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首辅娇妻带球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首辅娇妻带球跑: 132.番外(五)

    大赵万历三十七年,赵文帝以身体不适无法担任国事, 传位给了十五岁的太子赵秉辰, 一个月后大赵史上最年幼的皇帝登基, 史称赵武帝。
    赵武帝年幼登基,继位后八年内勤勉刻苦, 国政上亲力亲为, 其兄长被封护国大将军征战四方不仅国土不少分毫, 更是开疆辟土,扩大了大赵的国土, 而国内轻徭薄赋是百姓眼中的好皇帝。
    可这新皇帝哪哪都好,就是有一点让举国臣民都为他担心的,就是登基八年了,他今年都二十三岁了,别说是皇后了, 他的后宫连一个妃嫔都没有, 朝内重臣联名上奏, 万人血书求赵武帝不要光为了国政而忘了龙嗣!
    太上皇与太皇太后已于三年前先后驾崩,举国上下除了赵武帝之外只有苏太后一人能劝得动他,赵秉辰在前朝被大臣们的奏章烦的苦不堪言, 回到后宫陪母后用膳,也免不得被她唠叨。
    苏太后如今生活安逸的很,整日就是在宫内听戏打马吊, 没事就召沈烟容和三公主的儿女们进宫陪她玩, 日子过得不要太逍遥, 以至于没事干就只能盯着赵秉辰的终身大事。
    “辰儿啊,你知道昨日你舅母带着谁来看哀家了?”
    赵秉辰原本很高兴,以为是沈烟容带着安安和乐乐进宫了,但想了想若是她们,安安一定会来找他的,没来就肯定不是,很是谨慎的思考了一下。那这个舅母就肯定不是沈烟容了,而是他嫡亲的苏家舅母,“是远嫁的表姐?”
    “不是,你表姐怀了身子,今年不方便进京了,是她次子生下的那个小孙子,如今都会走路了,长得倒是虎头虎脑的很是可爱。哎,你舅母的次子比你还要小上一岁呢。”
    赵秉辰有些味同嚼蜡,扯着嘴角呵呵的干笑了一声,真是防不胜防啊,他家母后这些年催他成亲的法子越来越多样了!好好的一顿饭吃的让人头疼,他还不如在御书房多批几份奏折来的有趣。
    果不其然就听到苏皇后慢悠悠的继续道,“之前你用要为你父皇守孝三年为理由,不肯选秀,如今三年时间已过,选秀刻不容缓,哀家也没什么别的心愿,只想早日弄孙膝下,不然便是死也愧对你父皇。”
    赵秉辰觉得头更疼了,但想着若是不答应下来,他母后只怕是还要闹得厉害,真的问他是什么原因,他也无法言说,这会只能勉强的应了下来。
    苏皇后见他松口,连午膳都不吃了,直接拉着宫女嬷嬷的开始商议选秀一事,她这是当上皇后又变成太后之后的第一场选秀,想想还有些小紧张呢!
    赵秉辰胃口不佳随便吃了几口,就一个人回养心殿批阅奏章,他还未曾纳妃封后,为了方便处理政事起居都在养心殿中,从太后的宫殿出来便路过的御花园,就忍不住往里逛了逛,走到一架秋千前赵秉辰停住了脚步。
    这是几年前安安进宫的时候,他亲手为她搭的秋千,她最喜欢坐在上面让他在身后推,越是使劲她就越是高兴,她一高兴便会咯咯咯的大笑,为整个御花园都添上了娇艳的色彩,此刻望着这空荡荡的秋千,赵秉辰却陷入了沉思,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只要一想起她就会忍不住心中的愉悦,只要一听到她的笑声烦闷便会瞬间消散,只要一看到她心里便有说不出的喜悦,看着她从孩童到亭亭玉立的小女孩,没见她多一次便会对她的喜爱多一分。
    还记得他初次做梦的那一晚,他梦见了安安穿着自己送她的花裙子,戴着他编的花环,扬着灿烂的笑容只是这么看着他,等惊醒时,他便发现自己的被褥一片潮湿。
    自那一日起他便知道,这个他从小就想要守护的小女孩,在他心里的地位已经不单单是妹妹这么简单了,他呵护她喜欢她甚至爱她,爱到想让她常伴身侧,同枕共梦。
    可她还这么小,比他整整小了八岁,每次看到她稚嫩烂漫的笑脸,他都觉得自己是衣冠禽兽,怎么能有如此龌龊的思想,可越是求而不得便越是辗转反侧,为之痴迷疯狂到相见不敢见。
    所以在母后第一次要为他选秀的时候,他的眼前就出现了安安俏生生的样子,便以国丧为由拒绝了。
