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超品命师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超品命师: 第483章 友好大使

    年轻人,总是心高气傲的!
    苏晨这一桌,坐的是玄学界年轻一代的天骄,而另外一桌则是来自于五城的年轻天骄。
    玄学界内部各大天骄尚且还相互之间不服气,时常会有争斗,现在面对五城的天骄,来自于敌对的年轻天骄,双方互相看不顺眼很正常。
    要不是因为这里是莫家老爷子的寿宴大会,恐怕有好几位都已经是动起手了。
    不过即便是莫家老爷子的大寿,这些天骄也只是收敛了一些,面对司马风看过来的玩味目光,坐在苏晨左侧第三位的一位青年男子便是不忍了。
    “看什么看,一脸的阴阳怪气,难不成五城都是你这种娘娘腔?”
    实事求是,司马风丰神俊朗,气质也是出众,和娘娘腔其实是扯不上边的,但他身上的古风衣服,给他增添了一丝文弱书生的气息,多了一份柔美。
    柔美,就如同古装剧里那些古装男明星,看着不顺眼,觉得娘娘腔也是说的过去的。
    “你说什么呢,把你嘴给放干净!”
    司马风还没有回应,司马风边上的一位男子便是拍桌而起,怒视着苏晨这桌,说实话,能够成为一个门派的天骄弟子,自然不是这种鲁莽之辈,给出这么大的反应,也是有意而为之。
    闹事!
    在莫家老爷子的寿宴上闹出点事情来,让得玄学界人不痛快,是五城这些天骄想要做的,但直接闹事他们也不敢,天师府那一战,证明了玄学界还是很有底蕴的,有许多隐藏的强者? 莫家作为老牌势力? 自然也有隐藏实力。
    在这种情况下,现在五城也是很克制? 他们在从城池出来的时候? 师门长辈便是交代过,不要轻易惹事? 所以给他们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在莫家老爷子寿宴上主动惹事。
    不敢主动惹事? 但不代表着就不能被动惹事了? 有人找上门来,给了他们一个闹事的理由,那他们就不怕了。
    怎么,我们这些人难道就可以任人辱骂?
    是觉得我们五城好欺负吗?
    占了这个理? 就算是莫家也不好对他们出手? 否则他们背后的师门长辈就有借口出手了。
    现在的玄学界和五城,保持着一个谨慎的平衡,谁也不想率先打破这平衡,因为谁也没有干掉对方的把握,在这种情况下? 谁有理的话谁就占据了优势。
    这种情况就如同现在的西方老美和北方的老毛子,五城势力就是老美? 玄学界就是老毛子,在整体实力上? 老美是压着老毛子一头的,可老毛子要是不顾一切直接开战? 那老美就算赢了也得付出惨痛的代价。
    不能彻底开战? 那只能打打局部战争? 谁名义上有理了,自然就是占据上风了。
    就拿现在的情况来说,司马风等人觉得自己受了辱要找回场子,莫家也不好阻拦,真要阻拦的话,司马风等人背后的势力就有了找上莫家,要莫家给个交代的借口了。
    面对这种情况,玄学界其他势力虽然和莫家也是结盟了,但为了避免大战爆发,也只能是劝说莫家忍让,给司马风等人背后的势力一个交代。
    “怎么,长得这个样子,还容不得别人说了,莫不是你们五城的人,一个个都是虚伪之辈,只听得假话。”
    开口的那位青年男子可没有被吓到,司马风等人想要借故闹事,他自然也是知道的,但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目前玄学界和五城不可能全面开战,老一辈强者不出手的情况下,正是他们年轻一代互相争斗的时候。
    他们之间的较量,就如同老美和老毛子的局部战争是一个道理的,通过局部战争的胜利来打击对方的气焰和士气,这样既不会引起全面战争,也能达到自己目的。
    两边都是抱着同样心思,这战斗的火苗自然也就点燃的很快!
    “不服气,那就手上见真章!”
    “谁怕谁,今天要让你们玄学界人知道,什么叫井底之蛙,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时代已经不在了。”
    剑拔弩张!
