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七零之寡妇好嫁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七零之寡妇好嫁: 47.4号已更

    此为防盗章  孙大柱被捣的往前挪了两步, 自觉丢脸,脸红脖子粗的吼了句:“要去你去!不想死男人就给我闭上嘴!”
    魏红张了张嘴, 碍着村人在场,把到了嘴边的骂词又咽了下去,只狠狠瞪了眼她男人,更觉丢脸没眼看,立刻扭开了身。
    ......
    苏禾沿路找回村,见村里房屋几乎尽数坍塌, 那些家门口栽了大树的,横七竖八拦了路,不少来不及逃走被压在屋里,甚至挤在树下的村人,远远见她路过, 具都哭喊着救命。
    可惜苏禾不是救世主, 她有私心,这会儿满脑子只有徐秋来,对那些哭喊声, 咬牙全当没听见, 只顾往徐秋来叔婶家方向去。
    慌乱间, 苏禾撞到个衣衫不整的人,待看清撞的人是徐秋来那个叔徐有地时, 忙抓住了大喊:“秋来人呢, 他去没去你家?!”
    徐有地早被吓傻了, 哪记得谁跟谁, 慌里慌张道:“我,我哪知道...我家都塌了,你自己看着找吧!”
    苏禾气的肝疼,忍不住骂了句脏话,撇开徐有地,朝他身后方不远处看去,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徐有地家前后栽的几棵老槐树,在翻天覆地的地震中被连根拔起,其中两棵更是从屋顶直拍而下,将整个泥坯草房掩埋,连片瓦砾也不见散落,更别说其他。
    如果徐秋来在里面,生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这个念头刚生出,很快就被苏禾驱逐出了脑外,潜意识里,她不愿相信徐秋来和他那个哥一样短命。
    终于,在靠近徐有地家时,苏禾听见一道熟悉的呜咽。
    “嫂子!”
    苏禾脚步一顿。
    “嫂子!我在这儿!”
    苏禾循声看去,见徐秋来从路旁的水沟里露出个小脑袋,按捺住心中激动,忙快步过去,跪趴在地上把两手递过去,等他抓住了自己手,便用力往外拖。
    原来刚才徐秋来逃跑时,正逢一棵老树从天砸下,慌乱间一头扎进路旁水沟,铤而走险躲了开。可到底年岁小,吓得瑟瑟发抖,被卡在水沟里一动不敢动。
    好在他身量小,苏禾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把他拖了出来。
    “嫂子!”
    徐秋来一头扎进苏禾怀里,哇哇哭了起来。
    “不哭不哭,没事了。”苏禾拍他背安抚,察觉到脸上冰凉凉的,反手一抹,才发现自己也是吓得满脸泪。
    不待叔嫂俩缓口气,忽然间,脚下这片地再次天翻地覆般剧烈晃动起来,几乎是下意识的,苏禾一把搂住徐秋来脑袋,顺势就往水沟里滚。
    幸而余震没持续多久,直等到四周恢复平静,苏禾才爬出水沟,这次不敢再耽搁,背上徐秋来就走。
    也正因刚才的那波震动,让那些原本被挤压在泥石、树干下的村人彻底丧生,让整个村庄如同鬼蜮般死寂。
    苏禾越走越慢,胸口仿佛被压了块巨石,闷得喘不过来气。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哐哐”异响,像是敲击瓦砾的声音,苏禾停下脚,仔细分辨了下,最后确定声音是从同村姓孙的一户人家发出,原本阔朗的三间红砖大瓦房,眼下已是片废墟。
    “救命,救救我家娃...”
    苏禾本想尽快离开,可听见这道模糊虚弱的呼救声之后,脚下仿佛被黏住了般,没法再往前挪半步。
    “是孙家小嫂子!我听见她家娃哭了,嫂子,去救救他们吧!”
    苏禾正摇摆不定时,背上的徐秋来忽然这样说道,顿时叫她下了决心,放下徐秋来说:“你往打谷场跑,不要停,我去看看。”
    徐秋来不放心道:“嫂子我跟你一块!”
    “万一再来场地震,咱们俩一块全完蛋。”苏禾骗他道:“你先去喊人,带人来帮我。”
    徐秋来这才重重点头,忙不迭往打谷场方向跑。
    压下怦怦乱跳的心脏,苏禾微提了口气,改朝那片废墟走去,待靠近了些,透过被挤压变形的窗户,苏禾瞧见了孙家的小嫂子,身子不知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只有上半身还能动,她怀里紧抱了个尚在襁褓中的奶娃。
    “春来家的,救救我家娃吧!”小嫂子声音微弱,说话的时候,努力把胳膊向前伸。
    苏禾跪趴在地上,试着越过窗户探长胳膊接,可惜没成功。
    时下的窗跟后世大不相同,是用约莫手指粗的铁条一根根撑起来的,两根铁条之间只能穿过一只胳膊,尽管奶娃身子小,仍然没法抱出来。
    “咋办...春来家的,你一定要救我家娃,他爸没了,只剩他了...”
    说话间,小嫂子竭力扭动身子,试图摆脱泥石的挤压,可却引来一阵哐拉拉的声响。
    是带窗户的这面墙也要塌了。
    “别动!”苏禾喝了声,四顾看了下,见边上有堆已经塌下的散砖,忙拾过来,垒成四四方方的砖柱,正好撑住窗户上缘即将断裂的那根大梁。
    “嫂子,你听好了,现在我要砸掉一根铁条,也许都能把你们都拖出来,也许...”苏禾提了口气,飞快道:“不试试的话,再来场余震,你们都要没命。”
    苏禾注意到,她说完这番话时,里面的小嫂子抖了下,随即颤声道:“砸,你砸吧!”
    苏禾不再犹豫,抱起块大石头,悬空往铁条上比划了两下,之后狠狠一砸。
    “啊--”
    伴随小嫂子的惊叫声,原本镶嵌在水泥中的铁条“哐当”落下,同时这座破败的房屋又发出了哐拉拉的声响,滚落一地砖瓦。
    “快把娃给我!”苏禾忙扔了石头,伸长胳膊探入窗户里。
    也不知是离了母亲的缘故,还是被刚才那声惊叫吓的,奶娃一到苏禾手上,不安分的蹬了几下脚,小嘴一瘪,哇得一声开始哭起来。
    顾不上哄,苏禾飞快把娃放到空地上,转回来伸手给小嫂子,待抓住了她手,咬牙用尽全身力气,猛地往外一拽。
    几乎是同时,苏禾感觉到自己后背肩上一阵钝痛,仿佛千斤重物匍匐而上,将她拍趴在地。
    原来拖出小嫂子的瞬间,刚才堆砌的砖柱连着带窗户的那面墙,全部塌了,砸到了她身上,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把她脑袋砸开花。
    再看小嫂子,人已经被拖了出来,虽然也被砖头砸到,但性命无碍,还能自己挣扎着爬去抱娃,苏禾长吁了口气,试着挪动身体摆脱压制,只刚动了下,肩膀处便传来剧痛。
    “嘶...”苏禾忍不住叫了声,立马引来小嫂子注意,慌忙爬到她身边,帮着把她身上砖头挪开,又哐哐磕了几个响头:“春来家的,这回要不是你,老孙家的香火就要断了,以前我还帮过魏红骂你,冲你吐过唾沫,我对不起你!”
    她不说,苏禾还真不记得被她骂过,眼下也没心思计较了,苦笑声,道:“省点力快别磕了,咱们还是想着咋出去吧,我右边胳膊好像断了,可没法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