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大龄皇后 悬崖一壶茶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大龄皇后 悬崖一壶茶: 大龄皇后 悬崖一壶茶第76部分阅读

    ,叹息着道:“因为在某些方面,你比他还要男人。”
    “那不就得了!”我一摊手。所以啊,我一直认为,老天爷没有让我投胎成一个男人,这绝对是他策略上的失误,他一定已经为这个后悔了几十年了!
    越想越觉得,我本来就应该是个男人,而且应该是一个左拥右抱,风流倜傥的大男人!只可惜……哎!现实害人啊!
    “说据心里话,我还是真喜欢女人比喜欢男人多,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看着那个看起来很有智慧的家伙,我虚心向她求教。
    谁知道,她直接摇头,三个字丢给我:“不知道。”
    算了,反正也没真指望从她那里得到答案的。我便自顾自的又道:“我喜欢辰辰,喜欢宝宝,喜欢九儿,喜欢你,也喜欢你的丫头,还喜欢舞榭歌台的这些丫头们。看到这么多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聚在一起,说说笑笑,热热闹闹,多养眼啊!比男人看着顺眼多了!”
    “所以,这就是你创建舞谢歌台的初衷?”她便如是问道。
    “没错!”我点头,大声回答她的话。
    她好无奈的看了我一眼,再次摇头。“我真是服了你了。”
    有什么不对吗?我看着她,想不明白。我喜欢那些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我也有钱,养得起她们,那我为什么不用我自己的钱,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呢?而且,事实证明,我这件事也并没有做错,这些丫头们也十分享受砸舞坊里的日子。所以,我坚信,我做得是对的!
    “不过,我记得你身边的男人也不少啊!你看看,万俟明就被你拉了过来,心甘情愿的为你当牛做马。”摇了几下头,她把头转向窗外,看着下边草地上正在为姑娘们排舞的那个男人,轻声道。
    我看她一眼,压低了嗓音道:“你确信他可以被称为男人?”
    她一顿,低低一笑,摇头道:“好吧,他不算。不过,六王爷,薛将军,他们可是真真正正的大男人了吧?”
    “是又如何?”我轻笑,“人嘛,一辈子总得有几个哥们不是?和他们在一起,我开心啊,有什么说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他们皮糙肉厚的,也不怕被打。就算被打个半死,也不会像那些女人一样,哭哭啼啼的。心情不好的时候,找他们出来出出气,我的心情就好了。”
    噗!
    她又笑了。从出来到现在,她都笑了多少次了?我说得话有那么好笑吗?
    笑了笑,她点头,轻声道:“那倒是。”说着,她忽然又抬起头,轻声问道,“对了,还有昭明国的那位摄政王呢!”
    “那个男人?”我撇撇嘴,冷冷一笑,“那种妄自尊大的男人有什么好说的?就算他皮相再好,肚子里再有货,可是他那副天下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的德行很惹人厌。上次是因为身体和时间的原因,我没怎么和他闹。以后,若是还能见到他,他要是还是那副死德性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他!”
    在最后离开的时候,他居然还敢说出那句莫名其妙的话!害得我差点被那个小心眼的男人满心的怨气给活活逼死。拜托,在昭明的时候,我和他根本就没见过几次面好吧!
    “哈哈哈!”她又笑了,这次是开怀大笑。笑着,她低叹道:“可怜的摄政王啊,他是倒了哪辈子的霉,偏偏被你给看不对眼了?”
    “反正我就是看他不顺眼!”嘴角一扯,我将视线转向窗外,看着下边那些穿红着绿的漂亮小姑娘们,心情一下子就大好。看着她们脸上灿烂的笑容,我也禁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微微叹息着,我轻声道:“看来看去,还是女人好啊!”
    “只可惜,每天晚上,你还是要抱着那个男人才睡得着觉。”她立马便道,很正经的语气。
    我高高扬起的心猛地往下一沉。转过头,白她一眼,我没好气的道:“你能别把话说得这么直白吗?”不知道我现在正在生气,不想提和那家伙有关的任何事吗?
