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初恋选我我超甜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初恋选我我超甜: 60.第 60 章

    丁雪润做的第一件事, 就是推翻所谓的“认罪”,他向检察院提出嫌疑人的阐述和笔录内容的是有出入的。
    在他的帮助下, 不仅在庭审时成功让许大山宣判无罪释放, 还把真正的犯罪者告上了法庭。
    原来犯人就是许大山的侄子。
    他侄子沉迷网络游戏, 经常在网吧通宵, 彻夜不归。抢劫发生的那天晚上,正是因为他身上的钱花光了,没钱上网, 家里人也不给,在电话里让他赶紧回家——他才持刀对被害人实施了抢劫。
    他之所以蒙面、不说话, 是因为不想被人认出来, 不想被抓捕, 而他家中的电瓶车就停在不远处, 实施犯罪后,他便骑着车逃之夭夭。
    警察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谁,但监控加上被害人证词, 顺藤摸瓜很快就查到了他家里。
    许家人声称许大山那天晚上不在家,说他那天夜里慌张骑着车回来, 也没人知道他去哪里了。
    根据许家人的指认, 警察就把聋哑的许大山给抓走了。
    许大山很难解释自己没有犯罪, 很难解释他那天晚上是在睡觉,根本没有出门, 可一来二去, 就糊涂地被认定为犯罪了。
    他脱罪后, 他的侄子被多方证据指认为犯罪嫌疑人,不仅以暴力威胁方法劫取他人财物,构成抢劫罪,更是栽赃嫁祸他人。可因为是未成年人,最终判处了三年零六个月的有期徒刑,缓刑一年。
    许大山的姐姐在法庭上痛哭流涕,大声咒骂着自己的亲弟弟。许大山听不见她在哭闹些什么,但能感觉到,便比划手语问丁雪润:“她在说什么?”
    丁雪润犹豫了下,翻译给他看。
    从法院出去,还没下楼梯,许大山的姐夫就扑上来打他:“你是不是白眼狼,那是你侄子啊!他才十七岁!”丁雪润正巧在他旁边,下意识去阻挡,刚旁听出来的丁兆文也冲了过来,然而他们反应都没有另一人快。
    楼珹从来不打老人更不打女人。但是看见有人居然要打丁雪润,双目冒火地冲上去,直接用力把人推开:“想打架?”
    男人直接跌坐在地,女人急眼了上去推了楼珹一把,没想到不仅没推动,楼珹碰都没有碰到她,她自己就反弹退步,也跟着躺在地上,呼救:“打人啦,有人打人了!”
    到底是法院门口,他没有打人,只是用自己的身高体格压制着这对中年夫妇,神情冷漠:“你们要是碰瓷,我就真的打人了。”他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楼珹没有看见丁兆文就在附近,他没有进去,而是在门口等待丁雪润出来。
    他把撒泼的夫妇威胁得不敢说话后,就回身去抱丁雪润,语气焦急:“润润,他们打你哪儿了?”
    “我没事,就推了一下,没什么大碍。”丁雪润也没感觉他抱上来有什么不对,他是习惯了楼珹的拥抱,结果一抬头,他忽然看见不远处的丁兆文。
    丁兆文站在原地,看向他的目光陌生又复杂,一瞬间连神态都变得苍老了。
    丁雪润心里咯噔一声。可这一天总归是会来的,他早就预料到了,也设想过丁兆文会有什么反应。
    丁兆文和丁雪润都显得很平静。两人一直就交流不多,丁雪润去外省读书后,说话就更少了,更加不会谈心,可以说丁兆文其实一点也不了解这个儿子。
    车厢内弥漫着沉默的气息。
    楼珹看见老丈人在车上,也不敢碰丁雪润,只是两人挨在一起坐着。
    这种沉默的寂静有些太不寻常了,楼珹侧头看一眼丁雪润,又看一眼丁兆文……特别懵逼,怎么都不说话呢,整这么严肃干啥呢,不是胜诉了吗?
    楼珹实在憋得发慌,忍不住叫了一声:“丁叔,我……”他想问去吃什么。
    “别这么叫我。”丁兆文冷声打断他。
    丁雪润在背后抓了一下他的手心。楼珹看了他一眼,又看向丁兆文,目光扫来扫去,最后试探性地叫:“那……爸?”
    丁兆文是个斯文人,这下也被气得青筋暴起,喊道:“停车!”
