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无限血核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无限血核: 第75节:深蓝鱼人智者

    正义海贼团在天柱海眼中不断深入。
    龙人少年故意放缓探索的进度,沿途中屡屡利用海眼中栖息的土著练兵。
    另一方面,他也悄然独自行动,下潜到海底,寻找棕鳞鱼人下手。
    其实对于他来讲,最适合的还是钢骨骑士血脉。这个血脉的品级达到白银级,正好和他的修为相当。
    但是,少年很少在第一次得手之后,就很少碰到这样的血脉。
    黑铁级别的棕鳞鱼人血脉就这样难以筹全,钢骨骑士血脉的收集难度可想而知。
    “还是先筹集到完整的棕鳞血脉吧。”
    怀着这样的计划,少年再一次潜入海底。
    珊瑚丛中坐落着一座鱼人小镇。
    现在,正义海贼团已经在海眼的中部位置。龙人少年每次下潜,还会在这个基础上更深入一点。
    鱼人的身影开始变得多见,大规模的鱼人聚落屡屡展现在少年的眼中。
    潜伏在镇子外围,少年可以感知到镇子中许多的青铜、黑铁的气息。
    “要强攻这里吗?”
    “按照我龙人形态,以及白银修为,攻下这座鱼人海底村镇并不困难。”
    “但是……”
    少年很担心自己这样一搞,会惊动其他人鱼人聚落。
    越是接近海眼中心,鱼人村镇的位置就越来越近。
    如果造成轰动,那就糟糕了。
    但是不杀戮更多鱼人,少年什么时候才能集全棕鳞血脉呢?
    正当少年犹豫的时候,他发现镇子中走出了一队鱼人。
    鱼人大概有20人,普通鱼人占据绝大多数,四位青铜鱼人斗士,一位黑铁级的棕鳞鱼人,还有一位青铜级别的鱼人施法者。
    最吸引少年注目的,不是黑铁鱼人斗者,而是队伍中央的鱼人施法者。
    鱼人少年探索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见到鱼人这个种族当中的施法者。
    他细细打量,只见这位鱼人施法者有着深沉的蓝鳞。他闭目养神,坐在一个椅子上。
    椅子的后背是一面巨大的贝壳,椅子的前后是延伸出去的长杆。两根长杆分别由四位鱼人抬在肩头。
    这位鱼人施法者很是气派,他四肢健全,但没有自己游走,而是坐在椅子上,让其他鱼人抬着走。
    而那位黑铁棕鳞鱼人,则游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负责开道。
    “鱼人这个种族? 超凡者的占比率远小于人族。斗者数量少? 拥有施法者资质的鱼人更少。所以,才有这样的地位。”
    “一位青铜级别的施法者? 能够驱使一位黑铁斗士。”
    “当然? 也不排除这位施法者靠山强硬,能够凭借势力? 驾驭比自己修为更高的棕鳞鱼人。”
    鱼人少年悄然观察,并没有急着出手。
    一方面? 鱼人的这支队伍刚出发没有多久? 距离镇子还比较近。
    另一方面,少年还想摸清楚这位罕见的鱼人施法者更多的底细。
    “他到底是鱼人法师,还是萨满,亦或者吟游诗人?”
    这三个都是施法职业? 但又有差别。
    少年耐心地尾随这支鱼人队伍? 观察良久,也没有看到鱼人施法者有什么动作。
    哪怕少年在中途故意引来了一群鲨鱼,殃及了这支队伍,他也没有见到鱼人施法者出手。
    倒是弄清楚了那位棕鳞鱼人实力不弱,掌握着至少两个犀利的斗技。
    眼看着这支队伍距离另一座鱼人海镇越来越近? 少年决定出手。
    他故技重施,堂堂正正地拦截在队伍面前? 手指着棕鳞鱼人挑衅。
    鱼人队伍哗然,鱼人施法者也不再闭目养神? 缓缓睁开双眼。
    他打量着蓝鳞鱼人少年,叫了几声? 但没有得到少年的回应。
    少年根本不懂得什么鱼人语。
    鱼人施法者便微微摆手? 示意棕鳞鱼人前去作战。
    在他看来? 黑铁级别的棕鳞鱼人应该能够解决掉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青铜鱼人。
    但哪里想到,交手没有几个回合,鱼人少年就了解了他的对手,并且冲向鱼人施法者。
    鱼人队伍一时间大乱。
    鱼人施法者蹭的一下,就从椅子上蹿了出去,眨眼间就游出去好远。
    另外四位青铜鱼人叫嚣着,迎上少年,将其团团围住,不断进攻。
    少年一手持鱼叉,一手拿弯刀,两种武器共同使用,战斗技艺分外娴熟。
    不多时,少年就解决了这几位青铜鱼人,再度扑向鱼人施法者。
    鱼人正在施法,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其余的普通鱼人悍不畏死地杀向少年,用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拖延少年的脚步。
    他们用牺牲换来了有限的时间。
    鱼人施法者趁机成功施展出了一项法术——传送门!
    只见海底形成了一个蓝色的椭圆光团,光团的后面连接着另外一个神秘的地方。
    少年全神戒备。
    很快,他就看到一位棕鳞鱼人走出了传送门。
    鱼人施法者一边维持传送门,一边对第二位棕鳞鱼人不断呼叫。
    棕鳞鱼人掂了掂手中的铁锤,狞笑着扑向少年。
    跪了。
    鱼人施法者一惊。
    传送门中又走出两位鱼人。
    他们鳞片颜色相近,武器也同是弯刀,一位黑铁,一位青铜。
    他们嚎叫着,杀向少年。
    也跪了。
    鱼人少年用惊奇的目光看向鱼人施法者,对方一直在维持传送门,没有其他动作,恐怕维持这个传送门就是他的能力极限了。
    “这倒是个好机会。”
    鱼人少年故意没有前去找鱼人施法者的麻烦,专门等着后者的鱼人援军一个个的到来。
    然后一一交手。
    陆续的鱼人超凡者都倒在了少年的手中。
    鱼人施法者惊恐交加。
    一方面,他被少年的战斗力震慑,另一方面,少年总是目光发亮地盯着他,这样的目光让他毛骨悚然。
    少年一直刷到鱼人施法者再也没有办法维持传送门。
    “终于集齐了棕鳞鱼人血脉了。”
    “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施法者?对我太有帮助了。”
    鱼人少年怀着十二分的感激,将鱼人施法者杀死,给予这位可怜的鱼人大解脱。
    最后,少年利用血核将所有得鱼人都转化为血脉。
    他将这位鱼人施法者暂且命名为深蓝智者血脉。
    这份稀薄残缺的血脉,又给了少年一个惊喜。
    “这份血脉中蕴含着遗传信息……竟是鱼人的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