    他的妻只能是她一个人,他愿意等,等着她长大,若是她不喜欢自己,他也不会强迫她,会像曾经答应的一样,用一生去守护她。
    他身边的小太监小福子跟在后头,见赵武帝又对着秋千发呆,就打了个哈欠,陛下最近来御花园发呆的时候越发的多了,正在无聊的四处乱看肩膀就被人用力的拍了一下,在小福子要叫出声之前先捂住了嘴巴。
    小福子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身穿嫩黄色袄子的小姑娘松了一口气,小姑娘挥了挥手让小福子下去,小福子这是求之不得,赶紧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赵秉辰沉思了片刻,回过神来,正打算回养心殿就感觉到一双微凉润滑的手掌蒙住了他的双眼,抿着唇嘴角止不住笑意微微上扬,就听到耳畔像喊着核桃一般装作古怪的声音响了起来,“猜猜我是谁。”
    赵秉辰语调和缓声音清润,与上朝严肃低沉时完全不同,“是谁呢,我猜不出。”
    蒙在眼睛上的手掌马上就松开,身后的少女快乐的跳到了他的跟前,小脸上扬着灿烂的笑容,状若星辰皓月,林奕阳结合了沈烟容和林清朔的优点,一双大眼睛总是水汪汪的最是像沈烟容,而那精致的五官则是像极了林清朔,这样的好颜色便是放在全大赵那也是独一份。
    赵秉辰也忍不住的露出一个笑,“辰哥哥好笨哦,当然是安安啦,你怎么又长高了,我不垫着脚尖站在旁边的石头上都够不着呢。”
    赵秉辰摸了摸她的发丝,“又调皮了,今日没有带乐乐和康康来?”
    沈烟容生完二胎两人便积极避孕,一直到三年前才怀上了第三个孩子,是个八斤四两的胖小子,林清朔给他取了小名康康。
    “辰哥哥,我不是小孩子了,你怎么老是爱摸我的脑袋,娘亲说摸了会变笨的。康康今日找了夫子开蒙,乐乐去骑马了,没人陪我玩,我就来找辰哥哥了。”
    林奕阳从小不仅被家里宠的无法无天,更是被赵秉辰苏太后等人宠着,即便今年已经十五也行了及笄礼,但仍然看上去很是天真纯澈,小时候那点聪明劲全给宠没了。比她小上四岁的弟弟林亦然便很是机灵,从小就深谙处世之道,长大了之后反倒是处处护着她这个姐姐。
    沈烟容总是背后和林清朔抱怨,安安小的时候看着可机灵了,认字读书情商样样都比同龄人快,可自从生了乐乐之后,一家人都觉得亏欠她了,玩命了的宠她,反倒宠的越发稚气了。
    林清朔却觉得无妨,他的女儿就该如此,懂事的早才让人觉得心疼,既然他这个做爹的都不在意,沈烟容就更是不当一回事,才导致女儿越发的单纯可爱起来。
    她越是单纯的依赖着他,赵秉辰的心里就越是觉得不安,或许小的时候懵懂无知,他还不明白自己的那些情感,如今却是明了,正是因为懂得才碰触的时候越发的谨慎不安。
    “你娘亲总爱哄你们,我们安安最聪明,去养心殿,刚从南边送来的荔枝,知道你喜欢吃,早就准备好要送去府上,你来了正好能吃上最新鲜的。”
    林奕阳一听到荔枝马上就高兴的跳了起来,拉着他的袖子撒娇,“辰哥哥你对安安最好了,娘亲前几日偷偷烤了好吃的,不给安安吃,还说安安变胖了,分明就是怕安安和她抢吃的。”
    赵秉辰温情脉脉的看着她,不管她说什么都觉得有意思,便是这么听她说话说上一辈子,他也不会腻。起初刚意识到自己对她的感情时,赵秉辰就下意识的隔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他害怕安安讨厌他,更是自己内心过不去。
    可真的狠下心肠不见她,苦累的又是自己,尤其是看到安安眼角挂着泪花委屈的问他是不是不理她了的时候,他才明了,即便是将来她会后悔他也不想让自己放弃眼前的人。
    刚入了夏天气闷热的很,养心殿的冰山散发着滚滚白烟,一进殿内就感觉到了丝丝凉意,林奕阳习惯性的坐到了赵秉辰一贯坐的锦榻上,小太监就将装好的荔枝送上来。
    林奕阳洗过手就不客气的开始动手剥荔枝,她的动作娴熟,手指又细长白皙,吃下后马上就露出了享受的小表情,一旁的赵秉辰即便是没吃也觉出荔枝的甜美。
    吃完一个马上剥开另一个,林奕阳非常上道的把这个递给了赵秉辰,“辰哥哥你也吃,今年的荔枝特别的甜!”
