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犬夜叉魅姬罗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犬夜叉魅姬罗: 犬夜叉魅姬罗第23部分阅读

    ,魅姬罗脸上的表情甚至不能用惊讶来形容,那个趴在地上的妖怪,刚才叫他什么?
    “呜,哥哥不喜欢我。”可怜兮兮的从地上抬起了自己的头颅,某半只狐狸一脸委屈的看着魅姬罗,说话间有些呜咽。
    “妖王,你有没有听到什么?我是不是产生幻觉了?”魅姬罗有些呆愣的转过头,看着坐在石桌旁边,正讨好着虎威的狮狩问道。
    “什么幻觉不幻觉的,你听到的都是真的。”看也没有看魅姬罗一眼,狮狩答着。他现在只顾着讨好他的“妻子”去了。
    魅姬罗震惊,早在他躲闪过那个妖怪扑向自己的时候,魅姬罗就已经感觉到了他身上的气味和自己极其的相似,而且那个妖怪还叫着自己哥哥?不是没有想过那种可能性,只是一直以为自己的父母亲早就已经死去的魅姬罗,压根儿就不相信会有一个气息和自己极其相似的妖怪,突然出现,还叫着自己哥哥。
    “哥哥?”某半只狐狸瞅着呆愣着的魅姬罗,小心翼翼的唤着哥哥。从小父母亲就一直在自己的面前念叨,自己有一个大自己一百多岁的哥哥,但是哥哥当时出生的时候发生了太多的状况,所以就连父母亲也不知道,哥哥流落到了何地,年幼的时候吃了多少的苦头。
    直到前段时间,父母亲突然嗅到了哥哥的气味,但是还没来得及找到哥哥,哥哥的气味就已经变淡,最后消失。父母亲苦苦的找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总算是找到了哥哥所在的地方,但是他们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所以就让他这个弟弟来这个遥远的岛国,找失散了多年的哥哥。(我真狗血。)
    “你……你……”看着眼前的那个叫着自己哥哥的妖怪,魅姬罗颤抖着声音,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魅姬罗,你那是什么表情?还真是难看呐。他是你的弟弟没错,你的父母亲其实并没有死。”虽然很乐意看到一向浅笑着的魅姬罗变脸,但是狮狩实在是看不下去魅姬罗那个傻样,暂时将讨好虎威的事情放到一边,对魅姬罗说道。
    “没有死吗……?”魅姬罗的头脑一片空白,只是喃喃的念着妖王所说的话。
    作者有话要说:囧,我下午刚更新我姐就来了,一直霸占电脑到凌晨一点多。
    可怜的我没办法碰电脑,明儿白天肯定还是得被我姐霸占了。
    于是某只苦哈哈的半夜码字,好惨好凄凉……
    相见
    面对突然出现的亲人,虽然惊讶有些难以接受,但是魅姬罗还是高兴的。与从未见过面,但是却有着血缘关系的弟弟相处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呐。
    魅姬罗在东国和影刹相处了几日,影刹就嚷嚷让魅姬罗和他一同回去。而魅姬罗,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咳咳,影刹是魅姬罗的弟弟,那半只狐狸的名字。我实在是囧rz了,起名无能,这个是章帮我起的,于是有雷同的名字的话,嗯没巧合,因为是一个人起的。)
    再一次踏上自己出生的土地,魅姬罗的心情还真是复杂的难以形容。第一次是误以为父母亲都惨遭天狗的毒手,甚至明知道对方的强大还是毫不犹豫的拉上妖王为父母亲前来报仇。而现在,则是因为得知自己的父母亲并没有死,自己以前的认知只不过是一场乌龙,和自己的弟弟团聚后,同自己的亲人一同踏入这片土地,前来见自己出生到现在仅只相处了一日的父母亲。
    “哥哥,不要发呆了,走吧。”拉了拉魅姬罗的衣袖,影刹唤着自己神游的哥哥。
    “啊,嗯。”转过头看了看一旁的影刹,魅姬罗点了点头,然后同影刹步行着继续前进。
    不知道是因为影刹比魅姬罗小一百多岁的原因,还是因为影刹的修炼没有魅姬罗那般的刻苦,到现在为止,影刹也不能幻化成光球快速度的飞,只能腾云驾雾。所以魅姬罗和影刹从战国过来这边的时候,还是妖化了之后,飞过来的。
