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朕再也不敢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朕再也不敢了: 分节阅读_51

    浸入水中。
    顾屿之没想到她会这么做,一时有些愣住,却很快转过了头,不再看她。
    在西衡国,女子的双足尤为重要,只有自己的夫君能看,虽然这初云郡主不是西衡之人但是如今这里,却是西衡帝都啊。
    这样,委实不妥。
    “初云,你……你还是把鞋子穿上吧。”
    初云一顿,此刻正玩得舒服,抬起一只玉足,划出一道优美的水波,故意捉弄般伸脚戳了戳他的小腿,笑吟吟道:“为什么?”
    这水凉快着呢。
    顾屿之有些不好意思,解释道:“在我们西衡国,女子的双足,只有夫君能看。”
    初云从来都是不拘小节的,可是如今见他这副好玩的模样,便觉得心里发笑,似是想到了什么,故意“啊”的叫了一声。
    果然,顾屿之立马转过了头,第一时间看见了她裸|露在外、泛着水色的莹白双足。
    初云“咯咯”笑了起来,打趣儿道:“那如今你看了我的双足,岂不是要娶我了?”
    这顾屿之实在是太好玩了。
    顾屿之涨红了脸,片刻之后,才缓缓蹲□子,与她平视。
    顾屿之本就是一个容貌极佳的男子,此番借着月色,尤为显得勾人,初云起初呆愣了片刻,而后才反应过来。
    离得太近,她觉得自己心跳得厉害。
    “那你……可愿嫁我?”
    他的声音低声而悦耳,更是说不出的真诚,初云一瞬间有些无措,待反应过来才笑笑道:“开个玩笑……”而后扭头语气镇定道,“我又不是西衡女子,不用这样。”
    见她如此,顾屿之立刻沉了脸,他愣愣的顿在她的身侧,神色落寞的像一个吃不到糖果的小孩子。
    初云迅速穿上了鞋袜,对着顾屿之道:“今日不早了,我想回去了。”
    “嗯。”顾屿之起身,虽然眉染笑意,但是笑得实在是有点……僵硬。
    一路上两人默不作声,稍显尴尬,到了别院门口,顾屿之才止住了脚步。
    初云见他停住,有些不解,疑惑的看着他,却不料他正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
    哪有人……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女子的?初云暗道。
    “我刚才问的那个问题,不是开玩笑的。”
    “?”初云一头雾水,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
    “你……愿意嫁给我吗?”二十三岁的男子,头一回明白对一个女子的心意。
    初云有些被吓到了,这两个月的相处,难不成让他对自己……
    可是,就算真的喜欢她,哪有人一开口就是求亲的?
    初云笑了笑,笑意却是不达眼底,“顾屿之,你知道的,我……我喜欢过别人。”
    顾屿之一愣,眸色澄澈,“我知道。”
    “那你还……”
    “你以后还会喜欢他吗?或者说……还有和他在一起的可能吗?”顾屿之反问。
    初云没想到他会问这个,却还是认真道:“绝无可能。”
    这一点,她心里很清楚。
    顾屿之笑得像一个孩子,声音温柔道不可思议,“对于感情之事,我从来就迟钝,若不是上次……”她喝醉酒吻了他。“我也不会清楚自己的心意,初云,我知道这样做有些唐突,但是我是真心诚意想让你做我顾屿之的妻子。”
    他太真诚,让她根本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初云无措的微低着头,两侧的青丝泻下,朱唇轻启道:“你对我还不了解,我……”
    顾屿之:“你愿意吗?”
    初云:“……”这其实是逼婚吧?
    初云苦笑,“你真的不在乎我喜欢过别人?”
    顾屿之突然执起她的手,初云想要收回,却被他握得紧紧的。
    耳畔是他温润的音色,好听到了极致,“我自然是在乎的,我也曾嫉妒过,可是初云……是我不好,没有早一些遇见你。”
    若是我早一些遇见你,就可以早些喜欢上你;
    若是我早一些遇见你,就可以让你不再受到伤害;
    若是我早一些遇见你,我定然不会让你受一丝的委屈。
    “你喜欢过楚恒远,甚是如今还有些难以放下,可是初云,你并不是还喜欢着他,你只是……耿耿于怀罢了。”
    初云一愣,内心最柔软的一处,被狠狠的挑开。
    她不是还喜欢楚恒远,只是……难以忘记被伤害的滋味。
    初云不再挣扎,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然后抬头看着他——眼前的男子,漂亮的双眸满是自己的倒影,小小的,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
    “这些话……是谁教你的?”
