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项家大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项家大少: 分节阅读_24

    地揽住了小孩的肩。
    “三爷,我刚才急了些,说话有些不过脑子……”别看项副部长在外面威风八面的,在三爷面前,他还真的摆不起那个谱。
    “项部长,三年前我和东东确立关系的时候,您也去了,当时是怎么说的?”
    “我,我……”想到当时的承诺,项中成羞愧地低下了头,别人不知道,可是他自己却不能忘,三爷当年和东东确立关系时是知会过他的,而他这个副部长的位置,其实就是三爷变相送给他的聘礼。
    “东东当时年纪小,您不给生活费他也没说过什么,我们确立关系后,虽然东东没回国,但是每年的节礼却从来没少过,在礼数上,东东不亏欠您吧?”
    “不,不亏欠。”没给生活费,却还收了儿子的礼,说破大天去,也是项家对不住东东。而且项家之所以在四九城里有面子,也是因为有这份节礼撑着,不在礼物多寡,而在于三爷的心意。
    有三爷在背后站着的项家才算项家,要不然他一个没有实权的副部,怎么可能在京城里抖得起来?这也是项逍刚被人算计,他就找上叶家门的原因,如果不是项远在背后捣鬼,那些纨绔们哪个敢对项逍出手?
    不过现在好了,他一时心急,把小靠山连带小靠山背后的大靠山都得罪光了。
    第30章 勑配
    项中成灰溜溜的走了。项远靠坐在三爷怀里,埋怨道,“瞧见了没?这可是我亲爹呢,你说你得多想不开才要抬举他啊!”
    “虽然实际上不需要,但是名义上你总得有个娘家吧?”三爷捏了捏他的鼻子,笑道,“咱们家虽然不惧人言,但是观涛和观澜都还没有订婚,即便为了孩子们,也要刷出一些好名声来的。”
    京城的世家大族很多,在联姻上面,并不是每一家都买叶家的帐,虽然叶家不会拿孩子们的婚姻做交易,但是落下一个苛待亲家的名声,对下一代们的婚事终究会有些影响的。
    更何况三爷和项远虽然相爱却不能成婚,与项家有节礼来往,就是在变相的告诉世人,我们对这份关系是认真的,并不是随便玩一玩。
    只是三爷的这位便宜岳父,实在是有些扶不起来,发迹之前靠妻子,妻子死了靠女婿,等发现自己没有上升空间了就打算把小儿子扶持起来,可是他也不想想,他们家现在的地位都是谁给的,跑到叶家来闹事,也要看三爷答应不答应。
    “你把他弄上副部,他没给你坏事吧?”项远对他爹的智商也挺绝望的,当年把他娘迷得死死的,难道仅仅是靠了一张脸?
    “没有,他上面有人看着,闹不出事来。”七年间项中成就去了m国两次,虽然这其中确实有三爷在干预,但是一个真爱孩子的父亲是做不到这么绝情的,三爷是利用了项家在给项远刷好感度,但是他对项中成的戒心却没有放下。
    “我看啊,咱们趁这个机会跟他们断绝了关系算了。”项远往三爷的颈窝里蹭了蹭,“有没有娘家我根本就无所谓,而且他老上门来找事也闹心啊!”
    “真要断绝关系?”三爷挑眉笑道,“那你的后路可就全断啦。”
    “不是早就断了吗?”项远瞪他,“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m国做的好事?”别看这男人性情温和像个绅士,实际上那变态的占有欲根本就没几个人受得了,项中成之前说打电话被叶三爷屏蔽什么的,其实还真没有说假话,只是项远对项家本来就没有什么感情,打不打电话的也从来没放在心上。
    “对了,我妈的遗产我能争到多少?”项中成不上门还好,既然上了门,那就不能空着手放回去,要不然刚刚他不是白挨了骂?
    “全拿下来也可以。”三爷笑了,“你的小伙伴们不是把项逍坑了吗?那可是项家大半身家呢。”
    “可是我这次忍着没出手,那钱也没有我的份儿。”项远哀怨地将头枕在了三爷的肩膀上。
    “谁说没你的份儿了?”三爷揉了揉他的呆毛,笑的很温柔,“项逍公司合伙人撤资的事是我安排的。”
    “你说什么?”项远是真的吓住了,“你什么时候来的这一手?为什么我不知道?”
