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七零军嫂的渔味生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七零军嫂的渔味生活: 125.125

    此为防盗章  莫照归步履匆匆, 巴不得赶紧离这莫名其妙的男人远一些,什么人啊,张口闭口说人不是男人,还拐弯抹角的大听姑娘。
    这一定是一个流氓!看着走在后头的王明月, 莫照归有些心虚,是不是真像那人说的, 小姑娘都喜欢能为自己出头的?
    就在刚刚,心里浓烈的不爽叫莫照归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他对这个叫王明月的小姑娘,太过关注了。
    莫照归挺唾弃自己的, 那还是个孩子啊!哪怕对方的言谈举止完全不能叫人把她当孩子看, 可她就是个孩子。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禽兽了?难道真的是因为年纪到了, 该娶媳妇了?可是想到娶媳妇, 娶其他女人, 莫照归心里又不自觉的抵抗。
    越来越乱,莫照归索性不去想了, 一路上离王明月远远的, 王明月走在王月亮的左边, 他就一定要走在最右, 中间隔着两三米。
    王明月没理会这抽风的男人,一个劲儿的往炼钢厂赶,她想早些把事情理清楚, 然后离开这里。
    上辈子她被何小丽逼走, 在市里待过一段时间, 炼钢厂那一片儿不说多熟,但起码还是找得着路的。
    “明月,你说他会不会……”
    越是靠近炼钢厂,王月亮越是紧张,她当然是想找对方要个说法的,在他们村里,吃了订酒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以圆房了。
    可叶城的家人却说他们没有领证,法律不承认,她闹了也没用。她问了矿点的好几个文化人,人家也是这么说的。
    她想来,又怕来了以后遭人埋汰。
    “谁说咱们去他家了,这种事情当然是要找单位领导,他当初吃订酒请的可是单位的人呢,村里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他要真敢娶了别个,你就告他耍流氓,叫稽查队抓他去批.斗。”
    虽然王明月知道叶城不是这样的人,不过她内心就是这样想的。
    “这,这,算了吧,批.斗那可是要人命的,他怎么说也是我男人,我……”怎么能告自己的男人去□□呢,那还不得叫人戳断脊梁骨。
    王明月看着王月亮那纠结的样子,恨铁不成钢,但她知道不能怪王月亮,她也是受害者。
    受的,就是没文化没见识的毒害!
    她们这一代的小姑娘,就是吃了没文化,家长瞎教育的亏。洗脑教育是怎么样的呢?
    从小就教导要贤惠,要吃苦耐劳,要上慈下孝,要忍耐,丈夫说什么就是什么,男人犯错,天大的错都不是错,出轨家暴也要忍着,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总之,男人天大的错也不是错,女人芝麻大点的错误就是要命的事情。王明月,王月亮,这个时代的千千万万女性就是这样被自己的父辈洗脑,然后又去洗脑自己的下一辈,一辈子围着男人团团转,活得像家庭奴隶。
    男人干活,她们一样干活,回家男人歇着了,她们还要做家务管家畜伺候一家子老小。偏偏吃饭的时候大部分女人只能吃男人的一半,美名其曰,男人辛苦了,不能熬坏身子。
    “你这样想不对,月亮,你活得堂堂正正,并没有做错什么,哪怕你怀了娃,也是他上门以后才怀上的。你看看这两年的政策,别说寡妇再嫁了,连庙里的尼姑道姑都在政府的要求下还俗再嫁,还有一堆男人争着抢着娶!你并不比别人差什么。”
    上辈子,王明月后来去了大城市,认识了叶宝珠,认识了宁嘉嘉,她才知道,她们被灌输的观念错得有多离谱。
    就像现在王月亮的事情,明明她什么也没做错,在农村现在又不兴办婚礼,领结婚证的都没几个,哪家哪户不是带着媒人上门,大队长过来念念语录,这就是一家子了。
    可叶家那头传出消息以后,偏偏所有的苦楚都放到她肩头,又遇上一对不拿她当人看的父母,莫照归上门,完全不提王月亮已经嫁人的事情,为的就是怕拿不到王磊的抚恤金。
    上辈子的王月亮就是被这样逼死的。
    “真的不怪我吗?可她们都说,是我心大,想嫁城里,是我没本事,栓不住男人。”这些话听多了,王月亮也隐隐被她们说服了,是她没本事,比不上城里姑娘,栓不住男人。
    “男人是狗吗?还要你拴着!当初你们结婚没人拿刀架在他脖子上,是他求娶的你,他若真变心了,那是因为她是人渣,跟你没有关系。”
    叶城当然不是人渣,可就王明月知道的来说,他家庭情况复杂,若是王月亮抱着之前那种思想,就是叶城有八只手,也护不住他,毕竟别人占着长辈的面呢,谁知道会给王月亮洗脑成什么样子。
    “莫大哥,你也这样认为吗?”明月的话好像很有道理,可她年纪太小,莫大哥就不同了,他是军人,见多识广,他说的,一定是对的。王月亮对军人迷之崇拜。
    “咳咳……对,王明月同志说得没错,这事不是你的错,你放心,那小子要真当了陈世美,莫大哥帮你收拾他!”
