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强娶绝色相公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强娶绝色相公: 强娶绝色相公第28部分阅读

    日竟然假正经起来了!
    看了看在一旁扇着折扇品茗的风无尘,便凑过去道,“哥哥,我们早点歇息吧!”
    风无尘强壮镇定的扇着折扇,一副淡淡的样子,“为兄还不困,妹妹先睡吧!”
    甄美气得一跺脚,转身看向躺在床上的凌云,“凌云,我们玩那个床上亲亲好不好?”
    凌云坏坏一笑道,“娘子,云云要等明日洞房花烛夜!”
    甄美没办法,又来到一身妖冶红袍的凤舞身边,坐在他怀中撒娇的道,“凤舞,我还想和你睡一个被子里!”
    凤舞狂野一笑道,“哈哈!小霜霜,我也很想的!可是你没听过成亲前夜,新郎新娘是不可以见面的吗?我们既然已经在一起了,就把这神秘留到明晚的吧!”
    虽然早就洞房过了,但是小霜霜对他来说,永远都是神秘的,新鲜的!
    甄美奇怪的望了望四个男人,这几个人今夜口径出奇的一致,弄得她无聊紧张想做点运动都不行!
    这时候外面却响起幽幽的箫声,却不在是凄清婉转,而是换了个情意绵绵的曲子,里面饱含情意。
    甄美心下一喜,急忙跑出去。见夜微凉正坐在亭子里吹箫。一袭纤尘不染的白衣,墨发飞扬,独有一番绝美风范,冰眸幽幽含情,斜倚在廊柱边,望着亭子下面的一池湖水。
    夜微凉居然换了曲子,这是否说明他已经放下了心结?
    蹑手蹑脚的朝夜微凉走过去,想吓他一跳,没想到他早已发现。
    停止了吹箫,看向正向他移动的甄美,冰眸虽然依旧寒冷,却已经多了抹柔情。
    明日,就是他们的大婚之日!他从没想过,他还有幸能和她成亲,虽然是和几个男人一起分享她的爱,但是对他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这一生,能有个真心疼爱他的人陪伴他,这不是幸盖什么?
    虽然他好像没有忘记过心结,但是他愿意为了她,在大婚的前夜,换首曲子。虽然他还欠她一个笑容。
    这个笑容,却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给她。
    其实他也和其他几位男子一样,紧张的吧!却只能强壮镇定的出来吹箫。天下任何一个人,和心爱的人成婚,恐怕都会紧张的吧!
    看她那一脸的坏笑,恐怕是在打什么坏主意吧!他怎么忽然又紧张起来了?消不要又说出什么伤害她的话才好。
    甄美一点一点的蹭进夜微凉的怀中,伸出玉臂环住夜微凉僵直的身子,垂着头,羞红着脸用低如蚊蝇的声音说道,“相公,我们……可以……亲亲吗?”
    夜微凉本就僵直的身子此时更加的僵硬,别别扭扭的轻斥道,“小娘子好不知羞!”
    甄美一下子无地自容了,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全部化为怒气,一咬牙,一跺脚,扭身跑了,“再也不理你了!”
    夜微凉征愣在原地,喃喃自语,“我说什么了我!”
    其实他本来是很期待的!怎么话到了嘴边全部都不由自主起来?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嘴不能胡乱说话的!
    他说出的话,全是伤人的话!
    甄美气呼呼的跑进自己的内室里,关上门,不理任何人!
    真是气死她了,今夜他们一个个的都怎么了?特别是夜微凉,老是那么冰冷的样子!她还以为他已经放下了心结,没想到他还是没有!看来成亲以后,她一定要解了上官绝和夜微凉之间的疙瘩才好。
    看着他俩每天别别扭扭的样子,她心里也很是难受。
    看来想吃夜微凉,还需要费些功夫。
    风无尘和凌云等四位美男,见甄美没有理会他们直直的跑向屋内,还有些气呼呼的,便知道她又不高兴了。
    便个个紧张的来到甄美的门口,风无尘首先开口朝紧闭的屋内喊道,“无霜,怎么了?夜微凉惹你生气了?”
    甄美在里面气呼呼的回道,“你们都不是好东西!”
    上官绝闻言奇怪的道,“怎么我们都成了坏人了?宝贝,你出来,我可以满足你的欲求!”
    他开始色诱!
    甄美倔强的道,“不稀罕!”拒绝美色,对她来说可是个难事。
    看来她是真生气了!
