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强娶绝色相公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强娶绝色相公: 强娶绝色相公第27部分阅读

    之所以站在门外等,也是因为他们想先引出他们所有的机关,然后一一破除,此时后面埋伏的两万精兵便会伺机而上,也就离成功不远了。
    花颜见第一个机关被破除,有些焦急,便给后面的几个白衣女子使了个颜色。
    只见几个白衣女子转瞬施展轻功消失,转瞬间便又回来了,个个怀中抱着古琴,飞向空中弹奏起来。
    优美的琴声缓缓响起,如珠落玉盘。
    一开始优美清雅,让人仿佛置身于花丛,云端,美不胜收,不能自已。可是接下来曲调急转直下,恐怖可怕。
    听着仿佛置身于阎罗地狱,个个鬼面罗刹,仿佛要把他们千刀万剐。
    而曲声这时也格外刺耳,如利刃般的袭遍五脏六腑,令人痛不欲生。
    五位美男和甄美全部陷入了幻境,被古琴弹奏出的曲子包围,甄美受不了的蹲坐在地上,抱着头,表情异炒苦。
    风无尘挣扎着说道,“不好…迷雾阵……”
    “哈哈哈!”花颜在一旁得意的大笑起来,“知道就好,看你们今天破不破得了此阵,我要你们七窍流血而亡。”
    风无尘头痛欲裂,身处可怕的幻境之中,可他强逼着自己保持一丝清醒,对一旁不断挣扎的夜微凉道,“夜微凉……此阵……此阵需要……需要……你的玉箫……啊……啊……”
    说到这里,风无尘再也说不下去了,头痛欲裂,身体如万箭刺穿。
    痛苦难当的夜微凉,却领略了风无尘话中的意思,颤抖着掏出玉箫,勉强放在唇边,使出最大的力气,吹奏了起来。
    夜微凉的箫声如同一缕清风,瞬间拨开了层层云雾,吹散了可怕的幻境,击退了恐怖的琴声,他们的痛苦立即消失,恢复了之前的神清气爽。
    几个白衣女子忽然间口吐鲜血,到底而亡,身上的古琴随之掉落在地上,摔成两截。
    风无尘甩了甩昏沉沉的脑袋,看向大惊失色的花颜道,“怎么样?是谁七窍流血倒地身亡?此阵需要玉箫来破解,只需简单的吹奏,就可使弹琴者七窍流血而亡,只是可怜了这些姑娘……”
    花颜脸色惨白的道,“你是何人?”
    此阵是千百年来武林失传的迷雾阵,也是孔雀宫的独门阵法,今日若不是情非得已,她是不会使出来的,没想到却被他给轻易破解。
    孔雀宫的长老们明明告诉她,江湖上没有人知道破解之法的!
    风无尘云淡风轻的一笑道,“在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叫风无尘。”
    “是你?一个商人的儿子,竟然这般的厉害?”花颜有些不可思议的道。
    甄美这时候也恢复如初,得意的看向花颜道,“怎么样?哈哈哈,怕了吧!更绝的还在后面呢,你今天倒了大楣了,你就等着慢慢的享受吧,我不会放过你的!”
    甄美说罢看向风无尘,递给他一个你真棒的眼神,兴奋的笑着。
    她的相公,个个都是人中之龙,叫她怎能不得意?
    花颜此时再也维持不下去那虚假的笑意,有些急躁的道,“好,不怕死的就继续闯!”
    话音刚落,便从四周飘来了一阵好闻的烟雾,如同百花齐放的馨香,香甜不已。
    风无尘眉头一皱,大叫一声,“不好!快把口鼻捂上!”
    甄美和夜微凉等人闻言立即捂住口鼻,可还是没来得及,吸入了少量的烟雾。
    “哈哈哈!”花颜滛笑道,“你们不是说我没享受过男人么?今日本宫主便破了这破规矩,也尝尝美男子的味道,哈哈哈!”
    甄美立即明白了花颜的意思,脸色大变,捂着口鼻愤怒的呜咽道,“花颜,你好卑鄙,竟然下使媚药,你这大变态!”
    花颜满不在乎的道,“哈哈哈,骂吧,你就使劲骂吧,等会连你一块收拾!这不是药!”
