个小小的小虾米,竟然妄图去钓海里的大鲨鱼,被人按到巷子里胖揍一顿,着实不冤。
    只是挨揍归挨揍,既然他打出了星宇的旗号,那么顾逸舟就不能置之不理,更何况在推测出小哥就是三爷的那位之后,顾逸舟想弄死胖头黄的心都有了,惹谁不好,竟然惹上了京城势力最庞大的家族。
    好在顾逸舟在三爷面前还有几分面子,否则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顾逸舟正琢磨着怎么对项远开口,周管家已经端着托盘过来,为顾逸舟送上了一杯清茶。
    “顾总,请喝茶。”坐在长沙发上的青年用白皙修长的手指做了个请的动作,温声说道:“这是君年新得的雨前龙井,顾总尝尝味道。”
    别看项远外表只是个二十一岁的男孩子,但是前世他也经历了不少大场面,尤其是重生之前最后两年的历练,已经将他飞扬跋扈的性子磨平了不少,面对顾逸舟,项远的态度就像面对一个平辈那么寻常。
    “谢谢项少。”顾逸舟接过茶杯,礼貌的闻了闻香。
    “顾总过来是找我有事吧?”
    “底下人不懂事,给您添麻烦了,”见项远开了口,顾逸舟自然也不端着,直接道明了来意,“顾某过来,是向您赔罪的。”
    “顾总客气,不过是一场小误会罢了,不用放在心上。”
    青年容貌秀丽,体态修长,虽然长得很好看,却并不给人女气的感觉,而是有种浑然天成的矜贵之气。
    顾逸舟身为星宇的掌舵人,长相漂亮的明星见过不知凡己,论容貌,青年虽然长相上等,但是比他长得好的,也并不是没有。关键还在气质,无论在娱乐圈多么的洁身自好,在这种百年世家骄养出来的底蕴面前,终是差了一截。
    更何况青年可是三爷的那位,以顾逸舟打听到的消息来看,这位从十几岁就跟着三爷,也差不多算是三爷亲手养大的,听说他脾气大,性子野,可是就两人短短的接触来看,传闻真是一点都不靠谱。
    看青年和和气气的模样,哪里有半点飞扬跋扈的影子,恐怕那些人也是以讹传讹吧。
    “胖头黄已经被公司开除了,以后也不会跟他有任何的合作关系。”顾逸舟解释道,“出了这样的事,是星宇的内部管理没做好,项少有不满意的地方尽管提,我一定督促他们改进。”
    项远摇头失笑道,“都说了是误会了,顾总就不必再客气了。”
    “项少大度,顾某自愧不如啊。”
    看着顾逸舟这样的娱乐圈大佬明目张胆的拍自己的马屁,项远有些哭笑不得,他和顾逸舟平时没有来往,也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更何况自己是三爷的那位,为了避嫌,顾逸舟也不会跟自己有深入的接触。
    他来,不过就是表明一种态度。
    项远明白这些,所以和顾逸舟说了些客气话,就准备端茶送客了。
    顾逸舟是多么有眼色的一个人,见他端起茶杯,就自然而然的站起了身,不过在走之前,顾逸舟却犹豫了一下。
    “顾总,还有事?”项远挑了挑眉。
    “有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顾逸舟为难道。
    “请说。”
    “那个……”顾逸舟是真为难了,自从三爷把孟舒凡弄走之后,星宇这边就乱了阵脚,sky组合是他们公司通过自己的训练渠道推出的第一个偶像组合,它的成功与失败对星宇以后的布局有着深远的影响,所以明知道不合适,顾逸舟仍然开了口,“不知道三爷对处置小孟是怎么个章程?是彻底废掉他,还是……”
    孟舒凡这次做的确实是太过了,所以顾逸舟也没办法保他,只是推出一个成功的偶像天团并不是容易的事,从私心里,顾逸舟还是希望事情能有所转机。
    “小孟?孟舒凡?”项远不解道,“他还和君年有联系?”
    见到项远疑惑的面孔,顾逸舟心里咯噔一声,难道孟舒凡的事这位小夫人并不知情?他暗叫不好,想要解释什么,却见青年摆了摆手道,“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会和君年说的。”
    “都是小孟痴心妄想做错了事,三爷连他的衣角都没碰过,您千万别生气。”顾逸舟急忙解释道。
    “我知道的,你不要紧张。”项远心里在意的却不是这个。
    “项少……”顾逸舟还想说什么,却被周管家客客气气的送了出去。
    “顾总,你说你平时也挺稳重的,你跑到项少面前说那些干吗?”周管家责备道。
    “我这也是病急乱投医了,”顾逸舟苦笑道,“小孟被三爷一关就是一个月,sky组合的事完全无法往下进行,粉丝们都围到公司的大门口要说法了,无论是死是活,总要有个结果。”
    三爷最近行程很满,即便有空闲也是陪着他家东东,顾逸舟几次打电话联系他都被秘书拦截了,如果不是这次胖头黄惹出事来给了他进入引凤巷的机会,他连话都递不过去。
    至于给三爷家后院烧了把火的事,顾逸舟表示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顾逸舟走后,项远在沙发上低着头坐了好一会儿,周管家担心地直转圈,孟舒凡的事他多少知道一些,也想替三爷解释来着,可是项少一直不抬头,他也不敢凑过去主动说。
    “孟舒凡是怎么回事?”项远坐了一会儿,终于有了反应,他拿起电话,慢吞吞地给叶君年拨了过去。
    “东东?”三爷那边是半夜,听到项远的声音还有些不清醒。
    “孟舒凡是怎么回事?”项远一字一句又问了一遍。
    三爷清醒了过来,笑了,“东东吃醋了?”
