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项家大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项家大少: 分节阅读_42

    了,还有认不出的道理吗?三爷看出项远有些混乱,只能耐心地安抚道,“只是说了一句话而已,不要当真。”
    “我怎么能不当真!他和薛临柏翔都是好朋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薛临和柏翔的回国都是他一手促成的!你说他是不是也是……”差点吐出重生两个字,项远急忙刹车,冒着舌头打结的风险把那两个字咽了回去,“你说他是不是也有什么奇遇?”
    “比如做梦?”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在开玩笑!”
    看着项远像炸毛的猫一样瞪着自己,三爷笑了笑,顺着屏幕点了点他的鼻尖,“不开玩笑,我只是在赞同你说的话。”
    “让柏翔和薛临提前回国,你说他想干什么?”项远越想越糟心,一脸忧心地问道,“最近家里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三爷摇了摇头,“家里没什么异常。”
    “前世可是我把他撞死的,他笑的那么邪性,怎么可能不找我报仇!”项远的心情实在是糟糕,不知不觉就把重生的事给抖落了出来。
    三爷微微皱了下眉,他心里虽然吃惊,不过很快就控制住了情绪,不动声色道,“不会的,如果他要动手,之前就有机会,不会等到现在。”
    “你怎么知道?”
    “你还记得奶源网的事吗?”
    “记得啊。”因为提前从柏翔那里得到了消息,所以他大赚了一笔呢。
    “如果他要害你,为什么还让柏翔提前给你透消息让你大赚一笔?你想想那件事中真正吃亏的是谁?”
    “是项逍吧?可是他跟项逍有什么仇?”项远不解道。
    “项逍只是一个喽啰,他背后站着谁?”
    “……宁家?”经过三爷的提醒,项远恍然大悟,“你是说,他最恨的不是我,而是他的家族?”因为被家族当做弃子丢掉,所以重生之后才会带着满腔的怨恨回来复仇?是……这样吧?
    “从已知的迹象中还很难确定他的最终目标,不过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对你出手的意思。”
    “你是说,我现在是安全的?”项远不敢置信道。
    “东东,”三爷看着自家宝贝,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是你男人,你要相信我。”
    马丹前世老子被你一丢就是两年,老子现在不敢相信你啊!虽然明知道三爷不会害自己,可是宁云泽的到来彻底勾起了项远前世的记忆,被丢弃,被侮辱,种种负面情绪一拥而上,项远没当场崩溃已经算坚强了。
    看到小孩在神经质咬手指,三爷担忧地问道,“东东,你身边现在有人吗?”
    “小王,小王跟着呢。”
    “让他进来陪你,我马上出发去h国。”看出项远的精神状况不太稳定,三爷实在不放心他一个人。
    “你还是别来了!”听说三爷要来,项远当机立断的反驳道,“宁云泽都发现我了!你要是来了,不是更说明事情反常吗?”
    “乖,没事的,”三爷放轻嗓音安抚道,“我马上安排飞机,很快的,别怕。”
    “我不怕!”指甲上都留下了牙印,项大少却还在逞强。
    三爷心里在担忧,但是面上一直保持着温柔地笑意,他一边换衣服一边哄着项远说话,试图让心爱的小孩冷静下来。
    爱人的安抚虽然有效果,但是却无法真正抑制住项远内心的恐慌,明明都已经重新开始了,明明他已经不是纨绔了,明明在好好学习脚踏实地的创业,怎么还会发生这种事?
