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项家大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项家大少: 分节阅读_18

    个学校那么多人,也没听说谁因为适应不了床铺而搬出去住的。
    “哥,你醒盹儿了没啊?”方卓觉得最近项远变化挺大的,骄横脾气也收敛了很多,不过这种转变并不让人讨厌,所以他也渐渐习惯了这个与印象中不太一样的项远,“醒了就洗漱一下,我陪你去吃早餐。”
    “好。”项远揉了揉眼,翻身下床。
    早上是宿舍卫生间最紧张的时候,项远排队上了厕所,又到洗脸台前仔仔细细的洗了把脸,等他洗了脸出来开始抹润肤霜的时候,方卓真心震惊了,这一堆瓶瓶罐罐都是给男人用的?
    “哥,这都是你的?”
    “嗯。”一边往脸上拍水一边回道。
    “你一个男的……”方卓突然惊觉自己的话里有歧义,立即止住了话题,讪笑道:“抹这么多层,不难受吗?”虽然项远的皮肤确实好的不像话,但是看他又是用洗面奶,又是用爽肤水防晒霜什么的,还是觉得很新奇。
    “很多吗?”项远不解道,他用的也不过是某大牌的全套男用护肤品而已,这个系列是针对青年男性的,主要功能就是控油保湿,而且基本没香味,项远完全没搞懂方卓这一脸惊讶从何而来。
    见项远一脸不解的样子,方卓悟了,两个人对护肤的概念完全不同,作为一个每天只用清水洗脸,冬天才抹点润肤霜的京城纯爷们儿,方卓完全无法理解这套堪称复杂的护肤流程。
    “走吧。”拍完了防晒,项远收好那一堆瓶瓶罐罐,拿起钱包和手机,和方卓一起出了门。
    “切,娘们儿叽叽的。”等他们走了,一直躺在上铺懒洋洋听歌的卢雨不屑地撇了撇嘴。
    “小卢你别这样,没准儿人家外国人就是讲究这个呢。”李霖是个厚道人,看到卢雨不屑一顾的样子,忍不住为项远说了句话。
    “行了,你也别看他是从国外回来的就使劲巴结他,瞧他那做派,不过睡个上铺就委屈的跟什么似的,你看咱们学校里那些有钱有势的,哪个不是在外面租房子住?连租房子的钱都没有,还好意思臭显摆呢。”卢雨越说越觉得是那么回事,现代人都觉得外国的月亮比较圆,如果真在国外混得好,还跑回来干什么?
    “老大,你可长点心吧,别被那小白脸给忽悠了。”卢雨语重心长的劝道。
    “可是……”李霖有些犹豫。
    “行了,不就是一个交换生嘛,有什么好纠结的,能相处就相处,不能相处以后想办法把他挤兑出去不就完了?”大个子葛斌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一边拧水龙头一边扬声说道。
    “你小声点。”
    “早走远了,听不见的。”葛斌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看到项远放在洗漱台上的洗面奶,拿起来看了看,毫不客气地挤了一大坨。
    “别随便用人家的东西。”李霖急忙劝阻道。
    “咱们宿舍的东西不都是公用的吗?我怎么随便了?”葛斌将洗面奶在手心搓了搓,唏哩呼噜的洗起脸来,“你们还别说,这外国的东西就是好用,不仅能把油洗下去,还一点都不紧绷。”
    “真的?”卢雨也来了劲,跳下床就奔了洗脸台。
    “你试试。”葛斌让开地方,也给他手上挤了一坨。
    卢雨搓了搓,仔仔细细的洗了把脸,项远用的本就是国际顶尖的牌子,论洁肤效果,肯定不是超市里三五块的大众货能比的。
    两个人洗了脸,又把项远的护肤品翻出来用,李霖在一边看着,既想阻止,又怕伤了和气,最后只能叹息了一声,让他俩别太过分,至少在用过人家的东西后,给人家归置整齐。
    项远并不知道有人动了他的东西,他对a大不熟,一路走来全靠方卓带领。
    两个人来到西门外的一家老字号的包子店,点了两笼包子两碗豆浆,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
    “哥,要不再点些别的吧?”方卓去端了两碟小菜,但是总体上还是觉得有些寒酸。
    “你不够吃?”项远看这家的包子个头挺大的,一笼包子足够一个人吃了。
    “够是够,我就是怕你吃不习惯。”虽然打工时项远并没有挑剔过咖啡店的食物,但是方卓知道,他的随身护卫总会为他携带一些家做的点心,方卓有幸吃过几次,那味道,绝对是传承了多年的老手艺。
    “你别忙了,我没那么娇惯。”连超市里即将过期的面包都吃过的人,并不觉得这桌食物有哪里不好,只是他之前给人的印象太过根深蒂固,所以项远也不解释,反正时间长了,那些坏印象自然会被纠正过来。
    两个人正在吃包子喝豆浆,叶三爷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干嘛?”项远咽下口中的食物,慢条斯理道,“和小方吃饭呢!吃了什么?哦,李记的包子和豆浆……什么馅的?猪肉芹菜的……谁说我不吃芹菜了,沙拉里的芹菜我也吃的……好,好,你啰嗦什么……”
    方卓一边听一边将脸埋进了豆浆碗里,大哥,我知道你和三爷感情好,但是秀恩爱的时候能不能避忌一下?小弟他现在感觉自己嘴里啃得不是包子,而是狗粮啊!
