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云开动天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云开动天下: 云开动天下第67部分阅读

    女貌的情侣是通过空间魔法卷轴贸然出现在大街上的,所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很正常,他马上笑眯眯的回答道:“这里是雾都!欢迎来雾都做客!不会让您二位失望的,找个地方静坐稍等片刻,最美味的饭菜很快为您奉上!”
    “雾都?”云开和流星两个人同时出声嘟囔道,不过蕴含的意味却截然不同,云开很无所谓的样子,他自然还记得这个地方,不过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流星则表现的有些惊奇,显然她知道和了解的要比云开想象中的还要多~~
    这个时候大厅里的人还不算多,空余了有一半左右的桌子,不过领路的小伙计却很自然的径直将两个人带到了小包间的门口,在他看来,这两个身份尊贵的客人自然不屑于跟众人混在一个大厅里胡吃海塞~~
    云开倒没有这种觉悟,他只是认为别人将他带到了这里自己就应该呆在这里,再说这里很安静,比外面要好上很多,虽然他什么都不在乎,但是流星好像暂时还接受不了那么多人肆无忌惮的目光,他早就感觉到了,这丫头自从下楼到现在动作都有些僵直~~
    果然,在进入小包间关上门之后,流星的动作马上自然了好多,又恢复了以往的淡定跟平静~~云开坐在大圆桌子的另一头,左右摇晃了一下,微微感觉有些不自然,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索性看着流星有些奇怪的问道:“你知道雾都?”
    “知道,这是一个神奇的城市,它的独特魅力在于,任何一个外来人都无法融入其中,并且会时时刻刻处在一种出于本能的无处不在的监视之下,这是所有雾都人的本能,所以,如果他们想找一个外来人出来,任何一个再小心谨慎擅长隐匿的高手都无法逃脱这种天罗地网~~这些,是婆婆告诉我的。。”
    “所以怎样?”云开看着流星有些费劲的说道,他终于感觉到哪里不对头了,之前他从来没有距离流星这么远说话过,这张大大的圆桌子还真是别扭,所以察觉到问题所在之后,云开就像一条鱼儿一般滑到了流星的跟前坐下来,完事儿还顺便拉起来流星的小手,就像以前那么随便~
    流星小小的僵了一下,不过很快便放松下来,旋即看着云开近在咫尺的脸庞,严肃认真的说道:“所以,我担心他们会认出你来,雾盟的人不是曾经追捕过你吗,这就是一座属于雾盟的城市,这里的所有人都受雾盟的庇护,所以所有人都是在替雾盟监视~~”
    “那又怎样?我上次在这里呆了那么多天,他们不是一样没有揪我出来?所以说,关键在于演技,当你做到自己欺骗自己的时候,没有人能够揪你出来~~”云开乜斜了一眼流星洋洋得意的说道,他是流星感悟人生体验生活的教父,当然要有些说道才显得实至名归。
    “噢~~”流星平淡无奇的应了一声,停顿了一小下,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说道:“外面的世界,确实挺有意思的~~”
    “嘿嘿!”云开有点得意的嘿嘿一乐,他很享受看到流星展现出来的这种兴致勃勃状态的成就感,似乎这个世界就是因为他才有意思似的。
    “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你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
    “没有,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好!那我们就在这里呆两天,等等看有什么风声,顺便带你好好的玩玩,这里算是很大很繁华的城市了吧,然后,我们就去巴伦公国,怎么样?”
