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鬼王的金牌宠妃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鬼王的金牌宠妃: 分节阅读_238

    你说小腿血管坏死,是什么意思?婉儿这样到底有多少恢复的可能?多久才能恢复?”
    “至少要半年。”
    “半年?!”古德的心立刻吊到了半空中,“你说半年?”
    “族长不相信我和晋墨师兄的医术?”
    “我……我相信你们。”古德没想到事情会这样糟糕,半年,古筠婉如何能接受。
    凤七七从古德的表情中看到了他的担忧,连忙宽慰他,“族长,我只是说了一个大概的时间,只要小婉好好地配合,凭借师兄的针灸和我的推拿,也许用不了这么久。小婉是个坚强的女孩子,她不会有事的,您相信我!”
    凤七七的话语非常诚恳,让古德的担心渐渐放下来。现在,他最恨的人就是龙泽景天,他绑架了古筠婉,居然还把她害成这样。“都怪龙泽景天!我一定要找到他,杀了他!”
    古德这样气愤,在凤七七的意料之中,女儿发生这样的事情,古德怎么会接受。“族长,大家搜山都没有找到龙泽景天,说明两种可能。一是龙泽景天走了,二,就是有人把他藏起来了。”
    “你是说,我们族里有叛徒?”古德何尝不懂凤七七话语中的意思,可是说戕族出了叛徒,藏匿了龙泽景天,这一点儿古德怎么都不敢相信。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让他又不得不信。
    “哼!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古德虽然平时看着温和,可涉及到了他唯一的女儿,立刻脾气上来了。“查!一定要查!”
    “族长,我有个建议,不知道您觉得怎么样。”凤七七在古德旁边小声地说了自己的想法,古德一听,连连点头,“对,你说的对!既然他们的目标是你和摄政王,这么做确实可以,只是,我担心龙泽景天是个疯子,会伤害你们还有小孩子。”
    凤七七的招数叫引蛇出洞,龙泽景天过来,目的无非是报复她和凤苍。既然如此,他们一定在寻找一个恰当的时机,凤七七和凤苍才是龙泽景天的目标,就让他们来做诱饵,引出这些藏在暗处的“蛇”吧!
    古筠婉被顺利找回,让戕族人都松了口气。晋墨和凤七七商量了为古筠婉治疗的办法,以晋墨的针灸为主,凤七七的推拿为辅,古筠婉心情也平复下来,没多久就恢复了以往的坚强,开始配合晋墨的治疗。
    寻找古筠婉耽搁了时间,凤七七和凤苍第二天就去了百鸟山的山顶,阿扎和明月晟早就等候在了这里。
    之前阿扎做示范的时候,凤七七从藤原长老的咒语中摸索出了一些东西来,打算今天试验。
    “让我来吧!”阿扎听了凤七七的想法后,主动站出来配合凤七七,“我过了很多次,先让我来试试,这样成功率也会高很多!”
    阿扎的建议,凤苍摇头直接拒绝了,凤七七只是尝试,她是不是真的破了藤原长老念得咒语还有待考究,万一不是,阿扎踩在烧红的木炭上,双脚岂不是废了?这样的事情,不能让人代劳。
    “还是我来!”凤苍站出来,他的话,让阿扎眉头一皱,“摄政王不相信我?”
    “不是!我只是怕你有什么闪失,毕竟卿卿也没有什么把握。”
    “那,你们是不把我当朋友咯?”阿扎更是不乐意,“我皮粗肉厚,就算是有有什么,也很快会恢复。要是你伤了脚,第三关可是下龙潭,你怎么下水?难道你不想给小世子解蛊么?”
    “想!我比任何人都想给枭儿解蛊,可我也不想让任何人因为我们的事情受伤。”
    古筠婉的事情,凤七七已经告诉了凤苍,一想到那个曾经活蹦乱跳的女子可能会残废,凤苍就对龙泽景天等人恨得咬牙切齿。无论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请不要伤及无辜!若有人因为凤枭解蛊的事情受伤,凤苍心里如何不内疚。
    阿扎还想坚持,被明月晟拦住,“阿扎表哥,凤苍既然做了决定,我们应该支持。我相信七七的能力,他们搭配,应该不会出事!”