    “好啦,你不用过来了,我今天有课呢。”听说三爷要过来,项远皱了皱眉,安抚道,“今天都周三了,周末我不就回去了吗?”
    “可是我也想去你宿舍看看啊!”三爷的声音放大了些,还有些委屈。
    “就是那种普通的四人间,有什么好看的,”项远没好气道,“你要是觉得无聊,就在咱家也弄张高低床,一起感受一下。”他昨晚上没睡好,凭什么他难受了,老男人却在家里舒舒服服的。
    “东东,你忘啦?”三爷戏谑的笑了,“我曾经参加过军队的魔鬼训练的。”别说什么高低床了,就是悬崖和沼泽他都亲自试炼过。
    哦,也对,项远回过神来,老男人当年就是在军队里出的事,要不然也不会改行做商人,想起之前那把血泪史,项远有些心疼,“别想那些了,都多少年的老皇历了,以后有我看着你,咱们都好好的。”
    “那你是同意我来看你了?”三爷笑呵呵道。
    搞什么啊!难道之前又卖萌又卖惨的就是为了过来看看他?这男人是有多无聊啊!项远撇了撇嘴,恶狠狠道:“不准过来!”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不准就是不准。”那男人就是个天然发光体,不说话只站在那里就能让人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颅,项远疯了才会让他跑到校园里来刷存在感。
    自家男人太优秀,项远只想把他藏得严严实实的,完全没有拿出来秀的觉悟。
    见小孩态度很坚决,三爷也不勉强,又细心叮嘱了好多话,才依依不舍地挂断了电话。
    “哥,说完了?”听到项远和三爷说了拜拜,方卓才把脑袋从豆浆碗里拔了出来,这两个人也忒能腻乎了,再听下去他就要活活憋死啦。
    “嗯,快点吃吧,吃完了去上课。”项远若无其事道。
    方卓一脸郁卒,默默地把豆浆和包子当狗粮给干了下去。
    吃过早饭,两个人在通往宿舍的岔路口分了手。
    方卓本来要陪他去上课的,不过项远觉得他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让一个小弟去陪着上课,也实在是丢脸,所以说什么也不同意。
    方卓无奈,又和他约好了中午一起吃午饭,这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项远挥了挥手,带着笑意回了宿舍,不过一回到宿舍,他的脸色就变了,看着扁了一截的洗面奶,半开着没合上的储物柜,还有落在地上的耳机……项远的拳头紧紧地攥了起来。
    第23章 打架
    去上课的时候,项远的脸绷得紧紧的,很难看。
    “项远来啦?”李霖看到他,站起来招呼道:“过来这边坐。”
    项远扫了他一眼,脸色虽然不好,但是仍然走过去,坐了下来。
    “今天是余教授的课,他上课很喜欢点名的,你以后可不要逃他的课。”李霖见他脸色不好,关心道:“你这是怎么了?出门之前不是还挺好的吗?”