    如果在几年后遇到宁云泽,或许项远能淡定一些,可是偏偏在他踌躇满志开始新生活时,前世的宿敌突然出现在了他面前,更令项远不安的是,宁云泽对前世的记忆和所掌握的资源都远比自己雄厚,遇到这样的对手,项远不淡定了,他甚至有些害怕,害怕再次重蹈前世的覆辙。
    第53章 心结
    三爷赶到h国时,天已经蒙蒙亮了,为了早日见到心爱的小孩,他不惜动用关系,借了一架直升机直飞到了酒店楼顶。
    “东东?”门一打开,就看到他家东东正缩在沙发上,目光茫然地看着窗外,三爷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他一个箭步走到沙发前,小心地伸手抱住了项远,“东东别怕,我来了。”
    “嗯。”项远回过神,往他怀里缩了缩。
    “东东,只是一个宁云泽而已,你不用怕成这样。”虽然隐约对项远的“梦境”有所了解,但是三爷没有如项远一般的亲身经历,也永远不会想到当年决绝地送走项远的行为,对小孩的心理产生了多么大的影响。
    自卑敏感,对人缺乏信任,项远不是不知道他的这些性格缺陷,可是有些事一旦经历过,这一辈子都不会忘掉。
    “东东……”看出小孩情绪不稳定,三爷除了紧紧地抱着他、安慰他,竟然没有别的办法能让他冷静下来。
    “君年,他知道好多未来的事情。”
    “那又如何?”
    “你,你……”项远结巴了半晌,不敢置信道,“你不怕他?”他可是重生的,记忆力又好得不行,连国际奶源污染这样的事都能记住准确的时间,如果没从他那里得到好处,柏翔和薛临会听他的话?
    “一个跟你同岁的小孩而已,有什么好怕的?”三爷捏了捏他的鼻尖,好笑道。
    “他跟我不一样!他可是带着未来的记忆的,你看他的触角都伸到h国来了,谁知道他在算计什么。”
    “你太妄自菲薄了东东,”三爷不赞同地看着他,“或许宁云泽是很厉害,但是有着前世的记忆又如何?世事不是一成不变的,决定事情成败的关键从来不在未卜先知,而在权谋和人心。”
    “可是他不是已经阴了宁家一把吗?”
    “小打小闹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可是……”
    三爷见他一个劲儿地往牛角尖里钻,不得不捧住他的脸,耐心地开解道,“东东,你先把心放到肚子里,别说现阶段宁云泽根本不敢动你,即便他想动手,也得先问问我答应不答应,我不能允诺你更多,但是任何人想要你的命,都必须得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呵呵,项远瞅着他,想要感动,但是想到前世被车撞死的那一幕,他就又感动不起来了。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陡然变得诡异起来,看出项远眼中的不信任,三爷心中一痛,垂下眼,紧紧地把项远抱在了怀里,虽然不知道东东前世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他那瞬间的、怀疑的目光就像刀子一样,狠狠地扎在了三爷的心里。
    两个人没有在酒店里逗留太久,等项远的情绪稍稍稳定之后,三爷就让小王收拾了行李,准备回国。
    “哥!”项远刚刚走出房门,就看到方卓拖着行李,一脸郁色地从电梯里踱了出来。
    “小方?”项远吃了一惊,大早上的,方卓跑来干嘛?
    “哥,你这是……”看到项远身边的三爷,又看看跟在后面提着行李的小王,方卓傻眼了,“你要回国啊?”
    “是啊。”
    “你回去了我怎么办?”
    “你不是跟薛临……”
    “别跟我提那个大骗子!”一听到薛临的名字,方卓登时炸了毛,“哥你知道吗?他竟然穿女装骗我!怪不得一直不让雪莉跟我联系呢,原来真正的雪莉一直在l国,当初那个调戏我的那个大美人,根本就不是他妹妹,而是他自己!”
    “是、是吗?”早就得知真相的项远,尴尬的笑了笑。
    “这样一个人品低劣、欺骗他人感情……咳,友情的大骗子,小爷必须得跟他绝交!”
    “必须的,必须的。”心虚的某人,连声应和道。
    “行了,你们要一直站在走廊上叙话吗?”三爷见项远的头越垂越低,不由得走到他身边,揽住了他的腰,“时间快到了,我们该走了。”
    “哥,你不能多陪我两天吗?”方卓不敢在三爷面前放肆,只能一个劲儿地对着他哥使眼色。
    “要不,你跟我们一起走?”拖着行李箱来投奔,本来就是离家出走的节奏吧?
