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兽人之雌性粗鲁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兽人之雌性粗鲁: 兽人之雌性粗鲁第13部分阅读

    入了一片沉寂中,没有一个人说话。
    最后还是朵丽儿先打破了僵局,他干笑着说道:“这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迷路,我可是在这里长大的……”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声,最后犹如蚊子般都快听不到了。
    这不就是心虚的表现嘛,若亚心中哀叹,他当初怎么会去相信这家伙的呢?现在,他们的食物早就吃完了,水也是尽量的省着喝,如果不是又遇见了几次湖泊,遇见了一些可以解渴用的沙漠仙人掌,他们或许早就渴死了。
    “好了,你再骂他也没有用了,若若,来,吃一口吧。”凯特洛递给若亚一个烤得黑乎乎的东西。
    “嘴巴干,不想吃。”若亚撇头拒绝,这东西就是赫斯沙漠盛产的沙漠蜥蜴,若亚这几天吃这个东西已经吃得快要吐了,现在几乎是一见到它就反胃。
    凯特洛感到很无奈,他们带来的食物吃完后也就只能就地取材了不是吗?可是这鬼地方竟然就只看见沙漠蜥蜴这种可食用动物……
    若亚只是拒绝,而一旁的朵丽儿看到那东西直接就在一旁干呕了起来,朵丽儿一开始就坚决不吃这些东西的,还是若亚怕他饿死硬塞了一些到他的嘴巴里逼着他咽下去的,现在想起来还直犯恶心呢。
    正当这一行人都半死不活的时候,转机出现了!
    看看,这是什么家伙呢,一只狼!一只圆滚滚味道好到不得了的狼!
    一只迷途羔“狼”就这么出现在了若亚等人的面前,所有人包括阿鲁和阿宝双眼都泛着绿光,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那只狼。
    众人渴望的目光硬生生的将原先正在考虑要不要上前的狼给吓得退后了一步,停顿了片刻过后,自觉生命遭受威胁的某狼撒丫子往来的方向跑了。
    久不闻肉香的众人(蜥蜴,这些家伙的肉怎么能算得上是香的呢!)怎么能让这到口的食物跑了呢,一个个向前扑了过去。
    正当可怜的某狼快要被捉住的时候,一声尖叫声打断了众人的行动,“啊!住手!”
    被迫停在半空中的家伙们由于身体突然失去了平衡,全部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众人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怒视着那个发出声音的家伙的时候,发现他们的食物(那只狼)已经扑进了那家伙的怀中。
    “朵丽儿!”若亚怒吼,没错,那个破坏了大家捉狼大业的家伙正是朵丽儿。
    没有理会若亚的怒吼声,朵丽儿满脸激动的抱着那只狼喊道:“大可!是你吗?”
    “嗷唔——”那只狼同样激动的回应道,还将脑袋挤进了朵丽儿怀中撒着娇。
    “……”虽然不知道这头狼和朵丽儿是什么关系,若亚却清楚的认识到,快到嘴边的食物就这么飞了。
    “圣,圣子?”一个陌生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若亚顺着声音的方向寻去,见到了他们自从进了赫斯沙漠以来的第一人。
    “阿达鲁……”朵丽儿茫然的看向站在远处的那个人,呆呆的叫出他的名字。
    “你们认识?”若亚问道,这么说来,他们找到了朵丽儿原先在的部落了?圣子是对朵丽儿的称呼吗?
    “只是普通朋友罢了。”朵丽儿耸耸肩膀,故作轻松的说道:“这下好了,就让这个家伙带着我们去部落吧。”
    他们的关系可没有朵丽儿说的那么简单啊,看着朵丽儿说话时微微颤抖身子和那个陌生的家伙听到朵丽儿说的话后沮丧的表情,若亚就知道这两个人之间肯定有问题。
    “圣子,你愿意回部落了?”