    “可是我说得是大实话。”她看着我,一本正经的道。
    我不说话了,我生气了。睁大眼,我瞪着她。
    只可惜,她没有被我吓到,反又呵呵一笑,声音柔柔的道:“大姐,你不要生气嘛!你要是不喜欢听我提起皇上,那我不说就是了。”
    这个大姐,叫得可真是亲热。
    心里觉得奇怪得紧,再也按捺不住在心头涌动了许久的疑问,我看着她,轻声问道:“我说,按照实际情况来算,你的年纪比我大,穿越过来的时间比我长,只不过是按照那个家里的排名来说,我才比你大几岁而已。可是你,自从我们相认后,你见到我就是一口一个大姐,叫得这么顺畅,你心里别扭不别扭?”
    “还好啊!”她眨眨眼,淡淡笑道。
    看样子,是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心里忽的也浮上一阵怜悯,我摇头低声道:“我真为那个将来娶到你的男人担忧。”
    “担忧什么?”终于!她也有想不通的地方了!
    我轻笑,直接便对她道:“你的心思这么深沉,可是外表却这么善良无辜,看上去就跟只纯洁的小白兔一样。到时候,只要你掩饰得好,他还不被你给坑得死去活来却还乖乖的把你捧在手心里呵护着?”
    听了这席话,她只是淡淡笑着,轻声道:“这个,也得看运气的吧!”
    “放心吧!”伸长胳膊在她肩上大力拍一下,我义气的大声道,“既然上天不让你和那个混蛋在一起,却把你派来了这里,和我相依为命,就是让我罩着你,给你选一个好男人给你欺负的!”
    噗!
    她便又笑了,站起来,站到窗边,看着那个站在一旁看着漂亮姐姐们唱歌跳舞的小丫头,嘴角翘起一抹微微的笑,淡声道:“什么好男人坏男人,我没想过。我现在只想着,能让清儿快快乐乐的长大,不许任何人欺负她。”
    “这个太容易办到了,你别忘了,我可是站在你这边的呢!”坐久了,是有些累,我便也跟着站起来,和她并肩站着,肯定的道。
    和她一起看着那个也跟着别人扭腰摆屁股,却学得不伦不类的小丫头,我们一同发出低低的笑声。而后,我回过头,一手抬起她的下巴,把她的脸转向我这边,目光在她脸上扫过几下,轻轻笑道:“小妞,你家小丫头长得可真像你。你说,等她长大了,会不会也和你一样心眼多多的?”
    “恐怕难。”她摇头,眉头微皱,“她也就长得像我,那德行,可是跟她爹一模一样。”
    她爹!?
    心里陡然一惊!
    我可还是第一次听她提起孩子她爹呢!赶紧问:“她爹是谁?”
    “我不知道。”谁知道,她居然摇头了!
    我气愤:“那你干嘛说她的德行和她爹一样!”
    “孩子不是像爹就是像娘,她不像我,当然就是像她爹啦!”她道,眼睛笑成两弯月牙。
    切,分明就是在耍我嘛!
    我撇撇嘴,一线光亮猛然在脑海滑过。
    “对了!”想起一件事,我便问她,“他们不是说,那个什么京城第一……才子,叫沈什么的,是她的爹吗?”
    “他不承认。”她道,还是轻轻笑着。
    “没担当的男人!”我鄙夷低叫,捋起袖子就往外走,“你等着,我这就去教训他一顿!”
    玩弄了别人家姑娘,搞大了别人的肚子,他却死不承认,有这样的人吗?这样的败类,竟还被人尊为京城第一才子?看我不把他打成京城第一狗熊,
    “大姐,算了吧!”还没回身呢,她便拉住了我,摇头低声道,“其实,我也觉得不是他。”
    是吗?听到这话,我心底的愤愤不平降下去一点。回头看着她,我不解问道:“为什么?别人可都说是他呢!”
    “你觉得清儿的个性,和他相像吗?”她淡笑,轻声问我。
    我摇头,一脸的莫名其妙。“那个人我见都没见过,我怎么知道他是什么德行?”
    “对了,我差点忘了,你是不认识他的。”她拍拍脑袋,轻轻一笑,小声道,“他的个性……嗯,和姬二先生比较相似,当然了,完全不能和姬二先生相提并论。”这个姬二先生,说得是我之前的闺蜜辰辰的亲亲二哥,一个学庄子学疯了的人,一天到晚喜欢穿白色的衣服,还喜欢说些一般人都听不懂的话来装高深。别人说他像天上的谪仙下凡,可我觉得他简直就是个装斯文的神经病!