    出租车司机就把车靠边停了。
    丁兆文拉开车门就下去,楼珹还很茫然,正想问为什么,就看见丁雪润也拉开车门,回头道:“我爸知道了,你别跟上来,他看着你生气。”
    楼珹反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丁兆文知道了什么。
    他付了车钱就立刻下车,追了上去。
    旁边是个公园,楼珹不敢跟紧了,怕被丁兆文给发现了、丁雪润说丁兆文看着他生气,他虽然觉得这种时刻要上去一起面对,但也怕触怒丁兆文,所以只是站在不远处望着,见机行事。
    丁雪润正在跟丁兆文说话。
    两人坐在一张长椅上,丁兆文双臂撑在膝盖上,头抱着自己的脑袋,像是在忏悔。
    丁雪润安静地坐在他旁边,过了一会儿出声:“我很喜欢他。”
    丁兆文不发一言。丁雪润又道:“爸,如果你不喜欢他,我以后就不带他回家了,你也可以不同意,可是选择跟谁在一起过下辈子,是我的事。”
    他声音从头到尾都很轻,但又拥有一股强硬的味道,和他在法庭上辩护时的那种强硬,几乎是一致的。
    “就像你和妈妈一样,你选择她,我行我素,不接受任何人的声音。”
    “够了。”丁兆文忽然抬起头来,搞得躲在后面偷看的楼珹立刻警惕地瞪大眼睛。
    丁兆文痛心地道:“你从小到大,我都没怎么管过你。这个时候管你,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可是我是你爸,我说什么你得听,你和他——”
    楼珹直接冲了出来:“我和他是真心相爱的!”
    他在学校里训练过哭戏,加上情绪刺激,楼珹眼泪当场出来,他跪了下来,诚恳地哀求道:“丁叔叔,您现在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也没关系,可我们是不可分离的,我这辈子都不会松手的!他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他!就像鸟儿不能离开天空……”
    “楼珹。”丁雪润打断他的吟诗。
    他看丁兆文冒火的模样,似乎有脏话说不出口一般,也跟着跪下,和楼珹跪在一起,背挺得笔直。
    春寒料峭,阳光冷淡暧昧。萧瑟的风卷起地上的落叶,丁兆文坐在树下的长椅上,佝偻着背,寂静弥漫了半晌,他抬起头,对上丁雪润坚定不移的目光,继而看向楼珹干净得一片赤忱得漆黑眼眸中。
    两个人握着的双手,紧密而不能离。
    他一声长叹,站了起来:“你们年轻人的事,我管不了……”
    丁雪润得到他这样的答复,没有继续把丁兆文逼得无路可退。丁兆文仿佛默认一般,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给丁雪润打电话。但丁雪润还是会关心他的生活,主动给他发消息,询问他的身体,给他转钱。
    那年暑假,丁雪润要回去看望他妈妈——他妈妈就是在这样一个热烈夏天生病去世的,所以炎夏对丁兆文而言,反而是冷酷的。
    丁雪润没有提有关楼珹的事,两人开车去了公墓,在墓碑前站了一天一夜。日落后,丁兆文才蓦地道:“明年清明,你带你朋友来这里,让你妈看一眼。”
    丁雪润眼睛倏地一亮。
    “她同意,我就同意。”
    丁雪润把这个消息说给了楼珹听,楼珹不解:“什么叫‘她同意我就同意’?”
    “我妈妈包容心很强,她什么都会同意的。”而且人也已经不在了,丁兆文相当于是找了个借口,接受了楼珹。
    楼珹后知后觉地道:“那这个意思就是……你爸同意了?咱俩不用偷偷去结婚了?”
    丁雪润嗯了一声:“你下次来,他不会赶你出去了。”
    楼珹高兴极了:“那太好了。”
    次日清晨,丁兆文打开门出去倒垃圾,门前赫然站着两个人。
    两个人他都认识,一个是楼珹,一个是前些年很意外见过一次的楼珹他爸,那个阔绰的、出门带保镖的大老板。
    门前堆着大量的礼品,烟酒茶叶还有保健品,应有尽有。
    “你们……”
    主人家没有邀请进门,两人也不好意思直接闯进去,楼珹他爸提起两盒茶叶,笑眯眯地道:“亲家啊,我来给你……拜个早年。”
    丁兆文提着垃圾袋,出去也不是,退后也不是。
    楼珹往屋里张望了一下,没看见丁雪润,便眼疾手快抢过丁兆文手里的垃圾袋:“我去倒我去倒!”
    他下楼去把垃圾丢了,一抬头,便看见楼上一户人家花草葱茏的露台上,正趴着一个穿白衬衣的少年,低头对他温暖地笑。
    楼珹仰着头,用力挥了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