    凌云闻言担忧的向里面喊道,“娘子,你别气了,云云陪你好不好?”
    “不用了!”
    凤舞张狂一笑,朝里面妩媚的喊道,“小霜霜,有好吃的哦,是我亲手做的!”
    “没食欲!”
    四位美男顿时面面相觑。看来这次的气是生大发了!
    齐刷刷的转过身,对着里面的甄美喊道,“你一个人呆着吧,明天见!”
    甄美听见几个人异口同声的话语,气得咬牙切齿,“你们这些坏蛋,明晚我要你们个个筋痞尽!”
    四位美男闻言同时打了个激灵,这太恐怖了!玉女啊!!
    甄美气呼呼的独自坐在房内,却没有丝毫的睡意,本来以为他们回来找她,没想到他们像是商量好了似的,没有一点动静。
    过了一个时辰,她终于按捺不住了,刚想去找他们,便听到门口的一声敲门声。
    甄美心中一喜,连忙坐回到床上,装作生气的样子说道,“你们还来干什么?”
    只听门外响起了一个清清冷冷的声音,“我是夜!”
    夜?他来了?那个冰块主动来找她了?这多么的匪夷所思!
    虽是这样想着,但是甄美还是忍不住去给夜微凉开了门,却见夜微凉一脸别扭的看着她。
    “有事快说,有屁快放!”甄美装作生气的样子道。
    夜微凉别扭的道,“风无霜,其实我刚才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甄美鼓胀着腮帮子说道。
    话音刚落,一个冰冷的唇瓣便覆上了她的唇。
    她惊愕的睨着近在咫尺的夜微凉,心头悸动不已。
    这是夜微凉第一次主动吻她,这个大冰山!
    夜微凉只是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便欲离开,没想到刚想移开唇瓣,便被甄美按住了后脑,丁香小舌调皮的伸进他的口中,与他炙热的舌尖相互纠缠着。
    这可是他自己主动送上门的!她不吃白不吃!
    夜微凉的冰眸,因为甄美的吻而变得迷离起来,呼吸慌乱,却想要躲开。
    甄美觉察到了他的躲闪,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拖着他便往床榻走去,然后便把他狠狠的扑倒。
    夜微凉没想到甄美会有这种举动,完全蒙掉了,任由着甄美把他拖到床榻上狠狠的欺负。
    甄美倾身覆上夜微凉冰冷的身体,伸出手放在他的衣襟上,坏坏的道,“今晚我吃定你了!”
    夜微凉呼吸一窒,慌乱的道,“你……”
    “我什么?又想说我不知羞?”
    被甄美这么一说,夜微凉反而说不话来了,只能任由着甄美强势的脱掉他身上的束缚。
    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说话的好。
    甄美白皙的玉手,胡乱的抚向夜微凉冰滑如绵冰般的皮肤,色色的道,“夜,你的皮肤好通透,好冰凉哦!像冰块一样,好美的!”
    夜微凉的身子更加的僵直,可是却有种莫名的燥热于渴望,像是急切的想要什么,可他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结结巴巴的阻止道,“风无霜,别这样,还是,还是等明夜吧!”
    “我只想单独和你在一起一次!”甄美斩钉截铁的道。
    被甄美这么一说,夜微凉再也说不出话来,轻轻闭上眼睛,如蝉翼般的睫毛轻轻颤抖,泄露着他此刻的紧张。
    甄美勾唇轻笑着覆上他冰滑的皮肤,在他优美的颈项上轻轻舔吻着。
    夜微凉没有经历过这阵势,喉间不禁发出断续的呻吟,嘶哑魅惑,却带着些许别扭,别有一番风情。
    甄美的眸子迷离起来,他好美,好诱人!
    看着他如同一只懵懂的小鹿,全无平日冰冷的样子,心头又是一阵悸动。
    他冰冷通透的皮肤异常美丽,冰白的耳垂小巧而厚实,她檀口微张,一口含住他的耳垂,在他的耳蜗内轻轻舔吻,吹送着热气!
    他惊呼了一声,急忙抽回身子,嘶哑的道,“你…你…别…别…”
    想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完整的句子,她滚烫的舌尖,太过炙热,烫化了他一生的冰冷,悸动了他一世的冰心。
    甄美固执的继续挑逗着,含糊的笑着道,“别躲!你应该感觉到荣幸,我可是第一次如此主动的服侍男子哦!”
    夜微凉冰冷的脸颊,第一次烧烫起来,泛起了绯红,“风无霜,别,别这样!”