    竟她这么一说,我对那个人便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心里对他的鄙夷便也更深了。
    “听你这么说,清儿的确不像他的种呢!”一手支着下巴,我靠在窗台上,心里不由得有几分忧愁,“那可怎么办?难道让清儿一辈子做个父不详的孩子?”
    “有什么关系吗?”她又笑了,淡淡道,“至少我们都知道,她是我的孩子啊!既然没有人来承认她,那更好,她就是我的,我一个人的,谁都不会和我抢。”
    “你还真想的穿。”我看她一眼,佩服的低声道。
    她低笑,摇头道:“想不穿,那也没办法啊!既成事实,我们的日子也是要过下去的。”
    那倒也是。我点头,对她最后的那句话表示赞同。
    蹬蹬蹬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柳影歌气喘吁吁的跑进来了,大声道:“夫人夫人,皇上派人来接您回去了!”
    又是那个家伙!不知道我们在冷战吗?还没冷战多久呢,他又来干什么的?
    “不去!”将头摆开,我冷声道。
    我的气都还没消呢,决对不会这么快原谅他。
    “夫人……”影歌那丫头似乎被我决然的态度给吓到了,傻傻的看着我,低声叫道。
    我不理,转头看下边的姑娘们,自娱自乐。
    她便走过来,轻声劝解道:“大姐,你这又是何必呢!皇上都主动向你示好了。”
    “他主动示好,谁规定我就得原谅他?”白她一眼,我不爽的道。
    “呵呵。”她呵呵一笑,一手搭上我的肩膀,附在我的耳边低声道,“明明知道,那个人几辈子才难得一个,好不容易给你碰到了,你还不好好珍惜?还一天到晚的这么闹,当心哪一天,他厌烦了,不要你了,我看你找谁哭去!”
    “切,谁怕谁啊?我又不是没有男人就不能活了!”这句话,完全威胁不到我,我撇撇嘴,满不在乎的道。
    “真的吗?”她眨眨眼,看着我,脸上的笑容带着几分邪气,“我就怕,没了他的滋润,你就不能一直保持这么年轻漂亮咯!”
    说着,抬起手,她居然在我的脸颊上捏了好几把,又轻轻笑道:“大姐,我发现,你似乎越来越漂亮了啊!皮肤细嫩,白里透红,精神也一日比一日好。这些,肯定都是他夜夜滋润你的结果吧?”
    他?夜夜滋润?哈哈哈!真是好笑!
    “我自己保养的结果,关他什么事?”淡淡看着她,我凉凉道。
    姑娘我上辈子可是名模啊名模!而且还是御厨世家里出来的人,怎么做对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脸好,我难道还不清楚吗?还需要他来滋润?
    “自己保养多辛苦?还是沉浸在男人的宠爱里好啊!”她淡笑,对我挤挤眼,“你自己在广告里都说过的,男人,才是最好的保养品。”
    咦,我说过这句话吗?
    努力回想一下,我记得,依稀,似乎,某年某月某日,我拍过一个化妆品的广告,在里边是说过一句类似的话。没想到她居然记下了。
    “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哂笑一声,我不以为意的道,“反正我年纪已经一大把了,不管怎么保养,也比不上那些十四五岁的小丫头。说不定,再过两年,我再怎么保养也不管用了,那我就干脆不管了,随便它去了!”
    “只怕某个人不会答应呢!”她便又笑着,轻声道,“皇上可是离不开你的。所有人都知道,皇上十分依赖你,睡觉的时候必须有你在身边,若是中途睡醒了,发现你不在,他便一定要找到你,才能继续安心的睡下去。而且,现在,你们似乎粘得更紧了。你的好身材,可是他的大福利呢!”
    切切切,看看她说这话的样!好像我们一天到晚在一起做坏事似的,谁有那个闲工夫!