    而现在,体力和妖力早就消耗的差不多的影刹,明显不能再继续飞行下去,所以他们两个也只好选择步行。
    当魅姬罗和影刹到达他们的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两日之后了。魅姬罗站在巍峨的山下,抬起头怔怔的望着山顶处的那泛着白色光晕的庞大结界。终于要见到父母亲了呐,可是心里面却格外的平静,还真是奇怪的事情呐。
    “哥哥,走吧。父亲和母亲一定等了很久了。”去了战国两个多月,再次回来的时候,影刹甚至比第一次到达这里的魅姬罗还要高兴,还要激动。拽着魅姬罗的衣袖,就急急忙忙的往山上冲去。
    “额,影刹,慢点。”语气不自觉的对自己的弟弟放的轻柔,就算是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还是可以看得出来,魅姬罗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弟弟疼爱的很。
    “是哥哥应该快点。”影刹也没有回头,只是一个劲儿的拉着魅姬罗往山顶上跑去。
    和战国不一样,这边没有妖怪和人类共同相处的事情。所以就算是再强大的妖怪族群,也只是隐居在深山野林里面。不过魅姬罗还是感到庆幸,还好他的父母亲他们的居住之所不是一个不见天日的洞|岤,而是还算是豪华的府邸。
    “父亲,母亲,我把哥哥带回来了。”没有任何阻碍的进入结界当中,影刹刚一进门就大声的冲着主屋的方向叫喊着。
    “影刹,小声一点,带着影那进来吧。”未见其人先听其声。一道浑厚低沉但是却略显些许愉悦的男声在府邸的上方响起。
    影那?是他的名字么?呵呵,是个不错的名字,但是他却更喜欢魅姬罗这个陪伴了他几百年的名字呐。
    走入和自己呆习惯了的西国完全不同的厅堂,魅姬罗就看见一男一女坐在厅堂之上。魅姬罗仔细的观察着两个人的容貌,和自己那模糊的印象并不怎么相同。不过单是看容貌,就算是在茫茫人海中匆匆一瞥,魅姬罗也会认出那个女子就是自己的母亲,自己的那张脸,和自己的母亲,还真的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呐。至于那个父亲,自己除了和他有一头相同的银发,还真是一点相似的地方也没有呐。
    “影那,总算是找到你了。”魅姬罗的母亲没有向影刹一样,看见魅姬罗就扑了上去,她只是双眸盈满了水雾紧紧看着魅姬罗,紧握成拳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微微的颤抖着,话语间也全然是激动。
    “嗯。”魅姬罗并没有激动的上前叫着女子母亲,而是点了点头应着声。
    虽然这几百年中,魅姬罗一直记挂着自己的父母亲,但是如今真的见面了,魅姬罗的心里还真是没有办法立刻接受这样的事实,唤眼前的这两个人父母亲。
    他还真是个矛盾体呐。
    “嗯,回来就好。赶了几天的路,还是先好好的休息休息吧,休息好了,再和父亲母亲多聚聚。”瞧见了自己妻子的激动,也看出了魅姬罗一时间没有办法大方的接受事实,魅姬罗的父亲点了点头,对魅姬罗说道。
    “啊!父亲母亲不是盼着和哥哥见面么?怎么现在见了面也不和哥哥多相处相处。”觉得父母亲和魅姬罗现在的相处还真是怪异的很,站在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影刹突然开口说道。
    “影刹,你也累了,你也和你哥哥一起去休息吧。”瞪了影刹一眼,两人的父亲的话语中,有些不容抗拒的威严。
    “是。”泄气的摸了摸鼻子,影刹拽着魅姬罗的衣袖就要往外走。
    “那,我先走了。”虽然脸上是面无表情,任由影刹拉着自己往外走,但是魅姬罗的语气中还是带着些许的歉意,对着两老道了别,跟在影刹的身后,离开了正厅。
    次日。
    因为是习惯使然,魅姬罗早早的就已经醒来。打量打量了昨天母亲送来的衣物,再瞧了瞧放在不远处的战袍,魅姬罗拿起了略显有些陌生的衣物,笨拙的开始穿了起来。
    “影那,起来了吗?”屋内,魅姬罗正艰难的穿着衣服。屋外,魅姬罗的母亲已经到了魅姬罗的房门外,敲着房门唤着魅姬罗的另一个名字。
    “额,起,起来了。”穿衣服穿的一阵手忙脚乱,魅姬罗不管怎么穿,也将手中那乱七八糟的衣服给穿不好。
    “那我进来了?”