    莫家人并没有出来劝说,其他各大势力的强者也是如此,甚至在他们的暗中允许下,两方年轻天骄的战斗已经是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
    这些年轻天骄懂的道理,这些强者们自然也是知道的。
    打吧,年轻一代的竞争,赢了可以增长士气,输了虽然会降低士气,也后果也在可以承受的范围,至少这样可以看出来未来二十年后,到底是玄学界还是五城占据上风。
    “出门一战!”
    “战便战!”
    两道身影走出了宴会大厅,朝着莫家的修炼场走去,莫家在这座岛屿上浸淫了上千年,自然有着自己的比武场,是用来给族内弟子切磋的。
    一场寿宴,在莫家老爷子接受了祝福退场后,便算是结束了,所有人也都跟着朝着修炼场走去。
    ‘苏晨,你要不要上场的?”
    萧逸和苏晨站在一处,看着对面五城的司马风五人,笑着问道。
    “有我们萧少族长在,还需要我上场吗?萧少族长一个人就够了吧。”苏晨回了一句。
    “嘿嘿,树大招风,除非是有绝对的实力,否则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真的一个人击败了对方全部,那不是扬名而是给自己找麻烦,不管是五城还是玄学界都是一样的。”
    萧逸这句话是传音进入苏晨的耳中,而苏晨听完萧逸这话,眼睛也是微微眯起。
    他明白萧逸这话的意思。
    五城和玄学界目前是处于想战又有些举止不定的情况,在没有可以给对方绝对毁灭打击的实力前,可能两方就会保持目前这种状况,偶尔爆发一些局部的摩擦。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哪一方有一位绝对惊艳的年轻天骄脱颖而出,另外一方都不会看着对方成长起来的,因为那样便是会打破这种平衡。
    “圣人,现在有成圣之姿的都是双方关注的重点对象,咱们现在还没有入两方大佬们的视线中,可一旦突破了十六品,天赋显露出来,就得小心了。”
    修炼,十二品是一个坎,十二品到是十六品是一个坎,十六品到圣人境界是一个坎。
    以前五城没有回归的时候,在玄学界,苏晨他们这批十二品以上的年轻天才,成长起来可以左右各大势力的排名,可现在五城回归,对于天骄的要求又提高了,那就是必须要有成圣的潜力。
    只有成为圣人,才有可能改变两方的实力变化。
    天师府能够延续下来,就是因为有青云道长这位被五城误认为圣人的半圣存在。
    倘若没有青云道长,就算有萧家和莫家的圣器显露,五城的人也不会停手的,圣人才是决定战局的根本。
    五城不会看到玄学界有圣人潜力的天骄成长起来,玄学界同样也不会愿意见到五城有圣人潜力的天骄成长,在不能彻底开战的前提下,狙杀对方的天骄就是两方强者暗中会做的事情。
    表现的越亮眼也就越危险,甚至最后还有可能会引动圣人出手。
    在苏晨和萧逸传音入密私聊的时候,练武场上此刻战斗也是打响了,两方都是各自势力培养出来的天骄,只是一出手便是带着无与伦比的威势。
    “咱们这边要吃亏,浩子现在看起来占着上风,但实际上已经是底牌用光了,对方肯定是藏有底牌。”
    场上,玄学界这边出战的叫张浩,来自于东北的保家堂弟子,他的手上有着一炷香,这柱香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燃烧,而随着这香的燃烧,五城出手的那位天骄身上却是不断有着伤口出现,整个人完全挂彩了。
    下方观战的玄学界人很是兴奋,因为在他们看来,张浩是稳稳占据了上风,打的对手是毫无还手之力,甚至对手连张浩是如何进攻的都看不出来。
    但那些高层强者,还有知道保家堂底细的萧逸这些人,面色却不是很好看,保家堂,源自于东北出马仙,也就是出马弟子的一支。
    这一支是东北最大的出马弟子门派,堂内供奉着七大出马仙,每一位弟子在加入师门的时候,都要挑选一只精怪来进行供奉。
    出马弟子攻击大部分靠的是供奉的精怪的力量,让得精怪上身,有点类似于道教的神兵神将附体,实力会突飞猛进,但有着时间限制。
    越是强大的精怪,上身的时间也就越短,像张浩此刻请的精怪,绝对是超出了他的掌控的,应该是来自于他师门所供奉的精怪长老,最多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先声夺人!