    “拜托,你别想得那么邪恶好吗?我们都有很多事要做,都很忙的!”对她翻出两个白眼珠,我没好气的道。
    “是吗?”她笑着,显然不信,“大姐,你可是对我说过的。皇上从头到尾都只有你一个女人。而你们呢,在你穿越过来之前,他和你这个身体的前任主人之间关系极其恶劣,除了必要的同房,他几乎都不碰她的。好不容易等到你过来了,你们的感情好了,他还不变本加厉,把以前的都给补回来?”
    末了,还补充一句:“你看,昨天下午,你才随意一撩拨,他就亢奋了。”
    还越说越露骨了!
    你这个丫头,不说话则已,一张嘴,说出来的字句真是犀利。
    我好气又好笑,瞪着她道:“你先别说我,当心我诅咒你,以后找一个男人,不分日夜的滋润你,让你天天x福,分分钟被世上最好的保养品保养,年年不变十八岁!”
    “呵呵,世上有这么厉害的男人吗?”她笑,不以为意的道。
    “说不定就有哦!”我笑,装出一副肯定的样子。
    “夫人,二小姐,你们……你们在说什么啊?”站在门口,听着我们之间的一来一往,影歌小丫头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的迷茫。
    “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插嘴。”一同转头看向她,我们异口同声的道。
    说完最后一个字,我们又一同转过头来,看着对方,愣了三秒钟,然后有志一同的笑了起来。
    突然发现,我们真的是好无聊。
    “夫人,皇上……”
    这个时候,李清琬也跑进来了,大声叫着。
    “我说了,不回去!”没等她话说完,我便大吼一声。
    我才出来多久啊?原计划要多在外边玩玩,透透气,攒足了力气好回去和他冷战的呢!
    “就算朕亲自来接,你也不回去吗?”
    谁曾想,承接我话的,不是清琬,不是她,却是一个叫我听得烂熟的男声。
    “参见皇上!”在听到这个声音响起之际,她的面色一凝,赶紧下拜,大声道。
    然后,我就看见我最不想看见的那个家伙跨过门槛,在所有人的礼遇中昂首阔步走进来,大手一挥,高高在上的道:“免礼。”
    “谢皇上。”她忙道,起身便退到一边。
    我要和她站到一起去,但没走几步,胳膊就被人抓住了。
    “皇后,你出来已经很久了,该回去了。天色已晚,睿儿他们还等着你回去吃饭呢!”来到我的身边,他温润的眸子看着我,脸色带着淡淡的笑,轻声对我道。
    我翻着白眼看着他,要死不活的道:“你们是等着我回去给你们做煮饭婆吧?”
    “你要这么说,朕也没有异议。”他淡笑,耸耸肩。
    一股怒意涌起,直冲向心口,我大叫一声:“混蛋!”抬起脚。
    脚抬起便落下,可是落空了。
    看着那个很快跳到我身体另一边的男人,他还涎着脸对我笑着,得意洋洋的道:“朕有经验了,才不给你踩呢!”
    “混蛋!”心中的怒意更盛,我按住他,愤怒大叫,“你给我站好,给我踩一脚!”
    “大姐!”我还没能如愿以偿,那小妞立马便跑过来了,拉着我小声道,“大姐,要怎么闹,你们回去了尽管闹。这里是舞榭歌台,你和皇上的形象,你们还是尽力保持一下吧!”
    “我还有什么形象吗?”我看着她,问道。
    她无语,嘴角抽了抽。好一会,才道:“可是皇上有啊!”
    “他?”斜睨那个还笑得跟偷了腥的猫一样的男人一眼,我冷冷一笑,“得了吧!”
    她看起来好无力的样子,连忙把我往旁边拉。一边拉着,还一边柔声劝道:“大姐,别傲娇了。既然皇上都亲自来接了,你心里的气也该消了。快跟他回去吧!”
    “我不!”干嘛他们都站在他那一边啊?她越是这样说,还看着那混蛋脸上的那抹欠扁的笑,我心里就越气,就更不想原谅他了!
    “好吧,不管你走不走,我是要走了。天都快黑了,再不回去,被大娘抓住,我可就惨了!”眼看说不动我,她干脆放开手,自己大步往门外走去。
    “喂,你!”看着她的背影,我大声的叫。
    什么叫天快黑了啊?看看外边,天还那么亮,太阳也还没开始落山呢!她这么急着走干什么?
