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项家大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项家大少: 分节阅读_43

    ?你要不要过去看看他?”
    “我不想去。”
    “真的?”
    “嗯。”
    你不想去你跟我这儿诉什么苦啊!也就是项远最近心情不好,要搁平时,项大少早就一脚踹了过去。
    “哥,你别误会,我就是被他经纪人的电话烦怕了,这才找你商量的。”
    “行了,你想去就去吧,”项远搓了搓脸,慢慢地把脸上的烦躁搓了下去,“虽然薛临之前的做法是不对,但是这几个月相处下来,他人怎么样估计你心里也清楚。”世事无常,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呢?还不如好好的珍惜现在。
    “我会好好考虑的,”方卓点了点头,随后又沮丧道,“哥我没想着和男人有什么特殊关系啊!你说我还是直的吗?”
    人家受个伤你都担心的不得了,你说你自己直不直?项远懒得理他,淡淡地丢给他一句,“滚蛋!”
    方卓麻溜地滚了,项远歪倒在沙发上,勾唇笑了笑。
    “笑什么呢那么开心?”自从把项远接回来后,三爷就没敢出远门,但凡有空闲,就一定会留在家里陪项远。
    只是心结这个事,真的很难解,之前三爷也不是没给他做过工作,只是项远心里的阴影太深刻,所以很难起到效果。
    “小方好像对薛临有那么点意思了。”
    “哦?”三爷挑了挑眉,对方卓的感情生活并不太感兴趣。
    “薛临从演唱会的舞台上掉了下去,小方很担心他。”
    “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因为出了宁云泽这档子事,三爷这两天也没闲着,已经开始收集关于宁云泽、柏翔和薛临三人的情报了,薛临的履历很耀眼,仿佛就是天生的舞台王者,他这样的人会掉下舞台,也是出乎三爷的意料。
    “大概是因为方卓的出走受了刺激吧。”想到很多年前有位同样摔下舞台却因此而丧命的艺人,项远也不禁有些唏嘘,“生命太短暂了,意外随时会发生,我之前纠结于宁云泽的事是不是错了?”
    “怎么会?”三爷坐到他身边,宽慰地看着他,“任何经历都是使人成长的促进剂,没有经历过,人就不会感悟和成长,对你来说,宁云泽就是你人生路上的一道高高的屏障,翻过去,你才会看到更加广袤的世界。”
    “我能做到吗?”那个人那么阴险而强大。
    “试都没试,你怎么知道不可能?”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文真正重生的人只有东东和宁云泽,柏翔只是沾了宁云泽的光而已,为什么大家都认为他也是重生的?是蠢作者没表述清楚吧,汗(⊙﹏⊙)b
    第54章 送行
    在家里休息了差不多半个月,项远的情绪总算稳定了下来。
    h大的论文答辩迫在眉睫,无论多么舍不得,他都不能再在家里赖下去了。
    “东东,回m国的事准备的怎么样了?”视频里,三爷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好准备的,买张机票飞走就行啦。”项远将手机用支架架在沙发旁边,一边拿着论文稿修改,一边不时地抬头与三爷说话。
    “别这么敷衍,你的行李收拾好了吗?”