    张浩一出手便是底牌,也是想要快速击败对手,但现在的情况是,对手虽然是受伤了,也没有还手之力,可伤的只是表皮。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这点伤根本就不算什么,甚至战斗力都没有受到影响。
    香,剩下了最后一缕!
    “张浩危险了。”
    萧逸轻叹了一口气,而接下来的场景也是验证了他的话,当那最后一缕香也烧没了之后,五城那位年轻天骄,瞬间恢复了清明,下一刻,一道极尽璀璨的光芒射出。
    “去死吧!”
    叶盛脸上也是有着恼火之色,他没有想到对方一上来就动用最强的底牌,没有防备之下中了对方的招,整个人的神智被一股神秘力量给牵引住了,导致他无法出手抵御,只能是被动挨揍。
    但好在的是他这一次出来之前,师门长辈给赐了一件至宝,虽说不是圣器,但也是师门内一位半圣强者炼制的,十八品之下的攻击可以抵挡一刻钟。
    这件至宝已经是跟他的身躯融合在了一起,除非是半圣级别以上的,否则是看不出来的。
    阴沟里差点翻船,叶盛一想到自己被那么多人看着挨揍的场景,心里便是怒火万分,所以在那股神秘力量消失之后,他也是毫不保留的施展了最强底牌。
    极尽之光!
    这是师门那位半圣长辈引入他体内的一道光芒,这道光在他的体内已经是孕育了十五年,已经是他的本命法宝了,而这也是他们这一派的最强大底牌。
    养光为器胚,而后成型,化作自己的本命法器,境界越高法器也就有厉害,如果修炼到圣人境界,也就意味着有了一件圣器。
    圣器是圣人所使用的,但不是每个圣人刚成圣的时候就会有圣器,很多圣人都是在成圣之后再铸造自己的圣器,而他们这一门便不需要。
    光运宗!
    曾经辉煌无比的一个宗门。
    咻!
    光华落下,比武场上也是有了结果,张浩的身子直愣愣站在原地,但随后便是朝着后面倒下,很快,一道老者出现在了比武场上,抱着张浩的身子离开。
    在场的强者不是不能阻止叶盛,而是没法阻止,小一辈的公平竞争,他们贸然插手,就等于是落人口实了,张浩虽然受了重伤,但到底性命还是保下来了。
    叶盛也不多说,丢下这句话之后便是走下了场,在场众多玄学界年轻人神情复杂,这场比斗的结果反转的太快了,快到他们都有些接受不了。
    五城那边,司马风等人脸上露着笑容,而苏晨这边,其他几位天骄面色有些难看,第一战输了,这对士气确实是有些打击。
    “苏晨,上吧,反正你风投更盛,五城的人对你也很是仇视,债多不怕愁。”
    萧逸脸上倒是带着笑容,甚至怂恿苏晨,苏晨给了他一个白眼,什么叫五城的人对我就仇视了,精怪之城对我就没有仇视,甚至这一趟精怪之城,如果放在现代来讲,那就是出国混了一个友善大使的头衔回来。
    “我告诉你,我可是玄学界和精怪之城的友好大使,你少污蔑。”
    “你?友好大使?你要是友好大使,那某国总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我都可以接受了。”
    萧逸,虽然生在萧家,但还是很关心时事的。
    在苏晨和萧逸两个人贫嘴得时候,司马风那边,陈捷此刻也是在司马风等人身边说着什么,司马风几人的目光便是看向了苏晨这边,半响后,其中一位男子走上了比武场。
    “苏晨,上来吧!”
    男子目光看向苏晨,眼神中有着挑衅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