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灵异

山手线死亡游戏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山手线死亡游戏: 第三章 入学典礼(一个月后)

    朝仓修平出席了国立xx大学的入学典礼。发生事件之后,修平和千寻既没被当成绑架犯,也不是从绑架犯手中救出孩子的英雄,他们被认为是遭天才绑架犯利用的愚蠢年轻人,被媒体大肆炒作了一番,至今为止,还是有人会看着修平偷笑。
    “喂喂,就是他,那个被绑架犯利用来运送赎金的笨蛋。”
    “他该不会其实是共犯吧?”
    “什么高中猜谜王冠军,现在是笨蛋王了啦。”
    “看起来就很笨。”
    有些人就是故意讲得大声到让修平听见,人们喜欢将名人捧上云端,再重重摔进谷底,不过当时身为高中猜谜王冠军也没有被捧得多高……修平虽然听见别人说他的谣言和坏话,也只能视而不见,人们说谣言要传七十五天,再过几天大家就忘了吧。
    修平从没有入口的建筑物救出的孩子,是日本最大网路购物公司,暖洋洋购物老板的独生子杉浦翼,才六岁大,他是在修平发现之前两天被绑架的,犯人要求将四亿赎金分成各一亿元装在四个池袋猫头鹰布偶里,放在jr池袋站的大都会饭店剪票口,并立上一面黑底黄色无限大符号的旗子。犯人不只一个,并威胁如果警察逮捕前往搬运赎金的人,就会立刻杀死人质。
    修平他们被迫成为了搬运赎金的人,犯人计划分别在池袋站、品川站、中野站让各组搬运人马坐上不同的电车,好分散跟踪他们的警察。修平以为自己赢得了猜谜游戏的胜利,但其实一切早就设计好了,他们只是按照犯人的剧本行动罢了,是随着游戏制作人起舞的落魄舞者,尽管如此,修平仍无庸置疑是这场游戏的男主角。
    这样值得高兴吗?实在是有点难说……
    绑架案中的高潮就是救出人质,修平和千寻见证了这一切,不论别人怎么说,他们确实是游戏的主角。另外三组人马中途就没收到游戏制作人的邮件了。横滨海斗高中的久我叶月和辻正彦在品川站坐上京滨东北线之后,便收到写了这段文字的邮件:
    “如果不赶快拆掉颈环炸弹的话,就会爆炸。”正当他们急忙打算拆掉时,突然喷出了烟雾。
    修平他们在山手线电车上看见的景象,并非爆炸。
    他们的颈环上只是设置了冒烟的烟火而已,叶月和辻仅受到轻微的烧伤,连痕迹都不会留下。当时扑向两人的西装男是跟踪他们的刑警,而在京滨东北线上发生的事并没有立刻登上新闻,也是因为牵涉到绑架案的缘故。修平和千寻他们感觉到的视线,并非来自于游戏制作人派的监视人,而是尾随八人的刑警的视线。其中四分之三的三亿元赎金,已在交给犯人集团前回收了,只有修平他们运送的一亿元消失无踪,当时刑警虽然立刻追进了隧道,但行李箱中的一亿元已经不见了。箱子会这么重,是因为装了截断追踪装置电波的铁板,游戏制作人十分谨慎小心,生怕光靠箱子还是会泄漏电波,因此才诱导修平他们走进电波绝对传不到的隧道之中。
    尽管如此,犯人集团还是留下了许多的物证,有些人的脸还被游戏参赛者目击过,他们几乎全被逮捕起来了,日本警察是很优秀的。然而,唯有设计这个计划的主嫌游戏制作人没被抓到,被逮捕的都是用钱雇来的喽罗,他们也不知道游戏制作人的身分。一亿元至今仍然消失无踪,令修平想起了以前看过的dvd电影《刺激惊爆点》,而游戏设计师就是谜样的罪犯凯撒·索泽。
    经过警察的讯问之后,刑警最后问修平的一个问题是:
    “你知道犯人是谁吗?”
    由于对方的态度太过敷衍,因此修平闹着别扭不肯说,其实他知道犯人是谁,犯人就是那个男人。游戏制作人应该对钱不感兴趣,可是如果没有奖金又觉得有点不满,因此才收下了那一亿元。游戏制作人的目的不是金钱,如同邮件中所写的,他的目的是游戏,并且要和修平一起享受。
    入学典礼结束后,修平叫住了某个男人:“我是朝仓修平,我一直在找你。”
    修平面前有位坐着轮椅的青年,他就是森下类。
    “你就是游戏制作人吧?”修平劈头就问了这句。
    “有什么证据吗?”类冷静回问。
    “没有,但你就是那个案件的主嫌吧,森下类。”
    站在类轮椅后面的强壮男人瞪着修平,他就是类的保镖及忠实部下山崎真治,原本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优秀警探,这些资讯都是修平独自调查出来的。
    “我们差不多该走了。”山崎说。
    “我想再跟他说几句话。”
    “但是……”
    “没关系,他是我的朋友。”类说完,山崎便沉默了。
    “你觉得我为什么会知道是你?”
    面对修平的质问,类只是无言笑着回应,这个男人以为自己是个正常人,太可怕了,任何事情可能都提不起他的兴趣吧。
    “只有我和千寻的颈环装了真正的炸弹,那是为了想制造紧张感吗?”
    类依然没有反应,修平继续说着。
    “另外,你装了偷拍用的小型摄影机,而且还不只一个,为了看清楚四周因此设置了四个,虽然爆炸之后无法进行确认,但游戏制作人应该是想把自己变成我,享受这个游戏吧,真是个怪人。”
    “你玩得开心吗?”类提问道。
    “托你的福我很享受,搏命进行的游戏真是刺激极了,但是玩到一半发现你在操纵比赛的结果,因此而坏了我的兴致。”
    类毫无表情,似乎是个没有感情的人。
    “十二年前有个六岁少年被绑架的案件,你应该还记得吧。”
    修平感觉到一股杀气,并非来自于类,而是山崎传来的。尽管如此,他还是要继续说下去。
    “犯人将绑架来的少年塞进行李箱中,乘坐电车不断移动,真是非常创新的想法。绑架案因为牵涉到人质,多半会停留在一个特定的地方,因此警察通常会去搜索隐密的住所,就算犯人要移动也多半使用汽车,要是在坐车的过程中被临检就完蛋了。用电车不断进行移动,实在是个有趣的想法,没有人想得出来,然而日本警察也十分优秀,其中有位刑警识破了犯人的手法,将犯人逼到了车站月台上。”
    “够了!”山崎说道,当年识破犯人手法的就是他。
    “接下来,由我来说吧。”
    类依旧不带表情,开始诉说着十二年前案件的始末。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