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清穿'和妃宅计划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清穿'和妃宅计划: '清穿'和妃宅计划第57部分阅读

    眸间,脸色却变得一片苍白。
    乌拉那拉氏朝身边的张嬷嬷使了个眼色,下一瞬,张嬷嬷手里拿着鞭子,像是对待奴隶一般,狠狠的抽打起来。
    歇斯底里的痛呼声中,李氏痛的直打滚儿。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当鞭笞终于停止的时候,李氏几乎是下意识的便跪在了那里。
    “你竟然有胆子孩子本宫的弘晖,那便该有这个心理准备。”
    “李氏你真是好歹毒的心,竟然敢把手伸到弘晖的身上。不过你放心吧,本宫肯定会礼尚往来的。弘晖一个人在下面,肯定很想念弘盼和弘昀两个兄弟,用不了多久,本宫便会让他们下去陪弘晖的。”
    说完,乌拉那拉氏一脚踹在了李氏的肚子上,冷冷的勾了勾唇角。
    没一会儿,从外面走来两个太监,手里拿着一个夜壶。
    李氏几乎是下意识的向后躲着,着实不敢想象乌拉那拉氏竟然会用这种法子来羞辱她。
    乌拉那拉氏嫌弃的掩了掩鼻子,嘲讽道:“昔日在府邸,你不是总是对自个儿的出身心底不平吗?那今个儿本宫便让你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连宫女太监的污秽之物都能够喝下去,本宫便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李氏踉跄的爬起来,便要向外面逃去,熟料那太监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压着她跪在地上,拿着夜壶便朝她嘴里灌去。
    “呜……呜……”
    李氏抑制不住的呕吐着,终于是哭了出来。
    翌日一大早,便从冷宫传来消息,说是李氏疯了。
    乌拉那拉氏却还不甘心,便让人教导弘盼,说什么八爷毕竟是他的叔叔,历来帝王当以仁孝治天下,如何如何的。
    弘盼虎头虎脑,还以为这般说,能够得皇阿玛的眼。
    只是,他根本意料不到,自个儿的这些话竟然会皇阿玛雷霆大怒,甚至是下旨将其逐出宫廷,还给老八当了儿子。
    八福晋肚子里的孩子,眼瞅着便要出生了,却不料,爷竟然被关在了宗人府。
    这便也罢了,弘盼这孩子也来搅局。
    原还想着,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说也是府邸的世子,该是能够继承爵位的。
    可现下有弘盼在这里,可不就是给她添堵吗?
    这便宜儿子,只怕是如今京城都在戳她的脊梁骨呢。
    被这接二连三的噩耗打击,良太妃终于是撑不住,去了。
    八福晋也是个要面子的,即便八爷进去了,也还是努力的想把良太妃的丧事办的体体面面的。
    只可惜,竟是没一个人登门。
    整个灵堂冷冷清清的,好不萧索。
    宫里,弘昀几乎是一夜间便失去了自个儿的额娘和哥哥。
    “皇阿玛……我要额娘,皇阿玛把弘盼接回来,好不好?”
    自打出了那事儿之后,雍正几乎是一种下意识的,看着弘昀早已经没有之前的喜爱了。
    反倒是,心里堵得慌。
    “阿玛知道你向来和弘盼亲厚,可你要记住,日后不许再提及他了。”
    弘昀怕怕的看了雍正一眼,想说些什么,可最终却只能够缓缓的点了点头。
    这几日他也察觉到皇阿玛对他不如往日了。身旁的那些宫女太监,也总是背着他嘀咕什么。
    若是以前,弘昀还可以撒娇的去求皇阿玛,可现在,他莫名的竟然有一种胆战心惊。
    弘昀心里难受极了,他不想让弘盼去当八叔的儿子,弘盼和他一样都是皇阿玛的日子,为什么皇阿玛一句话就能够改变这个事实呢?