    此时风无尘接话道,“这是天欲迷梦,是集合各种邪毒奇花炼制而成,只需轻轻闻上一点,便会身中奇毒,一开始是面若桃花,逐渐会使人产生欲念,出现幻想,如果不和女子合欢,便会全身爆裂而亡。”
    上官绝闻言眸色幽暗起来,阴邪的对花颜道,“好个滛荡阴损的女人,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和你这种货色苟合,我看你都反胃!”
    甄美接话道,“就是,就是!看到你,十天的食欲都没有了!”
    凌云脸色惨白的道,“完了,完了,要是和她交合,我一定会吐死,我不要,不要!”
    “花颜,你若是交出解药,我或许还能放你一马!”凤舞的脸色逐渐开始泛红,接着便是上官绝和风无尘,还有夜微凉。
    花颜掩嘴轻笑,“哈哈!放过我?你们都到了这般境地,还谈什么放过我?好大的口气!我才不要给你们解药,本宫主还要享用你们呢!”
    几个男人开始受不住的撕扯衣裳,浑身燥热难当,脸色泛着潮红,却别有一番风味。
    只有甄美像没事人似的,甄美忽然想起上次她中毒时,老道士说她是特殊体质,可能因为这个,她才没事的吧!
    但是她没事了,他们怎么办?本来以为他们够强,有足够的把握,没想到这花颜竟是如此的卑鄙,刚一来,就遇上了这么多的波折。
    “花颜,你要是敢动我的夫君们,我便要将你千刀万剐下油锅!”甄美气得红了双眼,在看看五位男子,全都一副欲火中烧的样子。
    夜微凉第一次亲身体验到这种欲火焚身的滋味,脑海中不断的出现和甄美相互纠缠的幻想,越是越来越燥热,脸色绯红。
    甄美睨着夜微凉的样子,妩媚到了极点♀是她第一次认识夜微凉的另一面,平时他一副假正经的样子,没想到被欲火焚身,可以美到这般不可思议。
    要不是现在身在孔雀宫,她非吃了他不可。
    可夜微凉却有些受不住了,毕竟是毕竟人事的人,忍耐力也不比其他人强,他冰眸泛起迷离,不断的揉搓自己常常的墨发,凌乱而诱惑。
    甄美看得一阵心疼,走过来安慰夜微凉道,“夜,你挺住,挺住,没事的,没事的啊!我会想办法的!不会让你有事的!”
    哪知她话音刚落,夜微凉见是她,便一把扯过她,覆在她耳边迷乱的道,“风无霜,给我。”
    甄美阻止夜微凉撕扯她衣服的动作,安慰道,“你挺一下,会有办法的,你不是神医吗?你想想可不可以配置解药。”
    没想到夜微凉的声音还可以这么的有磁性,她差一点就受不了了。
    对于她来说,他们就是她的强力蝽药。
    这句话提醒了夜微凉,他晃了晃脑袋,稍微有些清醒,开始暗中想解药该怎么配置了。
    此时凌云还有风无尘,上官绝和凤舞,个个被精虫上脑,一起扑向她,胡乱的撕扯着她的衣服,仿佛要把她给蚕食般的叫道,“娘子,给我!”
    “小霜霜,我要!”
    “女人,你是我的!”
    “妹妹,妹妹,哥哥,哥哥好难过!哥哥好难过!”
    甄美感觉脑袋都大了一圈,这要怎么办才好!要是再别处还好,大不了就满足他们,可现在在这里,她说什么也不想让花颜得逞。
    “夜,你快想想解药,快想想!”
    甄美开始一边焦急的催促着夜微凉,一边阻止着几个男人对她的撕扯。
    而花颜此时在一旁得意的笑着,“哈哈哈,一会你们全部都是我的啦!哈哈哈!”
    话音刚落,便从四面八方窜出来一群白衣女子,像一片白雾般的,冲向他们,想把他们给绑了。
    风无尘和上官绝等人一见这阵势,恢复了些清明,勉强支撑着和她们交手,白衣女子顷刻间便倒地,一片又一片,如同一片血海。
    可四周还是不断的窜出白衣女子,如同蚂蚁般的,延绵不绝。
    几个男人越来越无力,被药效控制着,有接近昏迷的状态。
    而甄美也越来越焦急,她真恨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而远处的两万精兵此时没有接到暗号,根本不知道这边的打斗。
    她要怎么办才好?
