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乱世为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乱世为王: 分节阅读_166

    官员。
    “哟。”李延笑道:“这不是康大人么?”
    来人正是刑部康侍郎,看着游淼,说:“游淼,你可知罪?”
    “少说废话。”游淼道:“读罪名,老子人被抓了,政事堂还在,当心我党羽们纠弹你。”
    游淼要是抬出皇后,刑部侍郎倒不怎么怕,但政事堂个个都是硬骨头,若是蓄意报复,确实是吃不了兜着走。
    康侍郎点头道:“刑部治你八桩罪名,一:党同伐异,扰乱朝纲。二:外戚干政,妄自尊大。三:里通外族,暗通消息。四:隐报军情,延误战机。五:贪污行贿,私占民田。六:迫害同僚,诛心断事。七:独断专横,只手遮天。八:罔顾道统,有违人伦。这罪名,你认还是不认?”
    听完以后,李延与游淼一同爆笑起来,笑得乐不可支。
    游淼笑完后道:“绞尽脑汁拼出这么八桩出来,也真难为你们了。”
    李延道:“林洛阳那小子呢?这可不像他写的,你们刑部都混进了些什么人进去。”
    康侍郎脸上尴尬抽搐,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游淼笑道:“我猜他也是临时找来的,这事儿连林洛阳都不知道。”
    康侍郎怒道:“不管你今日认不认罪,你都不用再生妄想……”
    “退下!”充满威严的声音喝道。
    康侍郎一凛,却是唐晖来了。
    康侍郎忙躬身,唐晖径直进来,朝游淼道:“陛下在气头上,这时说不通,皇后正在劝他。待陛下气过了,唐大哥就设法放你出来。”
    “行。”游淼也没说谢谢之类的话了,心知与唐晖这等生死之交,不必太客气,唐晖又吩咐看守天牢的御林军士兵道:“没有我的手谕,谁也不许进来。”
    游淼知道唐晖是怕有仇家来折辱他,便点头接受。
    三天后,乔蓉过来看了游淼一次,带了些被褥,所谈无非是赵超仍不愿善罢。
    “你就朝你三哥求个情,答应留在江南罢。”乔蓉看游淼呆在大牢里,戴着手铐脚镣,忍不住地心酸,说:“这又是何苦?”
    “他那人最倔。”游淼道:“你说不动,就不必管他,聂大哥情同手足,还被他关了好几年呢。”
    乔蓉无计,只得说:“我跟唐将军打了招呼,每天会派人送吃的下来。”
    “再带点书罢。”游淼道:“当官这么多年,总算可以读点书,是真正的没事做了。”
    乔蓉应了,自这日起,每天都派宫女送来吃食,较之平日丝毫不缺,一个月后,唐博也来了次。游淼这才知道,李治锋在塞北一路所向披靡,接到假御旨的当日,便马上动身,带兵出征。
    而真正的朝中命令,则在三天后才到,这个时候李治锋已经带着五万大军,跑得没影儿了。冬季,东梁关外茫茫大雪,李治锋成功地与达列柯展开了交战,每一次都以绝对性的优势镇压了达列柯。
    犬戎族中开始不安,越来越多的人倒向了李治锋,李治锋在收复族人后,开始追击达列柯。达列柯只得逃向高丽。
    “还有别的消息么?”游淼笑道。
    “没有了。”唐博道:“李将军出东梁后,消息就断了,现在朝中都在议论那五万大军,被他带去了何处。”
    唐博隐约猜到一些内情,只是不敢说,游淼看唐博这脸色,就知道赵超没有把他假传军令一事在朝廷上公布,也没打算治他的罪。多半是想先收拾了李治锋,依旧放他游淼出来当官。
    但游淼也知道,只要把兵权交给李治锋,就是放纵这头野狼,冲出了塞外。
    “游大人,你好好休息。”唐博道:“我替唐家子弟,感谢您保全之情。”
    游淼起身,一身脏兮兮地,与唐博互一揖,明白唐博所言是指太子叛乱之时,他把所有人强留在了宫里,再逼迫士族出家兵勤王一举。这么一来,不少官宦之家的子弟前途无量,不必再受赵超猜疑。
    卷五 八声甘州
    这天起,横竖无事,游淼便在牢内读书,与李延分喝点小酒,二人绝口不谈这些年的恩怨,只是讲论书中奥义。
    天渐渐地凉了下来,北方依旧没有消息,天空中下起了大雪。除夕夜里,乔蓉亲自把皇子与公主带到牢中,让游淼看了看。一家人其乐融融,李延在旁看得不住心酸。
    “今天听说大军回来了。”乔蓉小声道:“带兵的是一个姓黄的将军。”
    “姓黄……”游淼想起来了,那是李治锋的副将,忙问道:“李治锋呢?”
