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犬夜叉桔梗是个好菇凉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犬夜叉桔梗是个好菇凉: 犬夜叉桔梗是个好菇凉第26部分阅读

    “桔梗——”
    你怎么了?
    心,乱了。快逃,椿——
    “快逃……”
    “什么?!”
    听清桔梗嘴里的话,绯椿还有些回不过神,下一秒暴涨的妖气化作金色利刃朝她迎面射来。险险避开这一轮攻击,绯椿不慎摔倒在地,不敢置信的抬眼看向面露痛苦的桔梗。不是诅咒,那么桔梗是被妖术控制了?
    视线下移,桔梗右手上包裹着白色绷带,那是……血?
    “桔梗,你清醒清醒,我是椿,我是绯椿啊!”狼狈爬起身,绯椿瞄向之前她摆放在门边的弓箭,犹豫着一把抄了过来夺门而逃。
    耳边风声呼啸,草木的喧嚣似乎更加狂躁了。身后桔梗身体半飘在空中,大脑刺痛使她一度紧皱起眉头,凭着最后一丝与身后的曲灵抗争。
    只差一点点,封印住妖蛾丸身上的力量就可以破除!犬夜叉,快用你的牙来助我一臂之力吧!枯木跟形成的地下洞岤内,玛瑙玩抚上额头处两枚四魂之玉碎片,猖狂的大笑出声,于兴节目已经开始了。
    金色妖刃侵入地面,土壤好似冰雪消融般融化出小小地坑。绯椿见状不敢大意,一路退避不知不觉中愈发逼近了时代树周围。飞鸟振翅之音陆续响起,丛林里,天空中,四面八方冒出来的并非是讨人欢喜的雀鸟,反而是不计其数的妖蛾。远远看去密密匝匝,瘆人听闻。
    绯椿一时不见桔梗,拉弓搭箭,放出破魔之矢,将汇聚而来的妖蛾悉数净化。妖蛾层层叠叠组成巨大球状齐齐来攻,脑海中战斗意识点燃,绯椿再次从箭筒中抽出一箭,拉满长弓,对准球心处松开弓弦。
    谁知,妖蛾似有所觉,竟迅速四散开来,密密层层的妖蛾之后,桔梗陡然从半空中疾驰而下,那破魔之矢不偏不倚,笔直着朝她而去。
    一切都恍如50年前的那一幕,时代树下,那一日秋风萧瑟,她从四魂之玉中分离逃脱,拉弓搭箭将桔梗封印在御神木上。
    “就要结束了呢,一切都会和50年前毫无两样。”玛瑙丸欣赏着画面中两个巫女相对而立的画面,“曲灵,别忘了你说过的话,将犬夜叉引来这里,把我的封印解除。”
    难道要让她又一次眼睁睁的看着桔梗沉睡而无能为力吗?
    不要……绝对不可以……不可以……
    全身脱力,绯椿跌坐在地上,再也无法抑制的恐惧席上心头。
    “不要——桔梗!你快躲开……”
    “躲开啊!!!”
    作者有话要说:  斯巴达式小忧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17 00:18:39
    感谢妹纸打赏的辣条么么哒。
    结局真心是不太好码,如果有bug的地方请不要介意,我已经尽力使剧情美化了。话说文文快完结了,自己反而不知道要说点啥了,看来还是攒着正文完结时再一起同大家说好了!
    ※、黑巫女的终章3
    “终于找到你了,曲灵!风之伤——”
    年代久远的地下洞窟,老树根盘踞,封印其中的妖力透过根须的缝隙泛出紫华光辉。玛瑙丸以王者般姿态一个向后翻转避开风之伤立于其上,看到不速之客闯入眼中一闪而过的凛冽杀气。随后眉峰一甩,盛气凌人的笑了。
    “犬夜叉,区区半妖,也想来对付我玛瑙丸?哈哈哈,晚了,也许现在,那两个巫女已经一死一伤回天乏术了。”
    “什么?你这个混蛋!”
