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原来师傅是匹狼全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原来师傅是匹狼全: 原来师傅是匹狼全第28部分阅读

    那个双臀环脑、一幅小大人模样的男孩却直接打断了她,毫不客气地高声问道。
    “这位姐姐,你是来帮我开家长会的么?”男骸神色傲慢,眯眼睨着她。
    “……”对他的态度极度不满,丁兜兜一撇嘴,没好气道:“抱歉,小弟弟,你认错人了。”
    说完,抱紧包包转身就走。
    哪知,她一转身身后就爆出一声滔天哭声,吓得丁兜兜一哆嗦,竖起耳朵一听,竟听到他一边哭还一边猛嚎着:“哇一一妈妈不要小简了,别人都有妈妈,我的妈妈却不要我了一一”
    丁兜兜一震,忽地感觉背上一阵凉飕飕的,僵着脖子扭过脸一看,顿时被路人那些愤怒和职责的视线吓得直把脑袋往衣领里缩。
    呜呜……臭小鬼,居然陷害她,她才不要这么讨厌的小鬼做儿子,她的乖宝宝在……时空的另一瑞,她再也触不到的地方……
    就在丁兜兜缩着脑袋想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溜走时,又听到身后那帮小鬼吧吸喳喳地开始胡说八道……
    “喂,小简,你不是没有妈妈么?每次开家长会都是你爹爹来啊。”一个稚嫩女孩的声音。
    “呜呜呜……”我好不容易找了个妈妈,我爹爹也很喜欢,谁知道那女人嫌我烦,不要我了啊~ ~ ~”那小屁孩还哭得像模像样,仿佛真个被人抛弃了一般。
    丁兜兜也恼火,刷地一下转过身想要跟那群小孩据理力争,哪知一扭头就看见一群虎狼般凶神恶煞的陌生人,就连那群屁点大的小孩儿也一齐狠狠地瞪着她,让丁兜兜不由毛骨惊然起来,死死闭住自己的嘴巴,转身撒腿就跑。
    “给我拿下她!”那个死小孩极端嚣张地地在后而吼出一句,然后丁兜兜就捕捉到那群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刷刷地很了上来,一听就是训练有素。
    丁兜兜沉目,脚下毫不放松,心中暗自思忖,好久都没有使过地仙之力了,虽然在这都市中她不去想引起公众注意,但是为了逃开这小屁孩,她就稍稍用一点点,应该也无妨。
    勾唇,丁兜兜笑碍十分诡异,暗自运功,脚下速度逐渐加快,在外人看来,或许只看到一个跑得飞快的女子,但丁兜兜却不由暗暗心惊,那后而追她之人仿佛也有着过人之处,竟然毫不落后??!!
    丁兜兜下了狠心,刚要再提些地仙之力,却忽的瞧见那傲慢的小男孩竟然已经到了自己前头,还站在那路灯旁望着自己诡异地笑着,仿佛对她势在必得。
    丁兜兜大惊,气息不禁方些紊乱,脚下的步子也随着趔趄了一下,就在这一当头,那身后的数名西装男子瞬间扑了上来,直接将她牢牢按住,仿佛对待个犯人一般,气得丁兜兜嗷嗷直叫。
    “喂,小屁孩,光天化日的,你要做什么??!!”
    那男骇倏地变脸,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眼眶里泪水直滚,撅着红唇委屈道:“只是想要姐姐你帮我去开家长个嘛,不得已出此下策。”
    “你……”丁兜兜正想开口教训他,那小男孩却忽然变了脸色,严肃下来,顿了顿,然后又吩咐着她身后之人道:“先送她过去。”
    紧接着,丁兜兜就在众人同情的目光中,被那群西装男芋塞进了路旁的一辆黑色轿车,连呼声都来不及发出,被放那专载着扬长而去……
    而那男孩依旧站在那,一脸正色,望着远处急速开来的另一辆轿车,迅速挂上一个大大的笑容,直到那辆车停稳,走下来一个高大的男人时,男孩这才开口说话。
    “爹爹。”
    柔软的细嫩嗓音甜甜地从他的小嘴飘出,听得男人不由淡谈一笑,走过来伸出大手抚上他的脑袋,张嘴说:“小简,刚刚又做坏事了?”
    小简立马眼泪汪汪,嗷道:“爹爹,小简没有~ ~ ~”
    “真的没有?那为何爹爹感觉到了修真人士呢?你敢说不是你那些手下?“
    “真的不是,爹爹,刚刚小简在街上看到一个姐姐,跑得飞快,好像也是修真人士呢。”
    “哦?真有此事?”
    “小简发誓!”