    “有周叔呢。”他这次回来本来就没打算多待,原本想看完演唱会就直飞m国的,谁知道半路会出了宁云泽这么档子事,因为受得刺激太大,所以不得不改变了行程。
    三爷在家里陪了他好些天,不过叶氏那么庞大,需要他处理的事情也很多,也不能总在家里办公,恰好昨天有个很重要的谈判要去澳洲,在再三确定项远可以一个人在家后,三爷不得不连夜乘飞机走了。
    “你订了哪天的机票?我看看能不能赶回来。”
    “哎呀,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别老瞎操心。”三爷这次的谈判不太顺利,可能要耽搁几天,项远之前是挺害怕的,不过经过三爷的开导,还有薛临摔伤一事的刺激,也慢慢地看开了。
    “订了哪天的机票?”三爷不容他耍赖,继续追问道。
    被男人专注的目光盯得没辙,项远查了查记录,老老实实道,“后天的。”
    “我可能赶不回去,这样吧,我安排人送你。”之前项远独自来回他还不是太担心,不过这些日子项远的情绪起伏不定,整个人也严重的缺乏安全感,三爷远在澳洲,自然是不放心的。
    “有小王跟着呢,不用再安排人了。”
    “乖,这次听我的。”平时的三爷对项远很是宠溺,但是在原则性的问题上,这个男人却一贯的强势,知道抗议无效,项远也懒得跟他争,恨恨地啐了一口“老母鸡”,就把视频按掉了。
    与三爷断了通信后,项远又在家里赖了一天,第三天一早,刘嫂给他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周管家为他收拾好了行李,司机老张早就把车子擦得锃亮,无声地开到了大门外。
    “刘嫂,今天的早餐很好吃!辛苦你啦!”知道刘嫂一大早就起来为自己准备早餐,项远不吝啬地赞美道。
    “少爷您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被小少爷夸奖了,刘嫂拘谨地揉了揉围裙,腼腆地笑了。
    “少爷,车子在外面等了,我送您上车吧。”
    “好。”项远对他点点头,率先朝门外走去,身后,周管家亦步亦趋地跟着,小王提了箱子,与另一名护卫并肩而行。
    “少爷,请上车。”到了门外,周管家先一步拉开了车门。
    “嗯。”项远脸上带着笑,刚要矮身往车里坐,待看到车内还坐着一个人的时候,眼睛倏一下子瞪大了,“你怎么在这里?”
    看着项远那不敢置信的脸,叶观涛无言以对,难道小婶儿以为他很想坐在这里吗?摸着良心说:他、真、的、不、想、啊!
    虽然是被家族寄以厚望的接班人,可是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反抗三叔安排的资格,看到小婶儿站在车外有些犹豫要不要坐进来,叶观涛心里在日狗日狗日狗,但是面上却露出了和煦的、无懈可击的微笑,“是三叔让我来送你的,先上车吧。”
    “哦。”见到太子爷发话了,项远乖乖地坐了进去,他挺有自知自明的,无论重生还是不重生,都没敢在叶观涛面前摆过架子。
    看着规规矩矩坐在对面的小婶儿,叶观涛也有些不自在,昨天三叔给他打电话时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虽然知道三叔面对小婶儿一向有些失常,但是提出让自己送小婶儿回学校这种无理的要求,也真是让人难以接受。
    好在叶家的势力足够强大,虽然三叔只是临时提了一下,到底还是给他安排了一个合理的行程。
    “那个,你只是送我去机场吧?”
    看到项远的脸上充满期待,叶观涛摇了摇头,无情地戳穿了他的幻想,“三叔的意思是,让我送你回m国。”
    “啥?”项远掏了掏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男人脑子进水了是吧?不就是回m国参加论文答辩吗?怎么能让叶大侄子一路相送呢?
    “我机票都买好了。”
    “那个,那个……你工作那么忙……”
    “我这次出公差。”
    “哦,那还好,还好。”根本就不知道叶大侄子这趟公差是硬被安排下来的,项远讪讪地笑了笑,默默地把头转向了窗外。
    到了机场,项远发现叶大少真没说谎,因为机场里还有好几个与叶大少同机飞往m国的同事,众人见来了生人,都礼貌地和他打招呼,项远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叶观涛的小婶儿,只能端出一副高冷范儿,假装自己是叶大少不太熟的朋友。
    到了上飞机的时候,项远差点又要飙泪了。
    三爷疼他,每次出门不是专机接送就是头等舱,可是叶大少出的是公差,公务员哪里有辣么牛b的待遇,给个经济舱坐坐就行了。
    “要不咱们换换?”项远虽然是三爷的“夫人”,可是在叶家嫡系大少面前,他真的不敢放肆啊!而且他在头等舱里享受,大侄子却在经济舱里受罪,一想到这个都要食不下咽了好不?
