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项家大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项家大少: 分节阅读_17

    :“我已经让他按你的想法做了,不过据葛健说那个姓孟的精神出了些问题,能不能捧起来还很难说。”
    “给他个机会吧。”项远低垂了眼睑,细长的手指慢慢地拨弄着托盘里的葡萄。
    “为什么要放过他?”叶三爷拈起一粒葡萄塞进他嘴里,“你这样一弄,我都觉得你不在乎我了。”
    你还可以再无耻一点,项远白了他一眼,道:“我就是觉得每个犯错的人都应该有一次改正的机会,也算是……”他的声音有些低落,“我想为我以后积点福德。”
    “东东……”三爷心中一痛,紧紧地将小孩抱进怀里,“你别难过,我会尽我一生,护你周全。”
    “得了吧,我才不相信呢。”项远撇了撇嘴,“别老说这种假大空的话,我一个堂堂男子汉,难道遇事就要往你身后躲?那我成什么了?”
    叶三爷一怔,旋即笑了,“是我想差了,我们东东现在还小,以后一定会长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的。”
    “算你有眼光。”项远得意地扬起了下巴,“你以后别老把我当小孩子看,你得锻炼我,懂不?”
    “懂,必须懂。”
    “嗯,快开学了,我咖啡店的工作也快做完了,等发了薪水我会记得给你买礼物的。”
    “真的?”叶三爷心中一甜,揽着小孩笑眯眯道,“这是东东第一次发薪水吧?等你以后赚了钱,就换你养我好不好?”
    “你不嫌我赚的少就行。”
    “不会的,咱们叶家人做什么都是精英,现在赚的少,不代表以后赚的少啊。”
    “我还没想好以后做什么呢。”项远扒了扒头发,他虽然有过两年的打工经验,但是对于自己以后想做什么还真的没有搞清楚,前世过的太废,这个时代国内赚钱的产业他一窍不通,想到这些,项远也有些犯愁。
    “不要着急,你现在还是学生呢。”叶三爷安慰道,“等开学后和你的同学接触一下,看看是不是能找到商机,而且赚钱的话,也不一定要做商业,踏踏实实的上班也是一种锻炼,你说对不对?”
    对个屁啊!你都是国内的商业巨头了,我要是踏踏实实上班你跟着吃糠咽菜吗?这个设定本身就不科学。
    “算啦,我再想想。”项远抓了颗葡萄塞进了叶三爷嘴里,一边看着他吃,一边说道:“开学后我想搬到宿舍里住。”
    第21章 开学
    在咖啡店的打工结束以后,a大的新学期就要开始了。
    项远没住过集体宿舍,所以对此感到很新鲜,三爷虽然很想反对,但是看着小孩兴致勃勃的样子,也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不过项远虽然获得了短暂的自由,但是为此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你个老流氓,你给我滚!”某人趴在床上一边捶枕头一边怒道。
    “乖啊,别闹,我看看你后面。”
    “青天白日看什么看!”丢死人了。
    “没事啊,你说你哪里我没看过?有什么好害羞的?”男人压住他的腿,掰开臀缝仔细查看了一番,“还有点肿,待会儿再上一次药吧。”
    “都说了不做了你还乱拱,”项远也是气得口不择言了,“你是不是就想把我做废了然后换新人啊?”
    “胡说,不许咒自己。”三爷一把捂住他的嘴,正色道,“咱们可是要互相扶持过一辈子的,我这两天是过火了些,但是爱惜你的心意不比任何人少。”
    “那你还不节制一些,”项远咕哝道,“我是人,又不是玩具。”
    “也只对你这样啊,”三爷抱着他的大宝贝亲了亲,“因为是你,所以才兴奋的不能自持,你不在的时候,我不一样守身如玉?要怪的话,只能怪你前些日子太矜持了,要知道,喂饱你男人也是你的责任呢。”
    “滚滚滚,少用你的黄色思想污染纯洁的我。”什么喂饱不喂饱的,老子去住宿舍,你就饿着吧!