    铁碎牙高高举起,犬夜叉彻底陷入狂躁的情绪中不可自拔,在他之前,奈落的触手已经从天而降,瘴气肆意,弥漫了整个洞窟。妖蛾从翅膀开始大片大片腐烂,最终渣也不剩。
    “你就是那个拿了其余四魂之玉的半妖奈落?”
    “看到了。”诡异平静的红眸犹如看穿了玛瑙丸所有举动般犀利。
    玛瑙丸大惊,“什么?”
    触手灵活的攻击,不知从背后哪里突然钻出一只掏走玛瑙丸手中叶片,一个用力叶片在空气中风化成碎末。与此同时,控制桔梗的妖气一置,桔梗的身体从半空中跌落地面,破魔之矢险险擦着她的长发“叮——”一声死死钉入二人身后的御神木之上,箭矢尾羽嗡嗡上下颤动,亦犹如绯椿此刻的心情般七上八下。
    桔梗额头上,迅速脱落下一块紫红色勾玉,那份赤红似乎是溶入勾玉的血液。脱离妖力控制,桔梗意识不振,昏厥的倒靠在时代树粗壮的树干上。绯椿手握一支箭矢,撑着身体晃晃悠悠走到勾玉掉落的地方,箭锋插入勾玉,灵力伴随着紫红色粉末纷纷扬扬,消失一空。
    桔梗也好,绯椿也好,她们和50年前,到底是不一样了。
    白童子忍无可忍,挥舞着长刀斩断打量不断蔓延而来的藤条,下一秒瘴气从结界内释放而出,数以万计的妖蛾掉落地面被腐蚀殆尽。
    “混蛋,奈落你是不是打算把我和妖蛾子一起用瘴气腐蚀掉?!”犬夜叉气急败坏的敢在瘴气浓郁之前用宽大袖子捂住口鼻,闷声闷气的对着另一边的奈落一痛臭骂,眼见得玛瑙丸落于下风,他一个鲤鱼打挺扛刀劈去,“看我的,风之伤——”
    “笨蛋!”奈落脸色难看。
    “哈哈哈哈,成了!”
    不同于奈落挤一挤就能挤出墨水的脸色,玛瑙丸可谓是口吐恶气,蔑视的冲着不远处的犬夜叉甩出一股巨大力量,“当年我的父亲被你父亲打败,封印在此,如今我终于可以继承父辈强大的妖力来为父报仇了!”
    恨铁不成钢,和猪队友组队绝壁是一件坑爹的事情。
    支撑地下洞窟的老树根存存断裂,整个地底洞岤趋于土崩瓦解的千兆。奈落不理会灰头土脸倒地不起的犬夜叉,率先撑起结界逆风而上,犬夜叉这货最好直接被埋在地下,永远不要出来。
    “奈落,你想要逃跑么,将四魂之玉交出来!”
    目标果然是四魂之玉,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白灵山内,他已经有足够的时间用来吸取四魂之玉内部的力量。“想要四魂之玉?它已经成为我奈落身体的一部分,既然你这么想要,我就来成全你吧——”
    触手伸出结界,猛地缠上从老根中脱离而出,汇聚了强大妖力的粉色圆球。奈落一脸的贪婪表情映入玛瑙丸眼中,果然半妖就是半妖,再厉害也不过如此。
    “你上当了!”
    自鸣得意的以妖力球挤破奈落结界,刚刚还居优势的触手被吸附住,奈落收起算计对上玛瑙丸,身下暗自施力,可完全无法动弹。
    “怎么了,半妖,是不是发现自己的力量弱小,而无法挣脱束缚了?”阴狠着脸,玛瑙丸执剑一下一下狠狠刺进奈落身体,四魂之玉藏在哪里?找不到,难道真被这个家伙融合了吗?不,不对,“既然找不到,那就将你卑贱的身体连四魂之玉一起吸收掉好了。庆幸吧半妖,本大王给了你一个死无全尸的机会。”
    费力睁开眼睛,刚刚的一波攻击不偏不倚全部打在他的身上,饶是半妖体质,犬夜叉也感到难受异常。模糊视野渐渐清晰,随时和木块坍塌掉落的更严重了,半空之中,形似四魂之玉的妖力球卷着奈落,一点一点吞噬掉他的身体。
    “可恶!放开他!”