    “嗯!”流星安静的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开始静静的打量起小包间的布置和装饰来,她对所有的事物都感觉特别的新奇。
    不一会儿的功夫,旅店的特色小菜就上来了,两菜一汤,味道鲜美,虽然比之幻谷中的食物仍有不小的差距,但胜在新奇,所以流星也吃得津津有味的~~
    华灯初上,夜晚的雾都显得格外的美丽繁华,而对于那些充斥在这个城市各个角落的外来者来说,由于无边而朦胧的夜幕层层过滤掉了身边无处不在的来自于雾都人的监视,夜幕中的雾都无疑更具魅力!此时,水足饭饱,云开就拉着流星的小手,怡然自得的行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和所有人一样尽情的享受着夜间雾都的繁华~~
    之前吃饭的时候,那个上菜的小伙计几乎被云开当做私人专属用品,根本脱身不得,不停的应答着某个来自偏远角落的懵懂青年种种层出不穷的问题,小伙计倒没有什么不乐意的地方,一来老板有过特殊交代,要好生照料这两位身份尊贵的客人,二来这位面貌英俊的小爷给了不少的小费,在他身边还有一个美丽干净的像画儿一样的姑娘,虽然不能很无礼的直视,但接着说话的空当偷偷瞥两眼总是可以的,而且在瞥了两眼之后发觉无论是这位小爷还是那位姑娘都没有流露出不高兴的表情,小伙计表现的更加轻松,发挥的也是更加自如,他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雾都人,所以也算一个不大不小的雾都通了,一番细聊之后,云开对于雾都所有好玩的地方都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夜游盛蓉街,就是雾都的一大景观,作为雾都最长最宽阔的一条主干道,其繁华程度自然不用多说,而且每当夜幕来临的时候,好戏好像才刚刚拉开序幕,街道两边店铺里的伙计们开始忙忙碌碌的往门口的摊位上收拾东西,大量的生意买卖人也都在这个时候往这边涌了过来,更不用说络绎不绝的游客们,总之,每晚的盛蓉街都是整座雾都的一个大盛会,在这里你可以见识到所有千奇百怪的东西,在这里没有你买不到的东西也没有你卖不出去的东西~~
    这等繁华场景,令任何一个初来咋到的人都会觉得目不暇接,更不用说从来没有见识过这个花花世界的流星了,在吃完一串糖葫芦一小块烤地瓜和一小碗馄饨之后,她开始有些后悔刚刚不该吃那么多了,因为越往前走便会发现前面有越来越多的好吃的在等待着她诱惑着她,可是她已经吃不下了,不过但凡感兴趣的她还是尽数要求某人买下来,然后仔细包妥当再小心翼翼的收到自己的储物戒指里~~
    就这样,云开一边拉着流星往前游走,一边要时刻准备停下来付账,流星是这样的,没有看见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时候,她就很随意的跟着云开往前走,如果看见喜欢的东西的话,她就会停下来,感觉到手上有阻力传来的时候,云开就会无奈的停下脚步,转过身,然后流星就会指着某种小吃食或者小物件特平静的说道;“那个。。”于是,云开掏钱,包好,然后交给流星,再继续往前走。。
    一路走,一路停,看着流星特平静的那个那个个不停,云开脸上表现的很无奈,心里还是特别高兴的,他没想到流星只是经历了那么短暂的还是令人颇为怀疑的阵痛就喜欢和适应了这个环境,看来这丫头的没心没肺跟自己有的一拼~~不过他还真是有些苦恼,再这样走走停停的走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达那个小伙计所说的一品聊斋~~
    一品聊斋,是一个环境优雅,品味高端的~~说书的地方,那里的说书人不同于其他地方的说书人,在那里,你可以听到所有的最最贴近现实的历史故事,而不是那些被吟游诗人和闲杂说书人渲染夸张了无数遍的传说,在那里你可以原汁原味的听到所有最近发生的大事件,不掺杂任何的夸张妄言成分,当然如果你付得起钱的话,你还可以了解到大陆上各个角落引人注目的事件的最新动态。。所以说,这是一个高端娱乐场所,也是一个情报集散地。
    当云开饶有兴致的问起哪里有说书人的时候,小伙计毫不犹豫的推荐了一品聊斋,一品聊斋就在那条最富盛名的盛蓉街上,所以云开打算带着流星逛逛盛蓉街,然后去一品聊斋听听,他总要大体了解一下,在这一年多时间里究竟发生了哪些事情~~
