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西州曲: 西州曲第7部分阅读

    敬笑道:“没有当日你的话语,我可能还是一个一文不名的人,不会发觉自个是经商的好才了。”当下两人相视一笑,为了当日非晴的几句话语,韩子敬真是感激不尽,不然现在的自已怕是在官场上活的痛苦不已,如何能这般自在啊“我现在的生意做得还不错,只是不知这知味观是你所开。”
    听了韩子敬的话,非晴也笑了“我只当出银子的人,有事都是赵文亮在管。我想你已经认识赵文亮赵管事了,他是我的朋友。”韩子敬点点头。
    “关于那个土豆的事,你全程和赵文亮说吧,这事成了以后,还有别的卖买,不过这土豆和另外的东西,希望你能够多多推广,让西戎的百姓都能接受。”
    韩子敬有些不明非晴的话意,但也知非晴不会做这般无理的要求,当下也放宽心了,而非晴见了这许久不见的朋友,便想亲自做几道好菜来招呼一下,还想让他尝尝玉米的美味了。
    “你们在这小坐一下,我亲自去做几个菜,赵文亮你让人去通报一下你的朋友,让他也来品尝一下,我的这几个菜式的味道。”
    赵文亮想到卓逸云那品尝美食的疯狂,只的让人去找了,不大会功夫,非晴就让人送上做的菜式,这其中有许多是用新鲜的玉米所做的,赵文亮一看就两眼发直了,这些菜式看着好看一定也好吃,而刚刚让人去通知的卓逸云也来了,当下恨不得把那些菜式都吃完。
    非晴上来就见三人没有形象的在那抢吃,还真像是孩子,为了最后一点的归属而大打出手,非晴当真是有满足感,自已做的菜这样受欢迎,非晴笑看三人的行为,当三人终于扫光那最后的菜肴后,都露出了满足的神情“当真有这么好吃。”
    “是非晴啊,你不知道这比那些标榜的美食更为美食。”卓逸云总是把行医当娱乐,把品尝美食当做正事,这是非晴的评价。
    “我吃了你的美食,也该给你把把脉,看看身子恢复了几成啊。”
    有时非晴真想不出卓逸云是个名满天下的神医,可是那身医术却又是那般的不凡,当下伸出手来让诊脉,卓逸云细心的查看手指下跳动的脉像,一旁的赵文亮还是有几分紧张的,卓逸 云放开非晴的手道:“从脉像上看,你只要好生休养,上次的伤让你有了轻微的心疾,不能劳累,有事还是让赵文亮去做就好。我再给你开调养身子的药方,你让下人煎好了服用,不能停药,用个两三年身子会比现在要好的多,我会随时来给你换方子的,只要你多做一些美食给我吃就好了。”
    碧痕听了,心中气道你当贵妃娘娘是下人啊,给你做菜吃,还好列王爷不在,不然还不的责哭我们这些做奴才的。
    闻荷居里,非晴觉的自个还是当个闲散之人的好,想自已不精于经商却下了海,还好后来有赵文亮和沈云浪的帮忙,才没有让自已出丑,现下韩子敬的来临更是让那土豆和玉米之事有了新的进展了,其他的事就让尧列等人去忙了,自已还是在这闻荷居里静静的休息就好了,还可以多想一些菜式来丰富知味观里的菜谱。
    关山万里终相逢
    长生殿中,昊帝看着非晴所用的物件,心情起伏,帝王无情,可这有情的帝王,却当得还不如普通的百姓来的自在啊,帝王的相思是如此的无奈,有情却不知情从何处,而今识的情滋味却关山相隔。
    宣政殿中,昊帝的巡视天下,让当朝的官员是又惊又诧,不知这帝皇动的是何念,刚不久前的后宫变动可是让众人心有余惊,除了那离宫养病的贵妃娘娘外,后宫中的妃子多少都有变动,这次出巡莫非和那离宫的贵妃娘娘有关,朝中百官都只能唯唯诺诺,这昊帝的心性可不比那先皇,由得朝臣世家。
    帝皇出巡,当然是要隆重的,以告示天下百姓天家的威严,可这帝皇出巡却又是这西戎朝中所没有过的盛事,那负责礼仪的官员也在想怎样才能显示天家的威严时,却冷不防被昊帝的一句一切从简给石化了。
    宜阳城中,知味观的生意在赵文亮的主持下,也越来越好了,连那玉米的推出,也应为赵文亮所想的金玉在手,而独得那些富贵人家的青眯,而和韩子敬的土豆生意也是不错,非晴的心情相当的好,那应相思而起的心情反而平复了许多。
    非晴闲适下来,每日只是将养身子,心中所想的却是这土豆和玉米的事以不是她能在插手的事了,身子好了许多的非晴又想起了当日那没有走完的游历了,在这宜阳城里是没有自已的事了,不由的心动着想去四处游走,可碍于现在的身份当真是不变啊,即然心中的情意是自个不能否认的事实,那就忠于自个的心吧。