    感受到铁碎牙逼近,玛瑙丸举剑挡下当头一击,纠缠忙乱中,奈落神色不明的扫视一眼枫村方向,带着某种败北的不甘和心悸,被妖力球彻底淹没了身影。
    原本干枯的树枝开始疯狂涨高,一层一层将要力球托起俯瞰整片大地。在那里,玛瑙丸开始了最后的进化。
    天空是暗灰色阴霾,时代树盛开的白色花朵如雪般纷纷扬扬飘落到绯椿和桔梗身边,发丝里,袖袍间,点点皑皑的无暇。白童子从树林后狼狈而出,不复以往不可一世的意气风发,他身后,神无抱着赤子默然上前。
    “赤子?”绯椿惊异,“怎么看起来好像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是曲灵。”白童子攥紧手中长刀,压抑着某种情绪尽量平静的解释,“曲灵利用了玛瑙丸的妖力,想要借此机会将奈落吞噬掉!如果本体被吞噬,即使是心脏也会像没有源头的死水逐渐干涸直至彻底死去。”
    “怎,怎么会?你的意思是奈落他会死?他不是有厉害的结界吗?就算是曲灵,如果不能掌控别人的意识,它是无法施展任何能力的不是吗?”
    “咳咳,是时代树的力量……”幽幽转醒,桔梗勉力支撑起身体,抚上御神木的树干,“当这个时空拥有两棵时代树时,时空就会发生□□,包裹在妖力球外,复活的古木,就是另一壳时代树,它的力量正在四魂之玉的控制下不断增长。椿,你应该感觉到了,御神木在渐渐的枯萎。”
    寒风过境,御神木上的花朵大片大片的掉落。场面僵持,几人一时无话,她现在满心满眼想着的全是奈落,那个生命力强大的家伙怎么可能会轻易死去?白童子一定在骗她,对白童子是骗她的!
    “绯椿大人——桔梗大人——”
    “弥勒,珊瑚?那个是……”
    云母载着二人由远及近,待到他们落地,桔梗急忙走上前来,“犬夜叉?”
    金眸紧闭,犬夜叉身上比之白童子神无更要狼狈数倍,简直就像是刚从地底下挖出来的一样。
    “我们找到云母时发现的他,被一个形似四魂之玉的妖力球吞噬了一半,法师大人用风岤将他救了出来。你们快出林子看看吧,已经不得了了。”
    妖力球吞噬了一半?这么说……“那奈落呢?他们两个是一起出去的,奈落怎么没有回来!”
    “绯椿大人……”
    “奈落他被玛瑙丸吸收进妖力球内部了。我亲眼看到的。”
    “犬夜叉?”桔梗搭手将犬夜叉从地上扶起,如果说刚才还能有一丝侥幸,那么现在看来就是完完全全的不可能了。奈落身体里保存着接近完整的四魂之玉,难怪会被曲灵和玛瑙丸共同瞄上。
    听到犬夜叉说亲眼所见奈落被吸收进妖力球内部,绯椿似乎有种天方夜谭的感觉,眼睛一黑,脚下差点不稳栽倒在地。
    神无将赤子塞入绯椿怀中,平静无波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绯椿大人可以救奈落。”
    在场众人皆是一惊,齐齐看向面无表情的神无,“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只有绯椿大人可以救奈落,太危险,临走前奈落说,不让。”
    去你妹的不让!“他都快变成别的妖怪的粪便了还说不让?”大悲大喜,绯椿简直快要被奈落气的蹦起来了。“快点告诉我怎么救他!”
    回答她的是神无的沉默以对。
    经过神无提醒,桔梗思索片刻,最先明白过来。她目光灼灼的看向绯椿,带着某种决绝的试探,“椿,你还记得当年你的意识被困在四魂之玉内的事情吗?”