    甄美跑到上官绝身边,拼命摇晃着上官绝道,“告诉我,怎么发信号,怎么发信号,我通知两万精兵前来!”
    上官绝被甄美这一摇晃,本来就支撑不住,此时更是昏厥过去,哪里还能讲话?
    甄美此时是彻底的欲哭无泪了,眼看夫君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昏迷过去,她毫无办法。
    只能眼睁睁的被花颜的手下给绑到了花颜的寝宫里。
    这次是蒙着她的眼睛,她依旧不知道如何进来的。
    花颜轻笑着把他们都绑在了柱子上,还吩咐婢女脱掉了五位美男的衣袍,此时放眼一看,真是裸的男色诱惑啊!
    可惜他们全都昏迷了!
    甄美心痛不已,朝着花颜叫道,“我看你敢动他们!”
    真是可惜她也被绑在了柱子上,要不她非把花颜撕成碎片不可,好家伙,敢打她夫君的主意,她不会放过花颜的!
    花颜闻言笑得更加张狂道,“我就是动他们又能怎样?再过一会,他们可要暴毙而亡了,你舍得看他们死?”
    花颜说罢转头看向上官绝,他古铜色的皮肤,身材紧实,大腿修长,性感有型。
    “啧啧!真美!”花颜一双玉手贪婪的游走在上官绝的身上,喃喃道,“可惜昏迷了不好玩!”
    花颜说罢转头对婢女吩咐道,“来,打几盆冷水,让他们清醒清醒!”
    婢女应声走了出去,不一会便端来了几盆凉水,毫不犹豫的泼在了他们身上。
    甄美看得一阵心疼,却毫无办法。
    五位男人幽幽转醒,却被冷水浇透有些狼狈,再低头看看自己一身,个个目露凶光。
    上官绝猩红了眼叫道,“花颜,你找死是不是?”
    风无尘气得有些浑身颤抖,“花颜,你…你快放了我!”
    凤舞轻狂一笑道,“花颜,你这样真让我耻笑!像个脿子!”
    凌云又是一阵干呕,半天才道,“花颜,你好卑鄙!”
    夜微凉低头看着自己全身,有些接受不了的对花颜道,“花颜,我要你不得好死!”
    花颜毫不在意,一双玉手游走在上官绝身上,啧啧叹道,“嗯,真是不错的货色!”
    上官绝被药效控制着,禁不住一阵颤抖,低吟,阴狠的颤声道,“花颜,你,你赶紧放了我,我饶你不死!”
    花颜闻言轻笑道,“哈哈!你真是天真,你都是我的囊中之物了,还说什么饶不饶的话呢?多没情调啊!你看看我,不美吗?”
    上官绝厌恶的瞥了花颜一眼道,“恶心至极!”
    花颜也不在意,竟然当着几个人的面,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光裸着白皙的身子,面向几位美男。
    几位美男同时闭上了眸子。
    甄美气得大叫,“花颜,你这不要脸的脿子!我杀了你!”
    “哈哈哈!”花颜又是一阵笑,慢慢的走向上官绝,摸摸上官绝的脸颊道,“嗯,你真的很不错,就先试试你吧!”
    上官绝手脚被束缚着,只能任她摆布,可他眸中流露出深深的恨意和厌恶,还有些许害怕。
    高贵霸气的上官绝,第一次感觉到害怕。因为他反驳不了花颜。
    “花颜,你敢!”上官绝恶狠狠的道。
    花颜的双手继续在上官绝的身上游走,“我有什么不敢的!”
    上官绝闻言眸子流露出深深的绝望,第一次败下阵来,有些求饶的意味,“别碰我!”
    “不可能!”花颜斩钉截铁的道。
    上官绝彻底绝望了,低沉的对花颜道,“想要我,就杀了我,你可以j尸!”
    “我偏要你活着,我们好好享受!”花颜一脸滛笑。
    上官绝眸中死灰一片,深深的看了甄美一眼,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此时花颜再也按捺不住,倾身覆上了上官绝的。
    上官绝被药效控制着,身体完全不由自主,喉间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可他眸中的绝望和死灰,看了叫人心疼。
    甄美忽然觉得有些不好的预兆,对着上官绝尖叫一声,“上官绝!你敢咬舌自尽试试!你若是敢死,我立即去找你!”