    而且,她走就算了,为什么那两个丫头也跟着她往外跑了?
    “皇后。”还在郁闷的当儿,那个混蛋又过来了,双手扶上我的肩,低声唤道。
    推开他的手,我往前走了几步,冷冷道:“别碰我。”
    他厚着脸皮又凑过来,双手又抱上我的肩膀,这次抓得紧紧的,轻声问道:“还没消气呢?”话的余音里,还带着一丝没忍住的笑。
    “没有!”我大声道,企图挣脱他。
    他不放手,还直接把我往后拉,抱进他的怀里去,大声道:“是你先勾引朕的啊!”
    “谁叫你这么没定力的!”我大叫。
    我的舞没跳完,歌也还没唱完呢!他再等等会shi啊?我还想多看看他的反应呢,可没想到,他就直接扑过来了!一点都不好玩,气死人了!
    “在自己的妻子面前,而且你还打扮得那么妩媚妖娆,朕若是还有定力,那就不是男人了。”双手很没自觉的环上了我的腰,把我再往他的怀里带一带,他把下巴靠在我的肩膀上,低声对我耳语道。
    心儿猛地一蹦,我别开头,底气不足的冷哼了一声。
    他低低的笑了,轻声对我道:“别生气了,我们回去吧!孩子们都在等着你呢!尤其是那几个小家伙,醒来没见到你,他们都哭了。”
    孩子……
    耳边似乎听到了那几个小家伙的哇哇大哭声,我的心里一揪。
    哎!
    说起这个,我也是悔不当初啊!
    我就不明白了,我这个肚子怎么这么能生呢?一下子蹦出两个,一下子又蹦出三个!下一次,是不是真的要照九儿的说法,一口气蹦出四个来了?可千万不要!
    想当初,这个身体的前任主人,她也是一次生一个啊!难道说,就像那个小妞说得,我的人品太好了?
    不过,还好,不管一次生几个,孩子们的质量都是一等一的好。睿儿九儿虽然不是我过来之后生的,不过,好歹也是从这个身体里出来的。而这个身体现在归我掌管,所有,他们自然也是我的孩子,谁都不许和我抢!
    应是发现了我有几分松动的迹象吧!他环在我腰上的手臂收紧了些,低声道:“嗯?回去吧!”
    “好吧!看在孩子们的面上,卖你一个面子。”其实,一大早的出来,和小妞说了半天的话,我心里的闷气早在不知不觉间消散了大半。现在他来了,又是这副叫人余怒不能的德行,我是着实提不起气来了。强撑着和他耗了一会,瞅准机会,见好就收。
    “呵呵。”他终于真心的笑了出来,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便松开双臂,改为拉上我的手,轻声道,“那好,我们走吧!别让孩子们久等了。”
    “好吧!”我道,慢慢移动步子,和他一起下楼去。
    走到楼下,刚好遇到那个小妞牵着她家的小丫头,两个人刚走到大门外。
    见到我们下楼来,她赶紧停步,脸上一如既往带着淡淡的笑,轻声道:“大姐,我们走了,皇上,再见。”
    “大姨再见,皇姨夫再见。”那个小丫头也学着她的样子挥挥手,娇声道。
    嗯,这小丫头虽然可爱,但是,怎么也比不上我的九儿,嘿嘿!
    目送她们母女走远,身边的混蛋突然推了推我,声音里似乎有几分不满:“怎么还在看?是不是舍不得她?”
    “不是。”我摇头,低声道,“我是在想,清儿的爹,到底会是何许人也?”
    “需要朕抓来所有京城年龄相当的男子,来个滴血认亲吗?”他道,急忙为我献计献策。
    我回头白他一眼,没好气的道:“那清儿的血估计得流干了!”才多大点的孩子,京城又有多少可以做她爹的男人?那不是闲着没事折腾孩子吗?
    摇摇头,想想之前小妞说得话,我放弃追寻真相了。“算了吧,人各有命。那个男人不要他们,或许便是叫他们等着一个更好的男人来待他们。”
    “要不,等回去了,朕命人搜来朝中所有年龄适宜的官员的资料,送给她去挑选?”那个混蛋赶紧又凑过来,谄媚的道。
    “嗯,这个主意不错。”我点头,觉得可以考虑。“不过,”看着他,我沉声嘱咐,“可都要挑选身强体健的哟!”
