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穿越种田之农妇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穿越种田之农妇: 第67章 怎舍得

    离开京城前一日,杨婵见到了彩菊,颇有些意外。
    “老爷让我将东西给姑娘。”彩菊递给杨婵一个盒子,而后福身告退。
    打开盒子一瞧,竟是那块被抢了的玉佩,不过却是一对,杨婵笑了笑,看来皇上是真的不会计较了。
    这次离京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归来,好在杨锦如今有妻有子,不会再孤单,至于铭哥儿,杨婵还是带着一道走,等大些再让他进京。
    倒不是不相信郡主,到底年纪小,郡主如今又怀有身孕,杨锦又是个大男人,杨婵不放心将他放在京中。
    等到了杭城,赵远山同周盛安分离。
    本来上任前该先回一趟老家,只是上任时间紧,只能先去平县,就是赵远山要去的县城。
    搂着杨婵,赵远山颇为不可思议道:“万万没有想到我这辈子还有做官的时候。要是我爹娘还在就好了。”
    拍了拍要醒的安哥儿,杨婵笑道:“你如今不正是去当官吗?你能有今日,不定就是公公婆婆在天保佑,往后当个好官,给公婆积德。”
    赵远山看着杨婵,郑重点头,“我自会做好这个官。”
    平县同新安县差不多大,但是要比新安县山少,平地多了,自然也富庶许多,一路过来,遇到的百姓都还算安康。
    原来的县令于半月前卸任,不过衙门有人照看,每日有人打扫,杨婵一行人到了,只需收拾一下就能入住。
    此次除了他们一家子,还有两个杨锦派的人,一个师爷,专门帮赵远山管理衙门,还有一个护卫,身手一流,一来是保护他们安全,二来也任派他为平县的铺头,有这一文一武相助,赵远山能更快掌控品平县。
    安顿好后,赵远山正式上任,而杨婵也开始除带孩子外,进行外交工作。
    好在她如今是平县身份最高的人,所以许多宴会她想推就能推了,不然还真得忙死她。
    这边渐入佳境,京城传来郡主诞下嫡女的消息,杨婵搜罗了不少特产和姑娘能用到的东西让人带过去。
    结果东西没出去两天,杨婵被诊出了一个多月的身孕,算算日子,是到平县后怀上的,把赵远山喜得恨不得放鞭炮。
    对于这个孩子到来,杨婵有些措手不及,她原本想着等安哥儿五岁后再生一个的,没想到来的这么早。
    既然怀孕了,她自然会好好调养身子,如今小草已经能管家,她倒没什么事忙了。
    说到小草,已经到了定亲的年纪,平县也有不少人提亲,只是杨婵和赵远山颇为犹豫,他们不知道在平县任职多久,万一过了一届或是两届调任了,那留小草一人在这边肯定不行。
    最后还是赵小花托人带信来,说新安县那边有人提亲,她托人打听了,是一户顶不错的人。
    杨婵看了信,说是新安县县城里的人,父亲是举人,如今在县学中任教,其母也出自书香之家,很是和善,育有二子二女,提亲的是次子,已经中了秀才,颇有才学。
    瞧着是不错,不过杨婵还是有些不放心,派了人去打听,要真的如赵小花所说,倒是不错。
    嫁到新安县离这不远,重要的是赵小花就在安溪镇,还有赵家族亲,有什么事,家里能帮得到忙。
    多番打听,家世人品都如赵小花所说,且还要好些,这家可不是普通的书香人家,其曾祖曾是二品大臣,可惜李举人的父亲是个纨绔,故而才没继续当官,不过期家底却是丰厚。
    小草嫁的次子,无需当家,按着她现在的能力,管好她自己的小家绰绰有余,才学算不得顶好,□□添香却不是问题。
    同赵远山商量了下,趁着衙门无事,她如今月份不大,留下师爷和主簿,一家子驾车回了新安县。
    回乡头件事便是祭祖,早早得了消息的赵家族人全都放下手中的活计,敲锣打鼓的等着赵远山归来。
    赵小花带着两个孩子站在最前头,双目通红,弟弟中了进士,当了官,她如今可是官老爷的姐姐,不知有多风光。
    祭完祖,已是傍晚,杨婵同赵小花说着闲话,“大姐,你可见过那李秀才?”