    “我问你话呢!”
    “他还在我手里,是因为他身上有些谜团未解。”三爷靠坐在床头上,组织了一下语言,温声将孟舒凡的三个梦复述了一遍。
    项远听到孟舒凡也在做梦时,脑子登时就糊了,做梦?又一个做梦的?他是真做梦还是重生了?这世上有那么多的巧合吗?
    想到当初他跟三爷说自己做梦时三爷那古怪的脸色,项远捂住了脸,低吟出声,特么当时那老男人一定笑疯了吧?难怪他从不怀疑自己的说辞呢,原来已经有前例了。
    “你到底想怎么处置他?”项远恼羞成怒,恶狠狠道。
    “还没想好,”叶三爷坦白道,“你要知道,有关于你的事我一向比较慎重,谁知道这个姓孟的以后还会不会吐出些别的东西。”
    这人的梦境和东东有一定的联系,没有彻底榨出这个人的秘密之前,三爷是不会放人的,最阴暗的时候,他甚至想过让这个人永远的消失,只不过他担心影响东东以后的气运,才暂时按捺不动罢了。
    听出三爷的担忧,项远想了想,低声道:“我想见见他。”
    第19章 和好啦
    既然项远想见孟舒凡,那叶三爷自然不会拦着,之前没告诉项远,也只是怕他多想罢了,一个外人竟然做梦梦到与他俩以后相关的事情,想想也挺诡异的,所以他不仅让葛健用尽手段来逼迫小孟说出自己的秘密,甚至还用了催眠师和录像设备记录下他的梦境。
    叶三爷生怕有什么疏忽让他家东东落到梦境中那样悲惨的地步,他不遗余力地压榨孟舒凡,甚至于手段残酷到无视人命的地步。
    “项少,孟舒凡就关在这里面。”专属于项远的护卫将他带到了京郊的一处疗养院里。
    项远下了车,举目打量了一下,发现这个疗养院规模并不大,只因为地处大山深处,所以环境格外清幽罢了。
    项远并没有急着见孟舒凡,而是闲散地在院子里走了走,这个地方别看环境很好,但是隐约能感觉出戒备还是很森严的,项远以他多年接受保护的经验来看,想从这里逃出去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您,您好。”项远正在院子里踱步,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道结结巴巴的问候。
    项远回过头,一眼就看到了跟在护卫身后,一脸瑟缩的孟舒凡。
    “你是?”项远挑了挑眉。
    “我,我是孟舒凡。”孟舒凡拘谨地拉了拉衣角。
    “sky组合的明星?”
    “是,是的。”
    项远眯起了眼,打量着这个前世他恨不得一刀捅死的年轻人,只是这个人与记忆中的影像很不一样,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c国天王此刻面色苍白,他低着头,瑟缩着,甚至都不敢抬头看自己一眼。
    这个人真的是孟舒凡?不会是被人顶替了吧?项远皱了皱眉,沉声问道:“听说你做了有关于我的梦?”
    孟舒凡怔了怔,有些不解,他的梦中明明只有那个叫三爷的人,没有这个年轻人什么事啊!
    “请问,您是?”他迟疑地问道。
    “我是项东东。”
    孟舒凡恍然大悟,原来他就是那个“东东”啊!东东这个名字在他的三个梦里只出现了一次,他以前是没什么印象的,可是当叶三爷的手下使出千般手段,逼着他不断地去做梦陈述的时候,梦境中的每一个片段,每一个细节,甚至连“东东”这个只出现过一次的人名,都已经镌刻在了他的脑海。
    没办法,非人的折磨能将人活活逼疯,他现在还能保持清醒,并不是因为对方的怜悯,而是因为催眠师有事出了国,还没有对他进行更深一步的探索罢了。
    想到这里,孟舒凡的眼圈红了,他苍白着脸,卑微的对项远说道:“项少,我知道的都说了,我并不是故意对三爷不敬的,只要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以后绝对绝对不会再出现在您们面前了。”
    一梦经年,那个男人渐渐变成了他的执念,孟舒凡曾经以为自己是特别的,毕竟谁能连续梦到一个人达五年之久?更何况那个人是那么优秀,只在梦中就能感受到尊贵的王者之气,而更让他心动的是,这个王者对自己的态度很是温和。
    温和,不就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