    明月晟心里也没谱,凤七七虽然会唇语,能读懂藤原长老的咒语,可眼前毕竟是烧得火辣的木炭,人是血肉之躯,万一有什么闪失,那双脚真的就可能废掉。
    若不是凤苍阻拦,他也愿意去尝试一下,只是明月晟知道,古筠婉的事情给这对夫妻造成了无形的压力,若是阿扎伤了脚,他们一定会内疚的。
    凤七七也是支持凤苍的决定的,他们此次前来,只是为给凤枭解蛊,没想到龙泽景天他们居然也跟了过来,还伤了古筠婉。虽然古筠婉的双腿能治好,不过是要花费些时间,可毕竟不是一件让人轻松的事情,她也不想有人再因为他们的事情而受伤。
    “苍,看着我手中的铜子。”凤七七和凤苍对视,和藤原长老不同,凤七七手中多了一枚拴着绳子的铜子。只见,凤七七的嘴微启,凤苍的眼睛盯着铜子,没一会儿眼神就变得冷清起来。
    凤七七的“咒语”,不过是一种催眠,精神暗示的力量是无穷的,只用在催眠中让凤苍进入一种冰冻状态,他就不会感觉到任何热量。
    “去吧!”凤七七轻声说道,凤苍转身,一脚踩进火中。
    出于保险,凤苍脚上穿了一双冰蚕丝勾的袜子,冰蚕丝隔热,即便踩在火上,也只是感觉到温热,不会烧了脚,有这层保障,又有凤七七的咒语,双重保障加身,没一会儿凤苍就穿过了火炭。
    “怎么样?”等解除催眠后,凤七七连忙检查凤苍的脚。没有水泡,也没有受伤!
    “我没感觉。”凤苍摇了摇头,“是不是冰蚕丝的问题?要不要我光脚试试?”
    “好!”凤七七点头,又重新对凤苍进行了催眠。
    这一次,凤七七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没有冰蚕丝的保护,凤苍是不是真的能通过火海?虽然她前世也曾经用催眠的办法做了很多事情,但是这一次,她还是非常担心,毕竟凤苍脚下踩着的可是燃烧得正旺的木炭,万一……
    不等凤七七担心结束,凤苍再次顺利地穿过了火海。没有万一,一切顺利——
    “公主,你真是太厉害了!”阿扎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咒语只有长老才会,凤七七为何只是看过一次就学会了?“公主,你确定不是我们戕族人?”
    阿扎的话,让凤七七微微一笑,“阿扎好汉,我的的确确是北周人,和戕族没有关系。”
    凤七七这样说,阿扎只能连声赞叹,“公主真是个天才,神了!”
    凤苍能通过火海的消息没一会儿就传遍了整个寨子,在听说这是凤七七的功劳,她破解了“下火海”的咒语后,藤原长老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他只是演示了一遍,为何凤七七就学会了?
    “果然不好对付!”藤原长老吃惊的同时,塔吉古丽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没想到凤七七还真是有能耐!藤原长老,该不是你改变主意了吧!”
    听塔吉古丽提到凤七七,藤原长老不由得想起之前凤七七说过的话。神仙膏是会让人上瘾的毒药,他现在已经中毒了。
    “藤原长老,藤原长老?”见藤原长老不说话,塔吉古丽上前,用左手的钩子碰了碰他,“你没事吧!”
    “大小姐是不是你们绑架的?”藤原长老
    “怎么会是我们呢!我们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呢!”塔吉古丽连忙否认,渡一也上前,给藤原长老点燃了烟丝,“我们就算对凤苍和凤七七不满,也不会和戕族为敌,长老要相信我们的诚意!”
