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重生之小媳妇的幸福生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小媳妇的幸福生活: 96|番外4

    洗了澡换过了干爽的衣服,许佳期终于惬意地舒了一口气。
    魏彦洲已经等在卫生间门口,见她出来了,问道,“……肚子疼?”
    她笑着摇了摇头。
    他又道,“可是你刚才在游泳池里……泡了冷水。”
    她歪着头看着他,突然眼珠子一转,假意捧住了小腹,说道,“哎哟!肚子疼……”
    他有些无奈。
    ——她都已经是当了妈妈的人了,还这样调皮!
    虽然明知道她是装的,但魏彦洲还是伸出了手,一手揽住了她的肩膀,一手放在她的小腹处,替她揉了几下。
    他的手很大,又温暖又干燥,替她揉按起来力度也刚刚好,许佳期享受地眯起了眼睛,还主动把头窝进了他的怀里。
    “好点没有?”他低声问道。
    她像只猫咪一样,懒洋洋地“嗯”了一声。
    “那……咱们去酒店餐厅吃早餐?”他继续问道。
    她又“嗯”了一声。
    他揽着她下了楼,顺手为她拿了一顶太阳帽。
    走出门厅以后,许佳期才看到旁边停着一辆支着漂亮遮阳布的双人电瓶车。
    魏彦洲拿着房卡上了车,准备启动这辆车。
    许佳期顿时有些欣喜,围上去看了看,说道,“哎,这车子好漂亮啊!咱们可以一直租着这辆车嘛?呆会儿吃完早餐,开出去兜兜风?”
    他笑着“嗯”了一声,示意她上车。
    两人开着电瓶车去了酒店附属的餐厅,去吃酒店赠送的自助早餐。
    结果许佳期刚刚才找到一个空桌子坐了下来,就发现坐在隔壁桌的,赫然就是方才纠缠魏彦洲的那两个年轻女人,和纠缠自己的那个金发老外!
    许佳期呆滞了几秒钟,然后听到那个金发老外正操着一口纯正的普通话在跟那两个女人聊天,好像在找她们要电话号码……
    她把脸扭到了一边。
    魏彦洲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个端了托盘的服务员。
    服务员把托盘里的食物一样一样地放在桌子上。
    许佳期看了看,有饺子,手擀面,鸡汤,红枣糕,粥品什么的……
    其实餐厅里还是有很多食物可以选择的,但他拿回来的食物基本上都按着她的喜好来,全部是些容易克化,对肠胃有好处的热汤食和绵软的粥品什么的。
    许佳期笑眯眯地吃了起来。
    隔壁桌的两女一男已经把许佳期和魏彦洲给认了出来。
    在那两个女人的眼中,能够勾搭上一个年轻英俊又有钱的老外,显然比勾搭上魏彦洲这样的本国男人更拉风;而在那金发老外的眼中,勾搭上一个许佳期这样的女人,也显然不如同时勾搭上两个漂亮的女人更剌激有趣……
    讥言讽语立刻就从邻桌飘了过来。
    魏彦洲也已经认出了这三个人。
    不过,他丝毫不理会这几个人,只是坐在座位上看报纸,等许佳期吃饱以后,他将她吃剩的食物全部吃光,跟着又去拿了一盘子东西坐下来慢慢地吃;许佳期则百般无聊地坐在一边,掏了出手机开始轮流打电话回去给双方父母家人。
    得知长辈和孩子们一切安好,许佳期这才安心地收了线。
    离开餐厅,魏彦洲示意妻子上了电瓶车,然后就开了车子往酒店外头走。
    许佳期好奇地问道,“咱们去哪儿?”
