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精灵降临到现世什么的绝对有问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精灵降临到现世什么的绝对有问题: 第两百六十一章 姐弟之间的交谈

    忻静将忻岳一行人带到了魔大为他们准备的休息室内,现在是上午八点,比赛将在中午十二点时进行,现在李璐凯他们需要休息。
    将李璐凯几人安排好,忻岳和忻静对一眼,两人心领神会地一起退出了休息室,进到了隔壁忻岳的教练休息室内。
    “三年没见了吧?现在混得不错啊。”
    忻静拉开一张椅子,往上面一坐,眼睛瞥到了忻岳戴在胸前的六级训练家徽章,出声说道。
    忻岳比忻静还早毕业一年,如果不是因为时间问题,如今忻岳的训练家等级肯定不止六级。
    “你也不差,起码工作挺安全的。”
    忻岳也坐了下来,看了眼忻静的八级训练家徽章。
    姐弟两人沉默了好久,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说是不知道该如何展开话题。
    僵持了许久,忻岳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看向忻静:“一般不都是你提出话题,然后滔滔不绝地开始发言么?这次怎么没话说了?”
    “罢了,我也不绕圈子了,直奔主题吧。”
    忻岳闭上眼睛,紧接着再睁开,双眼已然变为了橙红色。
    他皮肤下也隐约闪烁着如同岩浆一般的橙色光芒。
    忻静也叹了口气,抬起头,原本棕黑色的双瞳变为了水蓝色,皮肤下闪过流水一样的青色光芒。
    “我觉得你这个样子跟打了绝境病毒一样。”忻静这么说道。
    忻岳耸了耸肩,没有多说什么,直截了当地问:“你体内的靛蓝色宝珠是什么时候进入的?或者说,你体内的蓝色碎片是在什么时候觉醒的?”
    “大概在几个月前吧,我回到老家后,误入了那个跟教徒教会一样的仓库,在那里看到了两颗宝珠。”忻静没有想隐瞒的意思,讲述起了自己的经历,“阿尔法在那个时候…嗯,就是蓝色碎片,祂是在我进入仓库的时候才苏醒的,跟我解释了一下三颗宝珠之类的,接着靛蓝色宝珠就直接进入了我体内,我根本反应不过来。”
    听着忻静的经历,忻岳若言所思地点了点头,思考了一会后,接着说道:“我也差不多,只是我的红色碎片早就苏醒了…不过,你说你进入仓库后? 只看到了两颗宝珠?”
    忻静点了点头? 她确信自己当时只看到了两颗宝珠,一颗是朱红色宝珠? 一颗则是靛蓝色宝珠。
    忻岳皱起了眉头。
    草绿色宝珠去了哪?
    按照欧米茄的说法? 自己的父亲同时拥有两件黑袍,那他就是空之神使? 肯定会拥有草绿色宝珠,然而无论是忻岳还是忻静? 在进入仓库后? 都没有看到这颗草绿色宝珠。
    除非草绿色宝珠在很久之前就已经不在了,或许是丢失了,又或者是被父亲藏起来了,亦或者…
    就在父亲体内。
    当然? 第三种的可能性并不大? 欧米茄在彻底变成朱红色宝珠后,就可以感应到其他宝珠了,而忻岳和父亲待在一起待了半个月,如果草绿色宝珠真的在父亲体内,那欧米茄不可能没有感应。
    “头疼啊头疼……咱爸怎么就这么不正常呢。”
    揉了揉发昏的脑壳? 忻岳自言自语着。
    相较于纠结的忻岳,忻静倒是并不那么担心? 既来之,则安之嘛。
    她听阿尔法说过? 三颗宝珠会吸引三只超古代宝可梦的接近,结果到现在? 远在百慕大三角洲的盖欧卡不一直没有反应么?鬼知道是不是这宝珠放太久失效了。
    而忻岳就不同了? 他可能是除掉历代宝珠持有者外? 最了解宝珠与超古代精灵的人了。
    盖欧卡现在没有来找忻静的麻烦,或许只是因为老朋友固拉多还在慢慢往这个世界走来,那如果固拉多降临了呢?
    按照这两只的心态,不打一场把世界搅得天翻地覆都不正常。
    到时候身为宝珠持有者的忻岳和忻静,自然而然地会成为那两只的打工人,负责将宝珠送过去就退场。
    所以忻岳此时必须要知道草绿色宝珠的具体位置,如果草绿色宝珠和另外两颗宝珠的能力相同的话,那理应是可以控制烈空坐的,到时候盖欧卡和固拉多掐起来了,就可以及时叫出烈空坐来劝个架,这样宝珠持有者应该也能苟住不死。
    但是现在忻岳和忻静都不知道草绿色宝珠到底在哪,在找到草绿色宝珠之前,忻岳也只能祈祷着固拉多不要突然长出翅膀,一下子飞到这个世界来了。
    “安了安了,与其在这里纠结这些,倒不如想想现在的事情。”
    忻静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双眼变回正常的样子:“老爸再怎么奇怪,再怎么不对劲,他也是老爸啊,走吧。”
    说着,忻静就拽起忻岳往门外走去。
    忻岳还没反应过来,当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忻静拖着走出去老远了。
    “等等等等!走去哪?”忻岳赶紧拍开忻静的手,站稳身形向她问道。
    忻静扭头看着忻岳的双眼,笑了笑。
    “对战场。”
    ……
    “喂喂喂!那是忻静老师吧?”
    “真的诶,她怎么会在对战场上?是要和谁对战吗?”
    “她身边那个男的是谁啊?难不成是她男朋友?”
    “你傻啊,没看到他身上穿着南大的教练制服么?他是这一次南大校队的领队,就是那个,‘努力值之父’忻岳!是忻静老师的亲弟弟来着。”
    此时,对战场旁边已经挤满了围观群众。
    忻静在魔大的人气非常高,长得又好看,说话又好听,教的课也不乏味,还全是干货,硬实力更是直逼天王,魔大不管是学生还是其他老师都特别喜欢忻静,因此忻静刚一到对战场,周围的人就全部挤了过来。
    其中还包括魔大这一次的参赛选手。
    “一对一,一局定胜负,怎么样?”
    取下一颗精灵球,忻静看向忻岳,出声问道。
    “行…陪你打一场就打一场把。”忻岳叹了口气,拿起了大针蜂的精灵球。
    “出来吧!大食花!”
    “大针蜂!准备战斗!”
    姐弟之间的首次对战,开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