    “别,别进来。”一听到自己的母亲说要进来,穿衣服穿的乱七八糟的魅姬罗急急忙忙的拉扯起自己身上的衣服,话语有些慌乱的冲着紧闭着的房门说道。
    “唉,影那不想见母亲吗?”听着魅姬罗拒绝的话,虽然魅姬罗的母亲知道要给魅姬罗时间适应,但是心中还是难免的有些难过。
    “进来吧。”听出了自己母亲话中的失落,魅姬罗无声的叹了口气,瞧了一眼挂在自己身上乱七八糟的衣服,无奈的开口说道。
    魅姬罗的话音刚落,他的母亲就已经推门而入。怔怔的站在门前,魅姬罗的母亲眨着自己那双金色的双眸看着站在房中,身上挂着乱七八糟的衣服,一脸不自在的魅姬罗,然后嘴角微微的上翘,脸上明显有了笑意。
    “别笑,快点把门关上。”虽然在很多年前,刚幻化成|人形的时候魅姬罗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但是当时毕竟还小也才刚进化,不会穿衣服也没有好奇怪的。但是现在他都已经五百多岁快六百岁了,居然还连衣服也穿不好,还真是很丢脸的事情。
    “好,好。”魅姬罗的母亲眼里满是笑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将房门给关上,向魅姬罗走了过去。
    “我帮影那穿?”走到魅姬罗的面前,魅姬罗的母亲微仰起头,看着比自己要高上一个头的儿子,满含笑意的眼中带着一丝期待,问着魅姬罗。
    “穿,穿吧。”白皙的脸颊上泛起一抹绯红,魅姬罗别开了脸,不看自己面前那张和自己甚为相似的脸,语气中的不自然比刚才更甚。
    得到魅姬罗的许可,魅姬罗的母亲立刻就开始帮魅姬罗穿起衣服来。一边动作轻柔的帮魅姬罗穿着衣衫,一边开口问着魅姬罗这许多年来的状况。
    “呐,影那,这么多年过的好吗?”
    “嗯,还好。”
    “小时候吃了很多苦吧?”幼犬时期,没有一点能力,真的不知自己眼前这个儿子是怎么挺过来的。
    “没有。”
    “诶?”