    上官绝的身体被花颜控制着,喉间逸出一声又一声的呻吟,眼睁睁的看着花颜在他的身体上运动着,毫无办法。
    他绝望的开口,声音断续暧昧嘶哑,“宝贝,我,我没脸,没脸活着了,你让我,让我死吧!啊!啊!啊!”
    甄美的泪顷刻间便下来了,嘶哑的冲上官绝喊道,“上官绝!我不许你死!我不在意!真的,我不在意!你死了我怎么办?你就当是被狗咬了好不好?你就当是嫖了一回免费的妓女,没关系,我愿意的,我愿意的!真的!我就当免费和她学习床技了,只要你活着,我们一起对付她!我们要她不得好死!”
    霸气高贵的上官绝,何时受过这等羞辱?她第一次见他这么脆弱的涅。
    都怪她!把他们叫来了,却让他们收到这等羞辱!
    上官绝绝望的垂下了眸子,却在也不想咬舌自尽的事情了n的!他没有勇气离开甄美。
    现在,活着和死对他都没有什么区别。
    风无尘和夜微凉他们,看着上官绝,仿佛就看到了自己即将会受到的羞辱,全都绝望的垂下了眸子,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身上强烈的把他们折磨的就快要涉临崩溃的边缘,脑中不断浮现着的画面,无法控制。
    身体只想找到发泄的出口。
    花颜一边吟叫着,一边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说道,“哦,这男人,真是好厉害哦!没想到男人真的很不错,嗯嗯!”
    上官绝被花颜控制着,完全不能反抗,可身体上的快感又控制着他,使他不得不发出惑人的断音。
    在花颜的猛烈攻势下,上官绝终于含着泪爆发了。
    花颜一脸潮红,满足的从上官绝身上下来,身体不断的滴着暧昧的液体,又来到凤舞的面前,看着凤舞绝世妖娆的脸颊说道,“好一个美男子!只听说你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冷面杀手,今日能得到你的身体,也是我的荣幸呢!”
    凤舞脸色绯红,目光迷离,可心中却一片死灰,无力的道,“你这不要脸的女人,看我,看我,不把你,千刀万剐!”
    花颜毫不犹豫的对着凤舞坐了下去,凤舞绝望的闭上眼,发出一声的呻吟。
    甄美的泪一直的流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夫君们受辱。
    就在几个人绝望的时候,却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一群黑衣人,对着孔雀宫一群白衣女子就是一阵乱砍,顷刻间刀靳四起,血光漫天。
    “教主!教主!”几个黑衣人没命的冲向凤舞,把花颜吓得立即从凤舞身上滚了下来,捡起地上的衣服便裹好了身体,又一个轻巧的闪身,躲过了一个黑衣人的剑。
    凤舞绝望的闭着眸子,明知道是玄冥教的手下来救他,他也无力睁开眼,身体上强烈的还在折磨着他,可他的心里早已是千疮百孔。
    “教主!”几个黑衣人捡起地上的大红衣袍,砍断了绳索,替凤舞穿好了衣服,又有几个黑衣人,相继砍断了其他几个人的绳索,甄美脱离的束缚,便疯了似的朝凤舞跑来,抱住他炙热的身体。
    凤舞尽管还被折磨,可面对甄美的拥抱,他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只轻轻的推开了甄美,转身朝前面走去,步履蹒跚,充满绝望。
    甄美无法,又转身看向已经穿好衣服的上官绝,跑过去拥住他道,“绝,你别这样好不好?你这样我好怕的!”
    上官绝只是任由甄美抱着,没有任何反应,如同被抽走了魂魄。
    此时夜微凉挣扎着朝甄美走了过来,贴在她的耳边说着什么,甄美听完便在屋内四处翻找起来,没一会,果真便在花颜的床底下,找到了一个玉瓶,上面写着,化春散。
    这便是夜微凉对她说的解药。
    夜微凉在昏迷中偶然想起了他曾在一本医书上看过这这种毒药,而它的解药便是化春散。而花颜为人变态,日日和婢女合欢,肯定服过这种毒,而解药,也该在她的床附近,所以便吩咐甄美去找,没想到还真的就被她给找到了。
    甄美欣喜的倒出药瓶中的几粒解药,凤舞和凌云还有夜微凉他们,服过解药后,立即恢复了以往的神态。
    他们身上的毒解了!