    就在云开留意着街道两边的店铺招牌颇感郁闷的时候,右手侧的一座风格典雅的三层建筑物映入眼帘,一楼的大门口挂着一块招牌,“一品聊斋~~”云开眯眼望了望,还没有说话,身后的流星已经出声说道,云开已经将出游计划告诉了她,所以她知道这家伙一直晃头晃脑的在找这个地方。。
    “进去坐坐?”流星看着脸蛋红扑扑的流星,笑眯眯的说道。
    “走!”流星干脆利落的回答道,然后率先向前挤过去,这下成她拉着云开走了,云开只能笑眯眯的跟上去,不过,在往大街右边挤过去的时候,他很不经意的回头瞅了瞅,奇怪的很,刚刚居然有种被人盯梢的感觉~~然而,后面人头攒动,并没有什么异常状况,云开摇了摇头,遂不去多想。
    就在两个人离开大街的中央街道,挤到街边的三层楼前驻足抬头观望的时候,远远的,拥挤的人群中有一个中年人不经意的抬头往这边瞥了一眼,旋即转移开实现~~
    屠团长是一个很有经验和天赋的跟踪者,这在整个雾盟中都颇有威名,他能做到从心里无视被跟踪者,也就是即便被跟踪者看到他,也不会有什么怀疑,尤其是在这种人山人海的环境里,更是不可能被对方察觉~~
    他一直等在云开入住的那家小旅店的外面,这位屠团长回去之后仔细的想了想,虽然自己的侄儿劣迹斑斑,但也只是一个小混混,不至于招来什么大仇家的暗算,所以他还是将最大的嫌疑锁定在云开的身上,虽然旅店里的老板和伙计都表示没有看到那家伙外出,但是语气并不肯定,而且对一个高手来说,想要瞒过一干普通人的耳目并不是什么难事!想到那位惨死的被自己赋予了传宗接代重任的侄儿,屠团长的心里仍然在滴血!如果凶手真的是那个年轻人,不管他有什么背景,他一定不会放过他,在雾都,他有无数种方法让那个好像颇有背景的年轻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
    在跟踪了一路之后,屠团长的心里更加肯定了,因为他发现那个年轻人身上好像有种很怪异的特质,那就是很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即便以屠团长的水准,在目光稍稍从那个年轻人身上挪开很短暂的时间之后再挪回来,就已经失去了准星!小心翼翼的再三验证之后,这位屠团长终于明白为什么店里的伙计们没有看到这家伙离开了!他们不是没有看到,只是没有注意到!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屠团长的心里燃起了熊熊怒火,这家伙的手段也忒毒辣了,只是身边的女人遭到小小的调戏便要置人于死地!简直是个恶魔!这个时候,屠团长猛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他的心里猛地打了一个激灵,这家伙根本不是什么世家子弟,这两个人也不是什么私奔的情侣,他们是杀手!!只有真正的杀手才能如此完美的隐匿身形,只有真正的杀手才有如此诡异而残忍的杀人手段!!如此说来,他们来到雾都肯定另有目标,只是小屠很不长眼的撞到了他们的枪口上!
    这个时候,怒火熊熊的屠团长反而冷静了下来,他是一个忠心耿耿尽职尽责的雾盟中人,没有任何外来人能够在雾盟的地盘上撒野!所以,他一定要戳穿和阻止两个人的阴谋,拿定主意之后,他专心致志的跟踪起那个漂亮干净的不像话的女孩儿来,既然盯那个家伙很费劲,那他就转移目标,反正两个人是在一起的。。
    第015章 古怪的父与子
    从离开流离部落的那一天起,叶旋已经打定主意,只要他还活着就总有一天会回到这里,他并没有考虑太多,他想当然的认为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虽然他知道他还有一个害羞懦弱的儿子留在这里,但这不是主要理由,甚至不能成为他要回来的理由,当他离开的时候,他忽略了他的存在,当八年以后他回来的时候,他依旧下意识的没有考虑到他的存在,他甚至没有去想,这个时候,流离已经是一个少年了~~
    就这样,在一年中最为寒冷的日子里,他活着回到了寨子,来到了流行云跟前,面对故人,流行云自然是欣喜若狂,然而,两个人还没有说几句话,一群少年就风尘仆仆的赶回到了寨子,一进谷口,还没来得及丢下肩膀上扛着的猎物,就扯开嗓子不要命的嘶吼道:“赶快集合人马!迅速赶往月亮谷,路上被野狼群咬住了,流离一个人离开,说是将它们引往月亮谷!”