    作者有话要说:和历史有不符,剧情需要,大家莫太过考据。
    ps:明天大结局(__)
    第197章 大结局
    大阿哥一死,乌拉那拉氏在宫中的势力多少有那么一些的影响。
    也不知道雍正是为了弥补乌拉那拉氏丧子之痛,还是别的什么,当青菀再一次提及把中宫笺表交予皇后时,他默许了。
    乌拉那拉氏并未有预想中的欣喜,甚至是觉着雍正这样的做法很是讽刺。
    张嬷嬷也是着实的心疼自家主子,可眼下也只能够宽慰主子,万岁爷有此举,已然是最好的结果了。主子盼这中宫笺表这么久,不管是何种途径得到的,总归是如愿以偿。
    乌拉那拉氏却根本没有听进去,李氏疯了之后,她报仇的乐趣也没有了。日日脑海中都是弘晖还在时的影子。
    不知道是郁结于心还是真的难以承受这丧子之痛,乌拉那拉氏的身子就这样消沉下去。几个月之后,连六宫妃嫔给她请安都免去了。
    相比乌拉那拉氏的落寞,承乾宫熹妃却是满满的欢喜。
    肚子里的小阿哥即将降生,到时候有小阿哥傍身,这个后宫她的福分还在后面呢。
    可惜,钮祜禄氏根本没有想到,竟然有人会在接生嬷嬷那里动手脚。而此人正是略懂医术的谦嫔。
    阵阵宫缩之后,小阿哥倒是顺利降生了,可惜,钮祜禄氏却是发生了血崩,太医院的人用尽法子,也没能够留住她的性命。
    一时间,宫里又是一片缟素。
    雍正虽说也有些心痛钮祜禄氏,可更多的,觉着和钮祜禄氏相比,还是皇家子嗣为重。
    因为钮祜禄氏没了,乌拉那拉氏又身子抱恙,是以洗三礼是青菀来主持的。
    也不知道是真有缘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小阿哥竟然对青菀有特殊的亲昵感,让在场的人不免有几分唏嘘。
    洗三礼上,雍正给小阿哥赐名弘历。
    这些日子,弘历都是让奶嬷嬷养在承乾宫的,可雍正总觉着不是长久之计。便思酌着把弘历养在谁身边儿为好。
    这思来想去,嫔位的妃嫔根本不够格,妃位的话,似乎只有年妃了。
    年妃自打入宫承宠以来,也有好几个月了。这肚子一直都没有消息,这个时候,当然是殷勤的想把小阿哥养在膝下。
    不管是因为讨好万岁爷也好,是为了给自己个筹码也好,这样做她根本不可能吃亏。
    左右,有奶嬷嬷照顾,她也花不了多少精力。
    年氏不知道的是,雍正对年家早已经是心存忌惮,如何会把弘历交予她来抚养。
    宁寿宫
    雍正正为着此事发愁呢,暗暗叹息一声之后,抬眸间竟然和青菀的视线碰了个正着。
    就这么一瞬间,雍正脑海中突然有一种疯狂的想法。
    见雍正欲言又止的样子,青菀静静的也没有说话。
    历史上,弘历是由瓜尔佳氏抚养过一段时间的,她多少也有点儿心理准备。
    其实若是弘历由她来抚养,这也没什么,甚至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后世的那些影视作品中,提及乾隆,似乎就离不开脑残二字。
    不管是如何吧,青菀觉着,能够当一国之主的乾隆,还是有几分能耐的。何况,现在他才刚刚出生不久,养在她这里,她也不会允许他成为后世所传那般的。
    雍正紧紧的攥着茶杯,只感觉有几分的犹豫和尴尬,不过想了想之后,他还是开口了:“朕的意思,是想把弘历养在宁寿宫。正好十六弟和十七弟也可以和他在一起。宫中有资格抚养弘历的身处妃位的妃嫔,唯有年氏一人,可年家如近日益嚣张,若是再把弘历养在年氏膝下,还不知道怎么嘚瑟呢。朕不可能埋下这个隐患,而且朕也不忍弘历自小离开生母,之后又要面对年氏一族毁灭的境况。皇后身子不好,根本就没有这个精力,是以,朕能够想到的,只有这宁寿宫了。”
    雍正说的认真,青菀其实也乐得如此,故意低头想了想,这才开口:“左右哀家平日里也没有太多的事,那便由皇帝所言,让弘历住到宁寿宫吧。”
    “哀家这边,倒也没什么顾虑,只是不知道前朝是否会有议论。”
    雍正挑了挑眉:“这是朕的家事,干他们什么事。何况,大清朝又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先例。再说了,看十六弟那般聪明伶俐,弘历养在宁寿宫,总归是没错的。离开那些女人的勾心斗角,对弘历也好。”
    就这样,弘历便被养在了青菀这里。
    翊坤宫
    得知这个消息的年氏,未免有些闷闷不乐。
    也不知道万岁爷是怎么想的,竟然愣是不肯成全她。
    “主子何必这样唉声叹气的,这多大点儿事儿啊。主子还年轻,身子又康健,何必强养别人的孩子。”
    年妃听了,也觉着自己是有些魔怔了。看着江嬷嬷,微微勾了勾唇角:“也是,大哥前些日子又立了战功。万岁爷又赏了大哥不少庄子和田地,这宫里如何会没有本宫的一席之地。”
