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她的小龙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她的小龙椅: 135.番外二

    车速太快, 您已错过精彩内容,请选择「返回」或「等待」  太后尚未解气, 冷声问:“是赵氏家族举荐的小医官所言?”
    “是。”
    “其心可诛!”
    太后凝视爱子身着素纱罗裙,原本俊秀脸庞涂了脂粉,病态虚弱,不复数月前的英气……
    旧仇未报,新恨又至,她咬牙切齿,怒容愈盛。
    宋鸣珂来回踱步,烦躁时顺手扯了扯白罗曲领方心, 脑海浮现筵席之上, 宋显扬不顾一切扑过去的那幕。
    赵太妃昔时恩宠极盛,未曾听说其身体抱恙,此病来得古怪是真,但宋显扬的惊讶、恐慌和无助, 也像真的。
    二皇兄的演技……出神入化到此境地?逆天了!
    可若非演技出色,难道他们母子二人并非串联演戏?
    当时赵太妃的专属医官, 以极快速度赶来,诊视后,断定她为先帝驾崩而日夜悲泣, 伤了肝肾, 又因爱子不日离京而深觉惶恐, 导致急病突发, 建议定王多作陪伴。
    言下之意, 若新君执意要宋显扬尽早就蕃,便是对太妃的凌迟。
    爱重太妃的先帝骨肉未寒,宋鸣珂龙椅还没坐热,所扮演的宋显琛性子优柔,素有仁孝之名……当着两位庶弟的面,岂干得出不孝不悌不仁不义之举?
    她不好与宋显扬撕破脸,便道了句“让李太医一同诊治”。
    不料那医官禀告,目下李太医待罪,翰林医官院将重新选拔御医,为新君调养龙体。
    “谁允准?朕答应了?立马召李太医入宫!”
    宋鸣珂暴怒,立即结束宴会,第一时间抵达太后的慈福宫,与母兄商议。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随意动她的人?
    若保不住李太医,兄长的毒性怎么办?她这假皇帝的秘密如何守得住?
    夜静无声,令人备受煎熬,直至余桐前来通报——李太医殿外候命。
    “快宣!”太后与宋鸣珂异口同声。
    趔趔趄趄踏雪声近,年逾半百的李太医披一身寒气,推门而入,跪地行礼。
    “李太医!到底怎么一回事?快说!”太后率先开口。
    “太后娘娘!”李太医艰难抬头,“重臣大肆清理翰林医官院,企图安插人手,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老臣无奈,出面揽了!”
    “你……”宋鸣珂呼吸骤停,只觉头晕目眩,颤声道:“你、你可曾想过后果?”
    “老臣明白,但若无资历深厚者顶罪,半数太医将被换掉,牵连太广……同僚数十载,老臣于心不忍!
    “陛下所中之毒,需特殊草药,方能缓解。老臣翻遍医书古籍,岭南乃至琼州或许能找到。此次南下,正好为陛下寻药。
    “至于宫中与北山寺庙的日常诊视,老臣举荐一位医术精湛的年轻人。他明面上是被选入翰林医官院的优秀学生,实则为老臣私底下调|教多年的弟子,陛下不妨……”
    “就没别的法子?何不事前禀报?”太后搓揉额角,打断了他。
    “娘娘!当时情况紧急,老臣实在没办法!若不借机寻药,龙体内的毒性,更难清除!恳请娘娘饶恕!”
    宋鸣珂叹了口气:“李太医,重用新人,岂不惹人怀疑?”
