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锦鲤女配恋爱日常[穿书]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锦鲤女配恋爱日常[穿书]: 37.番外

    燕淮生并没有贸然和父母相认, 而是“凑巧”出现在了燕母常去美容店附近, 和燕母巧遇。前几次燕淮生刚好保证燕母能看到他, 却不至于前来和他打招呼的程度, 到第三次, 两人才正式碰面。
    燕母看到燕淮生正面, 当即捂住了嘴巴, 燕淮生也看着他红了眼眶。
    要只是甚高相貌一样,燕母还不会说什么,可燕淮生看着她那欲言又止的模样,分明不寻常。
    有了这样的开始,后面用什么理由燕母都信了三分。
    加上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一对, 燕母已经深信儿子活过来了。虽然缘由不知,但一个母亲的哪能顾得了这么多?
    之后燕淮生陆续和燕家人见面,正式相认。
    之后燕淮生又说服了燕父和弟弟, 让弟弟继续针对薛离,同时在私底下转移燕家的财产。
    倪初也不知道燕淮生是怎么说服家人的,但一想燕淮生执掌燕氏多年,肯定能想出更好的办法。
    燕淮生和家人相认之后十分低调,从来不出席任何社交场合, 和燕家人的来往也十分隐秘。
    而薛离、许梦和燕淮钰之间的纠葛也在继续, 如此过了两年, 燕氏破产被收购, 燕淮钰的剧情也正式走完。男女主之间的剧情依然继续, 但燕淮钰已经彻底退场。
    燕氏被燕淮生重新收购那天, 燕淮生正式向倪初求婚。
    在场的人并不多,只有燕家的人。
    燕淮生和家人相认不久,就安排了倪初和家人见面。燕母见到倪初,久久没有言语,态度并不热情,甚至稍微有点冷淡。燕父当时对燕淮生甚至有点怀疑,但燕淮生当时和父母郑重谈了一次。
    倪初并不清楚他们聊了什么,但猜想和他为什么死而复生,燕氏又为什么要破产有关。
    谈过之后,燕父燕母对倪初态度好了不少,之后倪初经常去陪伴燕母,两年下来已经获得了燕家人的认可。
    这次求婚,燕淮生提前和家人说过,他们都很支持。
    倪初看着单膝跪在地上的燕淮生,想到很久以前,她第一次看到燕淮生。又想到后来,相处的点点滴滴,微笑着伸出手。
    燕淮生为倪初戴上戒指,起身拥抱着倪初,吻住她的唇。
    燕父燕母都是沉稳的人,并不会做什么,但燕淮钰就不同了,他在外虽然是霸道总裁,但在家里却是个孩子,一个劲的鼓掌起哄,眉眼满是兴奋愉快,丝毫没有外界以为的颓丧。
    倪初没想到燕淮生就这么亲过来,愣了一下连忙推开他,低声说:“叔叔阿姨都在呢!”
    燕淮生笑:“爸妈高兴还来不及。”
    燕父燕母脸上笑容和煦,都点头说:“我们都很高兴。”
    燕母走上前,握住倪初的手说:“以后淮生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们能携手共进,幸福美满。”
    “谢谢阿姨。”
    “该改口叫爸妈了。”燕父提醒说。
    倪初红了脸:“爸妈。”
    “诶!”燕父燕母立刻应了一声,大家都笑了起来。
    * * *
    晚上吃饭时大家商量着婚礼举办地点,什么规模,怎么举行,邀请多少客人。
    在说到邀请客人的时候,燕母稍微有些沉默,正常来说,她的儿子结婚应该请家里亲戚的,但现在燕淮生死而复生,新的身份再请家里人就不合适了,可要是不请,未免太冷清。
    对此燕淮生倒是无所谓,说道:“请要紧的亲戚就好了。”
    燕淮钰愤愤说:“我看那些亲戚请不请都无所谓,之前咱们家的公司陷入困难,那些亲戚不但不施以援手,一个个还躲着咱们走。”
    燕父叹了口气。
    倪初说:“其实人少了也没什么,还显得温馨一点。”
    大家谈论的差不多,剩下的就是婚礼时间等筹备工作,现在只是谈个大概,具体还要慢慢来。反正再简单的婚礼也不可能三两天弄好,起码还有半年时间。
    之后又说起一件事,燕淮钰打算回美国继续读书。
    之前燕淮生出事,他是中止了学业回来的,现在一切尘埃落定,他就打算继续回学校念书,走学术路线。
    这件事大家都有了准备,燕父燕母都是支持的,经历这些事,他们也明白钱并不是最重要的,人这一生,只要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就够了。
    * * *
    晚上倪初和燕淮生躺在床上,说起燕淮钰的事。
    倪初问:“淮钰真的没事吗?”虽然燕淮钰表现得很爽朗,但很难保证这两年里他到底对许梦有没有投入感情,毕竟大纲里肯定是爱的,她其实比较担心这件事对燕淮钰的打击比较大。
    “他是明白人,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燕淮生倒是没想这么多,顿了顿说,“而且,他知道该怎么调节,时间会冲淡一切。”
    “嗯。”
    “为他担心,你不如多考虑一下婚礼想要什么样的,你想在哪里举行?”
    “海岛、教堂都可以吧。”倪初说着觉得自己好像太随便了,连忙补充一句说,“我再琢磨琢磨。”
    “好。”燕淮生侧过头,亲吻倪初的唇,低声道,“婚礼有了,孩子也不远了,我们再努力努力。”
    倪初:“……”这个理由还真是找的冠冕堂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