    她当然记得,最后似乎还是奈落救了她回来。难道说?
    点点头,桔梗转身看向食骨之井的位置,“时空□□,现在只有你能够通过食骨之井,从这里顺利到达四魂之玉内部,而我和犬夜叉牵制住玛瑙丸,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别忘了,你的体内,还住着四魂之玉渴望的灵魂。”
    她体内翠子的灵魂吗?
    “知道了!”
    背上弓箭,紧了紧怀中抱着赤子,她必须要去帮助奈落,就像当年,他在四魂之玉的黑暗中找到她一样!拜托了,食骨之井,拜托了翠子,请一定要把她带到奈落那里!
    奈落,你一定要等我去到你身边!
    抬脚夸过井缘,绯椿纵身跳入黝黑的尸骨井内部,曾经拒绝她的食骨之井像开启通往异世界的甬道,是不是戈薇穿越时空而来时是否看到了这样的景色?交叉错落的时空将她带到这里解开了50年前自己种下的封印,四魂之玉重现战国,将她一步一步推向奈落。
    好希望快点见到奈落,好想这一切尽早结束。
    自己的灵魂来自哪里已经不再重要,她想要和奈落一起,在战国平平静静的生活下去。奈落,你感受到我的心意了吗?快回答我……
    “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桔梗,我们走!”
    “好!”
    “弥勒珊瑚,要上了!”
    “没问题!”
    无边无际的黑暗,之前她也曾到过的地方,这里就是四魂之玉的内部吗?不知道是走还是在飘,明明应该很大的空间却总给人一种逼仄狭小的错觉,明晃晃压抑在胸口处一阵阵不舒服。
    绯椿顺着一个方向走,起初澎湃的信念过后,是逐渐上升的担忧和恐惧,在这里她分辨不出东西南北,让原本就是路痴的她更加焦虑上两分,没有时间概念,似乎她刚进到这里没多久,却总觉得像过了好几年一样长。
    也许,四魂之玉内的时间和外部的时间是不一样的?既然时间不一样,那么空间应该也会不一样。她的每一脚难不成都踏在不同的时空中吗?黑暗让她开始不由得胡思乱想,想要逃避似的离开躲避这一切。
    奈落,你到底在哪里?快回答我……
    “他已经死了。在和玛瑙丸对战的时候死无全尸。”
    说谎,奈落的心脏还在她怀里沉睡着,他不会死的。
    “他死了,你想要让他复活吗巫女,许愿吧,只要许愿他就可以活过来。”
    无垠空间里传来不便男女的声音,蠢蠢欲动的观望着姿态诱惑着开始徘徊犹豫的巫女。没错,只要再脆弱一点,只要对方许愿,让那个半妖出现在她的身边,属于翠子的灵魂,将全部融入进四魂之玉内部,以玛瑙丸的妖力完成为契机,整颗四魂之玉都将被彻底污染!
    他死了?
    不,不对,“奈落他不会死!只要我绯椿还活着,他就是从血海尸山里挖条狗洞,也得给我钻出来!”
    这个世上,谁都可以讨厌他,谁都可以不信他,只有她绯椿懂得他的好就可以了。虽然,是一个时常喜欢闹别扭的家伙,经常满腹阴谋诡计算的别人跳了陷阱还不自知,记仇又小心眼,可是她知道,其实在这些背后隐藏着的奈落,是个敏感温柔又专情的男人,会把她放在心里保护滴水不漏。他把赤子留给她,不就是要证明他的心永远都托付在她身上吗?
    所以要说这样的奈落死了,“我绝对不相信!”
    “笨蛋,做什么自己跑来这里。”
    低沉磁性于无垠黑暗中响起,墨色为长发,瓷白的男体上披挂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狒狒皮。从后向前环抱住傻得不能再傻的蠢巫女,奈落一双狭长的红眸里犹如点缀了繁星,笑意璀璨。
    身体猛的一僵,在感受到身后人亲昵而熟悉的味道后蓦然放松,绯椿回头瞪住对方线条优美的下巴,眼泪中不觉湿热,“你怎么才来!”