    “当初有些幸运,被那里一个大妖怪救了。”
    “啊?那还真要谢谢那位恩人了。”
    “嗯,是啊。”
    ……
    跟在杀生丸的身后,手中牵着阿哞的缰绳,邪见小心翼翼看着浑身散发着冷气的杀生丸的背影,心里纠结要不要开口问‘杀生丸大人是怎么了?’纠结的厉害。自从十几天前魅姬罗殿下一声不响的离开,杀生丸大人回来之后没有看见魅姬罗殿下的身影,便一直是这样。那他,到底要不要问问杀生丸大人?但是杀生丸大人现在又好可怕……
    走在邪见前方的杀生丸脸色阴沉的可怕。之前他对付那个被妖怪附身了的女人的时候,魅姬罗出现时说的话就让他有些不悦。而魅姬罗居然又在中途离开,当他回来的时候也没有见到魅姬罗的身影,甚至也没能再嗅到一丝魅姬罗的气味。
    魅姬罗从他身边离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而且大多时候也是不告而别。而这次杀生丸除了不悦更多的是觉得有些不妥。虽然不清楚魅姬罗是因为什么离开,又有什么事情,但是杀生丸总是隐隐的觉得,有些什么事情发生了。
    至于是什么事情,杀生丸不知道,但是他觉得,结果一定是他不乐意见得。
    作者有话要说:额,文文快要完结了,于是完结文真的很卡啊……
    很卡……
    结局
    犬大将去世的一百五十年之后,西国传出了大殿下杀生丸即将登上王位的消息。而西国的二殿下魅姬罗,便再也没有人提起。
    在犬夜叉打败了奈落之后,杀生丸的目标一时之间也就消失了。虽然小玲选择了跟随杀生丸,但是杀生丸却将小玲留在了枫姥姥的村子,带着邪见回西国去了。小玲算是杀生丸心目中为数不多的占有一席地位的人,但是杀生丸也明白妖怪和人类之间的差距,况且他对小玲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也便将她留在了人类之地,只是偶尔去探望而已。
    杀生丸回到西国,最高兴的,也莫过于千华了。她日盼夜盼,就盼杀生丸或者是魅姬罗两人随便回来一个,接下西国这个“滥”摊子。
    “杀生丸!你这个不孝的臭小子!终于舍得回来了!”而在杀生丸刚回到西国的时候,他的前脚刚一踏进西国的宫殿大门,后脚还没来得及跨过门槛,千华便风风火火的赶到了宫殿的大门前,一把拉住杀生丸的双手,双眼似是闪着明亮的星星,一脸激动的望着杀生丸那张俊脸。
    (杀生丸在曲灵一战中,启动了一直在他心中的一把刀--爆碎牙,杀生丸的力量更上一层,左臂也因此重生。这个是剧情部分,因为某只实在是战斗无能,也没看过漫画版,于是也就没有写这个,所以也就省略了。)
    微微的皱眉,杀生丸有些受不了自己母亲越来越脱线的模样,一把甩开自己的母亲抓住自己的双手,越过自己的母亲,面无表情的往宫内走去。
    “杀生丸!你那是什么态度!”被杀生丸甩开的千华有些气急败坏,一年多没有看见杀生丸这个家伙,他居然还是这副死样子。
    自动忽略掉身后那气急败坏的声音,杀生丸缓步的往宫内走着。
    对于自己从小看到大,也没见到他有第三种表情的杀生丸,千华也是颇为无奈。也只好不去计较杀生丸那让他火大的态度,快速的闪至杀生丸的身边,与杀生丸并肩同行,方便与他谈话。
    “杀生丸,魅姬罗呢?”虽然当初魅姬罗要比杀生丸先一步离开,但是也多多少少听了一些西国的两位殿下一同游历的传言。杀生丸回到宫中,但是千华并没有看到魅姬罗的身影,千华也没有多想,开口就问着杀生丸。
    “不知道。”杀生丸的脚步顿住,身体微僵,眼中迅速的闪过一抹异样,转过头看了自己的母亲一眼,轻启双唇,冷冷的说道。
    当初魅姬罗不告而别之后,杀生丸并不是没有找过他的下落,但是魅姬罗的整个人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蒸发了一般,任凭他怎么找,也找不到魅姬罗的踪迹,甚至连气味也消失的干干净净。
    犹记得当初魅姬罗离开时,他有嗅到妖王手下的气味,杀生丸想,或许妖王知道魅姬罗的下落也不一定,但是他去了一趟东国,仍然没有得到魅姬罗的下落之后,杀生丸也就放弃了找寻魅姬罗踪迹的想法。
    既然连妖王也说不知道他的下落,那么魅姬罗便是有意要从他的身边离开,那么他杀生丸的尊严也就不允许他再去找魅姬罗。
    “真是!!”站在原地,千华看着杀生丸渐行渐远的背影,气的想狠狠的抽杀生丸一顿。
    从小到大!就是一个不可爱的孩子!!!