    他道,“去码头上看看……要是浪不大,咱们坐船出岛玩去。”
    许佳期莫名就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起来。
    这一天倒是风和日丽的,到了码头,魏彦洲去问了问工作人员,看了看码头上张贴的宣传画,决定和其他的游客一起去附近的一个小岛玩一玩。
    因为今天天气好,想出岛的游客也挺多的,很快就凑齐了一船人,大家穿好了救生衣上了船。小岛其实距离码头并不远,快艇大约开了二十几分钟就到了。
    这是一座面积并不大的小岛,工作人员说,会给大家两个小时的游玩时间;两小时以后,会在下船的地方集合,然后再开船回沙滩去。
    说起来这里虽然是一座小小的孤岛,但已经被开发得很好,各种设施都挺完善的。有售卖纪念品和大椰青的小店,也有烧烤吧,还有救生员看守的沙滩游泳区,和一些水上项目的游乐区什么的。
    许佳期的大姨妈前来造访,自然是不能下水了,连带着也不太想去玩水上摩托车啊,滑翔啊这些剌激的游乐项目。
    魏彦洲牵住了她的手,带她去爬山。
    小岛不大,山也其实并不高,两人携手走了二十分钟,就已经走到了小岛的至高点。
    站在至高点往远处看,头顶上方的天空湛蓝湛蓝的,颜色呈递减状越来越浅,终于与远处的海平面混成了一色;而白云是一大朵一大朵的,边沿全部被灿烂的烈日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空气中混杂着植物特有的新鲜清香,与海水淡淡的咸腥味儿……
    眼前的景色让人觉得内心十分宁静又舒服。
    许佳期趴在栏杆上,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四周,一边说道,“哎,魏彦洲,你说……咱们这一路爬山,这山上的椰子树还挺多的,怎么就没遇到一棵长了椰子的椰子树呢?也不知道野生的椰子和商店里的椰子是不是一个味儿……”
    魏彦洲好脾气地说道,“椰子树也分品种的,有的椰子树不结椰子的。”
    她看了他一眼,道,“呆会儿下了山,咱们买两只大椰青……我今年还没喝过新鲜的椰子汁呢!对了,刚才在沙滩上,我看到有渔船在卖海鲜……我们买海鲜回去,中午在家里吃好不好?我做饭给你吃……”
    他皱起了眉头,“天气这么热还在家里煮饭,不如在外头吃……”
    她不依,“不要!我不想在外头吃,我就要自己煮……我已经看过别墅一楼的厨房了,那里头什么都有。而且我都已经想好了!嗯,做个白贝蒸水蛋,再来个白灼游水虾,蒸个鱼,再做个烩鱼豆腐浓汤……”
    他看着她微微嘟起的嘴和一脸期待的表情,笑着说了声“好”。
    两人站在山顶吹了一会儿的风,然后就沿着山路慢慢地往下走。
    走到沙滩边,见时间还早,许佳期就挽高了裤脚脱了鞋,把头顶的太慢帽摘了下来,沿着海岸线慢慢地走,还不时俯下身子,去捡各种各样的漂亮贝壳。
    魏彦洲则独自一人留在沙滩上,也不知他在干什么。
    当许佳期捡到的贝壳将太阳帽尽数装满以后,她听魏彦洲正在大声地喊着名字。
    她赶紧捧着沉甸甸的太阳帽跑了过去。
    ——没准他发现了什么漂亮又稀奇的贝壳!
    走得近了,她才发现……
    他在沙滩上,用脚印踩出了一个硕大的图案;那是一个巨大的爱心,里头写着“我爱佳妻”。
    许佳期看着那幅巨大的,有点儿变了型的图案,突然说不出话来。
    半晌,她才嗔怪地说一句,“……你写的这是啥?还有错别字,真是难看死了!”
    话是这么说,可她的声音却莫明其妙地颤抖了起来。
    魏彦洲没说话,笑眯眯地将她拥进了怀中。
    两人蹲在那个巨大的“心”中,许佳期把自己捡到的贝壳尽数倾倒在地上,选了三四个最漂亮最完整的贝壳,准备带回家去留做纪念;魏彦洲则将其他的贝壳全部扔进了海里。
    因为不下水游泳,也不玩游乐项目,他们的时间非常充裕;魏彦洲还跑去买了一个大椰青,然后插了两支吸管又跑了回来。
    她不满意地瞪着他,“一只椰青哪够喝呀?我一个人就能喝完……”
    他道,“吃完再说。”
    她突然明白了过来。
    他之所以不想一下子买两只大椰青,是因为他想跟她一起吃。
    真是想不到,他竟然还有这样的小心思!