    “对啊,你带路吧。”
    那个叫阿达鲁的家伙听到朵丽儿那么干脆的回答后,身子微微的一震,没有说什么,就在前面带路了。
    朵丽儿走之前扯了扯若亚的衣服,说道:“若亚,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不可以把我扔下,不然你父亲可就没救了你知道吗。”
    若亚眉头微微一皱后,点头答应了。
    又是一个将自己部落当做洪水猛兽的人啊,只不过不知道这个朵丽儿身后究竟隐藏了什么故事。
    众人就在阿达鲁的带领下,来到了他们位于赫斯沙漠中央的部落。
    当若亚走进部落的时候,立即感觉到了很诡异的气息,这种感觉和当初跟凯特洛回部落的时候又略有不同,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部落里的人看见朵丽儿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变得很诡异,就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却又谨慎而小心的盯着他们这几个随行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o(n_n)o~
    ☆、第四十章 完结章
    “圣子,去见见族长吧。”阿达鲁指着部落里最大的屋子对朵丽儿说道。
    “……好啊,都这么久没见了,我也是该去见见我的那位好父亲了,不过,我要和我的朋友一起去。”朵丽儿指着若亚几人说道。
    “……可以。”
    就这样,若亚一行人一起走进了那间屋子,一位头发花白,满脸褶皱的老人坐在屋子正中的椅子上,双手合并,眼睛紧闭,嘴里喃喃地在说些什么。
    “族长,圣子回来了。”阿达鲁微微的弓着身子,态度恭敬的说着。
    喃喃声停止了,屋里陷入一片寂静之中。老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用平缓的语调淡淡的说着:“怎么,愿意回来了?当初不是说死也不会回来的吗?”
    朵丽儿牙齿紧咬着下嘴唇,垂在腰旁的双手紧紧地握成拳状,随即故作镇定的说道:“你以为我想回来啊,我只是想回来借一样东西用用,拿完马上就走。”
    “呵呵,”老人轻笑两声,“我们部落里还有你想要的东西吗?我的圣子大人。”
    “……我,我想要一些星月草。”
    “星月草?圣子莫不是忘了,是谁当初将所有的圣物都一卷而空了吧,现在反倒是来向我们要星月草了?嗯?”
    “从那件事情到现在早已经过了十年了,新的星月草早已经长出来了,我只需要一点就够了。”
    “没有。”
    “你说什么!”
    “我说,没—有!”
    “你……”
    “想要有也行,如果你愿意履行你的职责的话……”
    “不可能!你想都不要想!”朵丽儿大吼一声,冲出了门口。
    若亚向凯特洛示意了一下,凯特洛点头后看了老人和阿达鲁一眼,随即也出去了,他要去看着朵丽儿,可不能让他跑了。
    “你有事吗?你是朵丽儿带回来的朋友吧,他是不是担心自己一个人回来部落会有危险,所以才带着几个人壮胆呢?”老人看着若亚问道。
    “你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若亚,事实上,需要那个星月草的人正是家父……”若亚将事情的具体情况说了一遍,“所以,希望你能将星月草让一些给我们,今后如果需要帮忙的,只要说一声,我一定会倾尽全力相助的。”
    “呵呵,我不要什么其他的东西,我的要求不变,只要你能说服朵丽儿履行他的职责,我马上将星月草奉上,绝不含糊。”老人语气坚决。
    “请问,你究竟要让朵丽儿履行什么职责?”
    “这一点他知道的,具体的我不想多说。阿达鲁,送客。”
    “若亚,请。”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的阿达鲁挡在了还想说什么的若亚面前,手指着门口的方向说道。
    若亚无奈,在人家的地盘上不好太过嚣张,太过紧逼的话也许会适得其反,只能先离开再去想想办法吧,从朵丽儿那里撬开缺口试试吧。
    当天夜晚,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部落里穿梭。
    “喂,你确定你知道位置吗?”
    “没问题的,就是那里。”
    “我们这样真的好吗……”
    “除了这样你还有更好的方法拿到星月草吗?”
