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快穿)给大佬点朱砂痣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给大佬点朱砂痣: 206.番外·双喜临门

    防盗么么哒
    做一场戏,解开当年的误会, 圆她当年抛弃他的谎, 虽太后薨逝, 但她仍有办法, 寥寥数语, 便能让他猜测到旧事, 让他明白她的苦衷,消除两人间的隔阂, 多么完美无缺,然后,在他的面前, 掉落下万丈深渊。
    以一种残忍决绝的方式, 让他永远记住她, 爱她一生一世,给她源源不断的“食物”。
    她有想过他会痛苦, 会害怕, 会孤独吗?事实如此, 自始至终, 她都没有想过他。
    由始至终, 都是他一厢情愿。
    凄艳的晚霞映照着白雪, 衬得那袭红裳分外艳丽, 如同一团烈焰, 格外醒目。碎雪漫天飘扬, 举目茫茫, 冰风寒入骨,却不及心寒万一。
    杜峰一脸忧色,劝道:“陛下勿忧,只需下去寻到娘娘,有巫医在,便能复活……”
    “下令,赐死巫医!”秦炎陵的唇翕了翕,脸色苍白犹胜皓雪,一句低若轻烟的话,融入浩浩白雪间,那一股子清冷孤寂,比万里冰原更寒冷。
    这数月的经历,证明了,她死了比活着好,至少,她无法再骗他。
    【叮咚!秦炎陵怨气值+10。当前怨气值11,情意值100!】
    她说,她喜欢他。
    【叮咚!秦炎陵怨气值+10。当前怨气值21,情意值100!】
    她说,他若不喜欢她,便吻到他喜欢为止。
    【叮咚!秦炎陵怨气值+10。当前怨气值31,情意值100!】
    她说,生生世世在一起。
    【叮咚!秦炎陵怨气值+10。当前怨气值41,情意值100!】
    她说,想有个家,家里有他,有她,有孩子。
    【叮咚!秦炎陵怨气值+10。当前怨气值51,情意值100!】
    她说,此后相知相伴,永不相离。
    【叮咚!秦炎陵怨气值+10。当前怨气值61,情意值100!】
    她说,同他去落霞山看凰羽花开,去圣雪峰看雪莲盛放。
    【叮咚!秦炎陵怨气值+10。当前怨气值71,情意值100!】
    她说,无论是十三年前,还是现在,她心里都只有他一个人。
    【叮咚!秦炎陵怨气值+10。当前怨气值81,情意值100!】
    她说,她穿着鲜红的嫁衣,戴着红盖头,他骑着白马,来迎娶她。
    【叮咚!秦炎陵怨气值+10。当前怨气值91,情意值100!】
    他说,不离不弃,不疑不易。
    终究,她言而无信,说过的话,一句也没成真,而他也没有做到不疑。
    【666目光幽怨,萧青棠难得心虚,嚷嚷道:“你还不快下冰潭救我,可冻坏我了!”】
    【其后,二人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了大屏幕,上面,秦炎陵面无表情,在白雪的映衬下,那犹如鲜血一般的新郎服,红得像一团烈焰,灼灼刺人眼目,疯狂得像是要焚毁一切。】
    秦炎陵脑子里很空,什么也没有想,呆呆地犹处云烟雾里,像是身在虚幻的梦里。
    恍惚、彷徨、无助,寻不到归路。
    直到在他脑海里,显现一幅影像,那是一名青衫男子,手握碧玉萧,发丝白如雪,五官俊美无瑕,那一身气势尤为出众,如雪山上的玉树,澄澈清华,高冷不可攀。
    那是苏炎尘,曾在他的梦里出现,那个同他一样,被棠棠玩弄后又抛弃的男人。
    “用意念交流,你所思,我能感应到。”在他的心里,响起苏炎尘毫无波澜的声音,“我寻你,是为了合作。在棠棠的身上,有一件器物,有通天彻地之能,我要对付的,便是那件器物。”
    秦炎陵毫无反应。
    苏炎尘淡漠道:“它如同机关,有一定轨迹,一旦脱轨,发生不可预测的事,便会重启、重组。那时,棠棠没了仰仗,就无法想走便走,想弃便弃,而是由我们来定游戏规则。”
    他细细叙述,将所知和盘托出。
    秦炎陵闭上眼,心里没有锥心刺骨的伤痛,没有毁天灭地的怨恨,只有汹涌而来的悲哀,一重压过一重,让他窒息。
    他在心中喃喃问:我只是她的任务目标之一?