    十几个少年一阵急吼吼的嚎叫,立马将寨子里的人全给叫了出来,在问清缘由之后,寨子里的人们一阵紧张,在这种天气下,独身一人在野外被狼群缀上是非常危险的,这种残忍的动物耐力长久且最为擅长慢慢消耗一个人的体力,虽然他们早已经不止一次的领教过流离莽原小王子的风采(所谓的莽原小王子,指的是在这片莽原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甚至是任何一种动物能够跟得上他的脚步,他就像这片山林的一个精灵化身)但在听到消息之后还是一阵紧张,当下老族长白胡子一翘,立马点兵点将,人手一齐就立刻出发。
    这个时候留守寨子的成年男人不多,可是寨子里人人皆可为兵,在十几个成年男人自动站出来之后,老族长又迅速从周围人群中喊出了一些实力较强的老人、女人和少年,四十几人的队伍很快就组织起来,没有战前动员,老族长只是大手一挥:“出发!”四十几个人瞬间转化成几条匹练,一阵唰唰声,迅速消失在山林之间。
    外面的动静早就惊动了谷口小木屋里的两个重逢的男人,即便是离开寨子七八年了,见到这一幕,叶旋还是感觉特别熟悉,心里不由得涌动着一股暖流,这里的人们还是那么的勇武坚毅,然而,此时流行云看向叶旋的目光里却多了一层莫名的东西,这让叶旋纳闷不已,他不明白这位老友为什么突然间感觉怪怪的~~
    “有什么问题吗?”叶旋很是古怪的问道。
    “你是不是还有一件东西留在这里?关于他你没有什么要问的?”流行云看向叶旋的目光更加古怪。
    “你指的什么?”显然,叶旋并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还有一个儿子留在这里,这个你不会忘了吧?”看来,他确实没把那个小家伙放在心上,流行云突然莫名的愤怒起来,他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在那个看上去总是安安静静的笑眯眯的孩子心里到底是怎样一个角色和位置,因为这些年来没有一个人知道那孩子心里到底是怎样想的,但是流行云能够敏锐的感觉到流离的坚强和执着,并且他知道支撑这种坚强和执着的内在力量一定是一种不为人知的情感!流行云就是本能的感觉到叶旋的这种下意识的忽视和冷漠会对流离造成很大的伤害,所以,他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冷冽起来。
    “当然不会!他现在怎么样?”叶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漠,从他的语气中还是能够感受到他对流离的关心,毕竟这是他的亲生儿子,虽然流离自幼身体孱弱,性格也很懦弱,但是叶旋从来不希望他能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从另外一种角度上讲,流离的出生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开始,他更希望自己的这个儿子能够安安稳稳平平淡淡的度过这一生,所以他把他留在了这个与世无争的地方。
    “他现在的情况并不太好,他可能正在跟一群野狼殊死搏斗!也可能已经被野狼撕咬的尸骨无存!”似乎能够理解叶旋的苦衷,流行云的语气稍稍平缓了下来。
    “啊?”叶旋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不过他的思维非常敏捷,马上就把一切串联了起来,所以他只能大大的张开嘴巴表达自己内心的震惊。
    “你的儿子,就叫流离,他只有十三岁,但已经成长为一名出类拔萃的流离猎人!”流行云轻轻的说道。
