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我就喜欢他那样的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就喜欢他那样的: WwW.lwxs520.Com第80章

    此为防盗章, 如果你的订阅没超过50%,需要等待12小时  “马上, ”霍慈挂断电话, 绕过沈随安准备离开。。しw0。
    “小慈,你周末会回家来吃饭吗?”沈随安又喊了她一句,旁边的陆永欣忍不住去握住他的手。
    “你觉得我们是一个餐桌上吃饭的关系吗?”
    霍慈回头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 扬长而去。
    到了七楼的日料店,莫星辰坐在一层等着她。虽然座位之间也用木质纱板挡着,但终究不如榻榻米房间隐蔽。
    见她皱眉, 莫星辰立即表示:“我提前订位置的, 今天周五人太多,早没包厢了。”
    倒也不是霍慈矫情,只是她在外吃饭, 总会遇到偷偷拍她的人。她虽然不是明星,但微博上粉丝众多,难免会被认出来。
    桌上菜都上了差不多,莫星辰吃饭的时候,就在抱怨医院的事情。
    她在微博上是个时尚博主,不过正经工作是三甲医院里体检中心的大夫。每天上班轻松, 时常抱怨无趣, 要不是为了应付她父母,只怕工作早辞了。
    “对了,邵宜明年毕业之后就结婚, 咱们406总算有个嫁出去的,”莫星辰抬头说道。
    见霍慈半晌没说话,她用筷子在面前的小碟上敲了好几下,霍慈才抬头看她。
    “想什么呢,魂不守舍的,”莫星辰问她。
    霍慈低头,轻声说:“现在流行结婚?”
    莫星辰呵地一声笑了,无奈道:“我说霍大仙女,您是天边上的人物,不沾我们人间俗事。可你知道我光今年就被逼婚多少次了吗?别看我妈在南京,她这个月就给我介绍了两个相亲对象。”
    莫星辰和霍慈一般大,二十六岁的姑娘,毕业几年了,事业有成,模样不错。偏偏就是没男朋友,老莫家的七大姑八大姨早就着急了。毕竟莫星辰是家中小辈里最有出息的,高考的时候,进了全国最顶尖的大学。
    毕业了又留在北京的三甲医院工作,如今还在北京买了房。
    什么都不缺了,就缺个男人。
    霍慈确实没这种烦恼,自从父母离婚之后,他们双方都是尽最大可能的补偿霍慈。自然也不会有人对她的生活指手画脚,更不会有人追在她身后让她结婚。
    “你觉得我这样的好?”霍慈低头,讥讽地说。
    莫星辰一滞,不敢再抱怨了。其实有时候父母的唠叨和逼迫,也是一种关心。
    她赶紧转移话题:“邵宜说我们好久没一起吃饭,等有空,一起呗。”
    “那就在我出国之前,你来订地方,”霍慈说。
    莫星辰好奇地问:“这回真去非洲啊?”
    “行程都安排好了,7号的飞机,”霍慈点头。
    这些都是白羽和杨铭之间沟通的,虽然霍慈有易择城的电话,她还真主动打给他。行程确实已经安排好了,一月七号从北京直飞。而易择城也会一同前往,这也是霍慈对这次工作的唯一要求。
    按照行程,他们会在那里停留一个月,到时候她会深入拍摄无国界组织医生日常的工作,如果有必要的话,甚至会前往战乱地区。
    她虽然不是战地摄影师,但是这种挑战,她不会放弃。
    **
    易择城从公司出来时,就已经七点了,他要离开一个月。虽然可以远程视频,可公司的事情还要提前安排。这一个月来,他几乎没有休息,就连周末都在加班。
    杨铭原本要送他的,被他拒绝了。
    今晚的聚会是私人性质的,他自己开车过去就行。
    地方是他订的,在北京后海的羊房胡同,鼎鼎有名的厉家菜。这次客人里有几位是从香港来的,对于北京这样私人菜馆极有兴趣。易择城是请韩京阳出面订的,他这些年都在北京,人脉广。
    到了地方,门口没有招牌,小院门口挂了个白底红字的小灯箱。
    上书:羊房11号。
    厉家菜只有套餐,而且还不许点菜,今个主人准备什么,你就得吃什么。
    餐馆的名声大,便有慕名而来的人。从前厉家菜馆一天就招待一桌人,如今在旁边偏房又加了两小桌。
    一晚上,也就能招待二十来人。
    韩京阳自然是替他订了大桌,一进门便是一张占了半大屋子的桌子,墙上挂着的厉家菜三个字,乃是末代皇帝溥仪弟弟溥杰题的字。
    虽然是他请客,他反倒来地晚些。
    客人都到了,他进门后,有些歉意。只见从桌上起来一人,迎上来:“学长,你可来迟,待会罚酒三杯。”
    “明诗,你居心不良啊,”只见一个头发略短,皮肤黝黑的男人,指着她就笑。
    叶明诗才不管,她满脸欢喜地看着易择城,她是易择城在剑桥时候的学妹。当初易择城在利比里亚的时候,她还没毕业,没有工作经验无法加入无国界医生。可她就留在那里几个月,直到非回去不可,才离开。
    等她毕业了,就想着等工作两年,就去申请加入无国界医生。
    与他并肩,去拯救那些硝烟中的人。
    可两年没过去,易择城却回国了。
    无国界医生组织中的中国人并不算多,在座里的人里,也有香港人。都是当初在无国界医生组织里并肩过的,对他们来说,是同事,也是战友。
    黝黑皮肤的叫潘琛,是北京人,他成为无国界医生已经有十年。是内地最早一批加入的,这次他回国探亲。之后易择城会和他一起再次前往南苏丹。
    “对了,你不是找了一位摄影师同行,这次怎么没把人叫过来一起吃饭?”