    尧列得知皇兄要出巡,便知是来接皇嫂的,只不过是借了出巡的名义来的,而且来的地方也是这帝国的东南,说是要巡视这天下的百姓,当从这偏处开始,明白人都知为的是皇嫂,只是这帝皇面前不能明说罢了。
    非晴不知帝皇出行,还在闻荷居中想着那些有得没得事,当真是闲适的很,现下是夏未了,树荫密密的,看着那开的正盛的荷花,碧绿的荷叶,粉色娇嫩的花瓣,不时的有蜻蜓落在花瓣上,又时而轻盈的飞过荷叶间,池中的鱼儿也穿行在荷影之中,非晴对身边的入画道:“这当真是一幅好风景。”入画听了也笑道:“娘娘,有这好风景你不如吟诗而对啊。”非晴听了,不由的笑了,这是当朝仕女的最爱,自已的那点才气,当真要写的话还不让人笑话。
    “娘娘,你就吟一首给我们听听吧,你可是当朝有名的才女啊。”连那侍书也开口了,非晴笑道:“我怕真念了,你会觉的我真是踩女啊,是被人踩的踩女。”
    “不会的,娘娘的文采那般好,不然也不会写出让方大儒那般叫好的诗来的。”侍书的话还真是让非晴哭笑不得,那首小诗要知道是偷古人的诗来的,不是自个的才气。
    非晴想了想,开口轻道:“碧玉何田田,相连并蒂间。蜻蜓戏花间,暗香细浮动。”其实非晴也觉的这个不像真正意义上的诗,反而更像是一种玩笑之作“你们听,我这个那像诗啊,要说也只是比打油诗还差啊,就是那种骗骗人的东西。”
    入画和侍书听了非晴的话,不由的也笑了道:“也只有娘娘会这样说。”和非晴相处久了,侍书和入画讲话没有那么拘束,入画看着渐渐炎热的阳光,便劝非晴回屋去休息。
    帝王的天子御驾也浩浩荡荡的出发了,非晴还是无所知,当然这也是尧列接到帝王的意思而隐瞒着,虽说一切从简毕竞是天子出巡,不能等闲视之。
    这日接到韩子敬的来信,得知土豆一物在帝京一带买的很好,成了达官显贵所追捧的稀奇吃食,而其中一部分也按非晴所说,做成廉价的食物来给平常百姓来食用两者的效果都不错。非晴看了心里非常的开心,现下只要推广开种植的方法就好了,当下提笔给韩子敬写了信让人送到驿站。
    知味观中,尧列也在其中品尝那推出的金玉在手一系列的菜式,细细品尝这些菜式,再一次的感慨皇嫂生为女子,要是生为男子那可真是能为王朝做出一番大事业来,想着前几日皇嫂给自个的那个水利图纸,要是真能成功就能让受多年水患之苦的,春江下游百姓过上旱涝保收的好日子了。
    “爷,您想要是主上来此,不知有何感想啊,您想主上会不会大发雷霆。”尧列听了唐年的话,不由的露出了笑容“你想除了我和沈统领所带的人来保护,家兄不会另派人来吗?”唐年和尧列两人相视一笑,尧列也知皇兄就快来到宜阳城了,也算是给皇嫂一个小小的惊喜。
    非晴想着闲来无事,不如去知味观中一看,虽说自个现在不管店中事,可这也是自个的心血,而且在知味观中便如普通的百姓般,这也是自个的一个小小心愿所在吧。
    赵文亮一见非晴来到,忙迎了上去“你要来,也不找个人来通知一下,我也好给你留个好的地方,现下来了,只能坐在楼下了。”非晴见了赵文亮的样子,不由的笑了,现在的赵文亮身上透出一股子生意人的精明,那快意江湖的性子也隐了些,不再像个江湖侠士了。赵文亮见了非晴的笑脸也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讪笑道:“我这样子是不是很像j商啊。”一听这话,非晴更乐了,忙摆手道:“不像,不像,是侠商啊。”非晴的话一出口,两人都笑了,就像回到了在雍州的日子。
    “你还是找个地方坐下吧,很多人在看了,我可不想影响这儿的生意。”听了赵文亮的话,非晴也不以为意的找个靠窗的位置入座。
    知味观内当真是人声鼎沸,来人都是冲那土豆和和金玉在手的声名来的,原来猎奇心当真是古今相同,这是非晴的心声,看着店中的伙计送上来的菜式,非晴笑了笑,对于新的事物接受的还是不错的,非晴不知帝王的天子御驾已来到宜阳城外了,只是帝王的旨意不得惊动贵妃娘娘,非晴在知味观中品尝美食,帝王却一步步的临近。
