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项家大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项家大少: 分节阅读_39

    你交好的那个健身教练来了吗?三爷最近都没来,项少肯定孤枕难眠了吧?”
    “不只他来了,你觊觎的那朵小花也来了。”
    二子闻言变了脸,“你特么干的什么事?小花我还没尝过鲜呢,你把她推到项大少面前是什么意思?你就不怕他们孤男寡女的弄出点什么事来?”
    “哥你别生气啊!”黄毛笑嘻嘻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不过一个二椅子罢了,你还能指望着他对着女人硬起来?”
    “他再怎么被人睡,也是个男人,懂?!”
    “他十几岁就弯了,能不能的可是很难说。”
    “你给我小心点啊,我没睡到小花之前,你别给我招事儿!”
    “行行行,我一定保证小花的贞操,不过哥,你睡了头晚,接下来兄弟我……”黄毛色眯眯的舔了舔嘴唇。
    “知道了,我吃肉哪能不让你喝口汤,放心吧!”
    两个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笑了。
    而此时,项远也按响了公寓的门铃,正在拾步上楼。
    公寓里,一个妙龄少女听说项远来了,脸色突然就变红了,她将双手紧紧地握在胸前,紧张地往门口望去。
    第49章 以怨抱怨
    项远来到约好的party地点时,里面已经闹腾起来了。
    他推开门走进来,刘时已经迎了上来,站在刘时身边的,是一个有些眼熟的女孩子。
    “项哥来了?等你很久了。”刘时热情的与他握了握手。
    “嗯,今天请了很多人?”
    “是啊,都是平常有来往的朋友,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就是爱交际,办party自然要把大家都请过来的。”说着,刘时指着旁边那个文静漂亮的女孩子说道,“这是余雅,哥你还记得她吧?”
    项远转头看了女孩一眼,因为早就和三爷确立了关系,所以他一向注意和人保持距离,这个女孩子虽然看着眼熟,但是他真的不记得她是谁。
    “你好。”不明白为什么女孩看到自己会那么激动,但是项远仍然礼貌的点了点头。
    “项、项远你好。”女孩脸颊通红,双手紧紧地握在胸前,看着项远的眼神有些激动,又似乎泛着泪光。
    他好像没招惹人家女孩子吧?被女孩子的反应弄得有些羞耻,项远无奈地搔了搔头。
    “你不记得我了是吧?”见项远神情尴尬,女孩子终于从激动中回过神来,她揩了揩眼角,不好意思地说道,“你以前救过我,所以我一时激动就……你,你别放在心上。”
    “我?救过你?”项远指了指自己,有些不敢置信,虽然他现在的身份是大四学生,可是加上重生,再加上各种心境的变化,女孩子说的事,他已经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是啊,去年春末的一个晚上,我被两个黑人袭击了,是你路过那里救的我。”
    项远想了想,确实没印象了,只能抱歉地对着女孩摇了摇头,“你记错了吧?”
    “没有,我肯定没记错!”余雅有些激动,她目光含情地看着项远道,“那天我差点被强x……所以对救了我的人真的记得很清楚,事后我想对你道谢来着,可是你根本就不理我。”
    其实当时项远身边还跟着一个护卫,揍跑黑人也都是那护卫的功劳,可是谁让项远长得帅呢?在这个颜值即正义的世界里,帅哥是最让女孩子倾心的生物。
    而且余雅印象中的项远虽然喜欢玩乐,但是却并不乱来,平时参加party也都是看着别人玩闹,自己则坐在角落里安静的喝酒,所以他虽然背着纨绔的名声,却仍然让余雅对他渐生好感。
    学生时代的爱情总是比较纯洁的,对这个外表帅气的高冷男,余雅是越接触越喜欢,即便当初有被颜值秒到的原因,但是经过长时间的观察,余雅发现,她是真的喜欢上了项远这个人。
