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穿成男配他前妻[穿书]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穿成男配他前妻[穿书]: 118.第 118 章

    订阅率不够,得等两天。要么就是出bug了, 清一下缓存就好啦~  还真是, 有够蠢的。
    外面滴答滴答, 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枯黄的落叶被践踏在泥泞里, 看得人的心情都变得有些糟糕。
    阮啾啾冲了个澡, 房屋里静悄悄的, 安静无人,程隽大概是出去了, 冰箱里的面包片吃掉几片, 少了一盒牛奶。在阮啾啾没有早起的早上,他都是这么将就的。
    阮啾啾还有些纳闷, 宅在屋子里还需要起这么早吗?能够早睡早起规律作息,却不肯好好吃饭,这家伙真是个奇怪的人。
    闲来无事可干,阮啾啾登录游戏。
    帮派里的人在群聊,嘻嘻哈哈笑闹, 阮啾啾一上线,立即化身为鸟巢现场。
    “啾啾啾!”
    “啾啾啾!”
    “啾啾啾!”
    啾啾啾:……我快要不认识这个字了。
    她顺手处理好垃圾邮件, 却看到好友申请里多了一条,名字是“故国神游”。
    阮啾啾:“……”这家伙, 怎么就突然跟她耗上了呢。
    她果断拒绝, 装作没事人似的继续玩游戏。昨天聊过的白龙马他们都在, 非常热情地带着阮啾啾去做任务去了, 阮啾啾有高手带着,升级的速度很快,气氛也很愉快。
    大家聊了很多事,也有人问阮啾啾多大了,她只说自己自由职业,强调已婚。
    白龙马:啾啾妹子,你开麦呗,大家语音好聊天。
    阮啾啾不想暴露太多细节,含糊过去,只说她声音不好听。
    就在她拒绝的当口,突然,一道娇柔的声音插.进来:“你们在聊什么啊?”
    阮啾啾看到id,眼皮一跳。轻风碧影,也就是真正的女主徐碧影。
    徐碧影似乎对她抱有敌意,一直揪着阮啾啾聊天,说什么都要弄清楚她到底是谁。阮啾啾被她的攻势弄得有些烦,又实在觉得大家有趣,不想退帮派。
    这时候的阮啾啾有些后悔,早知道当初玩男号,也就没这么多麻烦了。
    帮派里其他几个妹子连忙帮阮啾啾挡一挡,徐碧影的闺蜜也不是善茬,在一旁帮腔。
    阮啾啾忽然明白了。
    徐碧影……是因为游戏名字,联想到自己了吗?大概她对于一切沾上了程隽回忆的人和事都很反感吧。
    玩个游戏,没必要那么不痛快,阮啾啾加了其他几人的好友,爽快退了帮派下线。
    她不想跟女主进行无谓的纠缠。
    阮啾啾看了一眼时间,这个点,程隽还没回来。
    外面的雨下得越来越大了,程隽似乎没有带伞的习惯,她该打电话问一声吗?
    “叮叮咚咚……”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阮啾啾以为是程隽的电话,接起来,却看到继母曲薇的名字。她知道这个女人打电话过来绝对没好事,正打算把手机扔到床上自生自灭,铃声却突然消停了。
    阮啾啾咦了一声。
    这么快便放弃,可不是继母的作风啊。
    疑惑之际,对方直接发来消息。
    [要么下楼,要么我上去找你。选一个。]这语气,颇有几分霸道总裁的风格。
    阮啾啾不知道,对方只是咋呼她。曲薇敢抢程隽的股份,但不敢进这栋房子,因为她清楚,这栋房子是程隽唯一的底线。曲薇是聪明人,怎么可能愚蠢到激怒程隽。
    在她眼里,程隽就是个一无所有的二世祖,但兔子惹急了还咬人,程隽好歹是亲生的,紧要关头不能太过放肆。
    阮啾啾叹了口气。
    曲薇肯定是来下最后通牒了,他们的富豪日子也即将结束。
    她以壮士扼腕的决心披着一件外套下楼,小区楼下停着一辆亮眼的宝马,曲薇站在单元楼的台阶上躲雨。
    阮啾啾:“真没想到你会下车。”一般电视剧里谈判,不都是得上对方的车吗。
    曲薇摘掉墨镜,表情冷冷:“我怕你弄脏我的车。”
    阮啾啾被噎了一下,立即反击:“我是怕你老胳膊老腿伤到了。”
    曲薇差点儿捏断眼镜腿儿。
    “……”
    曲薇vs阮啾啾。
    曲薇,k.o。
    曲薇向前走了一步,企图以气势压迫阮啾啾:“你还在折腾什么幺蛾子?我想,我说的已经够明确了吧。”
    阮啾啾非常认真地请教道:“如果我不离婚,您能把我怎么样?”
