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HP罗兰小姐的终身大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HP罗兰小姐的终身大事: HP罗兰小姐的终身大事第45部分阅读

    满的,但是鸦雀无声,死一般的寂静。
    “不!”这尖叫声太可怕了,伊芙根本听不出来是谁发出了这个声音,充斥着绝望和悲痛的声音顿时像泄了闸的水一样奔流而出。
    “哈利!哈利!”现在伊芙听出来了,这些凄厉的喊声来自罗恩、赫敏和金妮,以及很多格兰芬多的学生。有人冲了出去,似乎是想将哈利的尸体抢夺回来,但是才走出几步就被强大的魔咒击中倒在了地上——是纳威,伊芙知道,只有纳威才会这么勇敢,勇敢到无所畏惧。
    现在她跑下了台阶,站到了人群的后面,她正踮起脚尖想要看看外面的情况,她的肩头被一只手给拨开了——一个更加勇敢的人走了出去。
    看到斯内普突然出现,伏地魔的眼睛眯了起来,人群中起了一阵马蚤动,在绝大多数霍格沃茨的教授和学生眼中,斯内普还是一个危险的叛徒和杀人犯,但是就是这个臭名昭着的食死徒大步向伏地魔走去,突然他挥动魔杖劈出了一个劲道十足的“神锋无影”,食死徒的队伍里发出一阵惊叫,其中贝拉的声音最为响亮:“你这个叛徒!”
    伏地魔像是仅仅抬了抬手,就挡开了扑面而来的魔咒,然后反手一劈,斯内普的半边身体便被看不见的锋利的刀锋给劈开了,他跪倒在了地上,鲜血从他的袍子周围蔓延开来。贝拉歇斯底里地狂笑着,嘲弄着胆敢违抗她的主人的懦夫。
    “不许叫他懦夫!”随着一声大吼,贝拉毫无预兆地被击飞了出去,狼狈地委顿在一棵山毛榉树下,她的妹妹纳西莎就站在旁边,却丝毫没有去搀扶她一下的意思。大家的注意力全被突然从地上跳起来死而复生的哈利吸引了过去,只见哈利毫发无损地站在那里,魔杖直指着贝拉,大声宣布:“不许叫他懦夫!他是我所知道的最勇敢的人。”
    伏地魔猩红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以一种压抑着的愤怒嘶嘶地说道:“大难不死的男孩!你可真够命大的。你总是躲到别人的身后去,让别人替你抵挡灾祸。怎么?这次你又想指望这个背叛了我的仆人吗?”
    “斯内普教授从来不是你的人,他是邓布利多的人。”人群中发出一阵猜疑声。伏地魔大声喊道:“撒谎!他亲手杀死了邓布利多!”“那是他和邓布利多共同安排的,在邓布利多死前几个月就安排好了,当邓布利多奄奄一息时,斯内普教授才结束了他的生命!”哈利将魔杖指向了伏地魔:“现在,你的死期已经到了,魂器都已经被消灭了,包括我身体里的那一个,都被你自己亲手杀死了。现在,你不是不可战胜的了。”
    伏地魔的眼睛红得像要滴出血来,他嘶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魂器?不应该有人知道。”哈利嗤笑道:“这就是你失败的原因,你总是愚蠢地认为自己比其他任何人都强,其实很多事你不知道。因为你不相信这世上有爱、忠诚和责任。你所有的统治都建立在恐吓和欺骗上……”
    “住嘴!”伏地魔暴怒地吼叫着,他的四处散射的魔压在空气中卷起了一个个旋涡,“谁会在乎一个小小的叛徒,或者是间谍?我的食死徒的人数远远比你们多,今天你们若是不投降,就只有死路一条。对吗,我的忠仆们?”
    伏地魔以为他会听到海啸般的回应,但是除了贝拉和一小撮身份可疑的食死徒的欢呼声,其他人尤其是贵族们全都可怖的沉默着。伏地魔感到从内心深处溢出的一丝慌乱,他把矛头指向了贵族们的领袖:“卢修斯,我的朋友,给我看看你一向宣称的忠诚。”
    卢修斯还是那么优雅倜傥,他把自己的铂金色长发甩到肩膀后面,紧握着魔杖稳稳地走出来,以他一贯的慢吞吞的华丽调子说道:“真难以相信我受了多少蒙蔽,才会认为跟随着这个疯子可以把魔法界带向光明的未来。我想一定是夺魂咒,这是这个黑魔头的拿手好戏,幸好我及时清醒了——所以,我要站到正义的阵营里来。”
    他走向了对面,他的妻子纳西莎以及高尔夫妇和克拉布夫妇亦步亦趋地跟随着他。德拉科已经在给斯内普教授疗伤了,庞弗雷夫人跑过来帮忙,阿斯托利亚则充当了护士的角色,看到女儿如此旗帜鲜明,格林格拉斯先生微微叹了口气,挽着妻子也走向了对面,然后贵族们纷纷倒戈。现在伏地魔的阵营里只剩下了贝拉这样少数几个死忠的贵族,其余的都是狼人、巨人、摄魂怪等乌合之众。
    伏地魔被气得浑身发抖,他怒极反笑道:“好,好!我会让你们付出应有的代价。我会证明给你们看,只我一个就可以打败所有的巫师,取得最后的胜利!”