    “没……”
    “那就不要废话了,小心被人发现。”
    没错,这三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正是若亚,凯特洛,朵丽儿。
    离开朵丽儿的父亲,也就是部落族长的房间后,若亚找到了凯特洛和朵丽儿,在朵丽儿的那里问出了所谓的圣子的职责是什么。
    圣子是赫斯沙漠神族血脉的延续,他们的鲜血能够浇灌赫斯沙漠的守护花朵——嗜血玫瑰,嗜血玫瑰能够阻止赫斯的愤怒,每一百年,神族必须向嗜血玫瑰浇灌一次血液,否则,赫斯的愤怒会吞噬赫斯沙漠上所有的生灵。只是近百年来,神族血脉的传承越来越艰难,朵丽儿是现在部落里唯一的圣子,上一个圣子是朵丽儿的爹爹,他在上一个百年献血的时候,流光了身体里所有的血液,然后静静的死去了。
    “你知道血液慢慢的流出身体的感觉是什么吗?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永远也忘不掉爹爹一点一点的失去血液,然后死掉的那一幕……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像爹爹那样死去……可是父亲说那是我的责任,我才不信他……他逼不了我的,因为我知道,只有圣子心甘情愿的献上自己血液给嗜血玫瑰才有用,我不想像爹爹那么傻,那么心甘情愿的……所以那个时候他们才会放我离开,现在我有求于他们,他们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朵丽儿喃喃自语,随即,他抓住若亚的手说道:“我一定会帮你弄到星月草的,但是不要指望我去履行什么狗屁圣子的职责。我们可以去偷,我知道位置在那里,然后你就马上带我离开这里,配好解药后,你再放我离开。”
    若亚不想对朵丽儿的行为作出什么评价,这事算是他们之间的家事,与他无关,他要的只是朵丽儿的解药而已。
    所以,就有了这次夜晚之行。
    “天啊,难道这就是那个嗜血玫瑰?”若亚看着眼前这有着两个人高的花朵惊叹道。
    “嗯。”朵丽儿没有去看那朵花,四处张望着,“不对啊,之前明明就是在这附近的……”
    “喂,星月草呢?你不是说在这可以找到的吗?”
    “星月草是每十年长一次,地点正是在嗜血玫瑰周围,就算将它采摘了下来,也是用盒子装好放在嗜血玫瑰旁的,上次我带走了其他的,可是最近也应该有了新的,现在怎么找不到呢?”
    “圣子,你是在找这个吗?”阿达鲁从一个阴暗的角落走了出去,手中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个盒子,盒子里正装着朵丽儿久寻不到的星月草。
    “阿达鲁?!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朵丽儿惊叫。
    “圣子,是不是拿到了星月草你就要走了?”阿达鲁没有理会朵丽儿的问题,自顾自的说着,“这已经是第五次的星月草了,再过不久,没有得到及时浇灌的嗜血玫瑰就会枯萎,无论是部落的人甚至全赫斯的生灵就都完了……”
    “我不管我不管!你知不知道,如果我去浇灌的话,我也会死的!会死的!”朵丽儿捂住头,拼命地的摇晃着脑袋,“我不是都提议过了吗,你们为什么不听我的!离开这该死的沙漠,我们到其他地方去建立新的部落,你们为什么一定要选择坚持牺牲掉我!”
    “圣子,族长一直没有告诉你的,那就是,除了神族之外,也就是除了圣子你之外的部落里的所有人,是绝对不能离开赫斯沙漠的,这是赫斯的诅咒,踏出沙漠的那一刻,也就是我们的死期。所以当初你让我和你一块走,我才会拒绝,你能出去,我却不能,我们大家都不可以……”
    “……”朵丽儿沉默了,他一直以为……“为什么会这样……”
    距离那个夜晚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了,三个月后的这一天,若亚拿着朵丽儿配置好的解药和凯特洛离开了朵丽儿的部落,离开的队伍少了朵丽儿,因为他已经决定留下来了。
    回去的路上,若亚想起了离开前和朵丽儿在一起的景象。
    “你真的考虑好了吗”
    “嗯,考虑好了。我也想过了,我还有五十年的时间呢,我会好好珍惜这五十年的时间的。”
    “听说你要和阿达鲁结婚了?”