    “在你回国后不久,盯着项家的人就发现项逍和宁家旁枝好像有些来往。”本来三爷对项家的戒心还没有这么大,是从孟舒凡和项远的“梦境”同时闹出之后,他才对情报工作进行了进一步的细化,也就是在这时,底下人发现了项逍和宁家旁枝来往的痕迹。
    因为不确定项逍和宁家关系的深浅,对他的公司出手就成了一种警告和试探,毕竟项家是三爷扶持起来的,项逍如果懂事的话,就不应该和宁家有什么牵扯,如果他执意要背叛叶家,那么收掉他的公司也只是初步的警告而已。
    果然不出三爷所料,项逍在公司出事后没有第一时间向叶家求援,而是先和宁家的人见了面,不论他的理由是什么,作出这一举动本身就是一种背叛。
    只是没想到这对父子这么不要脸,三爷还没想好怎么折腾项二少呢,项中成就护子心切的找上了门,找上门说两句好话让东东开心一下也行,可是这个渣爹竟然指着东东的鼻子骂他以色侍人。
    即便三爷涵养再好,看到自家小孩受委屈也忍不住要爆粗了,更何况那对父子双双把把柄送了上来,三爷要是不出手,还真对不住这难得的好时机。
    “你打算怎么办?”听说项逍竟然和宁家扯到了一块儿,项远顿时不淡定了,家产什么的都是小事,和宁家牵扯上可是大事,项远永远都忘不了上一世和宁云泽赛车后的后果,这是他心底最深的伤,一碰就撕心裂肺的疼。
    “这件事是我做错了,之前确实不该抬举他们。”三爷是很认真的在反省的,之前抬举项家也确实是觉得娶了人家的儿子又不让见面,多少也要给些补偿,可是有些人就是给脸不要脸,拿了你的好处转眼就攀上你的敌人,这样养不熟的白眼狼,不打死已经算是三爷仁慈了。
    “我早前就说过,你不听的。”
    “他毕竟生了你。”三爷也是怕东东以后会后悔,毕竟那个人给了东东生命,又养了东东十四年,万一以后项中成勾起了东东的亲情,自己做的太绝会落东东埋怨,结果没想到,人渣就是人渣,疏远了七年,第一次登门就是给东东送气,渣成这样也真是没话说了。
    “对不起啊,都是我给你惹麻烦了。”项远有些尴尬,如果他有个争气的爹就好了。
    “胡说什么,”三爷拱了拱他的额头,“你永远都不会是我的麻烦。”
    “可是项家怎么处理?”
    “项中成我已经做好安排了,过些日子就安排他下基层。”
    “下基层?”项远担心道,“在眼皮子底下看着还闹事呢,你还敢把他放出去?”
    “别担心,这次安排他去滇西省。”
    “滇西?”那不是c国最穷最边远的省份吗?“可是他的副部级别……”
    “安排他做调研员,副部也没用。”三爷这次也是被项中成惹恼了,敢骂他家东东,就要有承受他的怒火的准备。
    项远怔了怔,随即竖起一个大拇指:“你够狠,我喜欢。”
    项中成为了项逍的事跑了一趟叶家,不仅没让项远答应帮他一把,还把三爷也一起得罪了。马上就要过中秋,引凤巷不仅没送节礼过来,上面反而下发了他的调职通知,从繁花似锦的京城调到鸟不拉屎的滇西,用膝盖想都知道是谁做的手脚。
    自从他骂了项远之后,引凤巷的大门就对他关闭了,而京城中那些世家听说了他的所作所为后,不仅嘲笑他智商低,还警告家里的小孩们儿离项逍远一点,有这么个智商跌破下限的爹,谁知道项逍会不会也让他教歪了?
