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半城风月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半城风月: 分节阅读_103

    忍忍。”
    玄乙叹了口气,清晏自从当上帝君后越来越不和蔼了,白泽帝君还夸他有历代烛阴氏帝君的风范,凶巴巴就是钟山帝君的特征么?
    齐南扶着她慢悠悠走在湖畔大道上,温言道:“一辈子也就这一次,公主今日可别马虎。想不到我有生之年能见着公主穿嫁衣的模样,这会儿真是高兴。”
    他以前最怕的就是公主一辈子孤零零地。
    玄乙反手扶住他:“谁叫你来忙这些?早就叫你好好歇歇了,回头搬来青帝宫,省的父亲和清晏还操持你。”
    齐南失笑:“你这坏心眼的,是想留着我这老头儿继续替你操持罢?”
    公主把他袖子扭成麻花:“人家舍不得你。”
    他又如何舍得她?齐南静静看着今日清艳无双的公主,一晃眼曾经那幽静而疏离的小公主长了这样大这样好,还嫁给了心爱的帝君,他又欣慰,又有点伤感。
    清晏从后面扶住他:“齐南,今日千万要憋住,莫哭。”
    好,他尽量。齐南把两包泪使劲憋了回去。
    眼看将近午时,宾客将至,年轻的青华帝君长袖一挥,青帝宫山门大开,万朵金花自虚空纷纷坠落,弥漫山水间的水雾霎时间似是被一双巨手拨开,日光万丈倾泻而下,澄江湖上点点金光跳跃。
    玄乙倚在淡月小榭的栏杆上,支颐定定望着眼前的青铜铃出神,头发忽然被一只手摸了摸,小小的食盒送到了面前,扶苍的声音低低响起:“饿了罢?”
    打开食盒,里面是两列桃花百果糕,她看看茶点,再抬头看看这位新任的意气风发的青华帝君,她轻轻一笑,反而把盖子合上:“我才不吃,不然胭脂要没了。”
    扶苍坐在她身边,捏着下巴打量她精致的妆容,低笑:“嗯,今日看着是有些不一样。”
    什么叫有些不一样,明明是很不一样好罢?
    玄乙替他将下巴上的丝绦系的好看些。其实这些年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也并不怎么多,当年她在纯钧中只待了不到十年便长出了第一片龙鳞,立即被思女欲狂的父亲接回钟山,待龙鳞长齐后,久候多时的望舒神女把望舒一职丢给她,她自此便住进了望舒宫。
    望舒这个神职不比其他,虽说清闲,却每日都不能懈怠,扶苍只有在完成了战将的任务后来望舒宫看看她,其后又因着各种凶兽作祟,归顺的大君又蠢蠢欲动之类的破事,他们始终聚少离多,如今他即位青华帝君,可算能闲了。
    “宾客要来了,青帝陛下不去迎客么?”玄乙朝他下巴上的丝绦上吹了吹,娇声软语。
    扶苍握住她的手,将她一把拽得站起来,款款步出淡月小榭:“夫人也自当一起。”
    盛宴开启,丝竹奏响,新婚的帝君与夫人在宾客中雍容穿梭敬酒,据说因为帝君夫人闻不得酒气,今日所用的酒水是味道极淡的罗浮春,映着青帝宫古朴简雅的景致,倒也意外合适。
    不小心喝多的齐南又在一旁和上一代的青帝唧唧咕咕不知说些什么;新任的钟山帝君与九帝子对饮,也不知说些什么;花皇三子古庭被孤零零的上代钟山帝君拖住,更不知说些什么;他的夫人赤帝公主正卯足了劲要给同门师姐芷兮介绍合适神君;白泽帝君对着澄江湖里金鲤的鳞片看的出神;早已出嫁的羲和神女一杯接一杯地灌酒,哭倒在夫君怀中;太子长琴与丁卯部旧同僚们正大说大笑地痛饮。
    再精致的婚宴也必然吵闹不堪,敬完一圈酒,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扶苍牵着龙公主的手行去澄江湖边,看湖水中如今体型更大的两条金鲤。
    玄乙慢悠悠地开口:“扶苍师兄,回头婚宴结束了,我们出去玩罢。”
    她做望舒神女已经闷得快发霉了,偏生扶苍还不给文华殿选新的飞廉神君,他大约不能接受她和另一个神君一同住望舒宫还天天晚上一起驾车送月。以前她待钟山多少年都没觉得闷,可自打和他在一块儿,她好像就很容易觉得独个儿待着怪闷的。
    现在终于因为大婚有了三百年的假,这次一定要大玩特玩。
    “想去哪里?”扶苍将她揽在怀中,等了半日不见回答,低头一看,却见她正埋头搓一粒雪球,旋即顶在了脑门儿上,方才不小心叫她喝了几杯罗浮春,这全无酒量的龙公主一定又开始发晕。
    “你兄长上回与我说,他并无成婚意图。”扶苍摸猫一样摸她的头发,“他还说,倘若不行,他便找愿意为他生子的神女,延续烛阴氏血脉。”
    什么不行?醉酒的龙公主反应有点慢。
    扶苍看着她迷蒙的双眼,不禁莞尔,俯首在她抹了艳丽胭脂的唇上轻轻吻了吻,胭脂的味道倒也不坏,他舔去唇边的香气,复又道:“我盼着头一个是华胥氏的血脉,烛阴氏的血脉怕是要委屈他多等些时日了。”
    玄乙晕的厉害,面上还撑出努力思考的模样来,扶苍将她脑门儿上的雪球拿下,她便慢悠悠又搓了一粒顶住。
    看样子是真醉了。扶苍摸了摸她发烫的脸,柔声道:“撑住了,别睡,今日你可是主人。”
    但若实在撑不住,那便睡罢,都交给他就好。
    *
    二月二,龙抬头,青华帝君与烛阴氏公主的婚宴办了三日。
    宾客们印象最深的,并不是典礼的精致与排场,当他们进入青帝宫山门时,公主的红衣乌发,帝君的典则俊雅,这一对携手相迎的爱侣,真真把整座山水的颜色也压了下去。
    凡人常说神仙眷侣,这四个字用在他们身上,竟十分的贴切。
    有关他们往日的那些故事也被挖掘出来,为诸神津津乐道。
    “玄乙公主嫁衣上那层红色真是漂亮。”莺莺燕燕缭绕中,一个神女忽然发了一句感慨,“我出嫁时不知是何等模样。”
    缤纷花圃中狂欢无度的放荡诸神纷纷笑起来:“出嫁?怕是不大适合咱们,同一个神君哪有看一百年还不腻的?”
    说罢妖娆的神女们扭头望向青玉台上支颐斜倚的饮酒帝君:“帝君,你猜他们多久要分?”
    火红的宝珠在帝君额间闪烁,他轮廓俊美,似烈酒刀刃般迫人。
    他偏头想了想:“我猜……大约今生今世也不会分。”
    神女们娇笑道:“帝君何出此言?莫非也是痴心者?”
    帝君“嗤”一下笑出声,没有去答这个问题,仰头饮干杯中酒,姿态闲适而优雅地朝她们招了招手。
    软玉温香又一次满怀。
    金色的竖格窗上,清透璀璨的日光亮若火焰,一枚玲珑别致的白雪凤凰封在透明的水晶盒中,脖子上长长的丝带好似要飘起来。
    千万年不化,烛阴白雪。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