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皇帝心尖上的白月光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皇帝心尖上的白月光: 49.裕长佑

    顾南笙嗯了一声, 也没再多问。
    她更多的是在心里搜寻原书中是不是有这么一号人。
    “系统剧情英雄救美开启。”系统冰冷的声音在顾南笙脑海里响起。
    顾南笙:“……看来又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系统:“根绝剧情完成度,奖励相应的清爽度。”
    顾南笙早已摸懂了系统自我裁定的霸道,撇了撇嘴。
    她扫到远处觥筹交错间的裕长佑,倒是问道:“原书里是否有裕长佑这人。”
    系统:“原书一笔带过的人物。”
    顾南笙诧异,“一笔带过的?”
    系统:“原本不重要的人。”
    顾南笙:“那就是说现在重要了?”
    系统没有回答。
    顾南笙猜想,系统肯定又擅自更改了剧情。
    “裕长佑。”她心里默念, 总觉得会有她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裕长佑应付着不断端酒敬来的公子哥,一双剑眸不时地扫向林蒟蒻所在的地方, 眼角浅浅地缀着笑意。
    “裕公子此番来杭州, 可是有什么事情?”一世家公子问道。
    裕长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爽朗道:“只是随便走走罢了。”
    那公子却是不信,“裕公子岂会随便走走,想来是秘密行事了。”
    裕长佑笑笑没有回答。
    酒楼又进来了一人。
    徐经年穿着一身天青色的暗竹长衫, 披着一件黑色镶金边的大氅, 更显身形挺拔,风度翩跹。
    他一出现,在场众人都看了过来, 特别是女性, 眉目里多了娇羞。
    他环视了一眼, 就看见最靠近里面的那抹身影,嘴角微微扬起。
    任由下人将他的大氅拿走,徐经年看着径直朝他走来的人。
    “殿下。”
    裕长佑迎了过来, 正要行李, 被徐经年摆手拒绝了。
    “在这里, 我只是徐经年,不是什么殿下。”徐经年沉声道。
    裕长佑恍然,笑道:“还是和以前一样。”
    徐经年点头,“总能少了很多麻烦事。”
    裕长佑取笑道:“是怕桃花太多了吧。”
    徐经年也不反驳,转移了话题道:“什么时候到的?”
    裕长佑:“昨天刚到,还来不及去见你。”
    徐经年哼了一声,戏谑道:“来不及见我,倒是来得及参加这聚会。”
    裕长佑笑道:“总能被经年你看破。”
    徐经年也不与他计较,又道:“父皇让你来有什么事?”
    裕长佑摇了摇头,“只是让我来看看。”
    徐经年皱眉,随即冷笑道:“看看?是看看这江南还是看看我和二哥有没有动手了?”
    裕长佑喝了一口酒,“都有,想知道江南如何,也想知道你和二殿下如何。”
    徐经年点头,“江南还好,我和他可不好,长佑你要怎么办?”
    说着,他看向裕长佑,眼底带着笑意。
    裕长佑看着他那眼神,又是一阵头疼,“你又想我做什么?”
    徐经年笑意更浓,“让你陪我二哥好好玩玩。”
    裕长佑长叹一声,“没那么简单吧?”
    徐经年收起笑意,淡淡道:“他差点要了我的命,我总是要还他的,你来了,躲不开了。”
    裕长佑一惊,“怎么回事?你,没事吧?”
    他打量着徐经年,似在查看他身上是否有伤。
    徐经年摆了摆手挡开他的视线,道:“没事了,一条命救回来了。”
    裕长佑见他确实无事,松了口气,“你想做什么?”