    眼见为实,没有见到真人,亲自摸摸底细,杨婵还是不放心。
    都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话半点没错,要和小草过一辈子的人,可不能马虎了。
    “诶呦!不是我说,李家二郎长得那叫一个俊俏,斯斯文文的,虽说家世比不上咱们家,人倒是真真不错。”说到这个,赵小花立马眉开眼笑。
    闻言,杨婵微微一愣,笑道:“咱们也不过是耕读人家,大姐往后可别在外边这样说。”
    看来得同远山商量一下,家中的族人需要敲打敲打,不然拿着他的名义在家中作威作福,届时可都算到了他头上。
    “我也就是这么一说。”赵小花讪讪说到。
    想到杨婵的家世,赵小花不敢再提这事。
    杨婵差人去叫来李举人找的媒婆,让她告诉李夫人,她第二天登门拜访,双方碰个面,简单了解一下。
    李家自然没有不从的,他们也想见见杨婵和小草,且杨婵愿意上门,这亲事算是同意了一半。
    别的暂且不说,这李家的院子修的不错,看一户人家底蕴如何,这家中摆设也是最能体现的一处。
    等进了门,李夫人连忙上前迎杨婵进屋坐下,又唤人上茶,这才满面笑容的说道:“都说赵夫人神仙一般的人物,今儿可算涨见识了。”
    “不过乡下妇人,何时成了夫人说的那般人物。”杨婵浅笑着回道。
    闲聊几句,杨婵发现这李夫人不愧是书香人家出来,说话轻声细语,知书达理,脾气很是温和,从头到尾只看了小草几眼,瞧她眼神透着满意,还有她边上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小妇人,该是李家长媳,周身带着书香之气,该是不难相处。
    中午在李家吃过饭,杨婵才带着小草出门,就见赵远山已经在马车旁等着了。
    “见过李家哥儿,如何?”才进了马车,杨婵便问道。
    “我等会进来。”小草掀了帘子便要出去,被杨婵给拉了回来。
    “这是你的终身大事,自然要好好弄清楚,等以后害羞不迟。”小草本就没了娘,瞧着和她这个嫂子相处的不错,到底隔了一层,许多话不会同她说,杨婵只得让她自己参与进来。
    “人品才学皆是不错。”赵远山路出满意之色,家中没有父母,他这个做哥哥的自然要把关,故而之前来提亲的时候,赵远山都有打听,甚至偷着与其结交相处。
    这么些人下来,还是这李秀才最叫他满意,能读书却不迂腐,说话进退有度,不是心高气傲之人,至于其他,一时还看不出那么多。
    赵远山或许智谋不如杨锦,但他的眼光却好,能叫他满意的人,想来也不会差到哪去。
    离开李家的时候,杨婵和李夫人约了第二天去寺庙,除了再摸摸李家的底细,也是想让小草和李秀才见一面,若是这次还满意,便订下来。
    结果自然皆大欢喜,因着赵远山不能久离平县,且小草年纪也还小,两家只交换了庚帖,合了生辰八字小定,等小草及笄再成婚。
    小草这桩事一了,杨婵算是完成一件大事,接下来便是安心待产。
    在平县过了第一个年没多久,杨婵便发动要生了,算算时间,提早了一个多月,好歹生过一个,两人倒没有生安哥儿那时的惊慌。
    这胎不算顺利,足足过了一天才生了第一个,又过了一个多时辰才生下第二个。
    “恭喜老爷,夫人生了双胎,大个些的是大姐儿,小个儿些的是二姐儿。”嬷嬷抱着两个孩子给赵远山看过,赶紧回屋。
    双胞胎早产,身子羸弱,尤其二姐儿,哭声同小猫似得,万一受了风可就不好了。
    足足睡了两天,杨婵才缓过劲来,因着双生姐妹身子不好,洗三便没办,杨婵抱着小的这个,心疼的不行。
    县里大夫把不出双胎,她怕孩子太大不好生,七月开始克制自己饮食,没想到竟然是双胞胎,难怪两个孩子都这么小。
    等孩子满月,姐妹花总算白嫩了许多,大夫把脉后,说是身体健康,一家子人提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没等姐妹花会翻身,新安县来人说李举人病重,怕是过不去坎,话中隐意,不无想叫小草冲喜。
    杨婵眯眼,冲喜可算不得好名头,再说小草年纪不大,嫁过去就陪着清汤寡水的守孝,杨婵万万不会应允的。
    故意转移话题,杨婵只差人去看望李举人,并直接写了信给李夫人,隐晦的表达了小草还小,他们家要多留几年的意思。
    李家,李夫人冷眼瞧着大儿子和大儿媳,声音带着些微怒气,“我竟不知何时要冲喜,这是你们谁的主意?”