    李太医踌躇片晌:“……您见了那人,兴许能想出恰当理由。”
    他絮絮叨叨谈及所荐之人的姓名、特征,又拿出一瓶药丸,请宋显琛务必按时定量服用。
    宋显琛静听三人说话,悲色、失落、迷茫皆淡淡的,似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仿佛……这是场无关紧要的道别,就连李太医临别朝他行大礼,他也不过略一颔首。
    烛影摇曳下,宋鸣珂猛然惊觉,李太医在这数月以来苍老了不少,想必早为解毒之事绞尽脑汁、寝食不安。
    她心下感伤,轻声道:“路途遥远,千难万阻,请表舅公多加小心。”
    “表舅公”三字,令李太医周身一颤。
    他拜伏在地,语带哽咽:“长公主殿下任重道远,还望珍重。”
    宋鸣珂亲手将他扶起,欲说还休,最终抿唇未语,扭头转向窗外。
    一窗之隔的殿外,融雪如珠玉般坠了一地,恰如离人泪。
    …………
    次年,正式改年号为永熙,宣告迈向新的开始。
    这一日,霍睿言出城拜访江湖友人后回城,只带一名亲随,牵了骏马穿梭于人群中。
    城中食店香味萦绕,书画坊、医馆、药铺、酒行、首饰铺子等杂列,最熟悉不过的京城日常,对于北行前夕的霍二公子而言,多看一眼,是一眼。
    吆喝声、叫卖声此起彼伏,间或夹杂有关霍家的讨论。
    “霍侯爷离京在即,原定腊月末出嫁的长女,却直接退了婚!”
    “退得好!真没想到!那唐世子竟干出此等悖礼之举!”
    “就是!听说,连皇宫除夕宴会亦无酒无肉,未闻一声丝竹之音!区区一公府世子,竟公然悖逆违制?还大行淫|乱之事?”
    “淫|乱?快说来听听!”
    “不就是过年时,在府中私设宴饮,借醉强要了一名歌姬么?霍侯爷证实传闻后,勃然大怒,当即与唐家退婚,还告了回御状!”
    “这下唐公爷被降职,不成器的儿子也被剥夺了世子封号……活该!”
    街头巷尾的愤慨激昂,使得霍睿言百感交集,犹自记起当初宋鸣珂的一句提醒——表姐的未婚夫……可靠吗?
    若非她提及,他岂会惊醒,并私下派人去盯着唐家?又如何能揭露对方极力掩盖的丑行?
    出了这桩事,父亲恐长姐在京受人滋扰,干脆带她同去蓟关。
    如此一来,除去准备参加武举的兄长,霍家算得上举家尽迁。
    行至府外,霍睿言意外发觉,定远侯府门庭若市。
    原来,开朝复议后,新君加封霍浩倡为定北都督,赐了不少恩赏之物。
    眼看万寿龙芽、御苑玉芽等数款堪比黄金矜贵的北苑贡茶,还有御赐建盏、金银茶器等物,在父亲安排下送往自己的院落,霍睿言滋味难言。
    依照宋鸣珂对霍家的熟悉程度,自是能预估,与茶相关诸物,只会归二表哥。
    这大概是她不露痕迹的小小体贴吧?
    而他却未必有当面致谢的机缘。
    动身北上前一晚,定远侯府出奇安静。
    霍睿言寤寐思服,遂起身披衣,揉揉窗边上卷成一团的三花猫,移步至廊下。
    月华如雾笼了京城春夜,融进深深庭院,漫上他浅素衣襟。
    触抚羊脂玉小镯,此物曾在她纤细皓腕上逗留数载,却因这次雪灾,辗转到了他手上,将代替她,陪他熬过塞外艰苦。
    转头北望,他仿似看到长街尽头的宫墙禁苑、千里风霜围困的延绵山色、远山尽头的险要关隘……
    即便同一抹圆月柔光,落在她娇俏容颜、连绵宫阙、寂静山林、苦寒边关的景致,韵味也大不相同吧?