    徐经年附耳过去,“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裕长佑听言,无奈一笑,“得罪谁都不要得罪你的好。”
    徐经年:“一路下来,总要讨些回来的。”
    两人各自端了杯酒,碰了杯,一饮而尽。
    徐经年放下酒杯,视线始终不离远处的顾南笙。
    顾南笙正在和林蒟蒻说着闺房话,时不时笑一笑,眉目动人。
    “听说那天林伯母给林大哥物色了一位世家小姐。”顾南笙问道,她那天也是偶然听顾母提起。
    林蒟蒻想起那件事就好笑,娓娓道来,“你不知道我哥,简直是榆木一桩。”
    “那天我娘故意找了那位姐姐过来玩,然后就让我哥领着她在府里逛逛。”
    “你可知我哥怎么说?”
    顾南笙摇头。
    林蒟蒻忍着笑继续道:“我哥说我们府里有什么好逛的,她家不也差不多。”
    “哈哈哈,我娘当时脸就青了。”
    顾南笙也莞尔。
    林蒟蒻续道:“好不容易带着人去逛了,你说说点女子爱听的话,他倒好,说些刀啊剑啊什么的,我都能想到那姐姐脸色该有多不好。”
    “后来吃茶点,拼命让那姐姐吃,还说没事,你胖些好看。”
    “我躲着听,差点没憋住,笑出声来。”
    顾南笙也忍不住,掩嘴笑道:“林大哥是耿直了些。”
    林蒟蒻立马反驳,“我哥那叫笨,笨得无话可说了。”
    “再这样下去,我只怕没指望有个嫂嫂了。”
    顾南笙笑道:“不急,慢慢来,会有的。”
    林蒟蒻叹了口气:“我倒是不急,我爹娘着急了。”
    裕长佑顺着徐经年的眼神看去,微微皱了皱眉心道:“不知经年看的是谁?”
    徐经年收回视线,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美人。”
    说着,他迈开步子朝顾南笙走去。
    裕长佑也跟了上去,心里突然有些莫名的紧张。
    “在说什么?笑得如此开心。”徐经年径直走到顾南笙身边,看着她柔声道。
    裕长佑长松了一口气,眼神落在前面的林蒟蒻身上。
    顾南笙微扬嘴角,浅浅道:“没什么。”
    徐经年也不追问,只是看她一身长裙,看起来不厚实,便问道:“冷吗?”
    顾南笙摇了摇头,“酒楼里烧了炭火,倒是不冷。”
    徐经年点头。
    林蒟蒻看见来人,面色一变。
    之前的笑意早已敛去,带着怒意地瞪了他一眼,就移开了视线。
    裕长佑无奈浅笑。
    他看着林蒟蒻,缓声道:“那天确实是我冒昧了,还望林小姐海涵。”
    顾南笙和徐经年闻声看了过来,这才发现两人间的气氛好像不对。
    徐经年见顾南笙疑惑,柔声道:“这是裕长佑。”
    随即又向裕长佑介绍了顾南笙。
    裕长佑看着徐经年身边倾国倾城的美人,笑道:“怪不得经年从一进来视线就不曾离开过。”
    顾南笙被说得脸颊微红,道:“裕公子说笑了。”
    裕长佑笑了笑道:“和经年一样,叫我长佑即可。”
    顾南笙点头,她问道:“长佑是认识蒟蒻吗?”
    林蒟蒻冷哼,“我才不认识这种登徒子。”
    顾南笙和徐经年对视一眼,“登徒子?”
    裕长佑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我和林小姐昨天见面的时候有些误会,是我莽撞了。”
    顾南笙知道两人之间定是有事情发生,便有些好奇地看向林蒟蒻,询问的眼神明显。
    林蒟蒻被她看得脸一红。
    “不是说不认识吗?”顾南笙附在林蒟蒻耳边打趣道。
    林蒟蒻脸更红了。
    裕长佑看着她脸红娇俏的样子,心微微一动,只觉得有种莫名的感觉蔓延。
    他道:“林小姐如若生气,长佑愿意赔罪,任凭林小姐发落。”
    林蒟蒻横了他一眼,“我才不要,登徒子。”
    徐经年看着两人,嘴角微扬。
    他唤过顾南笙,“南笙,我有事跟你说,我们去那边。”
    顾南笙不疑有他,跟他走到另一边,“什么事情?伤口好完全了吗?”