    满满的抱怨夹杂着甜蜜哭腔,让抱着的人胸腔一阵酥麻,低低笑道,“不是听你的话奋力的从血海尸山中挖了个狗洞才出来么。”
    “……切,再也不想理你了。”
    哄好了怀里的人,奈落将布置好的蛛丝拴在整颗四魂之玉之上,眼中凛冽阴鸷,嘴角却扬起一道不屑的弧度看向蛛丝另一头,“这一次,才是真正该许愿的时候。”
    抱紧身边的男人,绯椿紧张的咽了咽口水,闭目沉思,什么样的愿望才可以让他们从四魂之玉里出去,什么样的愿望才能够不重复50年前的悲剧,不是让自己变得年轻漂亮,不是让犬夜叉变成丨人类……如果是翠子的意志……不,如果是她绯椿想要的结果……
    所以,“永远的消失吧,四魂之玉!”
    伴随她愿望成真的那一刻,巨大的白光侵袭了黑暗。外围,古木托举着粉色妖力球被从内部破开一个大洞,妖力被巨大力量带着形成漩涡。犬夜叉站在时代树繁茂的枝桠间相视一眼。
    “就是现在,桔梗——”
    破魔之矢凌空飞驰,犬夜叉对准妖力漩涡狠狠挥下铁碎牙,“爆流破!”
    灵力夹杂着爆流破的破坏力不断席卷着时代树紧缠不放的妖力球,玛瑙丸被禁锢在球内动弹不得。他的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恐惧,不,不可能,为什么四魂之玉会突然消失?他祖先的力量又怎么会被区区人类和半妖打败?
    怀带着强烈的震惊,玛瑙丸连同自己祖先传承而下的妖力寸寸化作飞灰。临死前,他似乎听到有个声音冷笑的从耳边响起,“你祖先的妖力,我奈落就不客气的接收了。”
    奈落?是那个时候的半妖?原来他竟然是诈死么……
    “剩下的,哼哼哼,我奈落就好心给你一个死无全尸的机会吧。”
    ……
    “看,结界!”
    珊瑚眼尖,指着险险避过爆流破洗礼,漂浮在半空中的圆形结界,结界内,奈落抱着昏睡不醒的绯椿缓缓靠近众人。
    胜利的笑容,溢满了他们每个人的眼角。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终于完结啦,撒花撒花!不太会写结局,乃们凑合着看吧~~
    接下来要写的是番外问题,预计三篇番外,一篇日常的后记,可上传。还有两篇说好给妹纸们发福利的肉——fan,届时会上传到群文件内自行食用。没有入群的妹纸可以戳宁韵的书友群e底蕴 367948610。
    5月份会有初级考试和毕业答辩,而且要将实习周记和实习报告以及各项要填写的表格准备起来,下一篇要开的文文更新可能会略慢一点,但是不会坑,妹纸们可以放心。以下是链接,喜欢的话请提前给个留言收藏哟~
    【文案】
    作为阴阳师本家末裔,花开院沙椤表示:
    下一代的当家柚罗是她姐姐,天才少年龙二是她哥哥。
    连美美哒的秋房也变得容易推倒了。
    那感觉就是,好牌在手我想刷谁就刷谁。
    然并卵——
    家主爷爷告诉她:
    教廷s求助了,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沙椤你转学去收了那群吸血鬼!
    纳尼?爷爷桑,你在逗我么?阴阳师怎么会去收服吸血鬼?
    强烈要求换剧本!〒▽〒
    突然有一天——
    尼玛!京都沦陷了……
    【论热血漫阴阳师在乙女漫中成功刷脸的可能性(?)】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啊……】
    最后犬夜叉同人的正文到此就告一段落了,这篇文因为不符合要求所以不能入v,能够坚持完结一来是全了我对童年经典深沉的爱意,二来是妹纸乃们热情的留言支撑着我!爱你们么么哒!希望乃们以后可以继续支持~~
    专栏链接放在这里让我们故事完结后也不要说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