    再说了,四九城里就没有能保守住的秘密,项大少之前对家里那么好,叶家对项家也礼遇有加,可是项中成不仅跑到叶家指着项大少的鼻子骂了一顿,项逍这小兔崽子竟然还和宁家勾搭上了,京城世家中虽然也有些龌龊事,但是却没有谁敢这么明目张胆做白眼狼的。
    一时间,四九城里满是同情项大少的声音,可能是之前叶三爷为项远打下的基础太好了,提起项远,世家大族中对他的印象都还不坏,什么孝顺懂事爱学习啦,什么低调谦和不张扬啦,总而言之,项大少就是一个真正有修养的世家大少爷,而项逍,则成了小三生的不上台面的代表。
    “哥,你没事吧?”回学校上课后,方卓第一时间跑过来表达了关心。
    “没事啊。”他能有什么事,项中成已经被赶去了滇西,项逍的公司也被强行收购了,这还不算,项中成走前三爷又派律师和他聊了聊,于是项中成又不甘不愿地吐出了一半家产。
    该拿的都拿了,竟然还博得了舆论的同情,项远都不敢相信三爷竟然把事情办得如此漂亮。至于为什么没将项中成赶尽杀绝,三爷的意思是一下子做得太狠了不利于叶家宽厚友善的名声,更何况项中成是项远的亲爹,落下逼死血亲的罪名,项远就别想在京城里混了。
    别看现在京城里都是同情项远的声音,一旦他做事越过了这些世家大族容忍的底线,那么随之而来的就是对他的排挤,现在这个度,掌握的刚刚好。反正钝刀子割肉更疼,时间还长,折磨人什么的,可以慢慢来。
    “我现在就是有点发愁。”项远蹙眉道。
    “愁什么?”
    拿到了项妈的遗产,又在京城刷出了好名声,与前世相比,项远突然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然而现在钱有了,名声也有了,可是未来要做些什么,他还是没摸清头绪。
    “我是不是特别笨啊?”项远看着方卓,郁闷道。
    “不是,”方卓摇了摇头,很肯定地对他说,“至少你比我聪明。”
    两个笨蛋互望半晌,同时叹了口气,怎么规划人生对别人来说就是一件特别豪气特别简单的事情,到了他们这里,反而成了世纪难题了呢?两个人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过得太废柴了,正无精打采的时候,一个人突然怒气冲冲地找了过来,“项远,你最近特别得意是不是?”
    第31章 小丑
    项远抬头乜了来人一眼,漫不经心地问道,“我得不得意,关你屁事?”
    “你害的爸爸去了滇西,你还敢说不关你的事?”
    “他去不去滇西是组织上决定的,我一个学生,还能左右得了上面的意志?”
    “你……”项远就是不认账,项逍也拿他没有办法,“你不要以为攀上了叶家就能为所欲为了,你别忘了,这四九城可不是他家开的。”
    “我知道啊,西蟠龙东引凤,你和蟠龙山宁家勾搭上了,自然就看不起引凤巷的叶家了,这左右逢源的本事,满京城里也没人比得过项二少你呢。”项远嘲讽地睨了项逍一眼,立时把项逍臊了个大红脸。
    四九城里的世家子弟们对站队一事非常敏感,各个阶层的子弟们也都有自己的小圈子,像这种靠着叶家发迹却又暗地里和叶家对家勾搭上的,除了项逍,可真没别人了。
    “我没和宁家来往。”项逍辩解道。
    “哟,项二少,男子汉大丈夫要敢做敢当,做了就是做了,承认了也没什么好丢人的。”方卓往项逍面前一站,挤眉弄眼道,“你老这么藏着掖着跟个娘们儿似的,可就让兄弟们看不起了。”
    说话间,又走过来几个世家子弟,见方卓正在挤兑项逍,几个人都笑了,“方少,跟谁说话呢?”
    “你们不是都认识吗?”方卓指了指项逍,大声调侃道,“就是项副部长的心肝宝贝项二少呗!”
    几个人噗嗤乐了,项逍的脸烧得更红了,他的眼里染上怒气,手指也紧紧地攥成了拳头,从项中成突然调往滇西省他就知道事情要糟,之前公司被恶意收购他以为是项远从中做的手脚,所以项中成到引凤巷去找项远他才没有吭声,只是没想到他爸这次没沉住气,硬是把项远和三爷一起得罪了。
    护着自己的父亲调走了,公司也被人收购了,项逍在学校里的日子登时变得难熬起来,曾经捧着他敬着他的纨绔们不见了,曾经疯狂爱慕他的女生们也收敛了行迹,不过短短一周的时间,曾经的天之骄子项二少发现,他好像被人孤立了。
    如果项远不回来就好了,在被老师训斥、被其他世家子弟嘲笑的时候,项逍不止一次的这么想过。这一次也是,明明是属于自己的大学生创业奖,却因为被项远横插一杠,导致他与这个奖项失之交臂。<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