    项远乜了他一眼,哼哼唧唧地翻了个身。
    在床上休养了两天,开学的日子就到了。
    三爷本来打算亲自送项远去上学的,但是项少这次决定低调做人,说什么也不让他送,三爷无奈,只能送到了巷子口,然后怅然地目送小孩远去。
    “三爷,项少已经走了。”车子已经驶出了他们的视线,可是三爷仍然站在原地没动,葛健觉得有些奇怪,不禁上前提醒道。
    “回吧。”三爷又回复了他波澜不惊的面色,他转过身,迈着不急不缓的步子往回走。
    葛健跟着他,越发觉得三爷的情绪有些不对,虽然三爷很善于隐藏自己,但是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主子是不是真的高兴,他多少还是能感应出来的,“项少已经大四了,又有周兴跟着,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他小心地劝道。
    三爷脚步一顿,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道:“你以为我在担心这个?”
    难道不是?妄自揣测主子的心意本就犯了忌讳,葛健讪讪一笑,不敢接话了。
    “你不懂。”三爷轻飘飘地撂了一句话,转身去了书房,半天没出来。
    三爷还在家里感慨小孩的成长,而学校这边,项远已经办好了报到的手续。
    “项少,您走这边。”这次来学校,项远没让任何人帮忙,凡事都坚持亲力亲为。
    周管家和一名护卫跟着他,看着他顶着满头热汗跑来跑去的,心说这要是让三爷看到得多心疼啊!领了被褥,周管家和护卫可不敢再让他提着了,项远在前,周管家和护卫在后面提着行李和被褥,往宿舍楼那边走去。
    “周叔?”几个人正走着,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道低沉醇厚的声音。
    周管家停住脚步转头望去,发现一名青年正长身玉立在树下,笑望着他们。
    “大少,您怎么在这里?”周管家眼中满是惊喜,急忙加快脚步赶了过去。
    “我来学校办点事,你们这是?”青年挑了挑眉,目光落到周管家手上提着的行李箱上。
    “是项少,项少这学期在a大做交换生,我来帮他办理入学手续。”周管家见到青年无疑很高兴,一向刻板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了笑容。
    “是安迪回来了呀?”青年,也就是叶家的嫡系大少叶观涛上前一步,笑着对项远打招呼道,“我前些日子一直在下面调研,也不知道你回来了,最近都没有去看望你和三叔,真是失礼了。”
    “你太客气了。”项远有些扭捏,没办法,眼前这位可是正经的叶家继承人,虽然论辈分,对方比自己低了一辈,但是论实力论地位,这位能甩自己八条街。只是叶家嫡系一贯低调,叶家大少从来不在外面显摆罢了。
    “你们这是要去宿舍吗?需要我帮忙吗?”叶观涛年纪轻轻,养气功夫就已经十分了得,即便面对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小婶儿,叶观涛的脸上也永远都漾着和煦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他越这样,项远越别扭,叶观涛的面具戴得越好,他就越觉得叶大少把自己当成了外人,不过好在两个人交集的少,彼此客气客气也就过去了。
    “有周管家和护卫就够了,你有事就去忙。”
    “那好吧,我以后会在a大读在职研究生,周六和周日都有课,有事你联系我就好。”叶观涛将自己的电话给了项远,又笑着寒暄了几句才转身离去。
    一转过身,叶大少的笑容就清淡了几分,其实不只项远别扭,叶大少心里也不是那么舒服,倒不是膈应他和小叔的关系,叶家嫡系几乎每代都要出这么档子事,叶大少早就习惯了。
    让他不知所措的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位小婶儿相处,走近了,那绝对是不行的,就他三叔那变态的占有欲,如果和项远过于亲近,他就等着被扒皮吧。可是走远了吧,又会让小婶儿对他有想法,就项远这种白纸一般的性格,心里想什么几乎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来,刚才小婶儿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这个人看起来世故又虚伪。
    叶观涛走着走着,嘴角又重新勾了起来,也不知道三叔怎么想的,竟然把小婶儿养成了这般模样,不过换个角度想想,这样也挺好的吧?对叶家人而言,真心太过难求,能得到像项远这样纯粹的孩子,其实……挺让人羡慕的。
    叶大少走远了,项远回过头,继续前行。
    虽然是三爷的伴侣,但是面对像叶观涛、叶观澜这样的叶家嫡系子弟,项远的心里隐隐还是有些自卑的。
    前世他在京城恣意玩乐的时候,那几位叶少已经在政界和军届崭露头角了,项远和他们交集不多,不过几位叶少修养好,不论在家里还是在外面,都十分给他面子,所以项远虽然觉得叶观涛比较“装”,但是也只是不亲近而已,对叶大少本人,他是没有什么意见的。
    因为三爷没打招呼,所以这次项远并没有得到特殊的照顾,而是被分到了一个四人间的普通宿舍。
    敲开门,几个男生正窝在宿舍里侃大山,看到项远进来,几个人停止了闲聊,热情地和他攀谈起来。
    项远并不擅长整理内务,在最落魄的那两年他也经常把自己管理的一团糟,见他和棉被奋斗了十几分钟都没套好被罩,周管家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将他请到一边,亲自上手为他整理。
    周管家为他整理床铺和行李,护卫为他清理桌面、擦拭床栏,没多一会儿,项远的小床就变得井然有序起来。
    几名舍友看着周管家麻利的动作,忍不住好奇地问项远道:“这位是谁啊?瞧这麻利劲儿,以前不会在五星级酒店培训过吧?”