    徐经年浅笑,“你的药,一天便可痊愈。”
    顾南笙点头,系统还是不欺她的。
    “要说什么事情?”她问。
    徐经年眼神示意她看向林蒟蒻那边,“长佑似乎喜欢蒟蒻。”
    林蒟蒻看见的顾南笙跟着徐经年离开说事,她也不想独自面对裕长佑,抬脚便要离开。
    裕长佑察觉,率先一步走到她身前,两人紧离一拳距离。
    林蒟蒻身上淡淡地馨香钻进裕长佑的鼻尖,那味道很轻很淡很好闻,不似浓烈的香味,却引得裕长佑心里一阵躁动。
    林蒟蒻慌忙抬起头,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看向裕长佑。
    裕长佑咬了咬牙,暗暗忍下越来越浮躁的心。
    顾南笙心里还是有些担忧,遂问道:“这裕长佑是什么人?”
    徐经年收回视线,缓缓道:“他是我父皇收养的孩子。”
    “那,他也是皇子?”顾南笙惊讶道。
    她听见裕长佑直呼徐经年的名字,想来也是高官之子,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关系。
    她现在在想,原书里一笔带过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
    她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点,她所不知道。
    徐经年摇了摇头,“不是,虽说是养子,但是他多被培养成暗卫。”
    顾南笙:“暗卫?”
    徐经年点了点头,“所有的暗卫都是从小开始培养的,裕长佑就是其中一个。”
    “他也是最被我父皇看好的一个,所以即便是当做暗卫来培训,但是他却是明面上的。”
    “当他彻底学成之后,就单独领命于我父皇。”
    “此番他来,也是我父皇的命令。”
    顾南笙一听是皇帝亲自派遣下来,便道:“可是杭州有什么事情?”
    徐经年自嘲道:“我和我二哥在,岂不就是最大的事情了。”
    顾南笙愣了一瞬,笑道:“也是,不仅杭州,整个江南会因为你们不太平的。”
    忽然她福至心灵,竟然还真让她想起了原书里裕长佑这么一人。
    当时裕长佑的出场是在徐经年屠二皇子府的时候。
    那时的裕长佑出来阻拦徐经年屠府,甚至对徐经年动手,但还是没能成功。
    书里其余的没有再出现,但是顾南笙猜测,那时候的裕长佑应该也是如今的地位。
    只是那时裕长佑忠于皇上,只要徐经年触及根本就动手,那现在呢。
    江南之行,徐洲年处处下手,徐经年如若不还击也实在不符合他的性格,但是如果下了狠手,那裕长佑……
    “那裕长佑,可会对你不利。”
    顾南笙不免有些担心,一想到那天徐经年身上那些刺目的伤口,她再没有凝血露让徐经年一夜恢复了。
    徐经年见她担忧,心里十分高兴。
    他道:“ 不必担心。”
    “长佑从小和我一起长大,我和他的武功都是同一个师父教授。”
    他顿了顿道:“我们的关系,是师兄弟但或许更像亲兄弟。”
    顾南笙松了口气,“原来如此。”
    裕长佑低头看着林蒟蒻,浅声道:“林小姐,那天实在是我冒昧了,如若伤了你的话,还望小姐告知,长佑定会负责到底。”
    他说话,炙热的气息扶在林蒟蒻脸上。
    林蒟蒻看着他剑目星眸,心神有一瞬间的恍惚。
    “长佑不会推辞的。”
    一句话唤醒林蒟蒻。
    林蒟蒻才发现两人的距离那么近,她赶忙要后退。
    一下没站稳,慌乱间她双手一把抓住裕长佑伸过来要扶住她的手。
    裕长佑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女子接触过,此时只觉得手中一阵柔软,比最上等的丝绸还要柔软,抓住了就不舍得放手了。
    “放开,你这登徒子。”林蒟蒻站住了身,才发现她的手被裕长佑紧紧攥在手心。
    她瞬间红了脸,小手已经被抓得发软,连声音都没了力道。
    裕长佑回过神来,不舍地松开林蒟蒻的手,“林小姐,你没事吧?”