    而上官绝和风无尘他们此时像是疯了般的在孔雀宫里厮杀起来,几乎是红了眼。
    也不管什么阵法不阵法的了,对着孔雀宫所有的人,一阵乱杀。
    山下埋伏的两万精兵,在接到上官绝的暗号之后,也冲上了山顶,围剿了孔雀宫。
    不到一个时辰,孔雀宫里所有的人,包括长老和婢女,全部死绝。
    只有花颜还活着,她也算有些功夫,厮杀了这么久,依然活着。
    也是他们几个不想花颜这么快死,就这么让她死了,岂不太便宜她了?
    此时花颜被士兵控制起来,样子狼狈。
    但是她也自知不会有好下场,想要咬舌自尽,却被士兵给阻止住了!
    “哈哈哈!”花颜绝望的笑了,样子狼狈,“我知道落在你们手里不会有好下场,要杀要刮就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哈哈哈!”甄美也张狂的笑了起来,走到花颜的身边,捏住她白皙的下巴,讽刺的道,“怎么?刚刚不是还很张狂吗?怎么现在倒像是小绵羊了?你放心,我会满足你,让你舒舒服服死!”
    甄美说罢转头对着身后的两万精兵吩咐道,“花颜就赏给你们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什么花样都给我使上,两万人,每个人上她两次。还有啊!不能留活口,玩死了算!不能让她死得太舒服,把那些变态的玩法都用上,能给她分尸了最好≤之,你们现在可以尽情的在她身上发泄,也算是对你们的奖励!”
    士兵们一听全部兴奋起来,如蚂蚁般的向花颜冲了过来,花颜的脸色蓦地惨白起来。
    常年行军打仗的两万士兵,会怎么对待她?惨状可想而知。
    顷刻间,便响起花颜的惨叫和此起彼伏的滛笑声。
    甄美听到花颜凄厉的喊声,“云意,你不得好死!”
    甄美毫不在意的勾唇冷笑起来,敢动她的夫君,就要有勇气承受这后果,她活该!
    甄美走过来看了看脸色苍白的五位美男,勾起灿烂的笑意,“夫君们,走吧!”
    没一个人有反应,个个像木头似的挺尸着。
    甄美心中低沉起来,禁不住气道,“你们怎么了?现在不是没事了吗?你们一个个的大男人,被占点便宜怎么都成了这般的样子,像小媳妇似的!你们是我夫君,我还没有介意,你们倒是个个像挺尸似的,干什么!”
    只听五位美男同时响起低低的叹息,“我们还有资格做你的夫君么?”
    甄美闻言征愣住,看着一个个惨白的脸色,气愤的道,“怎么?你们还想让我守寡不成?我告诉你们,你们必须是我的夫君,只能是我的夫君!如果你们其中的任何一个敢死,或者是离开我,你们看着没?”
    甄美指指远处的断肠崖道,“就那,断肠崖,我就从那再次跳下去!我告诉你们我可不是吓唬你们的!我生生死死的经历的多了去了!我不在意死活的!我只在意你们,我只为你们而活!如果我跳崖有幸不死,我就去出家当尼姑,敲一辈子木鱼!”
    话音刚落,便被风无尘封住了唇,半晌才放开她道,“说什么傻话呢!我们谁也不会离开你的,你少瞎说!”
    “是呀,娘子,我们不会离开你的!”凌云也嘟着唇上前安慰甄美。
    夜微凉朝甄美走了过来,冷声道,“你再胡说我就把你扔下断肠崖!”
    只有凤舞和上官绝不吭声。
    甄美走到上官绝面前,看着他如同死灰般的凤目,轻声问道,“你呢?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
    上官绝抬起破碎的眸子,那里面包含了太多的绝望,嘶哑的低声道,“我不会离开你的!”
    甄美稍微安慰了不少,又来到凤舞的身边。之间凤舞妖冶的桃花眼,里面全是低落,再也没有了那张狂的大气,便捏捏凤舞的脸颊道,“你呢?”