    林奕阳把荔枝递到他的嘴边,赵秉辰就是一愣,=两人虽然年纪差了八岁,却也算是青梅竹马,小的时候吃住都在一块,可这样亲密的动作却还是头一回,林奕阳看到他没反应皱了皱眉,“辰哥哥你不吃我可就自己吃了哦。”
    还不等她将手指收走,赵秉辰就张嘴含住了荔枝,以及她的指间,温热湿润的触感让林奕阳愣住了,以至于都忘了反应。她一直都把赵秉辰当做自己的哥哥,从来不会觉得害羞的,可此刻却觉得脸腾的烧了起来,酥酥麻麻的感觉有些奇怪。
    直到赵秉辰的舌尖擦着她的指尖划过,她才浑身一震的缩回了手指,红着脸嘟着红艳的小嘴,故意赌气的说:“辰哥哥你就是许久不吃肉也不能咬我呀。”
    赵秉辰只觉得喉结微动,眼前美景让他心猿意马起来,声音压得低了些眼神也微微一黯,“安安说的没错,果真很甜。”
    听到平日不怎么吃荔枝的赵秉辰都认可了,林奕阳马上就忘了刚刚的事情,一脸得意的小表情,“听我的准没错吧。”
    两人就分着把一碟的荔枝都给吃了,那边苏太后就派人把选秀的章程送了过来,还附赠了一本小册子,上面皆是京中适龄贵女的小像,从速度和时间就能看出,苏太后早就已经准备很久了,只是一直等不到时机,这会是怕赵秉辰又反悔赶紧给送过来。
    赵秉辰听到后冷淡的点了点头,那边安安洗完手就好奇的看着大嬷嬷,“姑姑那是什么啊?”
    苏皇后身边的大嬷嬷安安自然也熟悉的很,亲昵的喊了声姑姑,大嬷嬷就将拐了个弯把原本要放到书房的东西拿了过来,心想着有林奕阳劝着,赵秉辰就算是不高兴看,也多少能看进去些,也不枉太后操心了这么多年。
    “这不是陈将军家的二姐姐吗,我和她一块去过花朝节,长得可比画上好看多了。这是许尚书家的四姐姐,她会画画写字还会做好吃的糕点人可好了……”
    赵秉辰听她在一边一个个点评过来,心里却是有股无名火在冒,一时不知道是该夸她人缘好每个人都认识呢,还是该说她没心眼!这会也不管是当着大嬷嬷的面了,直接捏了捏她秀气的鼻子,“你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亏得我如此疼你。”
    突然被捏了鼻子的林奕阳委屈极了,嘟着嘴巴哼了一声,“辰哥哥你干嘛呀,疼呢。”
    赵秉辰心里有一股邪火,这会听到她娇柔的喊一声辰哥哥只觉得浑身都酥麻了,但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认命的松开了手,看了一眼站在一旁若有所思的大嬷嬷,“姑姑将东西放下吧,朕一会会看,你回去告诉母后,这一回朕说话算数。”
    大嬷嬷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林奕阳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了,也知道赵秉辰没有妹妹所以从小就宠着她,却没想到两人已经亲密到了这个地步,两人都以成年,到底不是亲生兄妹,如此是不是太过亲密了一些?
    总感觉自己知道了些什么,又不敢相信的抬头看了一眼,便看到赵秉辰宠溺又柔情的目光正看着林奕阳,匆忙的低下了头,慌乱的点了点脑袋就出去了,陛下怎么能喜欢安安呢!她可是陛下的妹妹。
    匆忙的往太后寝殿去,等出了养心殿她就反应过来一件事,安安又不是陛下的亲妹妹!只是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以为两人感情好到像兄妹一般,若是他们两真的在一块,好像也非常的般配?只是这般娇滴滴的安安,真的能做皇后吗?
    等到大嬷嬷走后,林奕阳才揉了揉自己的鼻尖,“辰哥哥,你在说什么呀,这个是什么东西,为什么画了这么多姐姐。”
    赵秉辰觉得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尽头,原本是想等到她再长大一些的时候再挑明,可如今他是一刻也等不下去了,她已经及笄了,为何这册子上却没有她的小像?