    “啊?”顾屿之一愣,薄唇微张,模样看起来有一些呆愣。
    初云挑眉,他这么迟钝,从未经历过男女之情,哪里会懂这么多?
    顾屿之面色有些泛红,不好意思道:“是……是我兄长。”
    果然,初云暗道。
    掌中的小手柔软无骨,顾屿之爱不释手,如今鼓起了勇气,他自然不会放手的。
    兄长说,两个月了,若是纯碎来游玩,便差不多时间要走了。
    他不想让她走,他想让她留下来。
    “你不在乎我曾经喜欢过别人,那我问你……”初云一瞬不瞬瞧着他的眼睛,“我喜不喜欢你,你也不在乎吗?”
    “啊?”方才的一番话,已经用光了他所有的智慧,如今……只能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不让她走掉。
    他的脑子已经一片空白了。
    这样清冷的夜晚,初云抬眼看着这个清秀而面色发烫的男子,她看见他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她,还有……抓着她手腕的那只手,掌心处皆是一片濡湿。
    许久,顾屿之终于反应过来。
    她的意思是……她不喜欢他吗?
    是他……太唐突了?一厢情愿。
    一身白袍的男子,愣愣的松开手,直直的垂下,眉眼间是说不出的落寞。
    对呀,若是她不喜欢自己,那他再怎么说,也是没用的。
    她不喜欢自己。
    不喜欢……
    看着他这副失落的模样,初云觉得好有罪恶感。
    他太高了,她只能仰头看着他。
    她低低的唤了一声,无奈道:“顾屿之,你再这样……我真的会忍不住。”
    顾屿之望向她,双眸说不出的单纯,傻傻问道:“忍不住什么?”
    初云暗叹一声,觉得耳根子开始烫了起来,“忍不住……答应你。”
    语罢,见顾屿之还没有反应过来,便伸手抓着他的手掌,她的声音有些娇气,“我脾气不好,酒品更加不好,听七巧说,睡相更差,我若喜欢一个男子,便要他全情全意待我一人,绝对不能与别的女子分享,若是成了亲,定然是悍妇一枚……”
    “顾屿之,这样的初云,这样的娘子,你还要吗?”
    这样满满都是缺点的我,你还会想要吗?
    温热的指腹摩挲这她的眼睛,动作笨拙却又小心翼翼。
    原来她哭了。
    “兄长成亲的那日,他对我说过:一生只爱一个女子,然后努力让她成为你的妻子。你知道吗?我兄长从小就喜欢我嫂子,他们青梅竹马十几年,可是我嫂子很笨,离得太近,根本察觉不到我兄长的心意,后来……更是喜欢上了另一个男子。”
    “那……后来呢?”
    “我兄长和嫂子从小就有婚约,兄长差一点为了成全他们做了傻事,可是好在……我嫂子终于明白我兄长的好,然后在最短的时间内嫁给了他。”
    “……成全快两年了,而我兄长待我嫂子是愈发的宠溺,简直是把她当成宝贝。我曾经给不明白,为什么会这般死心塌地全心全意的对一个人好,可是现在……我明白了。”顾屿之顿了顿,捧着她的脸温柔凝视,“……怎么舍得不对你好?”
    真正喜欢一个人,整颗心都是她的,怎么舍得让她舍一点点的委屈。
    “……这样让我舍不得的初云,让我日思夜想,做梦都想要娶回家,我顾屿之,只想名正言顺对你好。”
    初云笑了,忍不住扑进他的怀里,闷声道:“这话也是你兄长教你的?”
    顾屿之用力拥紧她,眉眼染笑,“有感而发,不能自已。”
    “油嘴滑舌。”
    顾屹之没有回答,笨拙的在她的发间落下一个吻。
    她的的确确喜欢过楚恒远。
    那是她情窦初开时的一场梦,虽然最后破碎了,但是她知道,她这一生,都不会忘掉。
    可是没有人说话,喜欢过一个人之后,不能再喜欢上别人。
    而且这个男子……
    这么好——好到让她难以抗拒。
    她这一生,只会遇到一个楚恒远。
    也只会遇到一个顾屿之。
    她太自私,也太过小心翼翼,可是如今……她怕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