    叶旋怔怔的半天没有说话,他离开的时候,那个孩子只有五岁多,他至今还能记得他那单薄孱弱的身体和望向自己的怯怯的眼神,血浓于水,他从来没有嫌弃过自己的骨肉,相反,这个孩子懦弱的性格和不能修炼玄气的独特体质反而让他暗暗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身处的漩涡有多深,正因为这样,他很想这个孩子能够远离这个漩涡,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生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所以,他毅然决然且非常踏实的离开了,他以为以这孩子懦弱平和的性格,过不了多久就会慢慢的忘记自己慢慢的适应这种平淡踏实的生活,以这孩子的体质,最终会抿于平淡,在这群纯朴人们的培养下,他不太可能成长为一名出色的猎人,但一定能够健康强壮的生活下去。
    然而,过程总是事与愿违,如今,那个孱弱的小男孩儿已经长大成丨人并且强横如斯了吗?他在部落里呆过几年,非常清楚在这种天气下孤身一人引开野狼需要怎样的勇气和实力!叶旋的心里渐渐的升起一丝火热的暖流,这种感觉就像无意中撇下一颗种子,在早已经将它遗忘的时候,它却结出了丰盛的果实!
    “你在这里等着,我跟过!”叶旋都不知道怎么怎么说出的这句话,他的身体已经轻轻的窜了出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流离华丽丽的表演。
    他不知道这孩子究竟是怎么修炼的,他是一个不可不扣的玄气高手,以他的眼光一眼便看穿流离的实力到底如何,流离的整体实力距离一位外劲高手依然有不小的差距,但是令叶旋奇怪的是,流离在战斗的过程中似乎总是处在一种异常玄妙的状态中,这种状态非常稳定,在这种状态下他可以游刃有余的将自己的实力发挥的淋漓尽致,凭借这一点,他很轻松的就做到了即便是一位真正的外劲高手都能难做到的事情,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面对狼群如潮的攻击,他总能耗费最小的力气取得最大的效果,他已经将简单有效的精髓发挥到了极致,这种表现即便是自己下去露两手,在不使用玄气的前提下也不过如此吧!
    这种令人叹为观止的表演需要一定的天赋和悟性,但更重要的是千万次的练习和稳定的心态,看着流离在险象环生的情况下依旧平静如水的眼神,叶旋的心里突然莫名的一阵疼痛,这孩子究竟承受了多少痛苦才能小小年纪就蜕变的如此冷静沉着!
    叶旋当然不会知道流离之所以表现的如此冷静沉着与承受多大痛苦没多大关系,他也压根儿没承受什么痛苦,他这是两世为人的精神沉淀。
    流离的精神沉淀不仅表现在他信奉一切真理,并且一直严格要求自己走在最为正确的道路上,同时也表现在为人处事方面,他猴精猴精的,却能表现的滴水不漏浑然天成~~所以,咋听到对面那个高高瘦瘦的中年男人是自己消失多年的老头之后,只是脑袋一懵,下意识的错愕了一下,然后便恢复了自然,还很善意的冲着叶旋笑了一下,紧接着便低下头全神贯注的忙绿起来~~
    整个队伍洋溢着一股喜气洋洋的气氛,好家伙!这一票足足有一百五十多只野狼,几乎赶上寨子里那些在外面辛苦奔波的男人们一周的劳动成果了,要知道在这天寒地冻的情况下,狩猎非常不容易,如果不是流离巧使手段,还真的聚集不起这么大的一群野狼,所以,每个人忙忙碌碌收拾劳动果实经过流离身边的时候都会很带劲的给他那么一巴掌,流离则笑呵呵的将一只只的野狼捆绑起来,不予回应~~
    在这欢欣鼓舞的时刻,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这对父子时隔八年的重逢,珍珠和老族长一直在注意流离的反应,但是在看到流离得知真相明显的一怔然后竟然给了叶先生一记招牌式的灿烂笑容紧接着像没事儿人一样忙活起来之后,轮到两个人发愣了,这算怎么回事?