    甄美却不给他反驳的机会,倾身覆上他。
    她就是喜欢他!就是想要他!他的美,足以震慑到她,他冰冷的温度,能舒缓她燥热的心。
    与此同时,响起夜微凉情不自禁的嗯哼声!他的一双冰眸,满是不知所措的迷离,一头乌黑的墨发如云般披散着,他一身冰肌玉骨格外美丽,诱人。
    她拿过他无助的手,引领着他覆上她柔嫩的脸蛋。
    他冰冷的手心下面,是一片柔软与细滑,他心头悸动的更加强烈,跟随着她的节奏,他懵懂的沿着她粉红的脸蛋,粉嫩的耳垂,白皙优美的颈项上游走着,成功的带起她一阵细碎的喔吟。
    他心头忽然有种强烈的满足感。原来他还可以令她这般的幸福,为什么他早就不知道?原来相爱的人在一起是如此美妙的感觉,他想,他爱上这种感觉了!
    粉色的床幔撒入一室温暖浪漫,伴随着他们刻骨的暧昧,蔓延一室幸福……
    床幔后面纠缠的两人,便是幸福的代言。相爱,如此简单。相处,其实也不难。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她就被喜婆拽起来梳妆。
    梳妆完毕,便是一系列的凡俗礼节,本来她想省去,又觉得省去了没什么意思,便都一一照做了。
    最后喜婆为她盖上了红盖头,扶着她走出门外,上了花轿。
    其实说是花轿,还不如说是銮驾。她享受了比皇后更高的待遇,整幅銮驾,长长的迎亲队伍,在轿子前面坐了五位绝世风采的美新郎。
    他们个个风神俊秀,俊美非凡,身着大红的新郎锦袍,坐在清一色的白色汗血宝马之上,风采非凡。
    甄美偷偷的掀起轿帘,看着五位夫君,俊美的如同谪仙,便禁不住的笑了起来,异骋福。
    等下,可有的玩了!
    长长的迎亲队伍绕着山走了一圈,象征了一下,便来到了断肠崖边。
    在断肠崖边,早就布置好了一个现代的婚礼现场。
    只见一条华丽的红毯,直扑向远处的一个鲜花拱门,拱门之上,便是一个铺满鲜花的台子。
    五位新郎按照之前的吩咐,走向銮驾,掀开轿帘,由风无尘桥甄美的手,一起走过长长的红毯,和鲜花拱门,之后便站在了高台之上。
    台子下面,有一群人在吹奏着喜庆的乐曲,也全都是甄美喜欢的古典音乐。
    台上站着一位喜婆,手中拿着甄美偷偷写给她的稿子,郑重的对台上站着的六位新人念着,“今日,是你们最幸福的日子,我郑重的问在场的五位新郎,你们可否愿意嫁给风无霜小姐,不论疾病,贫穷,你们都依然像现在这样的相爱,相守到老吗?”
    五位新郎听了喜婆的词个个面面相觑,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他们还以为要拜天地呢!
    这时候惊人的一幕出现了,甄美猛地摘下了头上盖着的盖头,仍在地上,露出一个娇艳无霜的脸庞,焦急的对五位男子说道,“你们愿不愿意嫁给我啊!”
    上官绝闻言阴寒的对甄美说道,“女人,你搞什么鬼?”
    凤舞奇怪的看向甄美道,“小霜霜,这是怎么回事?”
    风无尘一头雾水,“无霜,怎么变成我们嫁给你了?这是哪国的成亲礼节?不是应该拜天地入洞房的吗?”
    甄美得意的哈哈大笑道,“你们那日本来已经答应要嫁给我了啊!我这不过是在履行你们的诺言而已。快说你们愿不愿意!”
    凌云嘟着唇道,“娘子,那是玩笑的!”
    其他四位美男也都沉默不语。
    甄美心中一气,转身就走,冷冷的对身后的五位美男说道,“婚礼取消!”
    此时后面同时响起了五位男子异口同声的声音,“愿意!”
    甄美蓦地汀了脚步,笑面如花。
    接着甄美便越来越过分,非要让五位美男扮上新娘,她扮新郎,重新又演练了一遍迎娶的过程,搞得五位美男疲惫不堪。
    好不容易等到了晚上,甄美早已累得瘫倒在床上,头发也被她扯得乱七八糟的,没有一点新娘的样子。
    幸福果然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刚想闭上眼睛睡觉,却忽然想起了还没有洞房花烛,便一个挺身坐了起来。
    此时五位绝世美男也正好走进房内。
    甄美笑面如花的为五位美男斟了酒,一一送上,娇羞的道,“相公们,先和交杯酒!”