    万里河山、铁血沙场,那是儿时牢牢扎根于心的梦。
    曾坚定不移的决心,被她隐忍哭泣声,悄然击碎。
    长女霍瑞庭婚期将至,不能成行,挽了母亲的手垂泪。
    兄弟二人从容接受,在他们心中,保家卫国乃使命,霍家的儿郎不能一辈子在京中养尊处优。
    相较之下,作客府上的太子得此消息,如被抽了魂。
    马车起行一段路,余人转身回府时,霍睿言平静接过一名侍卫的僵绳,回头道:“爹,我自个儿走走。”
    获父亲允准,他翻身上了马,一夹马肚,绕进窄巷,从另一头追上马车。
    迟疑许久,万千疑问无法诉诸于口,他选择默默尾随,视线追逐车前的昏黄火光,仿佛那是天地间唯一亮色、寒潮中仅存的温暖。
    大雪笼罩的京城,寂静得出奇,霍家卫队将太子安全送至宫门,原路返回。
    霍睿言勒马退至横巷,于雪中怅然若失。
    延伸至朱门内的车轮印子,遭新雪一点点遮盖痕迹,就如他悄然前来一般,不曾留下任何痕迹。
    …………
    戌时,大雪方停,皇帝由内侍刘盛搀着,颤颤巍巍步出延和殿。
    白雪将夜色映得清亮,偌大雪场上站着三人,当先的苗条身影迎风而立,银红褙子翩然翻飞,灿若雪中梅,却是公主宋鸣珂。
    她五官柔润中略带棱角,光润玉颜,转眄流精,轻蹙的眉头和鸦羽长睫,沾着几片雪,更显一对瞳仁如墨玉乌亮。
    “傻丫头!不是染了风寒吗?何以在雪里傻站着?”皇帝沧桑病容满是心痛之色,转而呵斥随行宫女,“怎生伺候的!为何不给公主撑伞?”
    宋鸣珂领裁梅、纫竹上前行礼,娇声道:“爹爹别恼,晏晏贪玩罢了。”
    说罢,她亲扶皇帝坐上腰舆,又道:“孩儿送您回寝宫。”
    “你这丫头……脑瓜子装了什么歪主意?赶紧倒出来!少拐弯抹角!”皇帝一眼看穿她的小伎俩。
    宋鸣珂讪笑讨好,改口道:“陛下圣明!果真火眼金睛,洞察人心……”
    “够了够了,挑重点!”
    他嘴上怪责与不耐烦,龙颜满满欣悦与怜爱,这份慈爱光芒,仅属于他的小公主。
    “听说,您要派遣霍家人戍守北境?霍家又没获罪,非得丢那么远的地方去?”宋鸣珂快步走在腰舆之侧。
    “你病还没好,为这事,大晚上特地跑雪里,演苦肉计给朕看?”
    “才不是呢!我不想打扰您批阅奏章!”她小嘴一撅,鼻腔轻哼。
    皇帝居高临下,伸手揉揉她的脑袋:“小孩子不懂事!诺玛族和胡尼族皆有异动,朕需早日堤防。纵观朝野内外,除了你这表姨父,还有谁镇得住?”
    “……您也犯不着把他们全家北调啊!太子哥哥跟霍家两位公子自幼结伴,关系密切,您一下子把他的好伙伴调到千里之外,他该多难过啊!”
    皇帝倦容舒展:“他难过?那怎么反而是你,巴巴到朕面前求情?”
    宋鸣珂张口结舌,片晌后嗫嗫嚅嚅:“哥哥……识大体嘛!他深明您的苦衷,即便难过也不会声张,我……我就想……”
    皇帝咳了几声,顺气后半眯眼看她:“这么着!你若打算嫁给他们其中的谁,朕就留谁在京,如何?”
    宋鸣珂眼睛圆瞪,小嘴合不拢,懵了。
    上辈子因守孝,她十八岁才远嫁诺玛族;现在的她未及金钗之年,岂可草草定下婚事?
    她对霍家两位表兄犹为看重,总觉得上一世临死所遇的应是大表哥,今生务必还他人情;而二表哥聪慧敏锐,与她不谋而合。
    二人一武一文,日后定成宋显琛的左膀右臂,缺一不可。
    况且,她不愿以终身大事去束缚他们任何一人。
    她的犹豫反倒向皇帝证明,这请求,并非源于私人感情。
    “定远侯家两个小伙子,不可多得,朕很中意。晏晏,告诉三哥儿,霍家兄弟去蓟关历练几年便回,来日朕……咳咳咳……还指望他们为朝廷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