    “嗯,若亚,你知道吗,他当初可是我的初恋呢……”朵丽儿望着远方悠悠的说着,老大,看来我真的是和你没有缘分啊,本来想着,从若亚这里离开后就去找你的,没想到还是和阿达鲁在一起了,老大,你也要幸福啊。不知道你现在过得怎样了,想起让老大过上颠沛流离生活的若亚,朵丽儿的心理又有些不舒服了。
    “对了,若亚,既然我已经和父亲和解了,你现在又站在我的地盘上,我就没有必要怕你了嘛,干嘛还要听你的话。”朵丽儿想耍赖了。
    “这么说你是不想弄解药了?”若亚开始摩拳擦掌。
    “……是,是又怎样!”朵丽儿咽了咽口水强硬说着。
    “那你就不用等什么五十年了,现在就去献祭吧……”若亚朝朵丽儿扑了过去(此后省去暴力情节1000字……)
    “有话好好说!我其实是骗你的……若亚,不要打了!!!!!”这是朵丽儿的求饶声。
    “呵呵……”若亚轻笑出声。
    走在若亚身旁的凯特洛疑惑的看着暗暗发笑的正陷入自己回忆中的若亚,“若若,你笑什么呢?”
    被打断思绪的若亚抬头看着正满脸疑惑的凯特洛,甩手道:“没,没什么呢。”说完,主动的牵起了凯特洛的手,不顾凯特洛惊喜的眼神,向着部落的方向大跨步的走去。
    初恋吗,想着最近沉浸在恋爱中的朵丽儿,若亚嘴角泛起了一抹微笑,搞定了这些麻烦的事情,也是该是时候考虑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了,至于人选嘛,看着旁边这个不管在什么时候都陪伴在自己身边的雄性兽人,若亚内心一直坚守的堡垒渐渐地消失了,心里变得柔软。
    人要懂得知足,珍惜眼前人吧。
    爱情总是在不经意间悄悄的降临了……
    end。
    ☆、番外二 溪璃的番外
    “天啊,这日子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溪璃蹲在溪水边,搓洗着换下的衣物,他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情啊!溪璃一边抱怨却又不能停下手头上的工作。
    当初部落被毁了,狄雷带着溪璃和若干手下灰溜溜的跑路的时候,非常非常的不幸,因为他们在慌不择路的时候,闯进了一个非常庞大的赫比兽群的领地!
    要知道,这可不是一两只赫比兽的概念,而是十多只啊!一只赫比兽尚且不好惹,更何况是一群!
    狄雷冒着手下们全军覆没的风险,总算是将溪璃安全的带出来了,而付出的代价却是除了狄雷和溪璃以外,仅仅存活两人了,也就是只有四个人逃出了赫比兽群的魔爪,而狄雷为了帮溪璃挡住赫比兽的致命一击,本来和若亚凯特洛打过后就已经身负重伤的狄雷了,现在更是命悬一线。
    不过,狄雷在两个忠心耿耿的手下倾尽全力的照料下,还是保住了自己的小命,但他的腿也因此废了,这也就预示溪璃今后的悲惨命运。
    由于狄雷自己已经不能生活自理了,所以,溪璃必须承担起每天照顾狄雷衣食住行的全部工作,狄雷的两个手下每天负责去捕猎食物,而溪璃就负责大伙的后勤工作。
    从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溪璃被迫接受了大伙吩咐给他的工作,他想逃,可是看着周围陌生的景象,荒无人烟的地方,他又能逃到什么地方去呢?更何况狄雷发现后的雷霆怒火不是他一个小小的雌性可以承受得了的,他又不是凯特洛他爹爹凯瑞奇和若亚那两个怪胎,想起凯特洛和若亚他就气啊,都是他们,如果不是他们,他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吗?!都是他们害的!溪璃使劲的搓揉着手中的衣物,似乎把它们当作了若亚和凯特洛。
    突然,周围的树林里发出了“簌簌”的响声,是那两个人回来了吗?溪璃朝声音的来源看去,手中的衣物掉落了下去,父亲……是父亲!!!