    他们也没说话,只是直直的看着她,端着她递上的酒杯,任由她逐个喝过交杯酒。
    这新娘也太狼狈了点,头型像鸡窝似的,五位美男哪呢不惊讶?可甄美却还自我感觉良好,娇羞的看着五位美男,扭捏的道,“相公们,良辰美景,苦短,交杯酒也喝过了,我们不如及早洞房了吧!”
    古代版的女色狼就是甄美!
    哪知五位美男竟然一同别过身去,异口同声的说道,“不要!”
    甄美闻言顿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嘟着唇道,“你们这又是在闹什么脾气?”
    上官绝转过身,邪笑一声,狭长的凤目却异常郑重,“你得答应我们,以后只有我们五个相公,不许再添加其他人了!”
    风无尘凌云等人闻言也转过身来,没有开口,可他们表露的意思和上官绝一样。
    “好!”甄美豪气的拍了拍胸口道,“相公们尽管放心,我一生一世只爱你们五个,绝不花心滥情,绝不多加一个人!否则我就遭天打雷劈!”
    她话音刚落,外面便响起了一个大雷。
    五位美男听见了雷声,全都直直的看向她,一言不发,好像是不太相信她说得话。
    甄美尴尬的笑笑,看了看外面道,“你们相信我,我真的不会的!”这老天爷也太不给她面子了!
    只是她不知道,她日后为这句话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风无尘闻言点点头,淡淡一笑道,“嗯,好吧,我们就勉强相信你一次吧!”
    甄美嘟着唇道,“什么叫勉强相信!”说罢瞥了风无尘一眼道,“不过,哥哥,你穿红衣真的很好看,比以前更美了!”
    说罢又看了看一身红袍的夜微凉,只见一袭红袍映衬着他的皮肤更加的玉白,“还有夜,你穿红衣别有一番风情哦!很勾人的!”
    夜微凉听她这话有些不怀好意,便转过头去不再理她。
    甄美有些急了,对他们叫道,“相公们!我说你们什么意思?能不能洞房了?”
    她从没想过想要洞个房竟然如此艰难,就差没写保证书,立军令状了!
    凤舞妖冶一笑,对甄美说道,“小霜霜,今晚太累了,明晚吧!”
    凌云也开口道,“是啊!娘子,我们好累的!”
    “无霜,今晚先各自歇下了罢!”风无尘淡淡一笑,说得云淡风轻。
    夜微凉依旧别着脸,冷声道,“我累了!”
    “女人,今晚就先养精蓄锐吧!”等他休整过来,看不扒了她三层皮。
    天知道她把他们折磨的有多累,哪里还有力气洞房?
    “不行!”甄美不依不饶的从怀中掏出一个通透的药瓶,放在桌上道,“把这个吃了!”
    “这是什么?”凌云好奇的拿起小瓶子看了看。
    甄美得意一笑,“天欲迷梦。”
    风无尘惊愕的道,“你哪来的?”
    “我在摧毁孔雀宫之前在花颜的床上找到的!”甄美说起这个异常得意,她本来是想将来对付别人的,没想到几日却派上了用场。
    她还想接着炫耀,抬眸一看,哪里还有五位相公的影子?他们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甄美这次彻底的怒了,使出了她的独门绝技,狮吼功,“相公们,你们等着,我今夜一定要让你们精尽人亡!”
    躲在外面的五位美男同时一颤……
    ------题外话------
    亲们,之前由于急着赶稿,所以这个大结局多少有些仓促,我会写一些番外,弥补一下正文里的遗憾,番外里会有他们婚后的幸跟活,亲们敬请期待吧!
    还有,还有,结局了,感谢亲们一路的支持,我耐你们!
    幸福甜蜜的番外(一)
    甄美气得在新房里直跳脚,这五个相公,一个比一个难缠,她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娶他们进门的!也不知怎么了,个个像是商量好了似的,大婚之夜把她一个人凉在这里晒干!
    看着五位如花似玉的美相公,却不能吃,这是多大的折磨啊!五个相公啊,她要怎么对付他们才好呢?
    今后若是他们全都一起商量好了对付她,她要怎么办才好?
    不行!她要想个办法才行!