    “不清楚。”乔蓉道:“被陛下打了十军棍,削去一年俸禄。”
    “没治死罪?”游淼道。
    乔蓉道:“没有,我让小舅送了些钱去,打听了缘由,家里小厮说,黄将军被打完后正趴床上喝酒,说李治锋回族了,他的那个大哥被高丽王杀了,现在犬戎人奉他为王。”
    游淼转忧为喜,笑了起来,笑得阳光灿烂,犹如回到了当初的少年时。
    “我就知道他行的!”游淼赞叹道:“太好了!”
    “可陛下很生气。”乔蓉道:“大军回来了,他吃不下饭,晚上也睡不着,说,如果李治锋派使者和谈,他第一件事就是把使者杀了。”
    “随他去罢。”游淼笑道:“我才不信他真敢杀。要杀,朝中大臣也不会让他杀。”
    乔蓉点了点头,说:“你就安心在这儿先呆着。”
    雪花纷纷扬扬,从天窗外斜斜飞舞着卷落下来,牢中的火炉烧得红彤彤的,游淼泡了两杯茶,烤着火,分了李延一杯。
    半月后,牢狱外传来人声,似乎起了什么动乱,游淼便趴在天窗上朝外看,说:“皇宫里出了什么事了?”
    李延懒懒地抓跳蚤,答道:“多半是过元宵了,在闹腾罢。”
    游淼想起今天是元宵节了,不禁感慨实多。
    李延道:“今天夜里你姐不知道送什么好吃的。”
    游淼道:“等着罢,好酒是少不了的。”
    游淼坐下,翻开书,就在这时,一名宫人捧着一壶酒过来,尖着嗓子道:“两位大人,过节好啊。”
    李延愣住了,游淼笑道:“来,拿来。”
    宫人先为李延斟了一杯酒,递到李延面前,游淼刹那就愣住了,不住发抖,看着李延,李延也回过神了,看看游淼,又看面前的酒。
    “哥们先走一步了。”李延苦涩一笑,说:“见你嫂子去了。”
    游淼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许久后,他才说了一句话。
    “好……好走。”游淼颤声道。
    李延喝下那杯酒,倚在砖墙上,缓缓滑落,酒杯当啷一声落地。
    多少年前的少年鞍马,肆意京城,青春年少,五陵意气,俱在那一念之间。
    那一年穿过长隆巷,五柳河出来,阳春三月,暖风拂水,姓柳的少女坐在水边,身边一众公子哥儿,谈笑风生。
    柳叶漫天飞舞,带来了游淼遗忘多年的记忆,又一瞬间如风般卷起复杂的情感,离开了他。
    “游大人。”宫人道:“请跟我来。”
    御林军打开牢房门,游淼脑海中一片空白,临走时看了李延的尸身一眼,他跟着御林军离开天牢,唐晖就等在牢房外。
    宫人道:“唐将军,卑职先回去复命了。”
    唐晖答道:“请代为回禀陛下,两个时辰后就带到。”
    宫人点头离去,游淼心里略定了些,知道今天元宵,多半是赵超想让他出来,大家一起吃个饭,说说话。
    果不其然,唐晖将游淼带到偏殿,内里已备好了澡桶,唐晖苍白的脸上难得地现出微笑,说:“贤弟尽管沐浴更衣,愚兄在外给你看门。”
    游淼笑了笑,点头,径自去洗澡,两名御林军在旁伺候,待得洗完出来后,又有宫女捧着长袍出来,说:“皇后吩咐,让国舅爷穿这件。”
    游淼试了试,见是一袭黑金相间的袍子,正合身,在牢中待了数月,瘦了些许,不见日光,脸色逾发白皙了些,看起来带着点病弱之态。
    唐晖护送游淼到太和殿上,殿内焚着香,游淼心中诧异,不是家宴么?怎么带到殿上来了?
