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HP同人antarctica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HP同人antarctica译: HP同人antarctica译第5部分阅读

    糟糕吗?比起你……”
    “死的时候?”
    这个词似乎完全不会让他不舒服。但它让我不自在得要死。或者也许他毕竟还是会感到不自在,因为他沉默下来,眼睛没有了焦点,继续凝视着窗外,凝视着,凝视着……
    他记得当他站在那一圈朋友之外旁观时,那种寒冷,那种环绕他的黑暗。劫盗者们又重新聚在了一起,不过没有小矮星。然而莉莉也在,在他们之间。他们都死了,那么年轻。那里没有他的位置;莉莉的身边从来都没有他的位置,虽然他用了很多年才接受这一点。要是他早一点接受这个真相,也许他在学校里就不用那么挣扎。他不会傻到再犯同一个错误,所以他转身离开,回到独自一人的黑暗中。回到北极的刺骨寒冷中,在那里他总是形单影只。除了有几次他感觉到还有别人也在那里,某个将将在他的手触及范围之外的人,某个在等待他的人,只等待他。他一直以为是他的心智在跟他恶作剧,让他的希望无凭无据地苏醒。但也许……
    “不。没有更糟糕,”很久之后西弗勒斯说。他的声音很低,我得竖起耳朵才听得见。“我在那里是个局外人,波特。我一直是个局外人。没有哪个人是我可以,或者会,与之相伴的。在莉莉之后我再也没有过朋友。”
    虽然他的话语很可怕,也否认了之后他与校长的友谊——我相信那是存在的,对我来说,这些话带来了希望。我小心翼翼地说:“那如果这里没有更糟糕,就跟我在一起吧。”
    西弗勒斯转回来,脸上是探寻的表情。他在我身上看到了什么……一个朋友?他脸色一变,仿佛这个想法被吓着了似的。他直起身,振作精神。“非常好,波特先生,让我们看看未来将会怎样。我有什么可失去的呢?”
    我大大松了口气,但并没有说话。我一点都不想打破这同心同意的寂静。我只是微笑。于是我们一同坐着,望向窗外,看着那沐浴在阳光中的、延伸到威尔士山坡上的小小花园。
    这份寂静持续了一会儿,让我想起我是怎样一连几个小时与西弗勒斯的照片坐在一起,在图书馆或这栋小屋里读书。这样的寂静很友好;我们都在深深沉思。拥有一个乐意保持安静,乐意思考的人感觉真是妙不可言。我想西弗勒斯与我心意相通,因为他的视线向我投来,神色里头一次有了真心的希望。他的唇边挂着半个微笑。“你知道,哈利,我以前活着的时候我总想去看看南极。”
    我听了很惊讶。我握起他的手捏了捏,然后微笑。“那么我们就一起继续,西弗勒斯。是的,我们会去南极,走向寒冷,走向你想去的任何地方。”因为不管我要付出什么代价……
    “这一次是属于你的。”
    一个结局……
    然而……
    无边的黑暗,还有寒冷。我的视线里除了黑暗没有任何别的存在,我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梅林才知道我身上穿的是什么,它是那么的单薄,在寒冷面前不堪一击。
    我不敢动。从我知道的看来,现在我很可能正身处于无底洞的边缘,或者陡峭的绝壁旁,只要错迈一步,我的人生就会全毁。所以我只是站在这,连呼吸也尽可能地压住,紧张地探听任何有可能表明我所在地的动静,因为我的眼前只有黑暗的怀抱。无论我的呼吸声多么的轻,我还是听不到任何声响,这里只有一片荒芜。
    就像是站在沙漠的中心,我听说那里的夜晚冰一样冷。也有可能是极圈上的高原,连风也不会划过的那种。这里只有无边的黑暗、寒冷、寂静。
    尽管这里的一切都悄无声息,但我知道自己并不是这里唯一的存在,我能感受到。有某个东西……不……某个人。我听不见他的动静,当然也看不见他,而我也无法用别的感官去探寻他的存在,他的身上没有气味,也没有碰过我,尽管如此我还是知道他也在这里。多么奇怪……我敢说他正看着我,但那是不可能的,这片黑暗已夺去了我们的视力。
    只要一想到被触碰的可能性,我不禁寒毛直立,全身的皮肤都开始微微刺痛。那可能会是手指的轻拂,或者手掌有力的紧握。如果他真的碰到我,我想我会如惊弓之鸟般弹起,或许还会像个小女孩一样尖叫出声。
    他……对,他。那是个男人,我能感觉到。我能感觉到他,他就在附近,与我有一段距离,这之间可能有几寸或者几码的误差,但他就在附近。
    “我知道你在这。”我对他说,只有沉默响应了我,然而我知道他很高兴。他因为我能分辨出他的存在而高兴,不然就是因为我承认了他。又或许,两者皆是。
    “到这里来。”