    许佳期忍不住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海滩那儿响起了广播的声音,是工作人员在提醒着大家,是时候上船返回了。
    回到了酒店所在的那片沙滩,许佳期果然拉着魏彦洲去向游客兜售海鲜的渔船那儿买了些鱼虾蟹和贝壳之类的东西;那渔家也是会做生意的,同时还配了些豆腐与姜葱蒜,还有鸡蛋冬瓜面条什么的……
    两人拎着满满当当的两个大大的塑料袋,开着电瓶车回到了别墅。
    一回到别墅,许佳期就让魏彦洲帮着把东西送到了厨房,然后就赶他出去看电视或者上网。
    魏彦洲站在一边儿看了看,走了。
    其实许佳期还是很喜欢烹饪的,只是平时在家中,虽然也常常为了家人下厨做饭,但因为总要考虑老人和孩子们的口味喜好和营养搭配,所以……魏彦洲的口味喜好不得不被她刻意忽略掉了。
    这也就是她坚持要亲自下厨,特意为他一人煮食的主要原因。
    采买回来的海鲜因为足够新鲜,所以处理的方式也相对简单;她一边哼着歌儿,一边开始清洗这些鱼虾蟹什么的……
    客厅里响起了搬动大件物什的声音。
    许佳期忍不住探出头,看到魏彦洲吭哧吭哧地将客厅里的立式空调给搬了过来。
    她赶紧跑过去帮忙,嗔怪道,“你这是干什么……其实这里也不热,而且很快就做好了……”
    “我热。”他简洁地说道。
    许佳期无话可说了。
    他把空调放在厨房门口,然后接上了电源打开了开关;跟着,魏彦洲就开始帮着她打起了下手。她阻止了他几次,见他始终不为所动,只好由他了……
    不得不说,空调一打开,厨房里的温度一下子就降了下来;不必顶着高温在厨房里忙碌,烹饪终于变成了一件既享受又愉快的事情。
    虾的做法最简单,洗净之后直接扔进锅里加水煮熟就好,起锅之前再放一点儿盐。将煮熟的海虾捞起来装在盘子里,海虾独特的鲜香淡腥味儿惹得许佳期有些馋。她忍着烫剥了一只海虾,塞进嘴里嚼了起来……只觉得那虾肉入口弹滑鲜甜无比,竟连蘸酱都可以不用做了!
    她连忙又剥了一只虾,将虾肉塞进了他的嘴里。
    “好吃么?”她的嘴里嚼着虾肉,含含糊糊地问道。
    他连连点头。
    这样鲜美的海虾,两人都有点儿停不下来,一连剥了好几只吃了起来……略微解了解馋,许佳期才拿了几个鸡蛋出来磕在碗里,开始做起了白贝蒸奶油蛋羹。
    接下来,她开始做杂鱼煨汤。
    各种杂七杂八的小鱼儿在码头的时候就已经被渔家剖好去鳞了,许佳期将鱼儿洗净之后,用干净的纱布吸干鱼身上的水分,然后再热锅下冷油,拍蒜爆香;跟着再把鱼儿扔进了油锅,待煎得两面金黄的时候,加入水再扔几块去皮拍碎的姜块进去,接下来盖上锅盖,待大火煮开之后再转小火焖。
    然后,她就要开始蒸那条石斑鱼了。
    石斑鱼已经被魏彦洲洗净,然后按照她的指示在鱼身两面和鱼腔里抹了盐腌了起来,然后又切了几片姜去腥……上锅蒸之前,许佳期又让他在鱼身上抹了点儿调和油。
    把鱼放进了蒸锅之后,她则开始做起了葱油酱。
    香葱,香菜,姜蒜等全部切得细细碎碎的,用碗装好,然后再倒些生抽进去腌制一会儿;跟着,热锅烧油直到冒微烟,才将锅中的热油泼进碗里……
    只听“滋啦”一声!!!