    两个人很无奈的看向另一边,试图从叶旋那里寻找答案,然而,叶旋竟然很欣慰的笑了笑,然后下手帮起忙来,一老一小两个人虽然没有寻到答案,但是顿时松了一口气,这样最好了,简单纯朴的流离人不习惯太复杂的东西,这爷俩的表现很合乎流离人的胃口,没有那种让人压力山大的深刻凝望,一切尽在不言中,然后抱头痛哭~~两个人旋即加入到兴高采烈的队伍中。
    殊不知,这个时候的叶旋是真的非常欣慰,在流离抬头看过来的时候,他的心里竟然一阵紧张,这些年那么多的风风雨雨都过来了,竟然在这个时候又紧张的有了患得患失的感觉,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大男孩!原本,他认为他会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这也是他为他设计好的人生,不曾想到,他竟然在不经意间便成长的如此耀眼夺目!
    他会不会怪我的不辞而别?会不会认为我冷漠无情?叶旋原本以为自己在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之后,早已经看透且看淡了很多的东西,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依旧会患得患失~~
    然而,流离接下来的那个纯朴而干净的笑容一下子就扫除了他所有的顾虑,是啊!没什么好患得患失的,只是令人欣喜的久别重逢而已,也就是在这个瞬间,叶旋一下子意识到,这个小家伙已经长大了,对于情感的处理,他的悟性居然如此之高!
    一行四十几人赶回寨子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夜里的天气更是寒冷,但是严寒完全冲抵不了人们的热情,寨子里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一方面是庆祝被他们敬若神明一般的叶先生的回归,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庆贺今天丰盛的收获。
    一堆一堆的篝火在寨子里熊熊的燃起,火红火红的火焰照亮了整片天空,到处洋溢着一片欢声笑语,欢快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半夜时分,这个时候,只有孩子们还在不知疲倦的四处乱跑,男人们早已经喝得酩酊大醉,女人们也脸蛋红扑扑的,在一个个的跟叶旋道别之后,各自扶着自己的男人招呼自己的孩子回家去了。。
    叶旋还是被安排在他离开之前的那处小房子里,寨子里的很多房子都是依山而建,一半在山洞里面一半是搭建的木屋,冬暖夏凉,很适合居住,而且在得知叶旋回来之后,早已经有人将这处荒废了半年的小房子彻底打扫了出来,暖烘烘的壁炉也点了起来。。
    叶旋安静的坐在床边,目光一片清明,虽然喝了很多酒,但是对他这种级别的高手来说,酒水已经没有什么影响,体内澎湃的玄气早已经将这些酒气完全化解并排出体外,此时的他,感慨万千,绕来绕去终于回到这个地方,这个能够让他彻底安静下来的地方,从离开到回来,从最初的设想到后来的经历,再到现在的结果,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下预料之中,唯一出现状况的一点就是那个被他刻意忽略了的男孩儿~~
    在刚才的欢庆过程中,他一直在有意无意的观察着流离的表现,曾经有那么一刻,看到流离温文尔雅含蓄而亲切甚至稍稍有些害羞的表现,叶旋以为那个印象中的小男孩儿又回来了,可是再看到他那安静深邃的眼神,他才彻底明白,这个男孩儿是真正的脱胎换骨了,他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内在的力量让他能够蜕变的如此优秀,一个人的内在品质决定着一个人究竟能达到一个怎样的高度,以叶旋的阅历和眼光几乎可以百分百确定以流离内敛而稳定的品质来日的成就一定不可限量,即便他不能修炼玄气!他可不单纯认为这是家族传承的东西,即便无论自己还是那个女人的家族基因都非常的优良!所谓的家族传承只有从小在家族中耳濡目染的接受熏陶才有机会,很显然,流离除了血统跟家族有关之外,几乎跟那两个家族没有半分联系~~
    就在叶旋沉浸在回忆中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很轻微很轻微的脚步,叶旋嘴角一翘,露出一丝会意的笑容,果然过来了吗?以他深厚的玄气造诣,在寨子里恐怕没有一个人能悄无声息的来到这么近才被他察觉,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流离,他早就注意到他那神奇的近乎于无形无痕的存在感,这种本事一旦潜伏下来很难被人察觉~~听流行云讲这是控制呼吸修炼的效果,看来这个东西还真的是很神奇。
    笃笃笃!门口传来很稳定的敲门声,稍一停顿,一个很温和的声音响起:“您睡了吗?”
