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项家大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项家大少: 分节阅读_59

    ,才是决定他去留的根本,可惜,他醒悟的太迟了。
    痛定思痛,已经失去了宁家光环的宁二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你说什么?”项远听了外面的回报,吃了一惊,“宁云泽跑到引凤巷来了?”
    此时,三爷已经出院,正在家休养,听到项远发出的惊呼声,急忙问道,“东东,怎么了?”
    “宁宁宁云泽到咱家来了,此刻正在巷子外等着。”
    “宁云泽?”三爷挑了挑眉,不解道,“他来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项远一脸慌张,“他是不是又搞什么阴谋诡计了?”不管三爷怎么给他解释宁云泽这个人段数并不高,他还是觉得这人阴险的不要不要的。
    “我倒是听说他好像和宁家决裂了,这次来……”三爷想了想,笑了,“或许是来求助的。”
    “求助?他?”项远不解道,“他能跟咱们求什么?”
    “来了就知道了,让他进来吧。”
    “真要见他啊?”项远靠在三爷身边,有些惴惴。
    “丧家之犬而已,不足为惧。”
    宁云泽是在夜晚,从后街进的引凤巷,彼时,引凤巷内的蔷薇花正值盛放期,满墙的鲜花摇曳,满目的粉红萦绕,一路行来,不仅能感受到古巷的优雅,还能闻到醉人的香气。
    别看蟠龙山和引凤巷都是京城著名的地标,可是宁云泽从小到大都没有登过引凤巷的门,更别提感受一下这古巷独有的魅力了。
    “引凤巷,果然名不虚传啊。”他随着周管家一路前行,时而发出一声感叹。
    周管家只是笑,也不言语,礼貌的将他迎进了门。
    三爷正在客厅里闲坐,他穿着家常的衣服,斜靠在沙发上,身上盖着一条薄毯,项远则靠坐在他沙发前的小板凳上,拿着一把小刀削苹果。
    “三爷你好,项少你好。”宁云泽非常有礼貌的问候道。
    “云泽来了?坐吧。”三爷轻轻抬了抬手,示意他坐下。
    宁云泽坐了,心中有些忐忑,他设想过很多和叶三爷及项远见面的场景,但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对方的态度会如此平静。
    “宁少爷,请喝茶。”刚刚领他进门的周管家,适时地端过来一杯茶水。
    “这是今年新得的雨前龙井,你尝尝。”三爷微笑道,“我最近身体不适,不宜饮茶,你随意些。”
    “没关系,没关系。”宁云泽接过茶杯,欠了欠身。
    客厅里再度陷入了沉默,三爷刚才那些话已经足够礼遇了,现在是宁云泽主动登门,无论他提什么要求,都得看三爷的心情,对三爷来说,与其跟宁云泽虚与委蛇的谈话,还不如看他家东东削苹果有意思呢。
    “三爷,我这次登门,是有事相求。”等了半天,等不到主人开口,宁云泽不得不主动提了出来。
    “哦?”三爷挑了挑眉,缓声道:“什么事?”
    “我想请您拉我一把,让我能顺利出国。”
    “你现在……”
    明知道男人在故意套话,可是他又不能不明说,“我已经被家里赶了出来,现在护照不能用,有钱取不出来,而且每天吃饭睡觉都有人骚扰,已经……算是走投无路了吧。”
    “这么惨?”项远猛地抬起头来,“他们怎么能这么欺负你呢?你的朋友们呢?柏翔呢?”
    俩人之前不是还联手兴风作浪吗?
    宁云泽看着他惊呆的面孔,苦笑道,“他去找萧岳恒了。”
    “下乡了?”那个阴晴不定的大少爷受得了那苦?“不过我有个事不明白呢,你和家里决裂是以前遭过算计,可是他又是怎么回事?”把自己亲爹送进监狱也挺猛的。
    “他小时候一直在遭受虐待,所以性格才这么不稳定。”
    “啊?”还有这内幕。
    “跟我和柏翔这样的比起来,你已经很幸福了。”看看这温馨的居家环境,看看三爷眼里的宠溺,宁云泽不得不承认,看到这样的项远,他真的很嫉妒。
    明明都遭受过背叛,都经历过重生,可是项远就是能比他过得好,就是能让叶家护着,让这个名震京城的男人捧在手心里宠着。
    有时候,宁云泽也想问一句:凭什么?