    潘琛是典型北京爷们的性子,自来熟,善言谈,一桌子的气氛都能叫他活络起来。
    这次是明盛医药和无国界医生组织的一次合作,是由明盛牵头,到时候明盛不仅出资,还会捐赠一批药物。况且这次之所以请摄影师,就是为了将来的宣传。毕竟如今非洲不少地方依旧战乱四起。
    他们都是理想主义者,怀揣着一片赤诚,想去帮助远在这个星球另一片大陆,与他们毫无干系的人。
    “她有些闹腾,”易择城一手搭在桌子上,指尖在桌上敲了两下。
    其实确实应该带霍慈来认识未来的合作伙伴,不过那天海晏的事情之后,霍慈就像销声匿迹般,就连联系,也都是杨铭和白羽之间的。
    易择城自然不会主动联系她。
    这会突然有人提起,他想起那天她孤零零的坐在甜品店里。倒是不像以前那样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他没说话,反倒是旁边的叶明诗心里一咯噔。
    她有些闹腾……这话听着,有股不一样地味道在里头。
    显得亲昵。
    这个项目叶明诗也在跟,她之前也帮着找摄影师,不过她找的都是男摄影师。也不知后来是谁给推荐了这个霍慈,叶明诗一瞧见照片,心底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甚至在定下是她之后,她还专门关注了霍慈的微博。
    只可惜霍慈发微博并不频繁,有的,也多是关于工作。
    刚关注那会,她将霍慈微博从头翻到尾,看了一遍。霍慈是摄影师,微博里的照片不少,她自己的照片也有。身材好,个子高挑,再有一张不输明星的脸,就是随便一张街转角的照片,都美地惊心动魄。
    叶明诗长得也不错,身材娇小玲珑,一笑起来,嘴角有两个甜梨涡。
    可她自个心底一比较,还是有些泄气。
    不过这倒也不至于叫她退缩,要不然她也不至于到现在还在易择城身边。
    她跟着轻笑,劝说:“学长,琛哥说地对,你该请人家来的。毕竟我们彼此都熟悉,她是第一次参加,总该先了解一下。”
    潘琛朝她看了一眼,一笑。
    女人的心思就是深。
    易择城拿出烟,又去拿口袋里的打火机,不过一转头,又放下了。
    叶明诗见他的动作,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她心中又酸又甜,他这人虽然冷冰冰的,也不爱说话,却十分绅士。虽然知道自己不是特别的,可心底却裹着那么点儿甜。
    吃完饭,又去茶室里小住了一会。众人也好久未见,倒是一直聊到十一点多才结束。潘琛叫了车把几位香港同事送回酒店。
    “我自己开车来的,要不送你一程?”潘琛问叶明诗,就见她眼睛瞟向易择城。
    潘琛知道她的心思,也不说了。
    此时,易择城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接通电话,拧眉,随后有些薄愠:“我马上就到。”
    他转头,同他们道别。
    叶明诗自然不能在麻烦他,看着他的车很快消失在夜幕中。
    **
    韩尧是在酒吧门口等着他的,他车刚停下来,韩尧就走过去。
    “人呢?”易择城眉头紧拧。
    “里面太吵,我找了一圈儿没看见人,”韩尧无奈摆手,他这好不容易休假一天,招谁惹谁了,大晚上的被闹腾起来。说着他又发狠:“这个易端端,待会找到非揍她一顿不可。”
    易择城朝他看了一眼,韩尧立即表示:“哥,孩子不听话,就得教训。上回你就找了她一晚上,最后丫居然在家睡觉,白叫人担心。”