    吱呀一声,门从里面打开了,叶旋站在门里面,看着比自己低了一头多的男孩儿笑眯眯的说道:“还没有,进来坐吧!”
    流离一错身轻轻的绕了进去,虽然做好了认爹的准备,可是面对这个陌生男人的亲近,他还是有些不自然,本能的表现的有些排斥,不过,现在自己的这个身份这个真的是亲爹!
    不喊爹就是了,虽然有血缘关系,但是确实没什么感情,所以不用表现的太纠结太激动,自然一些就行了,如此跟自己在心里又说了一遍之后,流离便放松下来:“我过来和您说说话~~”对叶旋,流离从心里还是非常尊敬的,虽然这个男人没有出手,但是他能从他身上还是感受到一种不可企及的强大力量,这种强大就像阿拉斯山,不用彰显,一直就不声不响的在那里。
    在流离一错身进来的时候,叶旋便感觉到了那股若有若无的排斥,不过他非常理解流离的这种表现,所以,他的那股突如其来的热情一下子冷却下来,感情这种东西,尤其是已经淡漠和疏远的亲情,急不得。
    叶旋在床头坐了下来,指了离床头挺远的一个小板凳对流离说道:“我正好也有很多话想和你说说,你先坐下吧!”
    流离很轻松的坐了下来,他感觉面前这个中年男人很有分寸,半点没有制造想要强加什么氛围的意思,这有利于他的发挥,所以他表现的更加自然。
    然而,沉默了半响之后,两个人竟然没有一个主动开口的,流离想了想,决定还是由他来打破略显尴尬的局面。
    “您。。。”
    “你。。。”
    没想到两个人竟然同时开口说话又同时停了下来,两个人对视一眼,脸上均露出一丝笑意,如此一来,那丝尴尬的气氛反而在这一瞬间荡然无存。
    “您先说吧!”流离笑了笑说道。
    “这些年过的怎么样?”本来不知道怎么开口的叶旋这才发现只要放轻松之后,什么都变得自然了。
    “特别充实,我非常喜欢这种一点一点变强大的感觉!”这是流离的真心话,所以他说的特别真挚,要是在另一个世界上,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像现在这样强大,而且刚刚入门的他已经领悟到这还远远不是极限。
    “那就好,人都说从小看大,小时候的你体质孱弱性格害羞,我本来以为你不会走这条路的,没想到你做的这么好~~”叶旋很是感慨的说道。
    “我只是一直按着最简单但也最正确的方式生活,而这种简单正确的方式是流离人传承了几百年的东西,我没有别的信仰,只能信这个。”流离也是感慨万千,面的叶旋他感觉就像面对一个老朋友,这些年一步步的熬过来,他还从来没跟人这样唏嘘感叹过。
    “难怪流行云告诉我说你总有些很奇特的言论,果然如此,可是我就感觉很奇怪,有些东西没有一定的人生阅历是很难领悟到的,难道这个也是天赋?”叶旋笑眯眯的问道。
    “我就是很爱琢磨,要说人生阅历真的是非常缺乏,这些年我就一直在这片山林里跑来跑去了~~这几年,您过的怎么样?”聊了这么两句之后,流离突然间非常想了解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一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这个男人见过世面,有复杂的背景有深刻的故事,他想通过这些故事了解一下外面的世界,另一个也是为了那个去世了八年的真正的小流离,他不能把叶旋当做真正的爸爸,但是可以努力的让自己接受他,可以是好朋友,甚至可以是亲人。
    “我出去找一个人~~”沉默了良久,似乎在酝酿怎么开口,最终叶旋如是说道。
    “是那个女人吗?”沉默了良久,流离也在酝酿怎么接过来,最终他的问话让叶旋耳目一新,他突然感觉在这个明明还不大的男孩儿面前,一切让人纠结的东西都不再纠结,这个家伙似乎有种简化纠结的能力。