    李家长子和长媳跪在下面,长媳也就是李林氏哭诉道:“媳妇真不知此事。”
    李夫人闭了下眼,目光扫下长子,其实不必问,她就知道一定又是这儿子出的馊主意,她有两子,却天差地别,长子是个浑人,次子聪慧,小小年纪中了秀才,这才千方打听,找了这门好亲事,没想到才定下婚约,长子就给她找麻烦。
    没几天,李家的赔礼上门,言道长子孝顺,急病乱投胎,才出此下策,李家万没有这样意思,还说李家乃是重信之人,当初说好等小草及笄,便一定做到。
    其中真假杨婵也不知道,只知道没过多久,李举人去世,死前给两个儿子分了家,因次子没成家,等守孝后成婚,便搬出去另过。
    照杨婵来说,这也算是好事,小草往后同李秀才过小日子,别提多舒心自在。
    时间过得飞快,那边李家守孝三年期满,这边赵远山也任满进京述职,顺道带着已经小大人了的杨铭进京念书。
    至于杨婵则在家中和赵小花一起准备小草的嫁妆,下月可就是她的婚期,得赶紧准备才是。
    “这些会不会太多?”赵小花看着一水的红木家具,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又是担忧的问道。
    杨婵心下明白,同时赵远山的姐妹,一个嫁了村夫,还早早成了寡妇,更别提什么嫁妆了,一个却能嫁给秀才,日后不定就是官太太,嫁妆又这般丰厚,饶是亲姐们,心中难免也有怨言。
    “这些是郡主送的,于她来说,不算什么。”杨婵扫了赵小花一眼,笑道。
    人的感情都是处出来的,她和赵小花相处不多,小草可算是她半个女儿,感情当然不一样,再说家里情况和以前也不一样。
    赵小花现在能在镇里买院子,儿子进学念书,这些靠的还不是赵远山,要怪也只怪她生的比小草早,没赶上,有什么可不满的。
    当然,赵小花也只酸一句,她这弟媳可不是一般人,再说这些东西是弟媳娘家准备的,就更没有她计较的份。
    其实赵小花张罗也就是这些大件和琐事,真正的嫁妆杨婵可没叫她过目,不然她才真要嫉妒。
    之前说过,李家底蕴丰厚,当初李举人去世,分了一半给次子,因为极爱这个会念书的幼子,还将自己的私产全给了他,加之李夫人偏爱,他手中的钱财比长子多一倍不止。
    李家想要靠上赵家,聘礼自然丰厚,光现银就有五千两,杨婵一点没动,全给小草做嫁妆,又有郡主和杨锦的添妆,满满当当四十八台的嫁妆。
    小草可算风风光光的嫁入李家,成了李家妇,可惜赵远山没赶上,没有亲自看妹妹嫁人为妇。
    因为杨锦的帮忙赵远山述职结果很快下来,依然做平县的县令,这是赵远山自己的意思,他野心不大,如今这样足矣。
    三朝回门,恰巧赵远山归来,算是双喜临门,杨婵带着小草回屋,问道:“姑爷对你怎么样?”
    小草双颊通红,颇为娇羞回到:“好的。”
    “对了,婆婆说,等过了年,让我们搬出去另过。”小草望着杨婵,希望她给给自己出出主意。
    杨婵知道她的顾虑,才新婚就搬出去,名声上怕是不好,便笑道:“这是你公公去世前便安排好的,我同你哥哥都知道,你只管装作什么都不懂,听你婆婆的安排。”
    其实李夫人肯定不想次子搬出去,可是李举人去世前留下的话,肯定要遵行。
    这几年他们两家有不少来往,这李夫人倒是不错,可惜那李家大郎和大儿媳可不是省油的灯,她可是希望小草搬出去过清净日子。
    小草点头,她在娘家管家多年,没道理管不好自己的小家。
    怕小草在李家吃亏,赵远山和杨婵回平县前特地去了一趟李家,这才带着孩子回平县。
    到了平县,杨婵环顾四周,没了铭哥儿和小草,她这心就同院子似得,空了大半,好在家中还有几个小的,让她很快调节好心情。
    “安哥儿年纪到了,我想着送到书院去上学,你的意思呢?”夜里,赵远山搂着杨婵轻声道。
    当初因为杨铭,杨锦找了位饱学之士给他做先生,这次杨铭进京,先生却留了下来,教安哥儿绰绰有余,只是赵远山不想将长子拘在家中,去了学院也能多交些朋友。
    “你不提我也要说呢!男孩子还是多出去的好。”杨婵笑道。
    送了安哥儿入学,京中来人报喜,说是郡主生了杨家长子,杨婵忙备下礼物让来人带去。
    忙活大半天,杨婵揉了揉发胀的脑袋,吩咐一声便回屋歇息。
    …………
    “杨婵……”
    远远听到有人叫她,杨婵转过身去,就看到一个胖乎乎的人朝自己走来,本也没什么,可这人穿着她多年没见过的牛仔裤和t恤,随即,杨婵瞪大双眼,这是她前世唯一的朋友,李莉,因为实在太多年没见,而且李莉明显变了很多,才没有一下子就认出来。
    “李莉?你……”还没说完,杨婵惊恐的发现李莉竟然穿过自己的身体走到另一个身边。
    “杨婵,现在想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李莉挽住一个戴着墨镜又包着围巾的人,“怎么样,大明星,咱们今天去哪玩?”