    这四个字并非出自我口;这是个命令。所以当然我服从了,因为这是我想要的。我知道,并且我现在坦然面对,没有任何疑虑。恐惧?是的,当我转向这个男人,转向西弗勒斯,我依然感到恐惧。但我知道这只是对未知的恐惧。他将我拥入臂弯;强壮的双臂,并不温柔,但充满着确定,安全和占有。他的双唇落下,于是我抬起头——他比我高,但更纤瘦。
    我们接吻。这是冷与热的交融,外面的寒冷包裹着我们,而我们结合的热度在两个身体之间涌动。于是我沉入这体验中;眼睛在无法渗透的黑暗中阖起,但我对我们即将进行的事情一清二楚。我很清楚他对我做了什么,当他进入我,占有我,为人所不能为。
    这个地方,现在我了解了。初始之时那些似乎如此散乱,如此毫无意义又令人恐惧的梦境。
    南极。
    卢娜?洛夫古德拿起巫师界的竞争对手报纸。《预言家日报》是唯一一份在不列颠稀少的巫师人口里广泛流传的日刊。她父亲的杂志,《唱唱反调》,则融会贯通了各种与众不同的观点。卢娜热爱他们的杂志,并且总是对《预言家日报》黑白分明的报导不屑一顾。生活里有许多灰色地带,还有很多魔法部的条条框框永远看不见的色彩。
    当卢娜看到当天的头条新闻时,她的眼睛张大了:
    《预言家日报》很遗憾地向读者报导,巫师界的英雄,哈利?波特先生(其无私的行为让我们的世界摆脱了几个世纪以来最大的祸根)目前状态欠佳。
    波特先生已经交由圣芒戈精神病院照顾,该院坐落于宁静的苏格兰乡村,是我们日常就诊的医院的卫星区。他的治疗师向我们保证,他在那里将非常有可能完全康复。古斯塔?明博,波特先生的精神治疗师,报告说他大名鼎鼎的病人仍然处于与现实脱节的状态中,但他希望通过耐心细致的治疗,波特先生也许有一天会能回到他的家人身边。详见本报第七版。
    明天,《预言家日报》将给您带来感人至深的金妮?波特夫人的采访,我们将看到她是如何在忙于她的家人和各种慈善工作之余,又给自己和他们夫妇的三个孩子保持一个稳定的家庭。当之无愧的英雄妻子,我们相信您也同意。
    卢娜的眼睛眯了起来。整个事件看起来一目了然,但事情不可能那么简单。哈利……哈利是她所认识的最意志坚定的人之一。如果他都变得“与现实脱节”,那其他人还有什么希望?事情肯定不止表面上这么简单……
    卢娜喝完茶,站起身,然后幻影移形到圣芒戈去拜访她的朋友。然而她却被告知,除了直系亲属外的任何人都不允许拜访,因为波特先生仍然病重。
    哈利睁开眼睛,在枕头上转过头去凝视着躺在他身边的男人。“西弗勒斯……”他轻声低语,在清晰的曙光中这个名字不比一缕轻烟更凝固。一切都完美无比,甚至超过了他走上这条道路上时的想象。无论他为此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他都会无怨无悔地欣然付出。
    西弗勒斯还是像在他做间谍的岁月里一样警醒,他的名字从哈利唇边落下的声音让他睁开了眼睛。他挑眉。“哈利?”
    “我太幸福了,”哈利安静地说,无法将真相禁锢在心里,也想不出理由掩藏。
    “那么你是希望跟我在一起了,小鬼?”
    “每时每刻。”
    西弗勒斯浅浅的微笑比任何其他人的热情赞誉都更受欢迎;它更稀有,也更宝贵。哈利放松下来。他们在一起;这一点现在无可置疑。昨夜无与伦比,西弗勒斯征服了他的身体,就如同他本身的存在、他的真实征服了哈利身心的每一寸一样。
    哈利坐起来,杳无人迹的极站里的空气随之搅动。他的思想转到了他们俩的早餐上,因为他饿得可以吃下满汉全席,西弗勒斯肯定也是。他们昨晚消耗的能量绝对超出了人类的极限,不过天哪,那可真是太值得了……
    哈利下了床,把他厚厚的天鹅绒袍子扯过来裹住自己赤裸的身体。寒意侵入他的骨髓,但他张开双臂欢迎;这是西弗勒斯想要的——到这个极寒之地,来感受它赤裸、鲜活、自然的力量。南极是地球上仅存的真正的荒野之一;还没有被人类活动玷污。作为一个一生都被他的同类玷污、需要这种纯粹和自由的人的梦想之地,这里是多么适合。哈利了解,并且主动迎接环绕他的寒冷。
    “你已经把我带到了南极,西弗勒斯,”他耳语,站在玻璃厚重的窗边眺望着外面无尽的雪白。“我也把你带来了。本该如此,吾爱。我们相濡以沫;不离不弃;远离其他所有人。也许我有一天会回去……也许不会。我还不确定。但是我不会去任何没有你的地方。”
    斯内普从床上下来,站到哈利身后,他锐利的眼神牢牢锁住雪白的地平线,看着无尽纯粹的美丽在他们面前展开。他的双手抚过哈利的双臂,来到哈利的肩头,牢牢攥住。“无论我们去哪里,哈利,我们都将带着它一同前往。南极——我的梦。”
    “也是我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