    凤舞抬起眸子,深情的看了甄美一眼道,“小霜霜,我对不起你……”
    “切!”甄美不在乎的挥了挥手道,“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我早就被那个花颜侮辱过了,我和你们一样,我是不是也要去寻死觅活?我是不是也应该离开你们,找个角落了此残生?我是不是也该自卑的过一辈子?你们是不是也同样的嫌弃我?”
    上官绝一听急忙恢复了往日的神彩,一脸紧张的道,“别胡说!我们怎么会嫌弃你!”
    其他的四位美男也跟着附和道,“就是,就是!”
    甄美开心的勾唇笑了起来,知道他们已经放开了心结,便一一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像个大姐大似的,一脸豪气的说道,“就是嘛!你们一个个的大男人,都大气点!别像娘们似的!我不喜欢小气的男人!只有经历的挫折,才能见彩虹,我们的感情也算是经得起风雨了,往后就全是过好日子了!你们怕什么!你们要和我厮守一辈子呢,今天就算是我让你们开开荤了!不过以后就没有这个机会了,你们只能属于我!嘿嘿!除非你们厌倦我了,想离开我!”
    五位美男闻言个个争着抢着抱她,亲她,“胡说什么呢!哥哥不会厌倦你的!哥哥爱你一生不变!”
    “女人,今天你既然不嫌弃我,那我上官绝一辈子都会对你好的,再也不嫉妒了,我把心都掏给你!”
    “小霜霜,我爱你!”
    “娘子,我还是那句话,你去哪,我去哪!”
    “风无霜,你身子太弱,我跟在你身边,也能照应着点你的身子!”
    夜微凉说话,永远是那么的冰冷和别扭,甄美却幸福的笑了起来。
    明明想陪着她,却找出那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她等着看夜微凉对她笑得那一天。
    ------题外话------
    嘻嘻,亲们看文愉快!这章几位美男会经历一点小波折,同时也是应了亲们的要求小虐一下上官绝和凤舞,消亲们表拍我,嘿嘿。
    第七十七章 大结局
    “不如,我们就在这里成亲怎么样?”甄美对着五位美男提议道。
    刚经历这一场变故,大家心情都很低落,不如趁早成亲,冲冲喜,也避免夜长梦多。
    “不要!”上官绝蓦地打断甄美,阴沉的道,“我不要在这个地方成亲!”
    凤舞也赞同的道,“我也不同意!”
    一看到这个地方,就想起了那屈辱的一幕。
    夜微凉和风无尘还有凌云也都不同意。
    甄美嘟着唇道,“可是我觉得这个地方很好的,风景优美,犹如人间仙境,只不过是花颜污染了这个地方而已。我觉得这里有种世外桃源的感觉,这是我向往的生活!我只是想在这里成亲而已,你们不会不成全我吧!”
    其实甄美之所以想在这里成亲,也不单单是因为这点原因,更重要的是,她想他们都能坦然的面对那屈辱的一幕,彻底放下心结。
    只有能坦然面对这个地方,才代表他们彻底的忘却了这一幕。
    而她,不想他们带着心结和屈辱过一辈子。
    几位男子个个阴沉着脸不说话,可见是不愿意,可又不想让她失望。
    “不行!”甄美这次异常坚持的道,“必须在这个地方成亲!我偏要在这里娶你们!”
    这时候上官绝开口了,“女人,是我们娶你,还是你娶我们?你还真把这句玩笑话当真了?”
    女人娶男人?匪夷所思!也亏得她能想得出来!
    这时候风无尘和凌云等人也一脸笑意的睨着她,好像她说了个天大的笑话一样。
    甄美顿时来气了,掐着腰道,“怎么?你们不想嫁给我?你们骗我?”
    风无尘闻言连忙解释道,“不是的,妹妹。当然要成亲,不过是我们娶你!”
    “不行!我偏要娶你们!”甄美也倔强起来。
    “好了,好了,其实不管谁娶谁都一样的!还不是要成亲?”凌云不忍看甄美生气,所以便上前安慰道。
    他是不在乎谁娶谁,只要能和甄美在一起,怎么样都无所谓。
    “不一样,不一样!”甄美嘟着唇,跺着脚,撒娇道。
    “好了,好了,依你就是,你说怎么办吧!”风无尘也看不得甄美一副委屈样,只得依着她。
    甄美这才勾起一丝满意的笑容道,“我要在断肠崖的边上建造一个大大的房子,等房子建造好了,我们就成亲!”