    声音没了往日的温和,多了些沙哑,“这是选妃的册子,我将从其中选出一名甚至多名女子成为我的妃子,既然安安与她们相熟,便听安安来选,你觉得谁好,我便娶谁为妃。”
    林奕阳愣住了,她才刚及笄,对成亲还没有什么概念,因为林清朔的关系更是严防死守不许有人在她面前提这些,这会都傻了眼了,“娶妻?为何要娶妻?”
    赵秉辰看着她这幅呆萌的样子更是生气,“自然是要娶妻的,全天下的男子都一样,到了年龄便该娶妻生子共度一生,就与你爹娘一般。”
    林奕阳这会明白过来了,她想起来了,爹娘平日都是一块睡觉一块吃饭,两人亲密无间,原来这就是成亲啊,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赵秉辰也会和其中一个姑娘做亲密的事情,她就心里很难受,她的脸上是藏不住心事的,又是迷茫又是无助,甚至是委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赵秉辰看到她的这个样子,整个人就慌了,安安从小就很爱笑,几乎没有看到她这个样子的时候,心疼的只想将人搂进怀中好好的安慰一番,可同样又觉得欣喜,难道安安也对他又不一样的感觉?
    然后他就听到安安委屈巴巴的看着他道:“那是不是以后安安就没有荔枝吃了。”
    赵秉辰只觉得是自己那一腔热血都白撒了,感情在她眼里,自己还比不过荔枝!遂自暴自弃的冷言道:“那是自然的,我有了自己的妻子便得把最好的留给她,以后你也不能经常进宫找我玩,我处理完政务便得陪着自己的妻子。”
    林奕阳只觉得心口一揪,有些难受的无法呼吸,她也不知道难过的到底是荔枝还是赵秉辰不能再陪着她了。
    “那樱桃也没了?夏日冰镇的瓜果酸奶也没了吗?”苍白着小脸试探的问着。
    这会赵秉辰干脆的撇过脸去,有些置气的点了点头,她总觉得有些不真实,她的辰哥哥应该是有求必应的,就是因为这个娶妻她以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吗,她再也没有眼前这个人的疼爱了吗?
    突然之间只觉得悲从中来,再也忍不住的小声抽泣了起来,娘亲说了女孩子要时刻注意仪容,即便是要哭也不能声嘶力竭,所以这会她只是抖动着消瘦的肩膀小声的抽泣着。
    赵秉辰一开始是被气昏了头,自己冷静了一会才觉得他是疯了,明明打算一步步慢慢来,怎么突然就说了这么重的话,就打算将方才的话给圆回来,然后一低头就看到哭的稀里哗啦的林奕阳。
    什么情啊爱啊的,他瞬间都抛到了脑后,只觉得今年的旱涝都没能让他如此的紧张,从锦榻的一边坐到了另一边,将还在哭泣的小姑娘拥入怀中,“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那是一时气糊涂了瞎说了,安安你打我骂我都好,就是不能再哭了,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林奕阳扒拉着他的衣襟,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蓄着泪水还在巴巴的往下掉,“辰哥哥,你能不能不和她们成亲。”
    赵秉辰后知后觉才明白过来小姑娘难过的点,突然觉得有些柳暗花明之势,试探的低头看着她的小脸,将她的泪水拭去,“辰哥哥也不想,可人早晚都要成家,我不可能永远都不娶妻,除非……”
    林奕阳果然上钩,眼巴巴的看着他,“除非什么?安安可以帮忙吗?”
    赵秉辰眯着眼嘴角一扬,虚点着她的额头,“有一个除了你谁都帮不上的忙。”
    下一秒,赵秉辰就吻上了那梦寐以求的唇瓣,林奕阳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花,这会不可置信的眨了眨,为何辰哥哥会做平日爹娘做的事情!
    然后她就听到从小将她宠在心尖的人,低沉沙哑的嗓音在她的耳边道:“我欲娶你为妻,做我的皇后,一生一世只宠着你一人,可好?”
    那个炎炎夏日午后,十五岁的林奕阳才知道,这个人已经爱了她这么久,而她也早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他。
    同年的十月,林奕阳被封为后,而赵武帝这一生只有这一位皇后,再未纳过别的妃子,直至赵武帝驾崩他们的长子继位,后两人同葬在皇陵,成为大赵史上帝后情深的一段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