    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也已经完成,杀生丸也不再抗拒西国的王位,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了自己母亲的要求,以最快的速度登基为王。
    登基过后,杀生丸除了每天要处理一些西国的国事,也便没有什么多余的事情要做。于是,当杀生丸适应了一国之君该做的事情之后,千华又开始计划起自己要抱孙子的事情了。
    某天,在杀生丸忙完了国事之后,到儿时与魅姬罗一同修炼的后山一直待到傍晚时分。然后回到宫中,准备沐浴然后休息。
    但是当杀生丸刚一跨进澡堂,还没来得及反手关上身后的门,澡堂的门便从外面砰的一声关上。有些奇怪为什么门会突然关上,杀生丸转过身伸出手准备拉开门查看查看门外的情况,但是他的双手还没触上房门,便先触上了一层泛着白色光晕的结界。
    眉头忍不住微微的蹙起,杀生丸略微可以猜测出是自己的母亲在门外设下了结界。懒得去理会自己母亲突如其来的怪异举动,杀生丸举步往澡堂内走去。但是当他越过屏风之后,入眼的却是全身赤 裸,双颊绯红状似有些害羞的一个陌生的女妖坐在澡池的边缘,冲他不停的眨着双眼。
    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那女妖半响,杀生丸总算是明白过来自己的母亲打得什么主意。虽然眼前的女妖也算得上是极品,但是杀生丸的身体还是没有丝毫反应。杀生丸的脸色有些阴沉,忍住想要一刀砍了眼前这个女妖的冲动,转身就往门前走去。
    毫不费力的将门前的结界给破开,杀生丸狠狠的瞪了一眼弯身准备偷看的母亲一眼,然后越过自己的母亲,扬长而去。
    保持着原来的动作,愣愣的站在澡堂门前的千华,眨了眨双眼,总算是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双脚一跺,一声震耳欲聋的杀生丸便从她的口中冲了出来。
    “你说,你都这么大了,是不是该给我生个孙子了。”端坐在杀生丸的面前,千华苦口婆心的劝说着杀生丸。
    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杀生丸坚持不肯妥协。照理说,只是和一个女妖交 合。让那个女妖生下他的后代而已,其实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但是杀生丸就是不愿意妥协,就是不愿碰那些女妖们。
    “杀生丸!你倒是给我说话啊!”千华的一双金色眼眸瞪得老大,死死的看着杀生丸。
    “不。”不想再与自己的母亲继续争执,杀生丸斩钉截铁的拒绝。
    “那为什么?你要是不愿,也总要给我一个理由吧!?”很清楚自己的儿子向来是说一不二,而自己也没有硬要逼他生儿育女的接口,千华也没有办法,只好退而求其次,希望杀生丸能够告诉她,他为何不愿意答应自己要求的理由。
    理由吗?脑中突然浮现出离开了的那人的身影,杀生丸的双眉紧紧的皱起,狠狠的摇了摇头,不理会等待着自己答案的母亲。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寝殿。
    魅姬罗么……?
    “影那。怎么,不高兴么?”
    “啊,还好。”
    魅姬罗回到自己生父母的身边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也与自己的生父母相处的算是融洽,但是不论如何,魅姬罗还是会想起当初在西国的日子,与犬大将,与千华,甚至是与杀生丸,在一起的画面。
    魅姬罗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明明一心想要找到自己的生父母,但是如今找到了,生活在一起了,自己却更加的想念以前的日子。想念已经死去的犬大将,孤单一人留守宫中的千华,更加的想念那个和自己发生了许多尴尬之事的杀生丸。
    “影那,还是不能真心的接受父亲母亲还有影刹么?”魅姬罗的母亲低低的叹了一口气,问着魅姬罗。与魅姬罗相处了一年多的时间,虽然她还不算是太过于了解魅姬罗,但是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孩子,朝夕相处,自己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他心中牵挂着些什么?
