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豆家媳妇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豆家媳妇: 069 正常人

    第二天认亲,豆家四个姐全家都在。
    付昔时初二都见过,这次又给小辈准备了礼物,都是豆渣事先准备好的,男孩一支笔,女孩一个头花。
    接过礼物,没敢看付昔时,每个人都想这个舅母好可怕。
    豆家四个豆不约而同给付昔时的是一个银手镯,付昔时想不敢给银簪子吧,怕我拿它扎你们。
    好好笑。
    午饭留在豆家吃,几个豆做的饭,付昔时和豆渣,一个孕妇,一个有伤,没人让他们动手,两人在屋里说那几个外甥外甥女。
    豆渣说:“三姐的家的不怎么熟,很少来,其他的熟悉点,不过也只熟悉几个大的,小的不熟悉,几个姐姐很少带他们回来。”
    付昔时说:“那是她们婆家不让带回来吧,怕跟你家学坏了。”
    豆渣还点点头说:“那倒是,大姐说她婆婆就不让外甥女回来,怕跟豆莲花学了不知廉耻。”
    付昔时好奇问道:“豆莲花没回来,你家人也不着急,没人去找她?”
    “谁有空去找她?反正她混不到饭吃就回来了。”
    “她可真是个奇葩,我长这么大活了两世都没见过这么奇葩的人。”
    豆渣满不在乎的说道:“管她哪,我现在就管我媳妇我儿子。”
    说完要摸付昔时肚子,被她使劲拍了一下。
    豆渣摸摸手,道:“以后你可别使劲,不是我怕疼,是伤着肚里孩子了。”
    这回换付昔时满不在乎说道:“那天那么打架都没事,我生命力旺盛,不过,要是以后再打架,我可不用手了,我要拿着棍子,上次被你气的没想到,等我生了孩子,我得练习双节棍,到时打架谁也打不过我。”
    豆渣好奇问道:“啥叫双节棍?教教我呗。”
    “才不教你,我要教儿子,有了儿子,打架还轮到我?肯定是儿子帮我打。到时气死你们,看你们敢不敢打自己孙子。”
    豆渣道:“放心,谁也不敢,我娘宝贝还来不及哪。”
    一听这话,付昔时赶紧道:“以后可不能让你娘带孩子,不然到时第一次张口就是:~你娘!将来读书三字经不用学就会,全是小~人、小王八、破烂货,你是得意那还是揍他?”
    豆渣点头深呼吸,道:“绝不能让我娘看儿子,让祖母看。”
    付昔时斜眼看他,说:“还有你自己,你以为你说的少?我是被你娘逼急了才骂人,你看我和张婶子说话哪里带粗口?你跟你娘学的,张口骂人,儿子从小学会了,长大了读书先生都不收。”
    豆渣想了想,起身出去了,付昔时张大嘴,我还没说完哪。不过知道他去那屋了,捂嘴吃吃笑。
    这次回来,他们住到西厢房,前面每天要卖豆腐,太吵,她要养胎,住到后面,东厢房是豆全柱夫妻。
    豆渣来到东厢房,一看亲娘不在,四个姐夫陪着爹说话,掉头去了厨房,见亲娘和几个姐在做饭。
    豆大姐一见他进来,问道:“小昔要吃什么?”
    豆渣说:“啥也不吃,我是来给娘说个事,正好姐姐都在,你们也听着,我就要有儿子了,以后不能当我儿子面说粗话,不然跟着学会张嘴骂人,以后读书先生都不收,我还指望我儿子考秀才哪。大姐、二姐、三姐、四姐,我可提前说好,以后要是当着我儿子面骂人,别怪我不客气,轰你们出去。这次让你们进门是外祖母说的不能让外人看笑话,你们差点把我儿子打没了,我就不该让你们进门。还有,特别是娘,到时我儿子不给你看,我送我岳父家,看人家付家多斯文,没一个骂人的。”
    说完走了。
    豆包氏把手里的菜使劲一扔,骂道:“王八羔子!生了个白眼狼!我看看你到时能生个什么出来?”