    两人上楼后,还没进去,就听到音乐声震天响。两人走到门口,坐在门口沙发上抽烟的女孩,都抬头看,还有人略带调笑地冲着他们大喊。
    一进门,就是酒吧的吧台,吧台前面是个船头模样的小舞池。
    易择城冷着脸朝旁边看过去,就在准备往里面走时,突然韩尧抵了抵他,大喊道:“哥,我看那姑娘怎么好像霍慈啊。”
    *
    霍慈坐在吧台,面前摆着是吧台里的姑娘,刚给她调的鸡尾酒。
    是旁边上来搭讪她的两个男人,替她点的。她穿着大红色短裙,她很少会穿这么亮眼的颜色。此时穿上,白皙胜雪的皮肤被这正红衬地,犹如暗夜中的精灵。
    霍慈不耐烦,正想开口让他们滚。
    却不想,突然从身后伸出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她登时恼怒地回头,就看见一张英俊又冷漠至极的面孔。
    易择城本就是气质矜贵冷峻,此时居高临下地看着搭讪的人,眉宇间露出轻描淡写之意。未开口,却已让对方生出怯意。
    他看着两人:“滚。”
    这模样,真像个护食的男人。霍慈哧地一笑。
    却叫夏袁航和那个金毛都当场变了脸色。夏袁航不认识易择城,可就冲着这说话口气,两人关系匪浅。
    至于金毛,更是愣住了。
    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要弄死霍慈,这会愣住了。
    韩京阳一笑,指着易择城说:“你要弄死她,估计得先问问我这铁瓷。”
    铁瓷,能被韩京阳这么称呼的人,那还用想。肯定也是他们那一圈的人,金毛虽说进不了他们那圈子可对他们一圈的人多少了解,这人面生啊。
    韩京阳见他这样,登时一嗤,合着,还以为自己诳他呢。
    “这是我打小一个院儿住着的哥们。头几年在国外救死扶伤,刚回来,”他觑了金毛一眼,说道:“说来你家老子和他父亲还有些渊源。九十年代那会,你爹没转业好像就在易叔部队里吧。”
    金毛听地都傻眼了,小心地问:“您姓易?”
    这小子仗着亲爹的那点儿势在外头胡作非为,自然清楚他爹一路是怎么上来的。老头逢年过节都要在家说他当兵的那些峥嵘岁月。况且他头顶的老领导,这会谁不是肩扛将星。所以一听易叔二字,他心就咯噔一下。
    易择城冷冷地冲着他看了一眼,反而是低头问霍慈,“没伤着吧?”
    霍慈哪会不知他是来给自己解围的,身上的戾气全收起,乖巧地跟个小兔子似得,依偎在他旁边。
    微摇头,咬着唇,声音软软地说了声:“我没事。”
    其实她声音甜,就是平时话说,又冷冰冰地,眼神太犀利,反倒掩盖一管甜糯的声音。
    “易少,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金毛腆着脸,比哭还难看。
    到现在还没说话的韩尧,扑哧笑了,“谁跟你一家人啊。”
    虽然没明说,可这是骂金毛呢,给自己脸上贴金。韩京阳妖孽一个,才不做跌份的事儿。易择城冷淡人,从不逞嘴上的能。只是有些时候眼神再犀利,不如言语上的奚落来地干脆。
    这会他们这帮人里头最毒舌的那个不在,只好叫韩尧代劳。
    金毛原本在这屋子里头,也是众星捧月,攒局的是夏袁航,他都得捧着。结果进来三个,一个不拿正眼瞧他,一个直接拿话茬噎他。
    就剩下一个还算亲和的韩京阳,他哭丧着脸看过去求救。
    谁知笑得一脸妖孽的韩京阳,却敛了笑,“大尧说地对,关系可不能乱攀。”
    ……