    “没有。”摇了摇头,魅姬罗否认。
    “那,影那,是有什么心事吗?”魅姬罗的否认,让她有些安慰。至少自己的孩子不是不能够接受她,而是牵挂着当初对他有恩的人,陪他成长的人。
    “没有。”有些思念杀生丸和千华,算是心事吗?不算吧……
    “魅姬罗。”
    魅姬罗猛地抬起头,看向自己的生母。魅姬罗有些不能够明白,她为何?会叫他的这个名字?
    “呵呵,母亲是第一次这么叫你吧?”释然的笑了笑,魅姬罗的母亲说道。自己的儿子也陪伴了自己一年多了,虽然对妖怪来说一年多的时间有些短暂,但是他心中有牵挂,自己又怎么能自私的将他给留在自己的身边呐?(我又开始洒狗血了,大大们要顶住。)
    “啊。”讷讷的点了点头,魅姬罗有些不明所以。
    “回去吧,既然牵挂着那里。”
    “那,父母亲呢?”有片刻的愣怔,魅姬罗便回过神来,双眉微皱,但是眼中却有些明亮的色彩,看着自己的生母问着。
    “不是还有影刹么?影那陪了我们这么长时间,我们也满足了。”轻抚着魅姬罗的脸庞,魅姬罗母亲柔柔的笑着。(咳咳,大人们,原谅我,我起名无能,所以没有给魅姬罗的妈妈起名。)
    “我会再回来看父母亲的。”魅姬罗起身,对着自己的生母伏了伏身,然后转身便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望着魅姬罗的背影,魅姬罗的母亲笑得温柔。
    呵呵,魅姬罗还真是迫不及待了呐。这孩子,其实早就想要离开了吧?只是顾及他们?唉,算了,他也陪了他们一年多,也足够了,只要他快乐,便好了。(继续狗血中。)
    ……
    得到自己生母的应允,魅姬罗立刻就离开,往战国的方向赶去,在飞行了两个多时辰之后,魅姬罗总算是飞过了那片深蓝的汪洋,到达了战国。
    一年多的时间,一直关注着这里的一切。对于杀生丸的行踪,魅姬罗自然是清楚的很。所以刚到达战国的魅姬罗也没有稍作休息,立刻就往西国的方向飞去。
    到达了西国的宫门口,魅姬罗没有理会对自己行礼的两个看守宫门的妖怪,直直的就往宫内走去。穿梭在西国宫内的条条回廊内,魅姬罗嗅着空中杀生丸的气味,快速的前进着。最后,魅姬罗走到了他与杀生丸儿时一同修炼的山谷。
    刚一走到山谷的入口,魅姬罗便瞧见了挺直了脊梁,背对着自己站着,仰望天空的杀生丸的身影。
    魅姬罗或许自己也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嘴角向上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眼中也泛起了笑意。走向杀生丸的脚步是那样的小心翼翼,就怕惊动了那个矗立在绿色的山谷中的白色身影。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来到这里,杀生丸依旧是仰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突然之间,杀生丸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气味。低低的叹息,杀生丸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以前也只是脑海中时不时的浮现出那人的身影,怎么现在却会产生幻觉了?
    “杀生丸。”只是产生幻觉嗅到那人的气味也就算了,怎么还会产生幻听,听到那人的声音?
    “呵呵,杀生丸,不欢迎我吗?”走到杀生丸的身后,唤了杀生丸的名字,但是眼前的身影并没有转过身来。魅姬罗的心中有些忐忑,但是语气中却带着些许的笑意。
    身后再一次传来那熟悉的声音,甚至鼻间那熟悉的气味也遇见的浓重。双眉微微的皱起,杀生丸转过头,似是要证实自己只是幻觉而已。但是转过身,杀生丸却愣住了,现在站在自己身前的身影,不正是那个人么?