    几个豆互相看看,豆四姐说:“豆渣说的也没错,将来侄子要进学,以后不能像豆渣一样,啥都随着他,不想读书就不读,要是那会早点送学堂,也能学个出来,都是娘舍不得,说他在学堂被人欺负,让他在家读书,家里没规没矩,肯定没在学堂里学的好。”
    豆二姐说道:“娘也别总说气话,不管如何,生的是豆家孙,你不指望孙子好?孙子就是考中状元,你也是状元祖母。”
    “考个屁!还中状元?有没有生状元儿子的命?”
    几个豆不愿意了,豆大姐说道:“娘只图自己嘴痛快,那是你孙子,你不是诅咒你孙子吗?有本事以后豆渣的儿子你别管别看,别光是嘴上骂,心里疼的紧,没人领你的情。”
    豆包氏闭嘴不说话,胸口起伏。
    豆二姐说:“要是我婆婆这么说我儿子,我得和她拼命。”
    豆包氏翻了她一眼,站起身骂了句:“就生了你们一群白眼狼。”
    几个豆互相看看,谁也没说话,各自心里想事。
    以后付氏是正经弟媳了,看样子付家也要留在石河镇,弟媳是有娘家的人,多少会护着自己闺女。她们做为豆家姑奶奶,自然是希望自己兄弟好,希望侄子好,以后不能再针对付氏。
    豆包氏气冲冲走出去,自己屋里女婿们在,婆婆那屋孩子们在,前头白眼狼儿子在,竟然没有她可以去的地方。
    眼泪流出来,狠狠擦了。
    吃饭的时候,付昔时发现几个豆对她和颜悦色,好像那天打架的不是她们。
    男的一桌,女的一桌,孩子们一桌,豆包氏和孩子们做一起,说要照顾小儿吃饭,没人管她,知道她在儿媳跟前拉不下脸。
    豆渣伤了头不能喝酒,他乐呵的敬几个姐夫喝酒,一口一个以后要多关照,更要管好自家媳妇,几个姐夫哭笑不得。
    豆陈氏是真心的欢喜,给付昔时夹菜,让她爱吃哪个吃哪个。豆全柱心情也好,四月要参加院试,最后一次参加科考,不过以后死心,好好教导孙子,千万别像儿子豆渣那样,读书不成,干活不成,幸好娶了个能干儿媳。
    付昔时见难得的清净的吃了一顿饭,以后都是这样也省心,看着豆包氏,今天她是一眼也不看她,呵呵,让她堵心去吧,气死活该。
    真正的傻货,就和外祖母说的一样,从来不考虑其他,只图自己痛快。
    付昔时想起亲娘说的:这样的傻货最好对付,只要你心里不气,高兴拿话哄着她,不高兴不理她,她骂人你也骂,就别拿她当数就行。
    付昔时起来走到孩子那一桌,拿了酒杯,给豆包氏倒了一杯酒,说:“娘,儿媳敬你一杯,娘辛苦了。”
    所有人看向这里,豆渣得意呀,我媳妇懂事吧。
    豆全柱点下头,豆陈氏欣慰。
    豆包氏看了眼付昔时,心道:哼!知道在婆家还得巴结婆婆吧,再厉害你也是儿媳,一个孝道就压死你。
    豆包氏接过酒杯,不笑,说了一句:“辛苦也不落好,白辛苦。”
    付昔时不等她喝酒,扭头就走。
    不惯她毛病,打死也不改的家伙。
    豆全柱看都不看媳妇,招呼女婿吃菜,几个豆尴尬,豆二姐白了亲娘一眼,小辈几个偷眼看,外祖母那脸色难看呀,一阵红一阵白。
    付昔时心里呵呵冷笑,你一家子看到了吧,以后别怪我,是胖横肉不识好歹。
    等三天回门给亲娘说,胖横肉就不是正常人,不能拿正常人方式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