    “怎么样?”
    她冷笑道:“我会冻结你的银行卡,会让你无路可走,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们离婚,你以为我需要你?只不过这个方法最简单,但我也不怕麻烦。”
    ……嗯,果然是个狠角色。
    她对于别人的事情根本不感兴趣,财产有多少,会落入谁的口袋,也跟她无关。
    阮啾啾不像别的文里的女主,十八般武艺样样俱全,上得了豪门下得了宅斗,她上辈子也只是个小康家庭的普通人,对于这种内部斗争什么都不懂,就不自作主张添乱了。
    只是程隽大概就要遭殃了吧。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怎么看都是要流落街头的命。
    阮啾啾说:“那我要多问你要三百万,这就是我的条件。”
    这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
    拖拉时间,好让曲薇焦急,能要到的钱自然多一些。三百万再加上曲薇补偿的两套房子其中一套给程隽,如果他没有大手大脚,一辈子吃喝无忧,这算是阮啾啾能做到的唯一对他的报答。
    在曲薇眼里,阮啾啾这副淡定的模样,可以说是相当的厚脸皮加无耻了。
    她嘲弄地说:“我以为你转性了,弄了半天,是要加钱啊。”
    阮啾啾:“所以?我们就别废话了吧。”
    曲薇:“成交。”
    雨滴打落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空气中都带着一股潮意。一道黑色的身影站在大楼的转角处,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他的浑身被雨水淋得湿透,黑色的头发浸着水意,发梢滴答滴答地掉落水珠,和身上的雨水融为一体。
    他的黑色卫衣湿得透透,仿佛有千斤重。
    他的肤色白皙,却愈发衬得那双狭长的眼眸,眼珠黑漆漆的,却有几分漫不经心的木然。
    直到听到“成交”两个字的时候,眼睛才眨了一下。
    ……
    阮啾啾回到房子脱掉外套,前脚刚进来,没过多久,一身雨水的程隽默默走进门,关上。
    果然没拿雨伞。
    阮啾啾顺手拿了一条长毛巾递给他:“我不是在门口放了伞吗,为什么出门的时候不带?”
    他慢吞吞地抬眼,瞥了一眼阮啾啾,那一眼让阮啾啾回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眼神陌生得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程隽没有接毛巾,回书房了。
    阮啾啾:“??”
    吃多了撑得慌吧这家伙,竟然翻脸不认人了?
    她郁闷地开火做饭,书房的门一直紧闭着,阮啾啾留给他的饭放冷了,也没有出来。
    阮啾啾对于这奇怪的冷战摸不着头脑,她把饭盖上,懒得跟程隽计较,回房间登录游戏。一上线就看到好几个人问阮啾啾为什么退帮派,其中就有故国神游。
    故国神游:是碧影的原因吗?抱歉,给你造成了不快。
    白龙马:啾啾妹子你快回来啊,我们一起玩游戏好不好qaq
    我乃叶良辰:那个轻风碧影就那样,你别介意,群里妹子们都习惯了。上游戏了我们带你打。
    正当阮啾啾挨个解释的时候,只听咚地一声,仿佛重物摔在地上,吓了她一跳。
    她快步跑出去,打开灯,程隽倒在地上,神志迷糊,水和白色的药片药洒了一地,杯子也被打碎了。
    阮啾啾伸手探到他的额头,滚烫的温度令人心惊。
    “天啊,怎么烧得这么厉害?”
    阮啾啾惊了。
    “都烫到能烤鸡蛋了!”
    方才还迷迷糊糊的程隽忽然睁开眼睛:“烤鸡蛋?”
