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撩尽天下病娇(快穿)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撩尽天下病娇(快穿): 116.116

    v章购买率70%, 72小时防盗
    (阮宁画外音:擦, 老娘只叫了一声, 一声!)
    胡太后一双手攥得紧紧的, 骨节都有些发青了, 她恨恨地说:“早看那个阮宁妖妖娆娆的不像是个良家女子, 果然,没名没分的就跟人混上了!”
    刘熙平时天然就带着笑,这会儿一张白脸却肃穆极了, 他连大气儿也不敢出,只管低着头弓着腰站在那里,任由胡太后发泄着怒火。
    许久,胡太后才慢慢坐下,冷冷问道:“让你去找程家的活口,有找到吗?”
    “有了些线索, ”刘熙忙道,“就在这几日了。”
    胡太后脸上阴晴不定, 据说林家没出事之前林阶一切正常, 自从林家出事林阶被卖到程家为奴后, 整个人就性情大变,尤其痛恨女人,她早就派人去调查内情, 可林阶掌握大权后已经将程家人杀得一个不剩, 任凭她千方百计, 至今也没找到眉目。
    想到这里, 她的怒火又起,道:“多少年了,你一直这么说,到底是要几日?有没有一个准话?”
    刘熙见势不妙,连忙说道:“这次千真万确已经有消息了,是死了的程家大姑娘的贴身丫头,虽然疯了,但人还活着,问一问或者还能问出点什么。”
    胡太后脸色稍微缓和了些,轻哼一声道:“抓紧办,我要立刻知道当年的事!”
    刘熙忙道:“是,奴才一定尽心竭力!”
    他想了想,又试探着说道:“那个林思,奴才打听到她过去是阮宁的丫鬟,为了一个叫王孟甫的男人差点被阮宁打死,跟阮宁仇深似海,太后,奴才觉得,这个林思或者可以利用。”
    胡太后冷冷问道:“她难道不是冲着林阶来的?”
    “应该不是,虽然具体情形奴才打听不到,但好像林大人对她很是疏远,当做客人对待。”刘熙忙道。
    “好,”胡太后道,“找个由头让她进宫一趟,我见一见再做打算。”
    刘熙琢磨了很多理由想召林思入宫,每一个似乎都有些勉强,正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传来消息,林阶收了林思做义女。
    暮松斋中,林思独自坐在窗下,脸上是无法掩饰的惊喜。
    她取下脖子上戴着的玉香囊拿在手里,喃喃地说:“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有用……”
    咚咚两声,似是有人轻轻敲着后窗,林思快步走去打开窗,看时竟然是陈武,他躲在后院的树丛中,一脸犹豫纠结,又不时四下张望着,仿佛是害怕被人看见。
    林思心里一喜,他果然对自己很上心,林阶虽然收她做了义女,但是对她却始终淡淡的毫不亲热,她这个名义上的主子要想站稳脚跟必须找一个靠得住的盟友,而陈武就是最适合的人选。
    林思脸上露出又惊又喜的表情,低声呼唤道:“大哥!”
    陈武吓了一跳,连忙摆手说:“别,你如今是大人的义女,陈武只是大人的侍卫,怎么敢当你叫一声大哥。”
    林思嫣然一笑,显得无比真诚:“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的大哥,快进来说话吧,当心被人看见。”
    之前林思找陈武打听阮宁的事,转眼陈武就被米易敲打了一番,所以他这次过来也很担心被人撞见,于是连忙从窗户钻进来,低声说:“林姑娘,恭喜你了,从今后你就是贵人了。”
    他心里有点怪异,又替她高兴,又有些惆怅。当初他擅自做主救下林思,一是因为看见她戴着玉香囊,二是她被打的那么惨让他想起了自己有同样遭遇的妹妹。他也是苦出身,跟了林阶之后一家人才过上好日子,可惜妹妹当丫鬟时被主家虐待的厉害,赎身后没多久就死了,是以他看阮宁,总觉得就是当初虐待他妹妹的蛇蝎主人,看林思,就是他苦命的妹妹。
    林思娇嗔道:“大哥,当初是你救了我,我才有现在的日子,不管我变成什么身份,你都是我的好大哥。”
    她说着话,忽地上前抱紧了陈武,把头埋在他胸前,柔声呼唤着:“大哥,我的好哥哥……”
    似是无意般的,她高耸的胸轻轻在陈武结实的胸膛上蹭着,她的身子扭动着,寸步不离他的□□。陈武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浑身的血都沸腾了。怎么可以这样,他可是把她当做妹妹……然而心里抗拒着,双手却忍不住搂紧了她,突然之间觉得人生圆满,怀里的女人从今后就是他的一切。
    林思的脸贴着他,露出一丝冷笑,男人果然都这么好骗,给点甜头就上钩。
    陈武摩挲着她的身子,忽然热血上涌,捏住她的下巴在她唇上亲了起来,他并不知道如何跟女人亲热,只是胡乱的又舔又咬,林思挣扎着推开他,做出害怕的模样说:“不行,你不能这样,我把你当成哥哥的。”
    陈武心中猛地一空,之前他也把她当成妹妹,可是现在,他无论如何也回不到当初的心态了。
    他不说话,只使劲把人往怀里揉,林思推搡了几下,后面便也不反抗了,任由他搂着,于是他急切向她脸上吻去,她却捂住他的嘴,摇着头说:“不行啊大哥,被人看见就完了,义父一点儿都不喜欢我,他收我做义女只是为了报答我爹当年对他的恩情,我在这府里说是主子,其实也就是寄人篱下的孤女。”
    陈武停住动作,长叹一声。林阶收义女时说的很清楚,林思的亲爹叫林长松,就是当年科场舞弊案最大案犯的长子,严格意义来说,林阶一家都是受到林长松一家牵连才遭的难,只不过同样被卖进程家为奴后林长松为救林阶而死,所以林阶才收林思为义女作为报答。
    林阶家早平了反,但林长松一家可是实打实的犯了罪,至今林家活着的亲眷还被流放在千里之外,林思的娘虽然已经跟林长松和离,但林思毕竟是罪犯的女儿,陈武觉得,她的处境确实像她说的一样,举目无亲。
    于是他捧住她的脸,爱怜地深吻她,呢喃着说:“别怕,有我在,我护着你。”
    像是被他感动了,林思热情的回应着,引导他与她唇舌纠缠,只听她喘息着断断续续地说:“你真好。”
    然而下一刻,她已经推开了他,羞涩地捂着脸背过身说:“你快走吧,咱们不能这样,我一直当你是大哥。”
    陈武大口喘着气,许久才克制住身体的躁动,从窗中一跃而出。他走之后,林思关上窗嫌弃地擦干净了嘴唇,冷笑了一声。阮宁,就算你攀上林阶又如何?你无名无分地被男人睡了,顶多只能算个姘头,我可是正儿八经的首辅义女,等我收服了所有的人,等我一点点坐稳了位置,你的死期就到了!
    被她惦记着的阮宁很自觉地打了个喷嚏,有点惆怅。
    剧情跟原文不一样了,林思原本是失散了的女儿,现在变成义女了,到底是原文就这么设定的,还是她的参与让剧情发生了波动?原文她跳着看的,许多支线都不清楚,系统又不肯剧透,阮宁觉得,人生真是太艰难了。
    如今林思已经完成了地位的飞跃,她的任务还遥遥无期,而且林阶上次似是生了气,这几日也没理她,阮宁有些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