    “溪璃!我总算是找到你了!”那边的溪尔看见了溪璃神情也很是激动,似乎想冲过去,却又似想起什么似地停顿了一下,往后走去。
    父亲……父亲你不要我了吗?这怎么可以!溪璃紧张的看着往回走的溪尔,不过溪尔并没有走远,好像只是回头找什么东西。
    过了没多久,溪尔搀扶着一个人出现在了溪璃面前。
    这个陌生的雌性兽人是谁?他怎么会和父亲在一起?!溪璃的心中掀起阵阵波澜,用晴天霹雳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从来,他的家里就只有自己和父亲,他从没有想过有一天父亲会和一个陌生的雌性兽人出现在他的面前,就好像自己被排斥在外一样。
    似乎是意识到了溪璃□裸打探的眼光,那个雌性兽人很是紧张,右手紧紧的握住溪尔的手臂,身体不住的向后瑟缩着。
    感受到了身旁雌性的不对劲,溪尔安慰似地拍拍雌性的肩膀,低声安慰着:“没关系的,溪璃是个很听话的孩子,一定会接受你的……”
    说完,溪尔便向溪璃介绍道:“阿璃啊,这位是迦南,是……是……是我给你找的继爹爹。”似乎是有点不好意思,溪尔的话语有些尴尬。
    噢,这不是真的!怎么短短几月他就有了一位继爹爹了!!!他不接受!!!绝对不接受!!!他大吼一声:“我才不要什么继爹爹!”后,转身跑了,连溪水边的衣服都忘了拿。
    溪尔扶着面露哀伤的迦南,很是为难的看着溪璃离去的方向。
    “溪尔,我是不是让你为难了?”迦南语气低沉的说道。
    “哪有的事,你别多想了,溪璃只是一时接受不了,他会想通的,你就别担心了。”溪尔安慰道,溪璃会接受的吧,会的吧,应该……也许……
    自从发生了离落的事情后,溪尔绝对自己这一生都不会在爱上别的雌性了,可是没想到,在他去找寻溪璃的时候,老天爷会让他遇到迦南。
    第一次见到迦南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散发着绝望的气息,而他正处在的情况,也令他不得不心惊,胳膊粗细的大蟒蛇正停留在离他不到一米的距离。
    后来,他救了他,却发现他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多么危险的事情,迦南他是个瞎子,一个天生的瞎子,也正因为如此,在他的父母都死去了之后,没有人愿意养一个废人,所以他的族人就将他遗弃在了这里,让他自生自灭。
    溪尔不忍心让迦南一个人待在这里,等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的死神降临,就像刚才那样,所以,他的寻溪璃之旅带上了一个拖油瓶,迦南。
    溪尔救迦南的原因,也是因为溪尔觉得迦南像一个人,那个因为他和离落而死到的雌性兽人,那个为了证明他的清白而选择了自杀的雌性兽人。
    刚刚从迦南身上感受到的绝望,死亡的气息,和他在那封遗书上感受到的死亡气息是如此的相近,不要再有人死了……
    后来两人相处,竟然意外的生出了感情,在月亮,大地,森林的见证下,两人举行了结婚仪式,结成了夫妻。
    溪璃气呼呼的回到了居住的地方,狄雷见溪璃这么早回来,有些诧异:“溪璃,衣服呢?”