    “没什么。”课堂上并不是讨论私人问题的地方,项远心里虽然有气,但是也忍了下来。
    “那就好好听课吧。”李霖见他一直板着脸,也不好将话题进行下去,这个新舍友虽然模样长得很俊,但是性格可真是冷,就连李霖这样的老好人都觉得没办法和他沟通。
    冷冷清清的听完了两堂课,项远收拾了东西,转身就走。
    “项远……”李霖在后面追了两步,见项远停住了脚步,不禁尴尬的笑道,“要一起去吃饭吗?”
    “不用了,和朋友约好了。”
    见项远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李霖叹了口气,一个人提着书包去了食堂。
    项远这一天过得并不快活,和方卓吃了午饭后,随便闲逛了一会儿,他就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后,其余三个人都在,见他进来,李霖先冲他笑了笑,葛斌和卢雨正在打游戏,连头没抬一下。
    项远觉得无聊,正想爬到床上去睡个午觉,刚一上去,就发现自己床边搭了条大裤衩子,那裤衩一看就是没洗过的,拎在手里还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汗味儿,没想到能在自己床上看到这么糟心的东西,项远眼一冷,甩手就扔了下去。
    “你干嘛啊你!”葛斌玩游戏玩得正high,冷不防被人扔了这么个东西,他一把拉下盖住脑袋的大裤衩,噌一下子站起来,“丫找抽是不?”
    “这谁的东西?干嘛放我床上?”项远早上就憋了一肚子火,见葛斌这理直气壮的劲儿,那股邪火也压不住了,翻身坐起,冷冷地瞪着他。
    “是我的怎么了?不就是在你床边挂了一下吗?这屋里这么小,大家的衣服都是乱放的,穷讲究个屁啊!”
    “这张床是我的,不经过我允许乱放东西就是不行!”
    “得了吧,不就是在国外待了几年嘛,少跟爷这儿装b,我在你床上放东西怎么了?老子要是愿意,占了这张床你能咋地?”
    “你特么找抽!”项远说着,一巴掌就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葛斌结结实实挨了一下,他愣了愣,不敢置信地看着居高临下瞪着他的项远,“孙子!今天爷爷非得给你个教训不可!”说着,抬手就拽住了项远,不管三七二十一,揪着人就往下扯。
    “找死啊你!”项远哪里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别说自己混生活的那两年,就是横行京城时,也不是没打过架,他身材修长,动作也灵活,偶尔还会跟护卫们讨教两招,别看葛斌人高马大的,照样没在他手下讨得便宜。
    “小子,你可以啊!”葛斌脸上又挨了一拳,脸色立马就变了,他冷冷一笑,不顾项远挥过来的拳头,硬是用身体将项远活活压制住了,卢雨见状,抬脚就往项远身上踹,一对二,项远立即挨了好几脚。
    “别打了,别打了!”李霖这个老好人一看闹的太不像话了,赶紧上来拉架,只是平时宿舍里就没人把他当回事,即便现在跑去拉架,也没人理他。
    “快去叫老师啊!”无故挨了几下之后,李霖也不敢往前凑了,他跑到门口,扯开嗓子喊隔壁宿舍的同学去叫老师。
    见他们宿舍打起来了,隔壁宿舍的学生们纷纷跑过来看热闹,见葛斌和卢雨按着项远在揍,有的人过来拉架,有的却在一边起哄起来。
    “哟,怎么不打了?这人谁啊?”
    “斌子,为什么打起来了?是不是这小子惹你了?”
    “快起来吧,一会儿老师就来了!”
    围观的人嘻嘻哈哈的说着话,项远躺在地上,看着葛斌和卢雨被拉开,心中恨意上头,照着他俩就踹了过去。
    “喂,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见把葛斌和卢雨拉开了项远还不依不饶的,葛斌的朋友们不乐意了,“你丫就是欠扁是吧?告诉你,再打下去老师来了你们谁也得不了好!”
    “那又如何?有本事让他一对一的和我打!”项远抽冷子就往葛斌脸上抽,葛斌刚刚被拉开,气性未消,哪里肯让他揍,一个没拉住,两个人又推搡了起来。
    “快放开!干什么呢你们!”宿管老师一路小跑着赶了过来,见两个人还像愤怒的公牛一样怒瞪着对方,宿管老师的脸沉了下来,怒喝一声:“别打了,都跟我去值班室!”
    项远和葛斌同时挣开对方的钳制,冷哼一声,一前一后跟在宿管老师后面,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