    不解风情,喜欢玩乐,生活有些奢侈,这些当然都是缺点,但是在这些缺点的掩映下,还是能触摸到他善良的灵魂,至少在她遇袭的那个夜晚,她听到了不少路过的脚步声,那么多路人,只有项远停了下来,并且救了她。
    这一救,自然就让余雅对他上了心,并且变身雷达,四处追寻项远的身影。校园那么大,偶遇并不容易,在难得的遇到项远的时间中,余雅发现他也有孩子气的一面,他会对护卫恶作剧,会捧着热狗吃的满嘴流油,也会蹲下去跟广场上的鸽子玩耍。
    他有活泼的一面,也有安静的一面,虽然他经常和刘时等人混在一起,但是大多时候余雅发现他都是孤独的,一个人走在校园里,一个人开着车在街上,即便有护卫跟着,也难掩他的落寞。
    当然了,余雅也曾撞见过他的甜蜜时刻,那一次,她刚从咖啡店里走出来就看到街角停了一辆眼熟的跑车,放轻脚步走过去一看,果然是那个撩动了她心扉的项远,见到心仪的男孩,余雅有些不知所措,见护卫往这边瞟了一眼,她急忙慌乱地蹲下去假装系鞋带,再抬起头,借着系鞋带的动作偷眼看去,一眼就看到了让她心碎的场景。
    副驾驶座上,那个她以为孤独的、落寞的项少第一次笑的那么肆意,那么张扬,他手里握着电话,眉开眼笑的说着什么,他那么专注,那么热烈,除了电话那端的通话人,其余的一切都化为了背景。
    余雅怔怔地站起身,双眼发直地看着他,可是他只专心的打电话,根本没发现只相隔几米的马路上就站着他的爱慕者。
    护卫再度瞟了他一眼,等绿灯亮起后,就将车子开走了,车子开出去老远,余雅仿佛还能听到他的笑声在耳边回响。
    余雅以为他有了女朋友,也曾决定结束这段没有结果的暗恋放自己自由,可是还是不甘心啊,在因缘际会认识了刘时、二子等人之后,她被明确的告知,项远是没有女朋友的。
    “那、那个……我,我喜、喜欢……”虽然早就做好了告白的准备,但是面对心仪的男孩子,余雅还是紧张的舌头都打结了。
    “我有男朋友了。”就在余雅紧张的鼻尖都在冒汗的时候,隐约猜出了一些内情的项远果断的说出了一句话。
    “啊?”余雅傻眼了。
    从不会跟别的男女搞暧昧的项远,用很正直地目光看着余雅,一字一句道,“我有男朋友了。”
    “这,这个……”虽然做好了告白失败的准备,但是当项远用不容辩驳的声音说出他有男朋友这样的话时,余雅还是忍不住泪奔了,“对,对不起……”她慌乱地、匆匆地对项远鞠了一躬,扭头就往门外跑。
    “小雅,小雅!”见余雅告白失败要跑,一直用眼角余光关注着这边的二子拔腿就追。
    “你给我滚!”余雅是想从二子这里获取项远的消息不假,但是她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傻瓜,项远虽然顶着纨绔的名声,但是他的眼眸冷漠清澈,是个可以让人放心的男人,而这个追出来的二子,他以为她看不出来这无赖的眼里写满了让人呕吐的欲望吗?
    “滚滚滚!”明知道项远的性向还要骗她,这人安的什么心?余雅抬起脚,尖利的高跟鞋狠狠地踹到了二子的裆部,在男人哀嚎着跪倒在地的时候,余雅捂住脸,伤心地跑走了。
    目睹了这一闹剧的项远差点没笑出声来,看着二子跪在地上老半天都爬不起来,项远双手抱胸,调侃道,“怎么了,二子,废了?”
    “你?!”二子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旋即又痛的缩了回去。
    项远才不在乎这个呢,他越痛,自己越高兴,进了屋,见屋内的众人正聚在一起聊天,他走过去,假装有兴趣的听了一会儿。
    “你是新来的?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笑起来却有些孩子气的白人青年,俏皮地向他眨了眨眼。
    “我是安迪,刘时的朋友,你是?”项远礼貌的笑了笑。
    “我叫西蒙,跟着朋友来玩的。”青年仿佛对项远很有好感,笑着从吧台上给他拿了一杯酒。
    项远接过酒杯,不动声色的笑了,之前他没防备,可是现在刘时这里的东西他可不敢吃了,见他的手指一直在杯沿上打转,西蒙好奇道,“是不合口味吗?要不要我帮你换一杯?”