    方卓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了,不是项远提醒他都差点忘了,他已经出国好几个月,早就该回去了。
    一行人上了直升机直飞机场,酒店的楼很高,压根就没注意到一辆跑车疯了一样冲进了酒店停车场。
    直升机渐渐远去,失去了某人踪迹的大明星,恨恨地挥了下手臂。
    因为各怀心事,所以项远和方卓一路都很沉默,三爷虽然很担心项远的状况,但是也知道心结不是一天两天能打开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抱着项远,给他无声的支持。
    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一行人平安抵达了京城。
    派人将方卓送回家,三爷和项远也回到了引凤巷。
    “项少,您可回来了!”昨天半夜三爷突然飞往了h国,得知是小少爷出了状况,周管家担心的一夜未眠,好不容易盼到两个主子平安归来,老管家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带着满脸的笑意迎了上来。
    “周叔。”项远有些疲惫,但是仍然扬起嘴角笑了笑。
    “少爷累了吧?”周管家心疼地看着他,说道,“我已经让厨房准备好了海鲜粥,楼上也放了热水,您一会儿先喝碗粥,再好好泡个澡,保准儿解乏。”
    “谢谢你啦。”回到引凤巷,项远的心才踏实了些,与前世那种公事公办的主顾关系不同,这一世,周管家等人好像对自己多了很多的耐心,他们的相处已经不太像雇主和雇员的关系,反而越来越像亲人。
    “少爷您太客气啦,请您和三爷先进屋吧。”
    项远点点头,被三爷拉着回了屋,屋内,果然已经摆好了冷热适中的海鲜粥,打开浴室门一看,浴缸里的水正冒着热气。
    “先洗澡还是先喝粥?”早上项远什么都没吃,三爷一直都悬着心。
    “先喝粥再洗漱吧。”项远想到三爷为了陪自己也是粒米未进,不禁难为情道,“一起吃?”
    三爷端起粥,挑眉笑了,“吃完一起洗?”
    “洗碗是吗?“项远瞪了他一眼,自己心情都这么不好了,这男人还满脑子黄色废料,真是的!
    “如果你肯系上围裙的话,我也是可以考虑的。”
    “围裙?”某人还没反应过来。
    “是啊,”三爷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只穿一件围裙。”
    轰——项远脸色爆红,他一手握着汤匙,一手指着三爷,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你个大色魔!”
    “也只对你色而已。”三爷轻笑,见项远的脸红的能煎蛋了,还不怕死地在某人的大腿上揩了一把油。
    “我我我……”项远被刺激的不轻,明明刚才还是温馨的画风,怎么突然之间,这男人就把他往那方面引呢?
    “我怎么样?”三爷继续挑衅。
    “我不跟你说了!”将汤匙摔到空碗里,项远气呼呼地进了浴室,听着叮咣作响的甩门声,三爷轻轻吁了口气,不论是害羞也好,生气也好,至少现在的项远,已经在恢复活力了。
    “哥,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项远回来还没两天,他的小伙伴方卓就找上了门。
    “什么怎么办?”项远自己的事情还捋不清呢,哪里有精力去关心方卓。
    “就是薛临啊,你今天看新闻没有?”
    “没有。”
    “新闻里说他昨天从舞台上摔下去了。”
    “不会吧?”薛大明星不是舞台掌控力足够强大吗?骤然听到他掉下舞台,项远就跟听到一个笑话一样。
    “怎么不会?都进医院了。”
    “那接下来的演唱会开不成了?”
    “哥你这是说什么话?”方卓急赤白脸的看着他,“你不是应该问问他伤的怎么样吗?”那幸灾乐祸的嘴脸,真是的!
    “哦,他伤的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
    “你都不知道你还让我问?”项远也急了,“你不是说他骗了你嘛?掉下舞台跟你有什么关系?算他活该!”
    “我……”被项远这么一说,方卓也有些尴尬,“也对啊,我是不应该关心他的。”
    看着方卓一脸的不自在,项远无奈地叹了口气,“行了,你也别端着了,说说吧,他伤的重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