    藤原长老原本还有怀疑,可是神仙膏的味道已经散发出来,他迫不及待地凑在烟嘴上“吧嗒”了两口后,将刚才的事情抛在了九霄云外。
    见藤原长老如此,塔吉古丽和渡一相视一笑。看来,他已经沉溺在了神仙膏中,无法自拔,以后只能任由他们摆布了。
    终于,到了下火海这一天。在看过凤苍上刀山后,戕族的老老少少对这个北周国来的摄政王印象大幅度提高。他可以第一个能上刀山的外族人,戕族自古崇拜好汉,凤苍已经被归为了半个好汉。
    这天,天气晴朗,一大早就有人将看来的木头点燃,没一会儿,场上浓烟滚滚,等浓烟散去后,只留下的则是一块块烧得红红的木炭。
    早就听说凤苍能“下火海”,今天来的人都是想一睹奇迹的。果然,在凤七七催眠之后,凤苍赤脚走过了十米长的“火海”,当凤苍脚落地,欢呼声响起。
    前来观看的长老们对此惊讶不已,特别是藤原长老,耳朵听见是一回事,眼睛亲眼看到,这是另外一回事了。凤七七带给藤原长老太大的震惊,让他忍不住一直盯着凤七七看。
    “你是如何做到的?我们的咒语从来不外传!”藤原长老盯着凤七七,他知道凤苍能过关,得益于凤七七最开始嘴里叨念的那些话。莫非她偷学了他们的咒语?可为何她手中会有拴着铜子的绳子,和戕族咒语又有些不同,这是藤原长老最困惑的。
    “长老想知道么?这是我们凤家的独门秘术!”从藤原长老脸上,凤七七看到了颓靡和衰败,看来这位长老已经毒瘾很深了。“看来长老没有听从我的劝告,还是服用了神仙膏。难道长老真的不怕死么?”
    凤七七眼里的认真,让藤原长老的心脏猛地抽了一下。虽然龙泽景天他们并没有承认绑架了古筠婉,可是从那晚他们匆匆忙忙来到他家里寻求帮助时,他就应该看出来他们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绑架古筠婉的凶手就是龙泽景天三人。
    如果,他和外人合谋的事情被察觉,一定会被戕族人耻笑,说不定还会被逐出戕族,这怎么办?他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万一因为那三人被驱逐出百鸟山,以后岂不是死了也无法落叶归根了么?
    藤原长老的脸色极其难看,声音也低哑了下来,“你有没有办法解除我的毒瘾?”
    藤原长老这么说,凤七七便确定这鸦片真的是有人给他的,可是目的是什么呢?
    “我能帮你,只是,戒毒的过程漫长,还要经历很多常人不能忍受的障碍。长老虽然毒瘾并不严重,可如果在这样下去,难保你最后不会死在鸦片上。”
    “鸦片?原来神仙膏叫这个名字。”藤原长老有些犹豫,凤七七话语中的真,他能听出来。最近在族里,也听到很多关于凤苍和凤七七的事情,族人都对他们赞赏有加,凤七七不会骗人,也没必要欺骗他。
    可是,一想到神仙膏带给他的快乐,藤原长老就想打呵欠。
    “呵欠连连,眼泪上涌,长老,你想服用神仙膏了?”凤七七看出藤原长老的不对劲,手中银针一闪,扎进藤原长老太阳穴中。
    “你,你要做什么?”吃痛,藤原长老想拔掉银针,却被凤七七拦住。
    “救你!帮你抑制毒瘾!长老不想因为鸦片被人控制,身不由己,最后出卖自己吧!”
    凤七七并不知道给藤原长老神仙膏的人是渡一,只是觉得用鸦片来控制戕族的长老,必定是有险恶用心的。不过她的话正巧触碰到了藤原长老敏感处,他冷哼一声,拔了银针丢给凤七七,“不要妄自揣度别人,我最讨厌这样自以为是的人了!”
    藤原长老甩袖,气冲冲地走得飞快,好像背后有人在追赶他似的,没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凤苍顺利通过刀山火海两关,让戕族人惊讶之余,对这个北周国的摄政王格外崇拜,更是给了他一个好汉的称号,若是凤苍能通过第三关,那就是不折不扣的英雄了。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