    “不用了,我很喜欢。”说着,举杯示意了一下。
    西蒙见他回应很欢喜,仰脖就把杯子里的酒干了,项远笑了笑,趁着他没注意,甩手就把杯子里的酒洒在了窗帘上。
    项远进公寓的时候没带着小王,但是刘时的party一向都是人多嘈杂,小王要混进来很容易,项远泼酒的时候,小王正在观望这边的动静,见到少爷使出了这一招,小王闷头笑了。
    西蒙还在欣喜与项远的互动,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小动作,而坐在沙发上聊天的刘时等人看到西蒙成功的与项远接上了头,也不禁互相使了个得意的眼色。
    公寓里很热闹,表面上看一片和乐融融,只是在和谐的表象下,那些龌龊的阴暗面也逐渐浮出了水面,看着西蒙的眼色越来越迷蒙,高大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往自己身上蹭时,项远冷笑了一记,冲着小王做了个动作。
    既然敌方不仁,那就不要怪己方不义了,趁着众人不注意,小王偷偷在吧台里给酒水下了料。
    项远虽然痛恨刘时算计自己的行为,但是他也没有多少迁怒的心思,即便小王下了药,也给众人留出了安全脱身的时间,只是他没想到刘时的聚会已经变得这么糜烂,还没到药效发作的时间,就已经有人按捺不住的脱了裤子。
    “宝贝……”西蒙嘴角含笑,像座山一样冲着项远压了下来。
    “宝贝你麻痹!”项远眼神一凝,迎面就给了他一拳,只是西蒙已经被药物乱了神智,挨了一拳竟然不痛不痒,还傻笑着往他身边凑。
    “项哥,你和西蒙玩什么呢?”二子和黄毛脸上带着猥琐的笑意,故作不经意地撞了项远一把,差点就把项远撞到西蒙的怀里。
    项远哪里肯吃这个亏,矮身一躲,躲了开去。
    两个人还要再撞,却被匆匆赶过来的小王推了一把,两个人齐齐倒进了西蒙的怀里,感觉到怀里搂了人,西蒙的嘴巴撅了起来,他也不管怀里抱的人是谁,张嘴就啃。
    “放开我,放开我!”二子撇头怪叫,可惜他越挣扎,药效发作的越快,到最后,不用西蒙动手,他自己就软了。
    房间里越来越乱,气味也越来越难闻,当项远看到刘时无视屋内的乱象,拿出违禁物来助兴时,差点恶心吐了。
    他朝着小王使了个眼色,小王会意的点了点头,拿出摄影机拍照存档,而另一边,假装刘时邻居的护卫,已经在准备报警了。
    第50章 演唱会
    项远下楼时,三爷已经在楼下等了。
    看着小孩兴致不高的走了出来,三爷温柔地笑了,“怎么,不开心?”
    “被人算计了怎么能开心?”项远睨了他一眼,道,“他们不仅用违禁品,还想把我送到别的男人床上。”
    “什么?”三爷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他将双手扶在了项远肩上,仔细审视了他一会儿,担心道,“你没事吧?”
    “有小王在呢,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只是这次的事情实在是让人恶心。”
    “放心吧,我会帮你教训他们的。”
    三爷说到做到,当天晚上,刘时等人滥用违禁品并聚众霪乿的视频就传上了网,不仅m国网站上盛传一时,就连c国也传了个遍。
    项远和余雅脱身及时,没有受到波及,刘时等人可就惨了,即便因为画面不堪入目做了马赛克处理,可是滥用违禁品被m国警方带走是上了新闻的,不雅视频传入国内,立即就有人出来指认,并隐晦地曝光了他们的身份背景。
    富二代、官二代在c国本就是个敏感的词语,在有心人的推动下,几个人的身份背景接连被扒,当扒出刘时父亲在国内政界的真实身份时,这出大戏又迎来了新的高潮。
    即便刘时的父亲小有权力,但是也无法抗衡叶系的打压,更何况他根本无法解释,怎么依靠有限的收入支持他儿子在m国的奢华生活,顺着这一线索,国内的监察机构开始介入调查,一旦启动程序,刘家父子俩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国内一出事,刘时等人的供养就断了,他们以为三爷不会为项远出手,殊不知项远就是三爷最大的逆鳞,敢算计他的心尖子,三爷肯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