    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混战开始了。哈利、纳威、卢修斯、麦格教授、金斯莱和弗立维教授六个人对付伏地魔,依然不能占上风。但是其他的食死徒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要么束手就擒,要么顽抗到死,双方各有伤亡,但是很明显,食死徒的大势已去。
    不久之后,就只剩下了围绕着伏地魔的几个人在作战了,纳威和弗立维教授已经受伤退出了战斗,由斯拉格霍恩教授和韦斯莱先生替补了上去,伏地魔变得狼狈了,他的袍子被咒语打破了几个洞,脸上满是汗水和灰尘,他的咒语发射得还是很犀利,但是力道明显不如方才了。
    就在伊芙认为胜负已分的时候,她突然感觉一把小银刀架到了她的脖子上,一个疯狂的声音在她脑后说道:“全都住手,否则我就让你们看看这个女孩儿的血是什么颜色的。”其他人一滞的工夫,伏地魔大吼了一声,包围着他的六个人就都被击飞了出去,扑打翻腾着重重跌落。
    “干得好,贝拉!”伏地魔一个箭步抢上来,抓住伊芙的手臂,拖着她跟贝拉一起顺着楼梯撤退。伊芙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劫持成为人质了!
    楼梯下面一片混乱,有几个力道不大的魔咒飞了过来,都被伏地魔给挡住了,其他人看来忌惮着伤害伊芙而犹豫不决,伏地魔就趁此机会炸塌了楼梯的拱顶,然后拽着伊芙上了三楼。贝拉兴奋得声音都在颤抖:“主人,您先走,我挟持着这女孩儿挡住后面的人。”伏地魔瞪着猩红的眼睛打量着伊芙:“不,贝拉,我哪儿都不去。难道我还要像一只老鼠那样东躲西藏挨过几十年吗?可是在于他们同归于尽之前,我还有点儿事情要问问这个女孩儿……”
    他一把拖过伊芙来,一字一句地厉声问道:“维西尔在哪里?布雷斯又在哪里?告诉我,孩子,否则我就让你尝尝钻心咒的滋味。”贝拉高兴地怪笑了两声,也推搡着伊芙帮着伏地魔追问扎比尼母子的下落,她一定是以为伏地魔要在最后的时刻进行报复。
    伊芙脑子里灵光一闪,说道:“他们就在八楼的有求必应室里,我带你们去。”伏地魔相信了,因为他从来都以为有求必应室是只有他才知道的秘密,那里无疑是躲藏的最佳地点。楼下传来凿穿楼板的声音,伏地魔轻蔑地一笑,将铁甲咒又施了几遍在废墟上,然后三个人鱼贯向八楼走去。
    到了八楼的走廊,面对着那面空墙,伊芙想了想,便吟诵起梅林的那首最冗长的诗篇:
    “我们因提到爱情而默然相向,
    坐看白昼燃尽最后一抹晚霞,
    飘曳着蓝绿色暮霭的苍穹下。
    懂你的人,会用你所需要的方式去爱你;
    不懂你的人,会用他所需要的方式去爱你。
    于是,懂你的人,常是事半功倍,
    他爱得自如,你受得幸福;
    不懂你的人,则是事倍功半,
    他爱得吃力,你受得辛苦……”
    石墙上摇曳出波纹,黑镜子缓缓浮现,一个沉郁顿挫的声音朗朗地接着吟诵道:“所以说啊,亲爱的,两个人的世界里,懂比爱,更难做到。”
    伊芙趁着伏地魔和贝拉都被这神奇的一幕给迷惑住的工夫,款款地鞠了一躬,说道:“打扰了,大人!我给您带来了新的魂片。”伏地魔惊觉自己可能上当,他正要向伊芙下手的时候,黑镜子的黑雾便把他兜头笼罩住了。贝拉凄厉地大叫着“主人!”但是她的主人再也不会回应她了。片刻之后,黑雾散尽,石墙恢复原貌,伏地魔毫发无损地躺在那里,但是已经没有了呼吸。
    贝拉狂怒地朝着伊芙挥舞着小刀,被伊芙一把夺了下来:“梅林呀,莱斯特兰奇夫人,您的魔杖呢?您不会认为自己可以凭着这把小银刀跟一个手持魔杖的巫师较量吧?”她反手将小银刀从走廊的窗户里丢了出去。贝拉失魂落魄地跪倒在伏地魔的尸体旁边,用最深情的目光无比安静地盯着他看,就连蜂拥而来的人群都没有惊扰她。
    冲在最前面的是哈利和纳威,他们看到伊芙安然无恙,便放下心来。纳威抹着汗水,说道:“黑魔头设置的障碍不论用什么魔法都攻不破,可是说来奇怪,就在大家都灰心放弃了的时候,它突然自己坍塌了。”伊芙莞尔一笑,说道:“那是因为伏地魔死了,所以他的魔法也就失效了。”
    人群静寂了几秒钟,然后爆发出一阵由衷的欢呼声。就在这欢呼声里,贝拉抱起伏地魔的尸体,艰难地站起来,她面无表情地谁都不看,径直走下楼梯。所有的人都不自觉地给她让路,良久,珀西韦斯莱愤愤地说道:“不能就这样放过这个女人,应该把她关进阿兹卡班。”金斯莱沉稳地说道:“算了吧,她已经受到了足够的惩罚。”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