    “啊!我忘在小溪边了!”一阵风后,溪璃又消失了。
    夜晚降临,溪璃,狄雷,溪尔,迦南四人围坐在一起,各自沉默着。
    后来,狄雷先开了口,“我是溪璃现在的伴侣,狄雷。”
    “啊,你好,我是溪璃的父亲,谢谢你这几日以来对溪璃的照顾,可是,这个婚姻问题,还是应该谨慎一些的……”溪尔怎么也没想到,溪璃也弄了一个伴侣出来,也有些接受不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婿。
    “我们都已经住在一起了,我相信岳父大人是希望我对溪璃负责的,对吧。而且,我这双腿可是为了溪璃才废的,就凭这个,他也必须跟着我。”
    “啊!”怎么会这样……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几个人被迫“和谐”的生活着,溪璃看迦南不爽,溪尔也总觉得溪璃不应该和狄雷在一起,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他忘记了的。
    直到那一天,溪尔不小心撞见了狄雷亲吻溪璃的场景,那种熟悉的感觉,一道闪光从脑海里划过,晴天霹雳。
    溪尔发疯似地冲上去将两人分开,嘴里嘴里喃喃道:“不可以的,你们绝对不可以在一起……”
    被打断的狄雷十分的不高兴,溪尔让溪璃出去,说他有重要的事情和狄雷说,本就想摆脱残废的狄雷的溪璃想看看父亲有什么办法让自己脱离苦海,很是爽快的出去了。
    只剩下溪尔和狄雷两人,溪尔小心又忐忑,胆颤惊心的问道:“狄雷,你告诉我,你的父亲叫什么名字。”
    看见溪尔如此慎重的样子,狄雷只好回答道:“他叫狄亚文。”
    果然,溪尔在心中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就是命吗?离落。
    “狄雷,你听我说,你和溪璃绝对不可以在一起。”
    “为什么?”
    “因为……你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溪璃的父亲,那个抛弃离落的家伙,就是狄亚文,难怪他从狄雷的身上看到了狄亚文的影子。
    四周的空气似乎变得稀薄了,什么,溪璃是他兄弟?开玩笑的吧。
    “这种事情请不要随便开玩笑。”
    “我没有骗你。”溪尔将狄亚文,离落,溪璃和自己的事情一五一十缓缓地说给了狄雷听。
    “请让我一个人静一静。”这是狄雷听完后唯一的要求。溪尔将空间留给了狄雷,无论是谁,遇上这种事情,都不会好受的,给他时间消化消化吧。
    哪知道,这一消化消化,就出了问题了,第二天一早,溪尔发现,狄雷和溪璃竟然都不见了,同时消失的,还有狄雷的两个手下。
    三天后,溪尔在水边发现了狄雷和溪璃的尸体,溪尔抱着溪璃的尸体痛哭,无奈之下,将狄雷的尸体就地掩埋后,焚烧了溪璃的尸体,带着溪璃的骨灰,和迦南一起,回到了阿布山脉,将溪璃和离落葬在了一起。而后,和迦南一起,平静的度过了余生。
    重现狄雷和溪璃的死亡经过。
    狄雷接受不了自己无论喜欢谁都逃不过是自己兄弟的阴影,决定自杀,但他要扯上溪璃一起。狄雷亲手掐死了溪璃,让手下将自己和溪璃的尸体抬到河边,这条河绝对不浅,他抱着溪璃的尸体,命令手下将他们扔到河里去,手下不从,狄雷呵斥:“让你们做你们就做,事后,你们自己离开了吧,这段时间麻烦你们了,不要在将时间浪费在我这种废人身上了。”手下没法,对着狄雷磕了三个头后,合力将狄雷和溪璃扔进了水里,而后,收拾包袱走人,期间小心翼翼,没有让溪尔迦南发现。
    狄雷紧紧的抱着溪璃,河水进入了他的鼻腔,渐渐地,他的意识开始模糊了,溪璃,我们上不了天堂,就一起下地狱吧,阿龙,哥哥去找你了……只希望,来世不要再做兄弟……
    ╭╮
    ╭┛║
    ┛   ╭★  `
    `  ╭┛ /  `●。`
    `┛
    --本--书--下--载--于--选--浪--网--小--说--社--区--
    ╭☆╮╭★╮╭☆╮╭★╮╭☆╮╭★╮╭☆╮と  つ
    ║|║只|║是|║饿|║了|║整|║理  (-)
    ★╯☆╯★╯☆╯★╯☆╯★╯
    --本--书--下--载--于--选--浪--网--小--说--社--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