    赵超一身皇袍,乔蓉站在一旁,殿上并无官员,唯帝后二人,乔蓉朝游淼笑笑,游淼只觉犹如做梦一般,今天的事怎么感觉都不太对?
    赵超道:“四弟。”
    游淼略觉诧异,却不得不以君臣之礼叩拜,规规矩矩道:“臣在。”
    游淼躬身,行大礼,心中揣测赵超喜怒,赵超足足有一段漫长的时间,没有说话。最后道:“你赢了。”
    “陛下。”乔蓉小声提醒道。
    赵超的声音中带着愤怒与不甘,最后长叹一声,说:“四弟,有空记得回来看看三哥。”
    刹那间游淼如同遭了晴天霹雳,赵超那句话中,包含了太多的信息,他终于让步了。游淼闭上双眼,不禁哽咽道:“臣谢陛下成全,此生肝脑涂地,无以相报。唯愿来世做牛做马,以偿天恩……”
    赵超道:“封你为辽东王,这就上路罢。”
    宫人过来,端着一枚印玺,放在游淼面前,游淼不住颤抖,抬头时,见乔蓉喜极而泣,眼眶发红。
    御林军将游淼送出宫门,游淼百感交集,朝唐晖道:“唐大哥,我在牢狱中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犬戎人前来交涉。”唐晖道:“以四百年边境合约,东梁关外千里平原,换你离开。并答应终犬戎王一生,不让高丽踏入中原半步。朝中大臣们讨论许久,最后陛下终于答应放你走了。”
    游淼松了口气,知道这是李治锋打了胜仗,回来让赵超放人了。
    茂城花市灯如昼,千盏华灯横亘而过,皇宫笼罩在璀璨繁华的景色中,离游淼渐渐远去。
    两道火树银花,映得夜空灿烂缤纷。
    天穹一如五彩的琉璃灯,缓缓旋转。
    游淼驻马城门前,不禁回头遥望,依稀看到了那一年元宵夜,赵超站在集市外的身影。
    茂城大门缓缓推开,千里平原上,一时羌笛吹响,长空明月,塞外风声。
    茂城外,黑压压的是五万犬戎大军,跟随在李治锋身后。
    游淼眸中,映出城外一片静谧,月亮洒满银光,温柔地披在李治锋身上,在他的身后,是大军围城,无人敢与之抗衡的犬戎骑兵。
    笛声在风里吹来,带走了游淼的思绪。
    李治锋一身虎皮王服,戴着一顶狼头帽,脖前拴着游淼的玉佩,驻马平原上,吹响了乐曲。
    游淼策马冲出茂城,大门在背后关上。
    关山银月辉万里,黑铠王骑战黄沙。
    游淼已说不清那是泪还是小雪融化后的水滴,他在李治锋身前下马,李治锋停下笛声,低头温柔地注视着他。
    他朝游淼伸出手,掌心摊着一枚狼牙,游淼把手放在李治锋的大手中,双方互一借力,游淼飞身上马,坐在李治锋身后。
    一声狼啸,五万犬戎骑兵齐声应和,啸声铺天盖地,大军启程,跟随李治锋离开茂城。
    群狼北上,一时回首月中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