    浓郁的葱香立刻充斥了整间厨房。
    魏彦洲拿了双筷子,用筷子头蘸了点儿葱油酱,送到嘴边舔了舔,然后咂吧着嘴,说道,“就拿这个拌饭,我就能吃上两大碗。”
    许佳期捂着嘴直笑。
    那边鱼汤已经开始咕噜咕噜地翻滚了起来,她赶紧把嫩豆腐放进了锅里;待豆腐煮熟悉之后再放入葱段和盐来调味,不大一会儿,杂鱼烩豆腐浓汤就做好了。
    把汤盛起来之后,她把锅清洗了一下,开始煮起了清水面条。
    那边炉灶上的石斑鱼也已经蒸好,许佳期赶紧用隔热手套把鱼端了出来,然后又重新开始烧水,准备上锅蒸花蟹。
    花蟹入锅以后,她又小心翼翼地将葱油酱慢慢地铺在石斑鱼上。
    很快,花蟹就蒸好了,清水面条也煮好了,魏彦洲赶紧又把立式空调给推回客厅原处……
    小夫妻俩坐在餐桌上开吃了。
    奶白色的浓香鱼汤,红彤彤的蒸花蟹和白灼游水虾,还有重头戏葱油石班鱼……这顿午饭简单清淡而又鲜美无比。
    一大锅没滋没味的清水挂面,一半儿被魏彦洲用来拌着鲜咸的葱油酱,另一半儿则用来泡着香浓鲜美的鱼汤,稀哩哗啦地全部吃完了……
    许佳期也被撑得不行。
    她虽然没吃一口面,却吃了大半碗白贝奶油蒸蛋羹,又吃了两只花蟹,十几只虾,半条石斑鱼和一碗鱼汤……
    两人饱得摊在椅子上动不了,却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忍不住相视而笑。
    坐在椅子上休息了好一会儿,魏彦洲提议出去走走消消食,许佳期欣然应允。
    两个人沿着别墅门口的那条圆卵石鱼肠小道慢慢地走。
    时值盛夏,又是中午,整片别墅区都是静悄悄的,路上一个行人也无。
    但这并不防碍两人的兴致。
    别墅区里被绿化得很好,入眼处俱是漂亮的花卉,苍翠的植被;转角处还林立着小巧玲珑的假山和喷泉,还有一些游来游去的锦鲤。
    许佳期坐在喷泉池边,用手拨了拨池子里的水,惊走了几尾漂亮的锦鲤。
    她环顾四周,笑着说道,“这里真好,等宝宝贝贝再大一点儿,咱们带着爸妈……咱们带着你爸妈和我爸妈,再带着孩子们一起来这儿……要是阿公身体好的话,咱们也带着他一块儿来……其实这里也挺适合老人孩子玩的……你爸妈不是喜欢打乒乓球嘛?我看酒店的康乐中心就有乒乓球室,又有幼儿游乐场,还有那么多的水上游玩项目……”
    他低头看向她。
    艳阳下,她笑靥如花。
    这就是他的妻子,一个温柔美丽,善解人意的女人。
    即使在度假,她心心念念地,也都是家中的长辈,老人和孩子们……
    有这样的妻子相伴,他是何等的福气!
    魏彦洲在一株花树前站定了。
    他轻轻地将她拥进了自己的怀中。
    她抬起头看着他,扑闪着长长的睫毛,对他突如其来的感触和动作有些不明所以。
    魏彦洲低下头,在她的面颊上印下了深深一吻。
    “佳期,谢谢你!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他低声说道。
    她莞尔一笑,却与他开起了玩笑,道,“怎么?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他有些无奈,苦笑了起来。
    她是他的妻子。
    从前世到今生,在许佳期清醒着的日子里,至少也陪伴了他十年之久,哪会不了解他?
    她柔声说道,“魏彦洲,以后……咱们每年都单独出来玩一趟好不好?不过,下回你再选时间和地点的时候,可别再像现在这样……正好挑我大姨妈来的时候带我到海岛来……我坐一趟飞机容易么?结果只游了一次泳就……”
    他“嗯”了一声。
    她又道,“我听说,滑雪很好玩,明年冬天咱们去滑雪好么?不过我不会……”
    他道,“不要紧,我也不会,到时候咱们再请个教练。”
    想了想,他又加了一句,“给你请个女教练,我就找个男教练……要不然,等我先学会了再来教你……”
    许佳期“卟哧”一声笑了起来。
    “魏彦洲,”她娇嗔道,“你怎么,怎么……”
    “佳期,你属于我,”他静静地看着她,低声说道,“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以后,我们一直在一起,不管去哪儿,咱们永远都不分开。”
    他眼中流露出痴痴的爱意,浓得化不开,像蜜一样粘在许佳期身上,令她觉得连呼吸都是甜的……
    “好,我们一直在一起……永远永远都不分开。”她仰起头看着他,温柔地说道。
    ===全文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