    “嗯……若是寻着她,带来让我见见。”说着,那男人转身朝轿车走去,还不忘吩咐道:“小简,早些回家,别在街上游荡。”
    “哦,知道了,爹爹。”小简乖巧地低着脑袋站在那里,望着男人的轿车越来越远,眼睛也跟着越来越亮,直到最后大亮起来,欢呼着朝自己的那群朋友们。
    “喂,我们走吧,去开家长会喽。”
    光天化日强抢民女,还是被一个比自己小了不知道多少的小鬼给抢了。
    丁兜兜只觉自己的脸真是丢到太平洋去了,唉唉,太久没用地仙之力了,现在用起来完全不熟练了,原来,距离那段日子,已经这么久了啊,久到让人都生疏了那段曾经刻骨铭心的回忆。
    丁兜兜站在富丽堂皇的幼儿园里,觉得自己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现在的幼儿园都可以建成这么奢侈么……
    她一直一直都在逃避这种她方,见到幼儿园就会绕道而行,看到那些年轻父母牵着可爱娃娃的幸福一家模样,如就会难以自持地坠进黑暗,一个人捧着那些过往痛苦不堪,也许黑夜真是没有尽头的……
    垂下眸,丁兜兜闪着纤长的眼睫,默默地站在那幼儿园门前,一身纯白色的长裙随风轻轻起舞,在阳光底下显些分外干净,估佛透明一般。
    “请问……”突然,身旁传来一个窃窃的呼唤声,惹得丁兜兜不由抬起头看去。
    是一个微笑着的幼儿园老师,一看那可爱的装扮丁兜兜就忍不住发笑,问道:“有什么事么?“
    那个可爱的老师腼腆一笑,道:“请问你是小简的妈妈么?”
    “呃,是吧。”了兜兜别过视线瞄了瞄站在门口的那几个西装大汉,无奈答道。
    那老师似乎也有点意外,然后笑了笑,领着她往园中去了。
    ……
    布置的很别致的小教室里,娇小的小板凳上都坐着跟那极凳的体积不协调的大人们,似乎都有些尴尬地坐在那里,木木的,等着老师来开家长。
    丁兜兜有些失笑,静静地走到角落里的一张小板凳上,乖乖地坐好,看着那个可爱的老师同另几个老师一起走上了讲台,开始说起了什么。
    只是她却听不进去了,脑袋里开始浮现起她的那个儿子,她唯一的儿子,宫凝枫,如身上掉下的一块肉,而她却只能把他丢在那里,永世再不见……
    “喂,女人。”耳旁忽然传来一阵轻轻的呼唤声,丁兜兜皱眉,扭头看去,顿时一楞,那个叫小简的小恶魔正趴在窗台上望着她傻笑。
    皱起鼻子,丁兜兜冲着那小子做了个鬼脸,那小子都毫不在意,依旧笑得人畜无害。
    “喂一一”他又动唇了,发出的声音很小,丁兜兜根据他的口型看明白了,他在说:“我爹爹来了一一”
    啊??!!
    丁兜兜傻了,这下要怎么办?她这个冒牌妈咪在帮着这小子开家长会,正牌的爹爹大人却不通知一声就到场了,她该怎么办??
    急得满头大汗,丁兜兜坐立不安起来,环视全场一周,发现各位尽职的家长们都在安安静静她听着老师的话,就她一个人完全坐不下去了。
    只是她没看见,那个说完话的小鬼见着她如此焦急的模样,立刻笑得很是开心,只差没捧着独自乐呵了。
    丁兜兜忍不住了,一咬牙,倏地一下从板凳上站起来,把那几个可爱的幼儿园老师吓了一跳,紧张她问:“小简的妈妈,你有什么事吗?”
    丁兜兜点点头,羞赧道:“我,我想去下洗手间。”
    老师很无语,示意她出去,丁兜兜大喜,赶紧冲出了教室而去,而那小简则是早已笑得都在地上打滚了。
    “哈哈哈哈,这女人还真是可爱……”小简滚来滚去,笑得衣服都乱七八糟,这时,一只手伸了上来,将他拉了起来,另一只手则是顺其自然地整理起了他的衣服。
    “呃……爹爹。”小简一见来人,顿时佒了,没精打采地打了声招呼。
    “家长会,嗯?”
    “……爹爹……”
    “是不是又想蹲马步?”
    “呜呜……爹爹……”一头埋进爹爹的胸膛里,小简撒娇地蹭着。
    “不告诉我就算了,你还找了个女人来当作妈妈?”
    “……”僵住,小简一声轻叹。
    “小简,爹爹说过什么?”