    “断肠崖边?”凤舞惊讶的看着甄美说道。
    “是啊!”甄美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也不要真的在崖边啦,就在那个山上就可以了,因为那个山上风景很好,我很喜欢,再因为这里有我们的回忆。还有,我要求摧毁孔雀宫,让它从此在江湖上除名!”
    “好,好都依你!”风无尘上前拥着甄美,宠溺的说道。
    上官绝依旧的阴沉着脸,而凤舞也闭口不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夜微凉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好像这一切都和他没关系似的。
    孔雀宫本来就隐秘,经过甄美这一顿摧毁,从此在江湖上彻底消失,甚至没有人知道还有孔雀宫这个名字。
    而甄美要的大房子很快便建造好了,从外表看,像是古代的阁楼,亭台水榭,雕栏回廊,一样不少。可进入阁楼里面,完全是二十一世纪现代化的走廊,地上铺的清一色白色大理石地面,进入阁楼里面,一楼完全是仿照现代化的客厅,白色的大理石地面,白色的墙面,但是甄美亲自手绘了很多具有现在元素的图纹,除了摆设家具还有些古典气息外,剩下的完全是现代化的风格。
    她的卧室里,弄得像是欧美的公主范,弄得到处是一片粉纱,温馨可爱。
    因为她在现代的卧室,也跟那个风格差不多。
    古代人的房间,色调偏暗,陈旧的感觉,被甄美这一改变,完全是古代加上现代的元素相结合,却异常的漂亮,要是放在现在的设计师比赛,她没准能拿个大奖。
    甄美高兴的跑进她亲自指挥设计的房子里面,兴奋的又跳又笑♀是她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是她和他们的家,所以,她很幸福。
    这么设计,也是因为她想着自己一辈子也不可能回现代,所以把房子设计成这样,也是对现代的一种怀念吧。
    风无尘和上官绝等人走进阁楼里面,完全被惊呆了,半晌才道,“好漂亮!”
    风无尘看着甄美说道,“无霜,你的脑袋里天天都在想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甄美得意的笑道,“怎么样?漂亮吧!”这可是她的得意之作。
    上官绝瞥了一眼,隐去眸底的惊艳,邪魅一笑道,“宝贝,你这是做梦的时候想到的吗?”
    不得不说,她真的很棒!能把房子弄得这么漂亮,他第一次见这样的房子,简直要比皇宫还要华丽,最重要的,是色泽很明亮,让人看上一眼,便有种被阳光照进心底的感觉。
    凌云新奇的在楼上楼下转了个大圈,一脸兴奋的道,“娘子,这真的是我们的家么?”
    甄美见凌云堂堂的逍阴爷,居然像个土包子似的看着房子直发呆,便有种成就感,“当然啦!这是我们永远的家。”
    凤舞扫视了一圈道,“就知道我的小霜霜最厉害了!对了,这房子叫什么名字?”
    甄美闻言想也未想,张口便道,“就叫幸福之家!”
    “幸福之家?”风无尘喃喃的念叨着,“这名字有点奇怪,不过我很喜欢!”
    “我也喜欢!娘子,你好棒!幸福之家?我们一定会幸福的!”凌云一脸兴奋的附和道。
    甄美看了看五位绝世美男子,笑道,“我看了,后天便是黄道吉日,我们就在后天成亲吧!”
    “后天?这么快?”上官绝邪魅的勾唇,表情看不出喜怒。
    甄美一把勾住上官绝的脖颈道,“怎么?你不愿意啊!”
    上官绝笑得愈加邪魅,“当热不……”
    话未说完,便见甄美一个凌厉的眼神,上官绝坏笑着道,“当然不会不愿意了!”
    甄美闻言这才禁不住笑出来,轻轻锤着他结实的胸膛道,“你坏,你坏!”
    上官绝一把捉住她的小手,放在心口上道,“我坏?还是你坏?我哪敢不愿意?你现在有这么多的相公,我要是不赶紧巴结着点你,你还不把我休了啊!”
    甄美笑得花枝乱颤,“你又取笑我!”
    这时一旁的风无尘也插嘴道,“既然后日成亲,那我们还不赶快置办东西,布置新房?再晚便来不及了!”