    也不知道谁把音乐给关了,包厢里静地掉下一根针儿,都听得见。
    傲,忒傲,三个真是各有各的傲气。
    狂,也是真狂,说话连一点面儿都不带留的。
    至于金毛也是真的怂,都叫人怼成这样了,愣是一句话都不敢顶。
    “有什么事儿,怎么不和我说,谁允许你一个人到这种地方来的?”易择城看着她,眉头依旧紧拧着,真像生气的样子。
    霍慈瞧着他,嘴上不自觉地扬起,掌心是他的温热。
    十指相扣地牵手,放在他只是握着她的手。
    可霍慈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作怪,终于十指相扣了。
    身边站着的是他,说话的是他打小的哥们。
    她横冲直撞地长到这么大,却头一回有替她出头的人。曾经她被人指着鼻尖骂,却只能难堪地站在原地,连回嘴都不会。后来她变得冷漠、尖锐,谁敢动她一根手指,她就弄死对方。
    仗着这股子戾气,她在这个圈子里,比谁都成功。
    可是今天,却有人挡在她面前,问她,有事儿怎么不告诉我。
    虽然关系是假的,可这份关心却是真的。
    “我经纪人新签个模特,被他们带到这里来。他过来带人走,却被扣住了。打电话说要我亲自过来,才放人。”霍慈声音又软又温顺。
    处处透着一股,我是被胁迫的。全然忘了,方才她一脚踢翻金毛的干脆凌厉。
    易择城眉目一凉,跟韩京阳对视了一眼。
    韩京阳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讲究的都是你情我愿。扣着人,那可不好。咱们都是守法公民,这要叫传出去了,只怕连警察都得上门了。”
    这事儿是夏袁航叫干的。
    所以夏袁航立即站出来,赶紧解释:“韩少,这还真是误会一场。这姑娘真是自愿过来的,只是经纪人过来的时候,中间才有了点儿小误会。”
    “现在还有误会吗?”易择城看着他,冷冷问。
    夏袁航讪笑:“没了,当然没了。都解释清楚了。这事儿是我们做的不对。”
    “走吧,”易择城从进门开始,眉头就紧锁着。
    这包厢里头的味儿太难闻,他对气味敏感,已经闻到不该有的东西了。
    白羽一听这话,赶紧过来扶着艾莉,孟帆和他一人一边,把人往外架。易择城则是牵着霍慈的手往外走。
    刚出了门,易择城就缩手,谁知却被那只柔软纤细的手掌紧紧扣住。
    霍慈不放手,她低着声说:“不许放手,都看着呢。”
    跟着出来的韩京阳和韩尧两个,正好听见了这句。两人抬头朝这姑娘瞧过去,有意思,这姑娘可真有意思。
    韩尧抵了下韩京阳,冲着他给了个眼神。
    那意思就是说,你瞧,我没说错吧。
    等走到电梯,韩京阳问:“这就回去了?”
    对面包厢就是他们的,本来正打着牌,韩尧打完电话,一进来就跟他说,看见霍慈了。
    易择城正好摸了一张绝张,正准备胡牌。他不搭话,坐他对面的韩京阳一听是姑娘名字,来了兴趣。
    韩京阳问,这谁啊?韩尧瞅着易择城的脸色,不敢说,就给韩京阳使了眼色。兄弟两个换了眼神之后,韩京阳这才醒悟过来,这不就是韩尧之前提过的姑娘。他火急火燎地赶回来,不就是因为易择城这颗铁树总算开花了。
    可谁想,易择城推开牌,自摸八万,清一色。
    独赢,他不紧不慢,还叫人给钱。
    韩尧见他这样,都有点儿急了,说:我问服务员了,隔壁包厢里可有曹洋那小子。这小子名声不好,去年玩一个嫩模差点儿就搞出人命。我瞧霍慈不像是会和这小子混在一起的人,不会是被骗来的吧?