    “妈妈会回来的,因为一切都是早已被注定了的。”
    “嗯,知道就好。”男人满意地拍拍小简的脑袋,然后便抱着他朝教室走去。
    这时,却正好撞上一个从里头冒冒失失冲出来的女人……
    小简咀一瞥,瞧见那女人,又是一个长叹,哎,这么早就让他们俩见面了,多不好玩,还说想再要一要那女人再让她见爹爹呢,谁知道,嗤一一
    分外无趣,小简挣脱着从爹爹怀里跳了下来,回头看一眼完全傻掉的两个人,偷笑两声,然尸蹦蹦跳跳地找小伙伴玩去了。
    嘿嘿,爹爹,接下来可就要看你的了。
    原来,世事真是如此可笑,原来,宿命的意思仅仅是这个。
    “你……”
    已经不能说是惊诧,更不能说是意外,那个原以为被埋没在她死去的心中的男人,那个消逝在时间无涯中的男人,就这样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丁兜兜真的说不出任何话,只是落着泪,泪水,仿佛一万年都不够。
    他原以前一样没有任何话语,只是死死盯住她,不让她从他视线里再有机会消失,然后,手一伸,如从前一般把她搂进怀里。
    只是这一次,就算天崩地裂,就算海水枯竭,也再不能让他放手了。
    “莲……”
    在多少次梦里哭着喊着的他的名字,早已烙进她的骨髓,她以为她可以装作没事了,她以为时间可以磨灭一切了,却没想到,再这再次相遇的瞬间,她还是如此幸福地想要喊出他的名字,那个曾经以为离她有千万年距离的那个名字。
    听着她嘶喊一般的呼唤,他身躯一震,搂紧她,转身朝幼儿园外走去。
    “莲,你要去哪?”他的神情里只有严肃,满而的严肃,对她的话依然不闹不理。
    三两步走到车前,宫断莲抱着丁兜兜上了车,对前头的司机吩咐了句回家,然后便直接伸出一只手棒起她的后脑勺,二话不说,开始狂吻。
    千万年的时间,遥不可及的距离,就在一瞬间消失无踪,剩下的只有二人再一次贴紧不愿分离的心,和在车厢里急速升高的温度……
    终于是到了老板的家门口,司机大叔从后视径里看着那两个几乎缠在一起的人离开车厢,长吁了一口气,粗糙的老脸都忍不住红了一下,摇摇头,开着小轿车离开了。
    而那两个人自然是目中无人地直奔那幢小别墅而去,一路上丁兜兜的大呼小叫不断。
    “呀,莲,这是你家?”
    “对了,莲,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还有,那个死小鬼是枫枫么?不是吧?我儿子居然这么调皮的?”
    “哇哇,莲,那个电视机好大喔,我要看电视。”
    宫断莲终于忍不住了,抱着她贴近嘴也隔着她的耳旁忿忿道:“看电视有的是时间。”
    “可是……”那个液晶电视真的好大……
    “没有可是。”办正事要紧。
    嘭一一
    关门,拉窗帘,脱衣。
    “喂!莲,你怎么一见而就要……”蹭蹭,往后而蹭一点。
    “忍不住了。”拉领带,甩皮带。
    “我们先说会话好不好?”有点阴森森的,抱紧被子。
    “不好,枫刚已经跟我密语传音说过了。”眯眼,盯住奴欲逃离的小动作。
    “啊?说什么?”愣住,丁兜兜好奇。
    “50000。“伸手拉开她的被子。
    “50000?是他要给我的钱吗?我说,他哪来这么多钱啊?”丁兜兜觉得自己责任重大,要把这个小鬼的坏习惯全部纠正过来!
    “谁跟你说那是钱了。”压倒,开始扒光某人。
    “不是钱那是什么?”拦住他不安分的双手,丁兜兜正色问道。
    宫断莲停住,望进她眼底,微启红唇,一字一句地吐了出来:“是你欠我的50000次。”
    “啊?”呆住,丁兜兜傻眼。
    “我追你到这里,创了‘宿命’也没寻着你,总共是三年时间,你欠我50000次。”
    “你指的,莫那是……”丁兜兜的声音都已经开始颤抖颤抖……
    他不说话,用行动证明一切。
    ……
    春意浓浓,芙蓉帐暖,只是极不和谐的,自那雅致小别墅里爆出一声怒吼。
    “宫断莲,你这个死男人,原来,原来你真是匹狼啊!”
    (全文完)
    本书来自无名(w)
    更多更新免费小说全本下载请关注
    本站所有书籍均来自网络收集,站内精心编辑制作 提供免费下载。版权属作者或出版社所有。
    原创作者或出版社认为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 我们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