    是凭借他优越的长相,还是他那颗堪比草包的脑袋?要说优秀,重生以来自己表现的比他优秀得多,能叱咤国际金融市场,能收拢人才为己所用,能把亲哥哥送上绝路,也能把家族搞得四分五裂。
    可以说,前世的仇都已经报了,今生,也没有什么遗憾才是。
    但是到了现在这一步,他才发现,自己的布局自己的努力,在那些真正的大人物眼里,或许就是个笑话。
    从始至终,叶三爷从来没有对他流露过任何一丝欣赏的眼神,即便自己强作镇定地提出了要求,可是那男人的目光,依然温柔的落在了项远身上。
    第76章 最终胜利
    “东东,苹果削好了吗?”察觉到宁云泽的目光有些阴鸷,三爷淡淡地瞟了他一眼,温声对项远说道。“好了,”虽然也曾经独自生活过,不过项远削苹果的技术显然不怎么样,举起手中削的像狗啃过一样的苹果,他不好意思道,“你要吃吗?”
    三爷没吭声,而是就着他的手,大大地咬了一口。
    猝不及防被秀了一脸,宁云泽惊愕过后,很快地回过神来,没想到叶三爷的观察力敏锐至斯,自己的眼神刚刚起了变化,他马上就不动声色的给了自己一击。
    这样的男人,应付起来也很辛苦吧?
    可是看到两个人其乐融融的样子,又觉得自己想多了,以前他还看不起项远,觉得即便是重生了,项远也还是前世那个无能的草包,可是现在呢,他再无能也仍旧被三爷捧在了手心,自己再能干,也还是落到了丧家之犬的地步。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落差,宁云泽不明白,可是他知道,对于这样纯粹的感情,他打心眼儿里羡慕。
    “你要吃吗?”见宁云泽一直在往这边看,项远后知后觉道。
    “不用了。”宁云泽摇了摇头,蠢成这样,还真是……
    三爷没有参与他们的对话,只是拿着苹果,慢条斯理的吃着,项远本来交际能力并不差,但是对别人他能端出三分架势,对于前世的宿敌宁云泽,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把话题继续下去。
    “三爷,我刚刚提的那件事……”眼看着两个人谁也不跟自己说话,宁云泽干坐了一会儿,终于沉不住气了。
    “哪件事?”三爷睨了他一眼。
    “就是,就是我想让您把我送出国的事。”
    三爷沉默了一下,扔掉手中的苹果核,接过项远递过来的湿毛巾慢条斯理地擦起了手。
    他沉默的时间越长,宁云泽的心里就越不安,现在整个京城能将他送出去的也只有眼前这个男人了,虽然宁叶两家是敌人,但是自己也曾在搞垮宁家的事上出过力,这个男人不会真的见死不救吧?
    眼看着他的表情越来越不安,三爷觉得火候差不多了,抬了抬眼皮,慢声说道,“送你出国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
    “嗯,不过是有条件的。”
    “好,只要我能做到的,您尽管提。”如果说之前宁云泽还有什么幻想的话,经过男人这一番敲打,整个人都安分了下来。
    两个人谈好了条件,宁云泽就被人带了出去,项远看着他的背影,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怎么了?”注意到他的反常,三爷柔声问道。
    “真的同意送他走啊?”
    “他花了大价钱不是吗?”
    既然宁家注定要落魄,宁云泽手中的巨额财富不仅不会成为他的保障,反而会成为他的催命符,这几天的遭遇不就恰巧说明了这一点吗?
    看着三爷理所当然的神色,项远郁闷地吐出一句,“阴险。”
    “谈不上阴险吧?”三爷笑了,解释道,“我开出这个条件,他答应了,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
    “真的不是趁火打劫吗?”