    韩尧和霍慈在一个训练馆里有两年了,不算熟人,就是个点头之交。
    不过他对霍慈的印象好,在训练馆里练拳,不叫苦,不怕累,还安分。
    曹洋就是金毛,他名声不好,韩尧不怎么在外头玩,都听说过。
    毕竟这种仗着自家老子有点儿权势的,就在外头为非作歹。他们这样的人更看不惯。要说权势,他们这样的人家,那才真称得上贵。可越是这样的人家,管教孩子越严格。这些孩子哪个不是被养得一身傲气,他们狂,他们傲,他们仗义,他们热血。
    他们靠地都是自己,谁敢拿老子名头出来,叫人瞧不起。
    麻将机还在动,今个就他们三个聚会没叫别人。结果缺牌搭子,干脆让人叫了两个会打牌不聒噪的女人上来。易择城还嫌她们穿得暴露,非叫人换了衣裳,裹得严严实实的,才许人坐下打牌。
    **
    “走吧,她这样的得回去休息,”易择城看了一眼艾莉。
    白羽低着头,可是这会也不是埋怨的时候,架着她跟着霍慈他们进了电梯。等电梯门关了,易择城抽手。
    这会儿霍慈不拽着了。
    两人手是松开了,可肩并肩站在一块儿,对面光滑的电梯壁映着两人,还是登对。
    一行人到了楼下,韩京阳打电话给司机,霍慈的车也停在门口。韩尧一瞧见锃光瓦亮的奔驰g65amg,眼睛都亮了。站在旁边瞧了一圈,朝霍慈数手指:“有眼光,这车可真漂亮。”
    “60升双涡轮增压12缸发动机,现在最大功率能达800,最快加速42秒,时速也提升了,我的车能到250,”霍慈说完,韩尧眼里都冒光了。
    男人都爱车,更别说这种越野车,就没谁瞧见不心动。
    韩尧一听她开口,就知道是真行家。
    她这车本来就是越野里顶级的,现在又叫她改装了,就更讲究了。
    “喜欢吗?”霍慈站在台阶上,旁边站着的易择城和韩京阳两人。
    两人都安静地听着他们说话,韩尧站在车旁,一笑:“这车可没人不喜欢。”
    他一说完,霍慈一抬手,就有东西在空中划过,直接砸过来。韩尧身手敏捷,伸手给接住,定睛一看,是一串钥匙。
    奔驰标志。
    “喜欢就拿去开,”霍慈瞧着他说。
    别说韩尧拿着一串钥匙愣住,韩京阳都叫这姑娘的大气给惊着了。她这车一看就是进口的,车本来就得三百多万,她还改装过,没四百万真搞不下来。
    “今晚的事情,谢谢你们了,”霍慈这会转身,冲着易择城和韩京阳就是一鞠躬。
    韩京阳没来得及拦呢,倒是易择城一手插兜里,眉目清冷地看着她。
    霍慈是真心道谢的,九十度鞠躬都不打带打折的。她知道楼上易择城说那些、做那些,都是为了帮她。夏袁航和那个金毛都不是善茬,这回她就算真的报警,成功把人带走了。小人难防,难保下回这些人不会做局找她麻烦。
    她是当红摄影师,微博上千万粉丝呢。可到了现实生活里头,不管是夏袁航还是金毛,她就是得罪一个,也都后患无穷。
    易择城今天当着那些人的面儿,这样护着她,以后这些人见着她,也会避着走的。
    这份人情,真不是简单谢谢两个字,就能还的。
    可是这会再看霍慈,真不是拿人手短啊,他是真觉得这是个好姑娘。仗义,经纪人出事了,明知道是个局,二话不说就来了。大气,他就说一句话,她甩手就把车钥匙扔过来了。说的还不是送,她说,你拿去开。
    作者有话要说:  当写下霍慈,我爱你这句话时候,《我就喜欢他那样的》这本书正文正式完结了。虽然后面还有两章番外,但是矫情的话,我就在今天说了吧
    1、谨以此文,献给每一个你们。在开这本书之前,牧童从未想过这本书会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是的,或许在别人看来这并没有什么,可是对我来说,确实巨大的进步。第一次收藏突破两万,第一次评论突破三万,特别是评论,女朋友们各种给我打分、撒花鼓励我。很多时候我的坚持,都是你们给我的
    2、这本书签约了出版,所以在这章留言的姑娘里,我会抽取三位送这本书的样书,到时候再给个特签吧(因为之前的书被解约过,所以我希望这本能顺顺利利地出版)
    ps:再加一个福利,本章所有打2分十个字以上的评论,都送红包(这是最后一次红包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3、自我批评一下,在完结的这周里,犯了点儿完结综合症。不过介于这本书我的更新一直很及时,还是鼓励一下自己。下本书,争取能一直及时更新到完结。
    4、最后说一下新文吧,之前也宣传了很多,新文就是系列文,小仙女和小成的故事,具体的开坑时间没定下,但应该是在五月中旬吧。因为这本书情节非常丰满,所以想给自己多点儿时间去准备一下,匆匆开坑并不是我想要的,也不是你们想要的吧。
    所以女朋友们收藏一下新坑吧
    这个初夏,童哥要和各位女朋友约定,不见不散
    文案一:
    也不知道从哪儿传出去的消息,只要小仙女点头,就能得到价值两亿的聘礼。朋友都劝蒋静成算了吧,毕竟你们两那档子事儿都过去那么久,你能给人家什么?
    他弹了下烟头,扯了个笑:我啊
    朋友骂他脸大:你丫能值两亿?
    最后证明,他真的值两个亿……
    文案二:
    小仙女:你说你喜欢我,为什么不来找我
    蒋静成:想,怎么不想去找。转业报告一年写十几遍。可我想着,只要我守好这片土,你总有一天会回家来
    网页传送门:
    手机传送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