    阮啾啾:“……”
    这种对吃的精神抛弃了生死,真让她感动啊。
    帖子名叫《818想抢我闺蜜男朋友的绿茶婊j》。
    帖子是用第一人称来描述整件事情的。
    里面提到,本来闺蜜跟男朋友感情稳定,是帮派公认的一对眷侣,自从来了一个名为j的绿茶婊,欲擒故纵,用各种手段吸引闺蜜男友的注意力。
    从那之后,绿茶婊j就开始明里暗里的勾搭,表面上退出帮派,暗地里却叫闺蜜男朋友一起玩游戏。闺蜜是个软妹子,只知道哭,自己作为闺蜜实在是看不下眼了。
    于是,选择来论坛曝光绿茶婊j,让她知道自己不应该招惹别人的男朋友,好自为之。
    阮啾啾:“……”
    好自为之个鬼啊,这句话不应该是说给故国神游看的吗!
    阮啾啾当初退出帮派,多多少少也是有人议论的。再加上他们是大帮派,鱼龙混杂,楼主还在帖子里放了不少暧昧的关键词信息。很快留言里就有扒出绿茶j就是id为“啾啾啾”的一个玉仙玩家。接连着,所谓闺蜜,闺蜜男朋友,自然也知道是谁了。
    轻风碧影虽然从来没有公开说过自己是故国神游的女朋友,但她跟故国神游交谈亲昵,举止言谈经常透露出两人现实中是青梅竹马的亲昵关系,迷妹们不敢放肆。
    但这个来路不明的啾啾啾是什么人啊,竟然敢对她们的大神有想法,还手段如此卑鄙。
    阮啾啾收到了很多好友申请,附带消息都是各种不堪的辱骂的话。有人劝她收手,也有人劝她别毁了自己,免得牵扯到三次元。她一键删除,把状态改为“不允许任何人加好友”,消息页面才消停了。
    被劈头盖脸的一番狂轰乱炸,是个人都会生气。
    白龙马一直在劝阮啾啾冷静,先向官方举报,把信息不实的帖子给删了。
    阮啾啾登陆游戏,非常冷静地让白龙马邀请自己加入长月踏歌帮派,非常冷静地在群聊中打出一行字。
    “我就是啾啾啾。”
    一句话,群里炸开。上百人的帮派,吃瓜群众多得是,很快论坛更新帖子《直播贴:j妹子要跟轻风碧影撕逼了!》
    下面全是蹲楼等直播的。
    多的是人哀嚎着求进群,好想看看新鲜热乎的瓜。无奈此刻只有帮派内部成员能看到了,大家纷纷沉默下来,等着轻风碧影出来,两人当面对质。
    好多人都在哀嚎——真羡慕故国神游啊,竟然有妹子争风吃醋打起来了!
    阮啾啾耐心等待片刻,徐碧影果然出来了。
    她的语气非常无辜:怎么了?对不起,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我刚刚上线。
    啾啾啾:没什么事,就是想跟你说一声,不要让你男朋友再来骚扰我了。我真的不想加他好友。
    轻风碧影:……
    轻风碧影:你是不是自作多情了,他怎么可能会骚扰你。
    啾啾啾:你是不是自作多情了,我用得着骚扰他?
    轻风碧影:……呵呵。
    轻风碧影:游哥哥不是那种人,可能你给了他一些错误的提示。
    明里暗里,指阮啾啾先撩者贱。
    轻风碧影:我知道的,大神人人都喜欢,他的迷妹很多。如果你有什么误会,那我先道歉好了,这个帖子不是我发的,你可以去查。
    帖子当然不是她发的,是她的好闺蜜干的事情。
    阮啾啾想,徐碧影可真是个巧舌如簧的女人,怪不得这辈子能攀上高枝。她懒得跟徐碧影计较,今天徐碧影口不择言说了这么些话,谁对谁错,大部分人都是清清楚楚看明白的。
    正在这时,门被敲了敲。传来程隽温吞的声音:“吃虾。”
    阮啾啾的心情顿时好了:“等我等我!”