    边上的小姑娘还在那用阴恻恻的眼神看着他呢,莫照归能怎么样,肯定得顺着说呗,而且王明月这话虽然都是歪理,还难听得很,但他居然找不出话来反驳。要女人拴着才不会出去乱来的,那不是和狗没区别么,毕竟狗才要人栓。
    所以,这话完全没毛病啊。
    “叶城同志啊,他出差去了,没听说他在城里结婚啊。”
    莫照归亮了证件,守门的大叔亲自把他们领到了办公室,里头的陈主任就是叶城的直系上司。
    “听小米说,好像在乡下谈了个对象。”
    办公室里的另一个阿姨有个侄子也去了王月亮那个村,听见些风声。
    “不能吧,不是说要娶他后妈的那侄女吗?那闺女都在叶家住了大半年了。”
    这是住在家属区的阿姨。
    陈主任也没想到一句话竟然惹出这么多事情来,眉头紧皱。心里有些后悔,怎么就没想起来多关心关心下属的生活呢!
    叶城可是他最看好的人才,这两年作风问题查得严得很,之前有个干事,因为谈对象的时候和一个另外一个女的有首尾,直接被开除了。
    这又是农村小姑娘又是继女侄女的,听着就危险得很哪!
    想到这里,陈主任哪里敢敷衍,赶紧就闻道。
    “几位同志打听叶城同志的婚姻状况,这是?”
    “哦,也没什么,刚刚这位阿姨说的对了一半,叶城的确在乡下谈了个对象。不过不仅仅是对象,他们可是办了酒请了证婚人,对着主席照片聆听了主席语录结婚了的。
    可前不久叶城同志的父亲说,他在城里已经结婚了,叫我姐姐要些脸面,不要再来纠缠。
    我们都是农村人,见识的少,就想来问问,是不是你们炼钢厂的工人都是这样的,结婚分手全靠一张嘴,就是宣读了主席语录办了酒,也能说断就断了?”
    王明月把帽子扣得高高的,直接从叶城个人问题上升到了炼钢厂,甚至是农村人和城里人。
    办公室里的几人吓得脸都白了。
    “小姑娘,这话可不能瞎说,我们炼钢厂的同志绝对都是奉公守法的,工农团结的,这里头肯定有误会。”
    陈主任想说神tm的见识少,见识少的小姑娘能有这么利索的嘴皮子?这是欺负他没见过啥叫“见识少”的农村小姑娘不成。
    王月亮没想到王明月直接就说出来了,不过她自个儿的命都是王明月救回来的,再加上王明月刚刚说的话令她感触不少,倒底忍着没说话。
    “既然是有误会,那不知道叶城同志出差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也好把这误会说说清楚,要知道,我这姐姐可是被逼得没活路了,我白天黑夜的不敢合眼,就怕她干出啥事来。”
    打蛇打七寸,陈主任看了沉默无言的王月亮一眼,生怕这姑娘真干出诸如“吊死在炼钢厂门口”这种事情来,那别说叶城,就是他们整个厂子怕是都得沦为市里的笑话。
    “我立马就通知叶城回来,刘姐,你给这几位同志安排个住的地方,千万招待好了。”叶城那任务虽然要紧,但几天假还是能请的,这可是顶顶要紧的事情啊。
    “明月,你真厉害。”
    王月亮除了这,也不知道该说啥。
    “这有啥,你记着,只要活着,啥事都能解决,千万别把自己逼到绝路上去 。”
    她前世也和王月亮一样,啥都不敢问,别人说啥就是啥,最后叫人牵着鼻子走,吃了多少亏才明白这个道理,但她倒底比王月亮多活了好些年,想到这里,她又为王月亮十分不值。
    “月亮啊,你刚刚也听到了,叶城肯定是没结婚,他们这种职工家属院消息灵着呢,结婚哪能瞒得住。但他家里有个女的这绝对是真的,你咋想?”
    王月亮一时间心乱如麻,她想到叶城对她的好,那些信誓旦旦的话,又想到电话里他父亲无情的话语,竟不知该如何选择。
    此时三人刚刚走出炼钢厂,谁也没发现炼钢厂里出来的一辆吉普车里,车里有人惊鸿一瞥后满脸惊奇,乱了分寸。
    “停车!”
    车子没停稳,他就迫不及待的跳下来,一个箭步冲到王明月跟前。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王明月惊诧的看着眼前的人,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不担心这个,你或者你上头,在治安队没有关系,要很铁的那种。”
    “我跟他们队长就挺熟,那小子是靠卖了自己的老师发家的,这种人要说有多义气那是瞎话,不过他这人贪财,若是有钱什么都好办,我手头上也有他的一些把柄,不管买卖成不成,他都不敢和我撕破脸。”
    乔顺知道王明月在谋划着事情,这事情约莫还是和莫照城那小子有些关系,不过他也猜不出来。
    “若是叫他们把莫照城抓进去关一段时间,但是又不叫上头知道,你有几分把握能办成?”
    “这事简单,现在不挨着年节,做活动的也刚走了两个月不到,暂时没有上头的人下来,就我刚刚说治安队的那小子,就能干这事。”