    “您就安心坐着吧。”叶观涛笑着婉拒了项远的提议,虽然一路上两个人都挺尴尬的,但是面对这么单纯(蠢)的小婶儿,叶大少也讨厌不起来,只能说他三叔眼光太奇葩了,把小婶儿养成这样,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项远带着小王忐忑地坐在了头等舱,虽然飞机他坐了很多次,但是像这次这样屁股底下跟扎了钉子似的还是第一次。
    “项少,要不我去换大少过来?”见项远不自在地动来动去,一直保持沉默的小王忍不住出声道。
    “你敢。”项远可以自己去经济舱,但是却绝不愿意跟叶观涛一起坐在头等舱,他对叶大侄子这种能人有种天然的惧怕,现在还只是坐立难安,要是跟叶大侄子排排坐,那真是想跳飞机的心都有了。
    小王不明白他的心思,既然主子说不能去那就不去呗,两个闷葫芦就这么沉默着,极其痛苦的度过了一次漫长的飞行。
    等飞机落地的时候,项远才被小王小声的唤醒了。
    因为之前一直悬着心,所以在后半程,项远终于撑不住睡着了,小王看他睡得香,也不敢惊动他,到后来叶大少主动过来看他小婶儿,也只是跟小王说了几句话就回去了。
    “到了?”项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了。
    “是的,少爷。”
    “哦。”项远坐起来,发了会儿呆,才后知后觉的问道,“叶大侄……咳,观涛呢?”
    “大少还在后面。”头等舱先下飞机,大少跟他们说到外面再联络。
    项远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等下了飞机,趁叶观涛还没出来,他急忙打开手机给三爷打电话,“叶君年你疯了,你让谁送我不好你让叶观涛送?”
    “怎么,他为难你了?”按说他侄子不是那样的人啊!
    “为难倒没有,可是我见到他就害怕啊!”
    “观涛又不会吃人,你怕什么,”三爷忍不住笑了,耐心地解释道,“我这次让他陪你过去是有公事要办,你别想太多。”
    “我没想太多!”某人嘴硬道。
    “好好,我们东东最乖了,”三爷温声道,“观涛出来没?让他接电话。”
    “没有,有事你自己给他打。”说着,态度相当强硬的按掉了电话,与同事们分开,信步走到项远身后的叶大少:……
    叶观涛这次到m国确实有事要办,在将项远送回h大的公寓后,他就乘车离开了,项远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不过几天之后,他自己又跑回来了。
    “那个,你要住在这里吗?”项小婶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看着小婶儿那种巴不得撇清关系的做派,叶观涛也挺无奈的,他自认长相不差,平时人缘也挺好,怎么他小婶儿一见他就跟见到洪水猛兽似的?“安迪,你放轻松,我喜欢的是女人。”
    “哦。”某人尴尬地笑了笑。
    “三叔的飞机一会儿就到,我是来等他的。”
    “啊?他怎么没跟我说?”某人炸毛了,虽然叶观涛是叶三爷的侄子,可是自己却是叶三爷的“夫人”呢,叶三爷的行程不跟自己报备却跟侄子去说,他俩到底谁远谁近啊!
    见项远瞬间变了脸色,叶大少嘴角抽了抽,“你昨天不是在准备论文答辩吗?三叔马上要上飞机,没有办法联系到你。”
    “那他怎么不跟艾莉说?”
    看着小婶儿理直气壮的模样,叶观涛登时有些同情起他三叔来了,养老婆跟养孩子似的,三叔平时没少头痛吧?不过以小婶儿这样的性情,在世家“夫人”中绝对是独一份儿,从某种意义上说,也算一种魅力了吧。
    叶大少一点都不欣赏这种魅力,在沙发上坐久了,又是在自己的“家人”面前,叶大少如春风般和煦的面具也快要维持不住了,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坐了一会儿后,项远终于败退到书房里去了。
    尴尬的气氛并没有维持太久,三爷很快就赶到了,不过他并没有和项远说很多的话,在把行李放下之后,他换了身衣服,和叶观涛一起出门了。
    “你去做什么了?”叶三爷深夜才回来,回来的时候衣服上还沾了一些酒渍。
    “去参加了一个酒会,带着观涛认识了几个老朋友。”
    “观涛不是刚从国内基层做起吗?怎么还要认识这边的人?”
    “哪有那么简单,”三爷笑呵呵地捏了捏他的鼻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