    “就是那个女人,你对她有什么感觉?”叶旋兴致勃勃的问道,他本来以为这个女人会是这家伙心头的一块儿伤疤,没想到他如此的轻描淡写,看他小心翼翼的字斟句酌一副想要照顾自己感受的样子,应该不是装的~~
    “没什么感觉,怎么说呢,除了那点血缘关系的话,她跟我就是完全不相干的两个人,是不是我有些冷漠无情我不知道,我只是真的这么感觉,换句话说,如果她不来找我,我是绝对不会主动找她的,这样互不干涉我觉得挺好,我不会觉得有什么遗憾,反而会感觉很轻松,以后怎样谁也不好说,如果鬼使神差的真的遇见了,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当然最好,但是平平淡淡最好,我希望强求什么根本不存在的感情,我这样说,你能不能接受?”流离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小心翼翼的组织语言。
    “你不恨她?”流离的反应出乎叶旋的预料,可根据这孩子之前的表现似乎一切又都在预料之中。
    “当然不!为什么要恨?我都不认识她!”流离有些惊讶的反问道。
    “如果有一天真的遇见了,却是刀刃相见的局面,你会怎么办?”叶旋定定的看着流离,突然很认真的这样问道。
    “这种局面能避免尽量避免吧,如果真的不能避免,我会做一些忍让,但是不会吃大亏的!”流离想了想,同样很认真的回答道,从叶旋的话里他突然意识到两个人的关系很不简单。
    叶旋半响没有说话,他神情古怪的看着流离,就像看一个小怪物!
    “怎么了?我这样说是不是不合适?”流离有些忐忑的问道。
    “我只是感觉怪怪的,但是我相信不管什么样的局面你都能处理的很好!”叶旋很是笃定的说道,这股笃定总让流离觉得他话里有话,但是认真的看了看他的眼神之后却没发现什么,只能无奈的作罢!
    “您还没告诉我这些年您怎么样?”流离看着叶旋莫名其妙的就要陷入沉思之后,连忙开口将他的思绪召唤回来,再说他现在对那个女人突然很感兴趣,刀刃相向?流离可不认为叶旋是随便说说的。
    “我这些年一直再找她,不过不是扮演什么念念不忘旧情的痴情角色,我只是想当面问个为什么,我不是承担不起什么后果,只是想给自己一个交代!我说这个你能理解吗?”叶旋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跟眼前这个明明是自己儿子的家伙扯这些子无须有的东西,但是他就是扯了而且还有中不吐不快的快感。
    “差不多!不过怎么一找找了八年?”流离没有多问但是确实有些明白这个男人的苦衷了。
    “她不出现,我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搞一些事情出来!”叶旋有些无奈的说道,不过看他的表情却有一些轻松,可能这些年承受了太多的压力和不理解,现在终于有人能够理解他的苦衷了,这个人还是他的儿子,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嗯!必要时候就得采取一些必要手段,这么说,见到她了?”流离再次表示了理解和肯定。
    “嗯,所以我回来了!”
    “嗯,现在感觉怎么样?”
    “特别轻松~~”
    “那就好好的享受生活吧!”
    这就是这对古怪父子第一次推心置否的古怪谈话,熟稔的就像一对老朋友。
    云开动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