    原来,并不是自己的幻觉呐。
    “呵呵,很惊讶么?杀生丸,我回来了。”看着杀生丸脸上不明显的惊讶表情,魅姬罗高高悬起的心,总算是落回了原来的位置。
    愣怔了半响,杀生丸总算是回过神来。但是回过神来的杀生丸的脸色立刻便沉了下去,双眉更是越皱越紧。定定的注视了魅姬罗半响,最后杀生丸一言不发的越过魅姬罗,离开了山谷中。
    回来吗?心中有些高兴,但是更多的却是气愤。高兴离开就离开,高兴回来便回来么?哼,魅姬罗,你到底将我杀生丸当作什么了?
    魅姬罗站在原地,有些不能够反应。杀生丸?似乎是不欢迎他回来么?还是,不高兴他当初的不辞而别,在生着闷气。但是,他明明有叫妖王转告杀生丸,他离开的事情啊?不过,不论如何,他的日子,似乎要有些不好过了呐。
    正如魅姬罗所想,他要想让杀生丸消除心中的怒气,很是困难。魅姬罗想了不少的办法,做了不少的事情,但是一点也没见杀生丸有消气的现象。最后,魅姬罗没辙了。也只好放弃自己那些没有任何作用的办法。只是默默的跟随在杀生丸的身边,用时间,来消除杀生丸心中的怒气。
    是过了多久的时间呐?是两年还是三年?对于妖怪来说并不长的时间,但是却久得魅姬罗以为就算自己温顺的呆在杀生丸的身边,杀生丸还是没有办法消除心中的怒气,待他如以往一般。
    “杀生丸,成亲吧?”离开杀生丸的那一年多,以及温顺的待在杀生丸身边的这两三年,魅姬罗也早就明白了自己为何会牵挂这里,会思念杀生丸的原因。但是他陪在杀生丸身边这么久,久得让他难耐,却也不见杀生丸正眼瞧他一眼,魅姬罗想,如果他提出成亲的要求,杀生丸不愿意答应,那么他就离开吧?于是,他向杀生丸提出了成亲的要求。
    停住了脚步,杀生丸猛地转过头,看着走在自己身侧的魅姬罗,有些难以置信。
    魅姬罗刚才,说了什么……?
    “成亲吧。”看着杀生丸瞪大眼睛的模样,魅姬罗明白杀生丸或许有些反应不过来,所以再一次的开口说着自己刚才所说的话。
    “当初,为何离开?”并没有应魅姬罗的要求。杀生丸自魅姬罗回来以后第一次开口与魅姬罗说话,却是问着自己当初的疑问。
    “嗯?去见生父母了。”微微的皱眉,魅姬罗回答着杀生丸的问话。啊?看来问题出在妖王那里呐。
    “是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杀生丸继续往前走着。
    “杀生丸,当初妖王没有告诉你我离开的原因么?”迈步跟上杀生丸的步子,虽然已经猜到了问题出在妖王那里,但是魅姬罗还是开口证实着自己的想法。
    “啊,好吧。”
    “哈?”停下脚步,魅姬罗愣愣的看着杀生丸的背影。杀生丸在说些什么?
    “不要成亲了么?”停下脚步,杀生丸转过头来看着站在原地,有些呆愣的魅姬罗语气淡淡的说道。
    “啊?哈,要。”愣愣的看了杀生丸半响,魅姬罗快速的点头,应着杀生丸。然后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杀生丸的身旁,与杀生丸并肩。
    随着太阳西下,两人的身影拉的老长,然后慢慢的交缠,交缠……
    作者有话要说:嗯,完结的有点快,本来有准备番外,但是犹豫国庆将至,河蟹严重,
    反攻番外拿不出手,于是就暂且先完结,等过了河蟹期,在上反攻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