    林蒟蒻羞于自己的反应,恨恨地一跺脚,“要你管。”
    裕长佑眼里缀着笑意道:“长佑一定会对林小姐负责到底的。”
    林蒟蒻横了他一眼,脸上更烫了,“谁要你负责。”
    裕长佑:“长佑当不来负心的人,定是要负责的。”
    林蒟蒻哼了一声,决定不再和裕长佑说下去。
    裕长佑笑了笑,不在提负责的事情,转道:“我叫裕长佑,林小姐可直呼我长佑。”
    林蒟蒻瞪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裕长佑也不恼,迈了一步离林蒟蒻进了几分,待他又要前进,林蒟蒻紧着一张脸,伸出双手挡着两人的距离。
    “你,你想做什么?”
    裕长佑顿住了脚步,“林小姐眼角。”
    林蒟蒻一愣,“眼角怎么了?”
    裕长佑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迈步到林蒟蒻身前,伸出手,拇指的指腹轻轻地擦过林蒟蒻的眼角。
    林蒟蒻只觉得指腹温热,不同于自己手的感觉,却足以让她的心跳动得厉害。
    她慌忙一把推开裕长佑,红着脸道 :“你,你这个登徒子。”
    说话间,她眼眶微微泛红,盈盈的泪水在眼中打转。
    裕长佑懊恼地暗骂自己一声。
    他不想惹林蒟蒻伤心的,向来克制力极强的他,刚刚竟然克制不住亲手帮她擦去眉粉的心。
    “对不起。”
    “我讨厌你。”
    林蒟蒻扔下这话,转身就离开。
    顾南笙见状,忙道:“我去看看蒟蒻。”
    徐经年点头。
    顾南笙已经追了过去了。
    “蒟蒻,怎么了?”顾南笙一把拉住快要走出酒楼的林蒟蒻,担忧道。
    林蒟蒻抬头看向她,眼泪已经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蒟蒻。”顾南笙柔声道。
    林蒟蒻一把抱住顾南笙,哭道:“南笙,我被欺负了。”
    顾南笙问道:“怎么了?裕长佑做了什么吗?”
    林蒟蒻没有回答,只是哭。
    顾南笙心疼她,于是道:“我带你过去,他要是真的欺负你,我定为你讨回公道。”
    林蒟蒻却是一步都没动,哽咽道:“不,不要去。”
    顾南笙愈发看着心疼了,“你有我在,没事。”
    她们没去,徐经年倒是领着裕长佑过来了。
    顾南笙摇了摇头,眼神询问:“怎么了?”
    徐经年笑了笑,示意没事。
    顾南笙这才松了口气,手缓缓抚着林蒟蒻的背。
    裕长佑很是懊恼自己的轻薄,道:“林小姐,是长佑错了,望林小姐恕罪。”
    徐经年见她不理会,也道:“如若你原谅他,那就交由我处理吧。”
    他道:“如若你相信我,我定给他最重的刑罚,你说如何都可以,甚至砍了他的头。”
    说着他唤来了侍卫,“将裕长佑带走。”
    “不要。”林蒟蒻忙从顾南笙怀里起来,红着双眼阻拦。
    她一抬头,才发现徐经年根本就没想着动手,侍卫根本没有动手,站在一旁。
    裕长佑一脸担忧地看着她,看她还是护着他,他心下有些动容。
    他道:“林小姐,是长佑错了,惹林小姐哭了。”
    “如果林小姐不解气,我这就没让侍卫带着我进大牢,只要林小姐消气。”
    林蒟蒻抽噎了几下收住哭,“随便你,你要进就进。”
    说着,她直接朝酒楼外走去。
    顾南笙见裕长佑想去,拦下他道:“我去吧。”
    裕长佑点了点头。
    “怎么?”徐经年笑着问身边的裕长佑。
    裕长佑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徐经年打趣道:“没想到对女子从不正眼,可谓是与女无情的裕长佑也会喜欢人。”