    “万岁爷许大哥接管西北所有军务,想来是信得过大哥的。瞧着这才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万岁爷对年家,可谓是加恩不断。大哥在前朝的威信是愈发厉害了,有大哥做后盾,本宫何须惧怕宫里这些莺莺燕燕。”
    “乌拉那拉氏那身子骨,本宫看是蹦跶不了多久了。到时候,万岁爷指不定让本宫协理宫务,晋封本宫为贵妃,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坤宁宫
    乌拉那拉氏对于年氏蹦跶的想把弘历养在膝下,很是觉着她有些太过自信。
    万岁爷这般恩宠着年氏,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助涨了年羹尧的气势,让他变得更加狂妄和自负了。
    年羹尧虽说打仗打的漂亮,可保不准有一日功高震主。万岁爷可是猜忌心很重的,这背地里早就蠢蠢欲动想踢开年羹尧这狂妄之人了。
    听说,这年羹尧居功自傲,前些个儿进京面圣的时候,对着十三爷竟然都没有行礼,御前就这样落了十三爷的面子。
    仗着自个儿的军功,便很是瞧不起十三爷这种靠着和万岁爷的兄弟之情做大的王爷。
    十三爷素来谦和,没有把这事儿放在心底。可万岁爷,心底如何会不心存芥蒂。
    年羹尧这次进京,听说和万岁爷讨要了不少东西。而其中之一,便是让儿子年富留在京城,封个爵位。
    有个儿子在京城坐镇,年羹尧大抵是留着这个心眼儿的。否则,父子三人都上阵前线,京城就留那一些女眷,这总归是怕误事。
    乾清宫
    “年羹尧嚣张,朕知道,可现在还不是动他的时机。十三弟,方才委屈你了。”
    雍正是护短之人,更别提年羹尧羞辱的是他视为兄弟的十三爷了。
    西北大捷,年羹尧给儿子请封一个一等公爵位。
    据说这次回来还趁机给年老太爷做寿,熟不知是想彰显自个儿,彰显年家如今的圣宠呢。
    雍正恼怒归恼怒,可现在是用人之际,有些事情,毕竟有个平衡。
    在雍正看来,年家不过是汉军旗,能有如今的显赫,不过是他赏给年家的。
    年羹尧这般作威作福,不用想都知道得罪了不知道多少宗亲。总有收网的那一日的,雍正有这个耐心。
    晚上,雍正去年氏那里的时候,果不其然,年氏旁敲侧击问起了年富封爵一事。
    见雍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年氏紧张的舔/了几下嘴唇,撒娇的转移了话题:“万岁爷,臣妾今个儿亲自给让小厨房做了您最爱吃的菜,要不您尝尝。”
    雍正抬手,宠溺的抓着她的手:“还是早些安歇吧,朕想吃的,可不是这个。”
    年氏娇羞的勾着雍正的脖子,心底满满的得意。
    日子便这样一天天过去,在年底的时候,皇后还是没能够撑得过去,殁了。
    青菀闻着消息的时候,有那么一些的恍惚。
    虽说青菀知道乌拉那拉氏去的早,可到底还是觉着,有些不像是真的。
    毕竟,还那么年轻。
    这后宫站的最高的女人,都这样艰难的走到这样的终点。可不管是乌拉那拉氏还是别的妃嫔,只要踏进这后宫,想要的只会是更多。
    她们所坚持的东西,都是如何得到雍正的恩宠,用这恩宠来维系自己的地位和尊荣。
    曾几何时,她也是这般小心翼翼。
    曾几何时,她也是这般费尽心机。
    这一夜,她又想起了先帝。这个紫禁城,每个女人都有自己的无奈,而先帝,谁离的他越近,或许他伤害谁越多。
    青菀暗暗叹息一声,让奶嬷嬷把怀中的弘历抱了下去。
    梅香见她这般,知道她又想到先帝了。
    “主子,比之宫里的那些太妃,您已经好许多了。坐在上首,看着下面那一群人给您磕头请安,这个后宫便是这样,没有什么比权力更重要。”
    “何况,如今四阿哥养在您膝下,万岁爷对四阿哥又这般疼爱,日后肯定是有大福气的。”
    “如今,您不需要看任何人的眼色,也不需要和任何人去争宠,万岁爷对您也颇为敬重,奴婢思酌着,万岁爷把四阿哥养在您身边,肯定是有深意的。”
    青菀迟疑的看了梅香一眼,知道她必须坚定的走下去。
    后宫不断的充满算计和争宠,年氏注定是要被雍正开刀,这些,都是可以预见的。
    可这些,她都是一个局外人,只当是看戏了。
    庇佑弘历继承大统,才是她的头等大事,这或许会耗费她下半生精力,可这也是她唯一可做的了。
    她的人生,早已经注定终结在这紫禁城。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的陪伴 (__)
    【小说下载尽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