    项远看着周管家利落地铺床叠被,嘴角抽了抽,小声道:“这位是我……叔叔。”
    “那位呢?”指指护卫。
    “我表哥。”
    “表哥”脚下一滑,差点栽到脸盆里。
    等周管家和护卫整理好了内务,周管家又热情的邀请几位舍友一起去外面搓一顿,好不容易做一次“叔叔”,必须得表示表示嘛。
    等三爷听到周管家汇报说要请项远的舍友们去吃饭时,心里隐隐有些羡慕,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把那个所谓的叔叔和表哥踢飞,亲自去为小孩做人缘。
    吃过了宾主尽欢的一顿饭,周管家和护卫打道回府,项远第一次住宿舍,难免有些不适应,比如说洗澡要排队啊,舍友们通宵打游戏啊,甚至于高低床也让他心里惴惴,紧贴着墙壁,半宿没睡着觉。
    第22章 不堪
    第二天一早,项远还没睡醒,宿舍的门就被咚咚敲响了。
    “谁啊?”舍友之一李霖趿拉着拖鞋,迷迷瞪瞪的打开了门。
    “项哥在吗?”门外,方卓难得礼貌的问道。
    “你是?”方卓和他们不是一个学院的,所以李霖并不认识他。
    “我是方卓,来找项哥的。”
    “项远?你先进来吧。”李霖让开身子,将方卓请了进来,走到项远床边,李霖敲了敲他的床沿,“项远,你朋友找你。”
    “谁啊?”项远天将明时才堪堪睡着,听到有人喊自己,勉强睁开一只眼看了看。
    “哥?”方卓踏上床前的小凳子,小声叫道。
    “嗯……”项远这辈子都没觉得那么累过,见是方卓来找,他愣了一会儿就把眼睛闭上了,“哥?”方卓又叫了一声,项远不耐烦地翻了个身……“哥!”眼看着项远的一条长腿跨到了床下,方卓吓得大叫一声,使出吃奶的力气将他托住了。
    身体突然悬空,项远一下子就吓醒了,他蓦地睁开眼,发现自己的一半身子已经翻过了床栏,如果不是方卓托着他,估计整个人就滚下去了,两个人同时惊出一身冷汗,方卓比项远吓得还厉害,如果项哥真的在他眼前摔下去,那后果……简直不敢想。
    “哥,你醒醒神,没事了啊。”方卓见项远有些呆,急忙托着他的腿晃了晃,虽然他这个哥一向爱冷脸,但是从某些方面来看,也确实挺缺乏生活常识的,项远翻回身体,苦笑道:“以前没睡过这种床,一晚上我都没睡好。”
    “我一开始睡这样的床也不习惯,慢慢就好了,”方卓安慰了他一句,反问道,“你干嘛非得找罪受来住宿舍啊?要是睡不惯这个,不如出去住。”就方卓自己还在校外有房子呢,要说叶家没为项远准备,方小少第一个就不信。
    “既然来了就好好适应呗。”项远倒是没被这一晚上的折磨打败,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