    裕长佑撇了撇嘴,“我也没想到对女子冷若冰霜,外界甚至传言喜欢男人的徐经年会喜欢人,还那么柔情似水。”
    徐经年也不恼,笑道:“因为是她。”
    裕长佑点头,“或许我也因为是她。”
    两人相视一笑。
    顾南笙挽着林蒟蒻的手走在路上,等林蒟蒻平复下心情,浅声问道:“你和那个裕长佑是怎么回事,快点从实招来。”
    林蒟蒻躲闪着,“就突然遇到的,然后就认识了。”
    顾南笙咦了一声,“绝对不是,你们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
    林蒟蒻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脸颊不由得飞起两团红晕。
    。
    昨日,是杭州城每月都有一次的集市。
    林蒟蒻闲着无聊,就想起每次集市都有很多好吃的东西,她也嘴馋想吃一个婆婆卖的红豆糕,也就出门了。
    她独自一人出门,漫无目的地逛着。
    东看看西瞧瞧,集市的人很多,但是像她那么闲的很少,大多都是趁着集市备点东西。
    不远处,热闹的集市里有人群围成了一个大圈。
    林蒟蒻玩性心大,也喜欢凑热闹,便想着过去看看。
    她很艰难地挤了进去,才发现里面不是杂耍也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竟然是夫妻打架,这都闹到街上来了。
    人群里,有熟识的人在说那家男人出去玩女人,被家里的母老虎发现了,母老虎闹得过了,这男人终于忍不住动手了。
    林蒟蒻还未出嫁,对这种事情提不上兴趣,就想着挤出来。
    不曾想那夫妇打得火热,转眼就朝林蒟蒻所在的方向打来。
    林蒟蒻忙着挤出来不知道,但她周边的人群早已躲开,一时间林蒟蒻就在人群中被挤得站不稳。
    还没站稳的她被一人撞到,眼看着就要摔在地上了。
    “啊……”她惊叫着,嘈杂的声音盖过了她的呼叫。
    然而她没有等到随即而来的疼痛感,而是被摔上了一个肉垫。
    “谢~”林蒟蒻另一个谢字还没出口,就感觉胸口有些异样。
    身下的裕长佑动了动手指,手掌间,有着不一样的柔软。
    “啊……”林蒟蒻一下挣扎着起身,一张小脸涨得通红。
    裕长佑这才反应过来,忙起身道:“我,我只是想救小姐,无意冒犯。”
    林蒟蒻咬着牙,狠狠瞪了裕长佑一眼,“谢谢你救我。”
    裕长佑看着眼前的林蒟蒻,只觉得她生气鼓着嘴的样子很可爱,但也知道刚刚确实是他唐突了,便道:“小姐不怪罪便好,不需道谢了。”
    林蒟蒻见他还算识相,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裕长佑只觉得林蒟蒻好看,也没多想,只是没想到,下一条街,两人又遇见了。
    林蒟蒻不想再逛下去,就去卖红豆糕的婆婆那里买了几块糕点。
    她笑道:“婆婆的红豆糕府里怎么做都做不出这个味道。”
    婆婆多给了红豆糕在纸袋里,笑道:“林小姐喜欢吃,就是我这老太婆的福气了。”
    林蒟蒻:“婆婆客气了。”
    说着,她拿出一块碎银递给婆婆。
    婆婆刚忙道:“林小姐给我三个铜板就够了。”
    林蒟蒻笑道:“婆婆不用客气了,我看到你偷偷送我红豆糕了。”
    正说话间,几名穿得流里流气的青年男子朝林蒟蒻走来。
    他们是本地的地痞流氓,是就靠欺负这些摊子收点钱。
    这不,老婆婆摆摊了也是要交钱的。
    他们可是看到林蒟蒻刚刚给了老太婆一块碎银子。
    “老太婆,你上次就没交钱,现在是不是要交了。”一个散着头发的人狠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