    “嗯,是要赶快置办!”凤舞也同意道。
    凌云一听说要成亲便更加兴奋,“好呀,好呀,我们现在赶快下山买东西吧!”
    此时甄美却插嘴道,“我不想宴客!我认为成亲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不喜欢嘈杂的环境,也不需要很多人来见证幸福,只要我们自己觉得幸福便好!在找个有经验的媒婆,来为我们操办婚事就可以了!还有,我需要大量的鲜花,最好全是玫瑰!”
    她要一个想象之中的完美婚礼,结合现代和古代,这是她从小便又的梦想。
    她一直不喜欢结婚有那么多的人,虽然是来见证幸福,可是也累的很!而且她认为,幸盖相爱的人的事情,不需要别人来见证。她从小便看到了很多人,风光热闹的婚礼,没几年,便哭哭啼啼的打闹散场,与其这样,还不如低调点好。
    风无尘闻言却赞成她的提议,“嗯,这个想法不错,我也不喜欢热闹。”他本来就是云淡风轻之人,又怎会看重那些俗礼?
    夜微凉也赞同的点点头,“如此甚好!”像他这般冰冷之人,自然是没有人最好!
    “这个倒是可以!”上官绝也表示同意。他身为一国之君,本来就没有朋友,与其让那些虚伪的大臣来烦他,还不如让他们自己清净清净的好。
    凌云也毫不在意的道,“我无所谓喽!反正我除了娘子,没什么亲人!”
    他的母后,身为女皇,更是没有时间前来。
    凤舞是孤儿,除了玄冥教的属下,也没什么人。而他也不可能让玄冥教的属下来道喜,他们知道他要成亲,估计都得伤心死。
    几个人商量妥当,第二天,礼服便全部制作好了!而且还从山下请了一个非常有经验的媒婆。
    甄美欣喜的打开礼服,顿时被惊呆了!
    那是一件皇后的凤服!上面用金丝线绣着张扬狂妄的凤,耀武扬威,手工精妙,制作精良,袍子底部,是精巧的手工刺绣,大红的绸缎底面,用的还是风家的丝绸。
    沉重的凤冠上面,镶嵌了约么将近三百颗东珠,没有一颗普通的珍珠,冠顶镶嵌了一颗东海夜明珠,整个凤冠是用纯金制成,珠光宝气,华丽非凡,戴在头上,轻轻走动,便会花枝乱颤。
    这哪是皇后的阵势,这简直就是王母娘娘的阵势!她以前看过古代资料,皇太后的凤冠上,也只镶嵌了十三颗东珠,她倒好,三百颗,这回可真真的当了一回富人☆夸张的是冠顶居然还有一颗东海夜明珠!这是她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这要是拿到现代,估计够挥霍十辈子了!
    凌云一脸宠溺的看向甄美道,“怎么样?喜欢吗?这是我们特意为你定做的!按照皇后的仪仗做的,但是比皇后要好些!”
    甄美惊得瞪大了眸子,“这哪是好些,简直是好一千倍了!这要花多少银子?你们也太浪费了吧!光是一个凤冠就搞得这么奢华!你们这五个败家相公,早晚把家给败光!”
    上官绝轻轻瞥了甄美一眼道,“女人,你哭什么?感动了?”
    甄美不服气的抹了抹泪道,“谁,谁哭了!风迷了眼睛!”
    风无尘闻言毫不留情的揭穿了她的谎言,“屋里哪来的风?”
    凤舞在一旁张狂的笑着,一脸幸福。
    甄美坐在亭子里,叫来了五位美男帮忙,把找来的一大堆玫瑰装点成了一个现代婚礼的鲜花拱门,异常漂亮。
    她又一次给他们带来了惊喜!
    古人到底是古人,看到什么,都会觉得新鲜。
    她的惊喜不止这些,好玩的还在后面呢!
    甄美和五位美男几乎是一夜未眠,想着即将要成亲,都有些紧张加兴奋,只不过个人的表现不同罢了。
    甄美睨着半倚在榻上的上官绝,朝他凑了过去,笑嘻嘻的道,“绝相公,我们玩亲亲?”
    上官绝正在假寐,闻言往边上躲了躲道,“明天晚上的吧!”
    甄美闻言嘟着唇,怏怏的离去♀个上官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