    “呃……”三爷顿了顿,轻声附和道,“东东说的都是对的。”
    跟这男人说话真没意思,项远撇了撇嘴,靠在了三爷身上,“你知道吗,看着他落到这一步,我心里一点也不高兴呢。”
    “为什么?”
    “就是觉得他挺厉害的,又跟我有着一样的经历,本来应该是大杀四方的角色吧?”
    “你替他感到可惜?”
    “嗯,有点。”
    三爷握着项远的手,无奈地说道,“有过特殊的经历就一定会成为人生赢家吗?东东,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
    “哪有!”只是随手翻了几本而已,看着小说里的精彩故事,再想想自己,简直都没脸见人了。
    “不用替他可惜,走到这一步,怨不了任何人,只能怪他自己。”
    “为什么?”
    “因为他的人生阅历到底有限,又没有接受过系统的继承人教育,他缺失的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对环境的审时度势。”
    这个话题有点高大上,项远表示不了解。
    三爷摸了摸他的头,继续解惑道,“我个人认为,他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先害了宁天泽,然后毁了宁家。”
    “可是前世是宁天泽先害了他啊,而且宁家也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家族再不好,也是一个人立足的根本,无论他怎么怨恨家族,当家族表示不再庇护他时,你看他过的是什么日子?”
    “难道,为了安稳,就不再报仇了?”不害了宁天泽和宁家,算什么报仇?
    “如果他有能力的话,完全可以把宁家扶上正位,彻底掌控了宁家之后再进行报复,那个时候威望有了,底气足了,想弄死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要、要这样啊,”听着三爷霸气十足的话,项远整个人都懵了,“那得需要多少年啊,而且……”
    “而且以宁云泽的能力,他根本就做不到。”三爷耸了耸肩,温声说道,“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落到今天的地步完全是他自己失算,你又为什么要同情他?”
    “可是他比我优秀……”
    “你啊,就是想太多,你心地善良,感情纯挚,对亲人、爱人、朋友从来都是以诚相待,即便做事业,也是规规矩矩的不肯赚一分昧心钱,这样的品质不叫优秀那什么叫优秀?”
    “是吗?”好像有哪里不对啊?
    “难道你不相信我的眼光?”三爷笑了,动作轻柔的将他揽在了怀里,“你不相信自己也应该相信我,不是绝对信任你,我不会将我的命交到你手里。”
    “你什么时候跟我过命了?”这男人说瞎话不带眨眼的。
    “你不知道吗?”三爷的头微微俯了下来,他呢喃着,贴近了项远的嘴唇,“我的心,我的人,早在多年前就交到了你手里,你都感觉不到吗?”
    虽然情势一直都很紧张,但是两个人的日子依然过的挺甜蜜的。
    自从宁家的防线被叶家和宁云泽联手撕开了口子,宁家的颓势就开始显现出来,虽然身在局中,但是项远本身并没有太过深刻的感觉。
    因为他每天就是伺候伺候三爷,然后和方卓讨论一下公事,太具体的事情,他不敢参与,三爷也不会让他参与。
    不过局势最危急的那个深夜,叶家人一夜未眠,还未痊愈的三爷拖着病体去了前院,项远不放心,也跟了过去。
    那是他第一次参与叶家最高级别的会议,那一晚的紧张氛围他一辈子都不想再回忆。
    太紧张了,紧张到人都要窒息的地步。
    一向沉稳的叶康年背着手在屋子里踱步,三爷靠在椅子上,手指轻敲着椅背,眉头深锁。能参与这场会议的人并不多,人手都已经布置了下去,大家要等的,不过是一个结果。
    殊死搏斗之下,没有任何侥幸。
    赢,从此一片坦途。
    输,从此万劫不复。
    项远不知道前世的那场争斗是怎么一个过程,但是此刻坐在角落里的他,真是紧张到手心冒汗,呼吸困难。
    “东东?”三爷见他缩在角落里,不禁轻声唤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