    苏炎尘的声音冷静而残忍:“而且,也是她众多被玩弄、被抛弃的男人之一。”
    秦炎陵摇晃了下,脸上毫无血色。杜峰忙扶住他,急道:“陛下,当心!”
    但他目光空洞,面色恍惚无神,轻轻开口:“杜峰,不必去寻她了。”
    他说,不必了。
    终于绝望了。
    万念俱灰。
    杜峰怔住,愕然望向他,心狠狠抽了抽,只觉得,在陛下的目光里,是一片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像是整片世界在崩溃,在这一刻四分五裂,哀嚎遍野、鲜血淋漓,最终化成一片死寂。
    空白、呆滞,毫无波澜,如同一汪死水。
    【叮咚!秦炎陵怨气值+9。当前怨气值100,情意值100!】
    【“……”萧青棠泪流满面,捧着心嗷呜一声,“果然玩脱了,我的奖励啊!”】
    【666哆嗦了半天,回了一个字:“该!”】
    【怨气值到达100,强制任务失败。十秒后脱离任务世界,回归主系统世界。脱离任务世界中……】
    【计时开始……】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666小声道:“……在你脱离世界后,主系统抹杀了你和他的……”】
    【萧青棠怔忡,敛去了情绪,垂着眼默默不语。须臾,她又生龙活虎起来,“开启下一个世界,我总能解冻奖励的。”】
    秦炎陵僵硬地转身,眉目冷峻威严,以绝对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着自己的臣民,有执掌天下的霸气强势,依然是那个至高无上的王者。
    “吾皇万年!”下意识的,众臣顶礼膜拜。
    秦炎陵声音暗哑:“取消封后大典,回宫。”他在心里回了苏炎尘三个字:好,合作。
    她说,喜欢一个人,应当成全他。
    她心心念念的,是消除他的恨意?可惜,他没有那么大度,既然做不到成全,那便两败俱伤吧!
    两败俱伤,恨不得同归于尽!!!
    哪怕是死,他也要拉着她,一同下地狱!
    【666咬指头,“你这么渣,会遭报应的。”】
    【然而,萧青棠轻哼,眉梢一挑,斜睨它道:“我渣人不止一两回,如今依旧活蹦乱跳的。”】
    【新的篇章开启。这个世界结束,秦炎陵的面容渐渐模糊,在那刻,萧青棠忽有一丝酸涩,积聚在心里的,是淡淡的不舍。】
    【秦炎陵的面容,逐渐被另一个男人取代。那人同样俊朗非凡,眉峰冷厉,目光如野狼般凶残狠戾,气息几近于阴冷嗜血,让人看一眼便心慌。】
    【“看吧,我就说这货是禁欲太久,才会有一波怨气。”萧青棠美滋滋道,“酿酿酱酱一夜,便减了30,而且,他开了一回荤,往后怕是要夜夜笙歌啦~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分明是你刚刚的举动,勾起了他心里的温馨记忆。”666一脸冷漠,“你也别太高兴,他的怨气值总来回升降,又不是第一回了,说不准待会便会升上去。”】
    【萧青棠斜睨它:“6啊,你最近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经过这一夜,秦炎陵想通了,既然放不下、舍不得她,那便尊崇本心,用尽全力留下她。
    那么,她骗他的目的,想从他身上得到的东西,便是他的筹码,能以此作为要挟,留她在他身边,一生一世,永不相离。
    只可惜,他至今不知,她骗他是想要什么……他唯有一步步试探,揣摩她的心思。
    二人相拥而眠,不到一个时辰,便有人轻声而入,侧身站在床前,隔着帷幔低语:“陛下,今日可早朝?”他心有惴惴,昨晚陛下情绪失控,整个皇宫都有耳闻,皆有所猜测,而近身侍奉的内侍,自然知道这一夜发生了什么,哪敢入内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