    闻荷居里,入画她们也不知非晴能否还有回京之日,但是众人都喜欢上了这样悠闲的日子,没有宫中的争斗,一切都是那样的平静安然,非晴闲适的靠躺在贵妃椅上,当真是闲坐看浮云,不知世间事,这夏日也接近尾声了,秋的脚步是越来越近了,突然从外面传来喧哗声,非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这时沈云浪急急的进来通传:“娘娘,帝皇的御驾来到宜阳城外了,内侍总管来宣陛下的旨意,请娘娘接听旨意。”
    非晴听了沈云浪的话,不由的呆了,虽说远离了京城,可是自个的心却留在了千里之外的帝都,如今骤闻帝王来临不知是惊多于喜呢,还是自个的感情终于有了依归,可那后宫三千却也是不争的事实啊,也许就让自已做个只要做个有爱的人就好了,其他就不管了只当个小女人吧,其实非晴的心里还是有着无奈的,什么人不好爱,偏偏爱上一个帝王,有几人能做到爱美人不爱江山啊,只希望将来的自已下场比杨贵妃要好。非晴的心里有将要相逢的快乐,也有对未知的将来的担忧,非晴慢慢的走到前厅,看到那许久不曾见到一直在帝王身边的吴达,当下压下心中的激动:“不知吴总管亲自来,非晴怠慢了。”
    “贵妃娘娘这是折煞小人了,我只是带了帝王的口谕来,请贵妃娘娘至宜阳城外的十里坡去见皇上。”
    非晴听了笑笑道:“请吴总管稍等,我去去就来。”
    宜阳城外的十里坡,今日却是人影重重,天子的御驾在此,当真是引得万民轰动,昊帝立于其中只等着心中朝朝念念的人儿的来到,可是久等不来,心里着急却不知火气找何人发泄啊。
    远远的,只见一人快马而来,来到帝王前言道:“贵妃娘娘和吴总管马上就到。”昊帝听了传信使者的话,心儿安定了许多,其实昊帝也不知道非晴会不会来,这下所有在心中暗自担的心都放下了。
    非晴在心中设想过很多次两人再见面的情形,可是没有一种是帝王亲临的,远远的看着帝王,情意万千却脉脉不得言,这一刻的相视比得上那任何的情话缠绵。
    昊帝看着非晴,心中不由的叹了口气,没有自个在身边,非晴又瘦了不少,当真是让人放心不下的人儿,想上前狠狠的抱入怀里,却不知如何上前,只是痴痴的看着朝朝思暮想的人儿。
    非晴上前,轻拜拜:“妾非晴见过君上。”在众人之中,该有的礼仪还是要有的。
    昊帝看着眼前日思夜想的人:“你来了。”千言万语只化做短短的几个字,非晴听了,却明白一代帝王的情意。
    “我来了。”
    在众人的眼神里帝王和贵妃只是平常不过的话,却不知两人无数的情意在其中,昊帝上前,扶非晴起身,两人相视无言。
    还是昊帝打破了沉默“非儿,你这些时日可好。”
    昊帝的话语虽短,其中的关心可是不用言明的,非晴笑道:“君上,我们何不回去再说。”昊帝听了非晴的话,当下便明了,笑道:“爱妃带路,回你的新家可好。”非晴一听这话,便也明白,虽说自个远离帝京,可是自已的一切,还是在帝王的掌控之中,这大概就是帝王之爱了吧。
    宜阳城里现下可是开了锅,人们都知道帝王来到宜阳城里来接贵妃娘娘了,而那贵妃娘娘就是平日里住在那闻荷居里的主人了。
    这消息不光是让宜阳城的众人吃惊不少,更是让赵文亮也吓了一大跳,平时和自个说话的人会是贵妃娘娘,不是那个和自已喝茶说笑的普通人,而是天家的人,赵文亮还真是被吓到了。
    闻荷居里,昊帝看着心之所系的人儿,心里是幸福而快乐的,上前拥非晴入怀:“我终于能再次抱你入怀,你不在身边的日子,我好想你啊。”非晴让自已靠在昊帝的怀里,心里是满足的,从来不曾想自个会爱上帝王,本想自已在这个时空会孤老一生,可是却得到了帝王的爱。
    “我想你。”
    一听非晴的话,昊帝当真是心喜若狂啊,原来自已的心也有了依托,不在是万万人之上的帝王,而是一个被人爱着,也是爱着人的普通人。
    “你可愿随我回到那帝宫之中。”
    “我不知道,我们的未来还会有什么磨难,但是我想陪在你身边。”
    非晴在离京之后想了许多,也许以后还会有后宫的佳丽,但是这一刻只想忠于自已的心,忠于自已的爱,不管将来怎样,非晴只想好好的活在当下。
    昊帝更加珍爱非晴了,心中也有着相同的想法,未来的日子只想好好的爱怀里的女人了,只有一颗心,又怎能做到雨露均分呢,现在非晴对未来还有一些不确定,但是自已会让她知道她才是才是自已的钟爱。
    关山万里终相逢,帝王情意始落怀。
    脉脉情意在心间,此情由心不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