    她甄美别的本事没有,对付男人的小计谋倒是有的!想到这里,甄美捂着唇偷笑了一下,顷刻间便皱起眉头,蹲下身子干嚎了起来。
    “哎哟!哎哟!我好难受啊!”甄美边嚎边偷偷往门的方向望去。
    外面的五位美男听到甄美的这一声声惨叫,顿时紧张起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不知怎么办才好。
    甄美见半天没有人进来,怒上心头,加大了声势,“哎哟!好疼啊!我要死了啦!”
    这次外面的五位美男彻底绷不住了,急三火四的推开门,便见到甄美蹲在地上痛呼。
    “怎么了?妹妹!”风无尘一身妖冶的红衣,格外冶媚,白玉般的俊颜上一脸紧张。
    “女人,你又瞬么花样?”上官绝皮笑肉不笑的,看不出喜怒,不过眸子里却透着浓浓的紧张。
    凤舞妖艳的脸上透着无限的宠溺,一个箭步就冲到了甄美的身侧,紧紧的拥着她单薄的身子紧张的问道,“小霜霜,怎么了?不要吓唬为夫的!”
    此时凌云见到甄美痛苦的样子,有些慌张不已,俊美可爱的脸上满是心疼,“娘子,你没事吧?”
    只有夜微凉不言语,一双冰眸紧紧的睨着她,仿佛要把她瞪穿似的。
    甄美感受到了夜微凉的视线,有些心虚,“哎哟,我浑身都疼!好疼!”
    “好好的,怎么冷不丁的就这样了呢?”凤舞已经有些慌了,他见不得甄美那痛苦的样子,他宁愿痛苦的是他!
    甄美在心里偷笑了一下,有些甜蜜,却仍旧胡诌着,“哎哟,不知道啊,兴许是以前中得毒没解干净,现在又发作了吧!”
    夜微凉是神医,别是看穿了吧?为什么他一点紧张的感觉都没有?反而很淡定的样子?
    风无尘也着急的不得了,转头看向后面一身红衣的夜微凉,“夜,你快看看无霜怎么了?怎么忽然间就这样了呢?”
    夜微凉还没有动身,甄美便心虚的打断了风无尘,“哥哥!不,不用了!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啦,只是身上有些不舒服,你们扶我到床上躺一下好吗?”
    几位美男相公也没有功夫研究她是否真的不舒服,听了她的话便七手八脚的把她抬到了床上去了。
    甄美躺在场上开始像蛇一样的扭动起身体来了,双手不安分的抓起自己的衣领,用力的撕扯,很轻易的便露出了一大片白皙的春光。
    “哎哟,我浑身不舒服,你们快帮我揉揉!”
    此时此刻,甄美大色女的潜质才彻底暴漏了,怪只能怪以前她伪装的太好了!
    五位美男立即开始口干舌燥,看着甄美一个人在床上瞎折腾,却不知道从何下手。
    这么刺激的场景,他们都是头一回经历。
    以前上官绝最多也就是和凌云二人一同和甄美行房,现在一下子变成了五位,换谁也无法不紧张的。
    甄美见这五人不动,便干脆亲自动手,抓起离她最近的凌云的手,便抚向她心口的柔软,“相公,我这里不舒服,你快帮人家揉一下嘛!”
    酥软的声音,香艳的身子,任谁看了,都要鼻血横流的!
    这下五位美男是彻底明白了,敢情这丫的哪里是不舒服,明明是想吃了他们呀!
    凌云修长的手指被迫抚上甄美的柔软,心止不住的一阵狂跳起来,麋鹿般的大眼开始变得迷离,“娘……娘子,好,我,我帮你揉揉?”
    轻柔的动作,撩拨的神态,甄美的身子立即变得炙热起来,清澈的眸子泛起炙热的火焰,离乱的看向仍旧呆愣着的其他四位,“相公们,我爱你们!”
    一句真挚的表白,胜过任何香艳的勾引,几个男人本就激荡的心湖,因为她的一句话,立即翻起惊涛骇浪。
    “无霜,哥哥也爱你,好爱好爱你!”风无尘双手利落的扯下自己一身妖冶的红衣,倾身覆上了甄美柔软的双唇。
    上官绝再也坚持不住了,这小妖精太会勾人了,怎么以前他就没有发现呢?
    “女人,我算是败在你的手上了!”不想承认也不行了,他上官绝只能认栽了!
    “小霜霜,就算是天地都不存在了,我对你的爱,也永远不会变!”
    大婚之夜,偌大的婚床上,正在上演着一出无比香艳的戏码。几个白皙赤露的身子,如痴如醉的交缠在一起,不分彼此。
    爱,有千百种。谁又能说,这不是最真挚的爱呢?爱到极致,便是他们了吧!