    啾啾啾:随你吧,我老公在叫我了。
    轻风碧影的闺蜜“天下第一小公举”立即嘲了一句:谁知道你有没有老公,有老公的人还来网恋,臭不要脸。
    这话一出,帮派的其他人也受不了了,纷纷加入战局,开始讨伐两人,说她们欺人太甚,没证据胡说什么。
    天下第一小公举的战斗力非常强,不仅替轻风碧影顶住其他人的攻击,还非常有嘲讽力地继续骂阮啾啾,说她“撩骚”、“就知道示弱”、“别人有老公都是一起玩,你老公知道你在网上干的这些事吗?”、“都不知道你有没有戴绿帽子”……
    一句一句,骂得很脏,偏偏又不带脏字,举报都没办法。
    啾啾啾的id显示亮着,却一直没有回复。大家都以为她被骂哭了,不料没过多久,江湖追杀令更新——
    【玩家“啾啾啾”挂出通缉令,追杀玩家“轻风碧影”、“天下第一小公举”一百次,最高级别黄金赏金,限一个月之内。追杀次数最高玩家可获得本人赠送的极品装备。】
    鲜红的大字在屏幕上重复滚动播放,一时间,整个世界都沸腾了。
    有钱啊!真是人民币玩家啊!
    被追杀的两人立即红名,脸色都绿了。
    一般都是互相怼来怼去,这个啾啾啾怎么不按节奏出牌?
    阮啾啾深藏功与名。自己怼人多麻烦,她们不是很在乎这个游戏吗,一个月的时间,要么换马甲,要么只能在群里打嘴炮,一个任务都别想做了。
    几个列表好友发来几行66666,简直对阮啾啾这一招佩服透顶。
    她这么一做,别说徐碧影她们了,就连其他谩骂过的人也有些怕被记住名字红名追杀。悻悻地住口不提。
    阮啾啾愉快地去餐厅吃大龙虾。程隽今天很听话,大概是知道惹恼女人的下场,规规矩矩一句话不说。阮啾啾一边剥壳一边说:“我刚刚在游戏里花了很多钱,有点肉疼。为了节省,最近我打算少花一点。”
    程隽问:“没钱了,我给你转。”
    阮啾啾有些惊讶于他的识时务:“不是啦。”不过程隽这么问她还是挺高兴的,好歹也是对同居伙伴的关系嘛。
    程隽慢吞吞地说:“那就好,别克扣饭钱。”
    阮啾啾:“……”
    还能愉快的聊天吗?
    阮啾啾不客气地偷走他剥好的虾,嚼啊嚼地含糊说道:“你怎么不问我钱都花到哪去了?”
    程隽默默把剥好的一盘虾朝自己的方向缓缓挪过去:“嗯?”
    “我被人在游戏里骂得狗血喷头哎,还被挂到了论坛上。人家说我给自己老公戴绿帽子,我可真冤。”
    他的眼睛眨了一下。
    “戴绿帽子?”
    阮啾啾:“……重点不是在我被冤枉了吗?只不过是一个技术挺好的大神总是来搭讪我。”更何况,他们俩根本没有感情,哪来的绿帽子可说。
    阮啾啾郁闷地说:“可惜我技术太差了,否则肯定会挑战那个轻风碧影,光明正大地将她好好揍一顿。”
    程隽沉默。
    “你生气了?”
    “不算生气吧,只是我不喜欢被冤枉。”阮啾啾挑了挑眉,“不过我已经报复完毕了。成功让她闭嘴。”
    程隽望着她,表情若有所思。
    一顿大餐结束,程隽在收拾残局,阮啾啾去冲了个澡。
    待到她贴好面膜,出了门,却听到从程隽的书房里传出熟悉的音乐响声。阮啾啾一愣,凑到门前问:“你在干嘛,该不会是在玩游戏吧?”
    程隽淡定地嗯了一声。
    “看看奸夫是谁。”
    阮啾啾:“……”
    她走到程隽的身后,看到程隽操纵着名为“西江月”的侠客,慢悠悠地重复几遍招数。阮啾啾顿悟了,促狭地问:“之前没玩过这种游戏吧。”
    程隽回答:“技术不行。”
    阮啾啾点点头:“我也是,技术不行,只能当一个看风景的佛系玩家了。”
    说到这,阮啾啾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凑近屏幕看清程隽所在的地图,说:“等会我加你吧,带你做做任务。如果你不嫌弃走哪都有人围观的话。”
    她的注意力全在游戏上,不知不觉便挨得有些近了。柔软的手指冰凉,隔着卫衣都能感受到她的温度,黑色的长发潮湿,还带着洗发露的香味,她说话的时候,温热的气息仿佛擦着脸而过。
    程隽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神,但表面上依然纹丝不动,表情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