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北方有二哈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北方有二哈: 第633章 界线

    “你与他说过佣兵工会是我的?”露娜没等贝克说完,就开口打断道,语气里透着浓浓的危险。
    “不,我没有,殿下的叮嘱,我时刻都不敢忘记。”贝克慌忙摇头。
    “那他就没问你什么?”露娜眯了眯眼眸。
    “没有。”贝克摇了摇头。
    “继续。”露娜垂下眼眸,道。
    “安东尼少爷说,曼瑞斯侯爵大人手上有兵,人手足,找您的话,总比临时拼凑起来的佣兵要快。
    而且,您也知道,您是在试炼中遇险的,哪怕我已经将酬劳尽可能的抬高,可这任务,段时间内依旧没人敢接,我也是心急,殿下……”
    帐帘忽然被挑起,安东尼裹着一身寒气从外面走了进来,道:
    “这事,是我逼他的,你要生气,我认打认骂就是了。”
    露娜抬眸看向安东尼,眼中却是一片漠然,片刻后道:
    “拉斐尔少爷言重了,既然您对贝克有救命之恩,他也是个之恩图报的,那便给他个出路吧!他在自由之城的时间也不短了,既然两年前您就留意到了他,想来也是惜才的。
    贝克,你我之间的契约就此终止,好好跟着拉斐尔少爷,他不会亏待你的。”
    “露娜,你非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么?”安东尼心中一片绞痛,上前一步,定定的看着露娜,丝毫不掩饰眼中的受伤之色。
    “安东尼,别把你我年幼时的那点儿情分磨没了。你我同族,你应该明白,界线在哪里!”露娜缓缓的站起身来,丢下此时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安东尼的贝克,只叫上了乔恩,便走出了帐篷。
    “是不是你跟露娜说了什么?”等露娜一走,原本满脸受伤的安东尼面上瞬间蔓上一抹狞狠之色? 一个健步到了巴里面前直接抓上了巴里的脖领。
    巴里虽然被揪住了脖领? 但个头儿高,也只是被拽的微微前倾了几许? 面色不见喜怒? 只淡淡道:
    “你觉得,以露娜的聪慧? 真的想不明白这里面的弯弯绕绕,还需要我帮你添油加醋么?
    安东尼? 她是公主? 从小接受的是王室的教育,在王城里生活了十几年,在你还揣着满心的自卑,缩在壳子里的时候? 她就已经穿行在贵族间游刃有余了。
    我不信你这十几年来对她并没有关注? 你觉得她最讨厌的是什么?”
    话落,巴里直接掰开了安东尼的手,抓着一脸呆滞的切斯特的肩头,就把这平日自诩聪明的家伙,给拖了出去。
    “老? 老大……”直到寒风扑面,切斯特才激灵灵一抖? 回过了神来。
    可刚刚那几人之间所说的事情,透露出来的信息实在是有点儿多? 饶是他自觉平时脑子动的并不慢,这会儿也有些打结。
    “别再瞎捉摸了。你之前是被算计了。幸好没出事。”巴里拍了拍切斯特的肩头? 眸光冰冷的扫了一眼身后的帐篷。
    “那贝克管事? 还有露娜那边……?”切斯特想了想? 还是有些迟疑的问道。
    “贝克是自己蠢,早就被人盯上了也不自知,露娜不会再留他,这个与你无关。之前的事,我还得向你道个歉。”
    巴里带着几分歉意的看向切斯特,到底切斯特的成长环境要更单纯一些,他之前痛骂切斯特,其实早就后悔了,只是一直没找到恰当的机会道歉罢了。
    “老大你也别这么说,那位侯爵大人确实是我给你们带回来的麻烦。”切斯特叹了口气,四下看了看,才压低声音说道。
    “放心吧!露娜会解决好的。走,看你这几天都吃不好睡不好的,我先送你回去。”巴里抬手搭上了切斯特的肩头。
    切斯特闻言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家说起那小公主就一副与有荣焉模样的老大。
    难道作为一个雄性,不是自家老大应该自告奋勇的,帮小公主解决麻烦的么?
    这么想着,切斯特也就这么问了。
    却听巴里嘿嘿一笑道:“有本事的那个,如今正在帐篷里捶胸顿足呢!我觉得我现在这样就挺好。谁跟你说,妻子只能依靠丈夫了?”
    切斯特闻言一时间明显的是有些消化不良,嘴张的老大,连狭长的小眼睛都瞪的溜圆。
    其实他挺想骂巴里一句不要脸的,只是想到几人的身份地位,也确实是露娜更能压得住阵,便也只能闭了嘴,可却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可偏又说不上来。
    巴里亲自把切斯特送回了帐篷,才又折了回去找露娜。
    露娜睡了一下午,这会儿也不困,正借着这点儿空余时间,在整理笔记。
    感觉到忽然有寒风窜入帐篷,她抬头一看,就见巴里正从帐帘外探进个脑袋,对着她傻乐呢!
    巴里见露娜只看了他一眼就垂下了眸子,便走了过去,还边走边说道:
    “我以为你正生气呢!”
    “我以为你会帮我出气。”露娜似笑非笑的睨了巴里一眼。
    “奥斯本那老头儿的宝贝孙子,我哪里敢动?除非我母亲打算回封地了……”巴里叹了口气道。
    他其实也不是不想揍安东尼一顿,可那货忒不要脸,眼珠子一转就是一个损招儿,他是真怕他前脚揍了人,后脚王城里那护短又不讲理的老家伙接到信,就会找上她母亲。
    “原来巴里少爷也是有忌讳的啊?”露娜失笑摇头。
    “我以为你早就知道。”这回换巴里似笑非笑的看向露娜了。
    要知道,当年若不是忌讳她是被狼王夫妻俩捧在掌心的公主,他能那么任劳任怨得被她压榨么?
    “也不知道奥斯本爷爷要是知道如今安东尼是这副样子,会怎么想。”露娜白了巴里一眼,叹息一声。
    当年从弗莱明堵住她送了最后一幅画后,她便自觉与安东尼断了联系,并不清楚这些年安东尼都经历了什么,她只知道,老卡萨侯爵若是看到安东尼如今这个样子,怕是未必会欢喜。
    虽然作为拉斐尔家的嫡系子弟不可能没有些手腕儿,但安东尼的行径,却少了作为狼族最不能缺少的边界感,而狼族最忌讳的就是自己的“领地”被侵犯。
    再加上拉斐尔家本就重兵在握,如今第三代又都已经成长了起来,露娜实在是说不好,如今这般模样的安东尼,对于多少年如一日守护着沿海的拉斐尔家来说是福是祸。
    “要不,你给奥斯本老头儿去个信?到底是他孙子,能管管的吧?”巴里见露娜到底还是想着安东尼,心下不爽,眼珠子一转,开口提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