    “为什么?”他不解,看着我。
    我淡笑,就是不告诉他。“秘密!”
    “好吧,朕不问了。”他倒也乖,知道什么问题该问什么不该问,轻轻一笑,便不多说话了。只是执起我的手,柔声道,“马车就在外边,我们快回去吧!”
    “好。”我道,随着他踏上马车,开启回宫之旅。
    马车晃晃悠悠,过了宫门,我突然想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这家伙,什么时候那么关心起孩子来了?他不是小心眼得要死,连我和孩子们在一起多呆一会都会生半天的闷气的吗?可是方才,他说孩子……
    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被他耍了!
    好家伙,又故意糊弄我!而我,竟然也没有多想,就傻傻上了贼船!
    冷冷一笑,我看着他,轻声唤道:“喂,孩子他爹。”
    “什么事,孩子他娘?”他立马看向我,脸上带着笑,轻声问。
    “我有件事要和你商量。”看着他,我柔柔笑道。
    他似乎被我突然变换的态度给吓到了。瑟缩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的道:“说吧!什么事。”
    我移动身体,凑到他身边,笑得更轻更柔,小声道,“你觉得,我昨天的歌,唱得如何?”
    “很好。”他点头,沉声道。
    “那么,舞呢,跳得如何?”我又问,身体贴上他的。
    他躲避,吞了口口水,才重重点头:“很好!”
    把他逼到马车一角,让他无处可躲,身体再度紧紧贴上他,在他身上轻轻磨蹭着,我附在他的耳边,轻声问:“你喜欢吗?”
    “喜欢!”他毫不犹豫的点头,大声道。
    很好,算你小子识相。
    “那么,你以后还想看我跳舞,听我唱歌吗?”嘴角高高翘起,我把声音放得更柔。
    “可以吗?”听到这话,我明显的感觉到他的身体往上一跃,精神也为之一振。赶紧转向我,他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我,不可置信的问道。
    “当然可以。”我点头,轻声道。
    “你有什么阴谋?”他很聪明,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很快便反应过来,主动发问。
    “很简单,你只要答应我几个条件就可以了。”我道,轻轻柔柔的笑着。
    “你说说看。”他忙道,有几分激动,也有几分谨慎。
    我淡笑。
    亲爱的,放心吧,我是文明人,是不会做强迫人的事的。
    “第一,以后,看我歌舞,一定要等我全部演完你才可以行动,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坐到他的对面,看着他,我沉着脸低声道。
    “啊?”他张嘴,看神情有几分不甘愿。
    “怎么,不愿意啊?”我冷笑,“如果不行,那就算了。”
    “不!朕愿意。”不出我所料,他同意了,虽然表情看起来很痛苦。
    我得意的笑,立马提出第二个:“以后,不准你咬我,只准我咬你!”
    他低下头,知道我是在说昨天肩膀被他咬的事。
    “好。”这次回答得还算爽快。
    很好。”第三,以后,就算吵架,也不许拿孩子当借口。不然,若是给我发觉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将手指头捏的啪啪响,我嘴角噙着一抹冷冷的笑,轻声细语的道。
    他的头垂得更低了,要死不活的道:“是,朕知道了。”
    真乖。
    我的心情好了。便又坐回到他的身边,按上他的肩膀,直接便开始扒他的衣服。
    他惊恐了,连忙护着胸口,大声问:“皇后,你要干什么?”
    “咬你呀!”我笑道,“你昨天咬了我,我若是不咬一口回来,那多不划算?”便把他的手扒开,柔声道,“乖,让姐姐咬一口,就一口。放心,一下子就好了。”
    “不行!”他赶紧又双手护胸,大力摇头。
    “小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抬眼,对他冷冷一笑,我一把将他按在马车车壁上,不顾他的反对,强行将他的便服撕开,张开嘴就是一口。
    “啊!”
    伴随着他的一声惨叫,我满足了。
    松口,舌头舔舔嘴,伸手拍拍他的脸,低头在他嘴上亲一口,柔声道:“乖,不哭不哭哦,姐姐是在疼你呢!”
    (全文完)
    ________完结_________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