    被李莉叫杨婵的女人左右看了一下,道:“这里人多,先上车再说。”拉着李莉朝路边的一辆黑色小车而去。
    顾不得多想,杨婵跟了上去,看到那个叫杨婵的人取下墨镜和围巾,一张和她现在八分像的脸露出来,赫然是她前世的模样,或者比她前世美了不止一倍。
    最重要的气质,前世的杨婵就是一*丝,而眼前的这个人,一颦一笑自带风采,怎么说呢!对了,就是妖孽,女王范的那种。
    跟了她们一路,直到天色渐暗,杨婵才跟李莉道别,回了自己家,然后就看见一个男人开门,迎接杨婵进屋,看到这个男人,杨婵又是一惊。
    这个人,不是前世的天王,她还挺喜欢他拍的电影,可是怎么会和这个杨婵在一起?
    “小宝没调皮吧?”杨婵脱了围巾,语气温柔如水。
    “没有,乖的很,你也是,好容易休息几天,也不多陪陪儿子,还跑出去玩?”男人开玩笑似得埋怨。
    “这不是很久没见李莉,你知道我朋友不多,当初要不是她帮忙,兴许我命早没了。”杨婵揽住男人,凑上去亲了一下,“明天我一家出去玩,一整天都陪你们。”接着,气氛越演越烈,两人直接搂着进了卧室。
    看到这些,身穿古装的杨婵简直目瞪口呆,这什么情况。
    直到屋内的两人睡着,杨婵才走进卧室,看着床上的杨婵,她突然眼前一晕,来到一片云海中,就见穿着睡衣的杨婵也一脸茫然的出现在这。
    “是你?”睡衣杨婵见到古装杨婵,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我一直以为你去转世投胎了,没想到你穿越成了我。”
    杨婵也明显愣住了,“所以你是杨婵?不对呀!我穿越过去之后,拥有了你的记忆,照理你不该……”突然想到这些也是从小说中看到的,根本不靠谱,就没再说下去。
    “兴许我们就是前世今生,我也继承了你的记忆。”包括你重生的记忆。
    这一点,两人都没有说,接下来,两人各自说起了穿越后的经历。
    睡衣杨婵泪流满面道:“多谢你带着铭哥儿跑出去,不然他一个小孩子怎么都活不下去。”
    杨婵心下一动,这话的意思,是说她的记忆,只有在抄家之前,或者就是她穿越过去的那个时候,那么重生那一部分的记忆?
    越想越乱,杨婵干脆不再想,追问起她在现代的生活。
    “这么说你当了明星,还和天王结婚生了孩子?”杨婵不无感叹,眼前这人还真能做到。
    古代闺阁女子从小教导严格,从管家交际到琴棋书画,甚至后宅阴私,尤其大家族里,许多孩子小小年纪就会看颜色卖乖,演技一流。
    两人说了许多,竟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随着时间推移,他们身边的云雾渐渐散开,出现了现代和古代的房子,两人震惊的看着,随即明白了其中关窍。
    睡衣杨婵紧张的看着一身古装的杨婵。
    杨婵一笑:“我在古代多年,夫君稳重上进,疼我爱我,儿子乖巧懂事,两个女儿聪明伶俐,纵使现代再好,我也是舍不得离开的。”说完这句,转身朝古代的房间而去。
    “虽然我很想见两个弟弟,但是知道他们现在很好就好,我有夫有子有钟爱的事业,怎么舍得放弃,杨婵,能否代我给爹娘磕个头,就说不孝女来世再报他们的恩德。”
    杨婵回眸一笑,“好。”
    ……
    “娘,你快醒醒,安哥儿往后再也不调皮了。”
    “蝉儿,你可算醒了。”杨婵一睁眼,就看见赵远山胡子拉碴的模样,慢慢勾起嘴角。
    “我怎舍得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