    一夜g情,快要接近凌晨的时候,他们才刚刚休战。
    要不怎么说女人的潜力无穷呢?这下,甄美倒是睡了个好觉。
    一直到第二日的傍晚,甄美才迷迷糊糊的醒来,伸手一摸,床上却空空如也。再勉强睁开眼睛一看,几位相公已经笑意盈盈的坐在床对面的椅子上笑意盈盈的看着昏睡的她了,桌子上是热了一遍又一遍的饭菜,正飘着诱人的香气。
    “相公们,你们怎么起的这么早,你们都不困的吗?”甄美揉揉惺忪的睡眼,打着瞌睡,看着床下的五位美男。
    风无尘宠溺的笑了笑道,“还早呢?这已经是傍晚了!快起来吧,看看哥哥为你做了什么好吃的东西!”
    风无尘说罢指了指桌上的一盘鸡,色香味俱全,看起来美味极了。
    甄美诧异的看着风无尘道,“你做的?咦?哥哥,你什么时候会做饭了?”
    风无尘闻言有些神秘的折道,“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只吃吃看,好吃不好吃?”
    其实,从甄美第一次吃凤舞做的饭菜时,他就已经在偷偷的练习了,为此他无数次弄伤了自己的手。
    但是他也从中找到了幸福。为自己心爱的女人烧饭,何其幸福!
    甄美忙起身披上衣服,准备尝尝风尘的手艺,却见上官绝也不甘示弱的端起一蛊汤来到她身边道,“宝贝,也尝尝我的手艺,这里是羹汤,是我亲手为你做的!”
    上官绝的声音异常温柔,邪魅的眸子闪着熠熠的光亮,满是深情的睨着她。
    甄美惊讶的瞪大了眸子,不可置信的睨着他道,“怎么?堂堂的九黎国皇帝也会烧饭了?”
    接着,几位男人个个像是献宝似的争相献上自己的菜品,有好吃的,也有难吃的,甄美惊讶之余,也吃了个酒足饭饱,最重要的是,她很幸福。
    快乐的日子过了没几天,问题就出来了。
    其实最主要还是上官绝和夜微凉这两兄弟。
    问题还是老问题,夜微凉总是冷冰冰的样子,冷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眼里浓浓的忧郁,也只有对着她时,他才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温柔。
    而上官绝更是令她郁闷,尽管已经这样了,但是他的独占欲还是超强,不相信任何人,最主要的是他和夜微凉的关系,看着让她一阵心凉。
    而且上官绝是一国之君,九黎国也不能总是群龙无首,那样真的很危险的。
    想了几天之后,甄美终于痛下决心,决定暂时离开这个爱巢,尽管她真的很舍不得,尽管她真的很不想去那个令人憋屈的皇宫。
    但是,夜微凉和上官绝的问题,是一定要解决的,不然,他们没办法真正的幸福。
    当甄美说出这个决定后,相公们倒是出奇一致的赞同。
    凌云还是那句老话,娘子去哪,他就去哪。
    夜微凉也很想回去,弄明白一些事情,有些事情,在心底憋太久,任谁都会受不了的吧。
    风无尘永远是最支持甄美的那一个,所以,他没有任何的异议。
    而上官绝主要是考虑九黎国的事情,还真的需要他回去交代清楚才好。
    凤舞也赞同甄美的做法,他不会离开甄美的。
    就这样,几个人收拾了简单的行囊,就踏上了去九黎国的路程。
    一路上欢声笑语倒是没什么不妥,尽管路程很远,行程很累,但是有五位如花美相公的陪伴,甄美倒是觉得很新鲜,很有趣,就像是几个人一同游山玩水一样。
    就是这五位相公的超强,令她有些难以消受,看来她要想出一个更妥当的办法才是。
    越是接近九黎国的皇宫,甄美越是觉得有些压抑,看来她是真的与皇宫没有缘分吧。她想起以前在现代的时候看得穿越小说,都说女主穿越过去以后,成了什么非常厉害的皇后,皇妃,打败各种狐媚小三,斗倒身边所有的坏人,在这一点上,她甄美一辈子也做不到,不过所幸她很幸运,她碰见了肯为她付出一切的这五个男人。
    命运,在她穿越过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改写。
    ------题外话------
    更得不多,大家不要见怪。不过我会尽量保证质量的,感谢亲们对魇魇的支持,魇魇感激不尽!
    强娶绝色相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